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三十一章(下):残星数点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一章(下):残星数点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谁想?这个自己心目中的楷模,他最崇拜之人,竟已不堪至此?

    杨隆兴真的慌了,怒火冷却下来,连忙向他道:“容安,容安,不是你想的那样……”

    杨容安迷茫了,他自己都不知该怎么面对眼前的一起,怎么直视自己的父亲。

    他身旁的江弦歌出声了,叹息道:“真是没想到,杨公子你父亲竟是这般……诶,罢了,你好自珍重吧。”

    杨容安被她的声音又戳了一下,心碎不已,她说完就走了好似生气的样子,他哪还顾得了其他,干嘛追着她跟她解释。

    他们走后,为避嫌,里面的人赶快关上了门,杨隆兴毕竟是顾场面的人,为了保住面子,他只与在场同僚说无妨,作要继续饮宴的样子。

    这时候,整个望兰轩里,唯一能笑出来的就是顾清宁了。

    她难免有些得意,看着杨隆兴那欲盖弥彰的窘迫模样,心里暗爽,转身弯下腰,去给那对姐妹披上衣服,拉她们起来:“我带你们走。”

    坐在地上的两姐妹却没有动弹,含着泪对视着,压住了哭声,费力地啜泣,没有把手交到顾清宁手里。

    她们仍如受惊的鸟雀,没有得到一丝安慰,反而更如大祸临头一般,顾清宁扶她们起来时,她们躲开了她,含泪摇头。

    顾清宁俯身看着她们的反应,有点不知所以。

    坐在上位冷眼看着她们的杨隆兴,笑了一声。

    年长的是身上有蝴蝶胎记的宛蝶,她握着妹妹宛鱼的肩头,抬头仰望顾清宁,露出凄凄的笑容,摇头道:“多谢大人垂怜,但……奴婢既已被送给杨大人,就应以杨大人为先,奴婢……自愿做一切事情让杨大人开心……请顾大人不要……多事,搅了杨大人的雅兴……”

    【第一百三十一章(下):残星数点明】

    两姐妹想扶相持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再次对立,而顾清宁就立在她们中间的方位,痴傻地看着她们继续那被她打断的动作。

    没有再哭,没有犹豫,因为她们害怕,她们本就别无选择。

    顾清宁并当不了她们的保护神。

    顾清宁大概明白了,自己被放弃了。

    她们互相去衣解带,腰间丝带一松,衣衫尽落,满目春光,一览无余。

    那一刻,顾清宁闭上了眼睛,绕开了她们,直直走出门去。

    身后杨隆兴放肆的笑声洪亮震耳,完全不是因为他多么欣赏眼前的美景,而是陶醉于自己的威慑力中,他看着顾清宁的背影,以胜利者的姿态笑得合不拢嘴。

    这是一次怎样的挫败啊?

    这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惨败了,心里低落到极致,甚至也开始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

    游走在晚间无人的街道上,她不乘车,也不与人同行,只这样一步步走着,连自己要去哪里都没想过。心中只有满心的压抑,最可怕的是——认输。

    她此时就感觉自己是一片随风飘摆的蕉叶,原以为自己还能给别人带去一片阴凉,谁想那人还是选择委身蹲在阴沟中,她只能这样飘着飘着,无处着落……

    走了大半个时辰,其实也没走出多远的路,听到身后空寂的道路上传来马蹄马铃声,一辆挂着花灯的马车在长安街上行驶着,路过她身旁的时候停了下来。

    顾清宁稍微一瞥,便认出这是罗红阁送坐局姑娘的马车,离得老远就能嗅到车上的一股香粉味。

    果不其然,马车车帘挑起,月色下出现一张娇媚的面容,是方才陪杨隆兴的秦红墨,此刻酒局应是结束了,她,还有她弟弟一齐乘车回罗红阁。

    “顾大人……”秦红墨对她一笑,轻盈地跃下马车,立到她面前,微扬水袖拦住她的去路。

    顾清宁对她不屑一顾:“姑娘是想干什么?我可做不成你的恩客。”

    秦红墨摇着团扇,道:“顾大人多想了,小女子只是想看看顾大人此时有多伤心罢了。”

    她嘴硬:“哪有什么伤心?我不要太好啊?”

    秦红墨哼哼一声,道:“没做成救世圣母,就算不伤心也会有些失落吧?”

    “世人盲目,自甘堕落,我如何搭救?还能做什么圣母?我才不要管闲事了。”

    秦红墨看着她,苦笑着摇头:“不是别人自甘堕落不让你救,而是你没资格救别人!要知道请人救命还得掂量掂量来救自己的人够不够格呢?”

    顾清宁被她戳中,又蹿起怒火,“放肆!你什么意思?”

    秦红墨脸色一变,靠近她,阴沉着脸道:“我的意思就是,你放聪明点,不要有了点特权就沾沾自喜妄自尊大!这些破事你以为你自己处理得很好?其实都是在闹笑话而已!你想保住你的自尊,那就请你先丢掉自己的自尊!从刚开始就耀武扬威的,只顾着生这些闲气!我才不信你能有什么大作为!”

    顾清宁以为秦红墨是杨隆兴故意派过去刺激她的,气得不行,直接回道:“再没什么作为也比你一青楼女子好得多!”

    “不!你还不如我们青楼女子!”她斩钉截铁,神色凛然道。

    顾清宁愤恨地回身,瞪她,刚要与她继续大吵一架,却听她道:“你一点都不聪明!只会自作聪明!顾大人!承认吧,你只是比一般女子幸运而已。你什么都不懂还自以为很懂,你知不知道自己很可笑?我们青楼女子好歹不会自视甚高自欺欺人,我们懂得忍耐,我们懂得退避,我们会耍手段促成事情,而你遇到事就只会强出头,为了自己尊严,急着要什么公平,但你又要得起吗?”

    顾清宁沉默了,因为她觉得秦红墨骂得真对。

    自己的确是迷失了,太自视甚高了,只会玩小聪明,真正把控全局的权力和能力皆没有,或许不是没有,她目前只是太心躁了,不会忍,放任自己志得意满沾沾自喜……

    秦红墨一派激昂地训斥过她之后,见她不回嘴,就也平静了一些,继续道:“我知道你是想做那个最特别的女子,你也的确做到了。但是你也要明白,这远远不够……”

    “我看多了官场中人,我深知这是个怎样的圈子,你今日所见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官场上地位决定了一切,你的地位不够高,就算想保护谁,也做不到,即使你勇往直前,被你搭救的人没准还会因为畏惧而撤退。你懂吗?地位!在变得跟他地位一样高之前,什么不能忍?什么不能舍?”

    “自尊又如何?善良又怎样?等你权最高的时候,那你丢失的一切都会自己找回来。”

    顾清宁从来没想过,她在官场摸爬滚打之初,印象最深刻的一堂课,是一个青楼"ji nv"教给她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