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二十四章:何必恋旁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四章:何必恋旁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每个通过“报效令”得官位或得以晋升的官员在就职一个月后都将经御史台专查司再次审查考核,通过这次考核才能真正确定去留。

    而沈方奕就是因为这一次审查,再次丢了官位,且被治以“欺瞒圣听,谎报实情”的大罪,被彻底革职,打入大牢。

    这次负责考核沈方奕的依然是顾清玄。

    所以,交上审核秉呈的也是他。

    顾清玄交上去的秉呈上指出了沈方奕在首次接受专查司审核时所隐瞒的劣迹——在他之前被撤职期间,他儿子沈修霖打死了过人。

    这事情的主要罪责其实并不在于沈修霖,他只是为了自卫而误杀了恶徒。但沈方奕担心这会影响到沈修霖的前程,所以他四处打通门路,将此事压了下去,让官府勿在案情中提到沈修霖的名字。

    这一隐秘他在当然连顾清玄都不能告诉,却不知顾清玄怎么查出来的,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揭穿此事?

    这于顾清玄并无利处,反而有麻烦。

    幸好陈景行没有追究他首次审核时未察明的过错,让他继续跟进“报效令”的事宜。

    可是,狱中沈方奕不会知道的是,顾清玄在得知他被检举的事后,比他还要讶异。

    自己亲手拟的秉呈,自己亲手盖的印,自己亲自呈交上去,为何再次下发到自己手中的时候,一打开,除了笔迹与印章仍旧眼熟外,内容却面目全非了?

    当晚,他将这份折子扔到顾清宁面前,怒斥:“愚蠢!”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女儿发这么大的脾气。

    厚面封皮的秉呈砸到书案上,“啪”一声重响,清脆而惊人,落下时划出一道冷厉的风,扬在她面上,在这炎热的九伏天中不失为一阵清凉。

    这次换他站着,她坐着。

    “父亲不是说我思虑浅薄不会先了解对手吗?现在我学会去了解了,去调查了,却查出什么?我的好舅父,背靠父亲你的工部尚书大人不照样有把柄可抓?不照样是漏洞百出?”她冷静地说着,甚至有些故意在父亲面前炫耀自己有所长益,潜意识里还是希望他认可自己。

    顾清玄坐下来,敲了下桌案,直视她,目光中有些少有的无奈:“清宁,你可知你在做什么?你是在跟父亲作对,你是在算计父亲!”

    顾清宁微鄂,她是真没意识到顾清玄会看得这么严重,她会去查沈方奕,是纯粹地想对付他,去掉这个障碍,得知真相后,她偷进书房模仿顾清玄的笔迹改了他的秉呈,不过是一种较为幼稚的炫耀,想向顾清玄证明自己有“下棋”的能力……

    这下才有所察觉这后果或许会变得很不好。

    但心中怒气未消,她还是要嘴硬:“我知道,不就跟父亲对待我们一样吗?为了自己的目的,就是算计了,就是用了阴谋诡计。”

    “哼!”顾清玄情绪有些失控,被她气得发抖。

    若此事是别人做的,哪怕对方的目的是将他推入死境,他也不会如此生气。

    可这是清宁啊。

    她所谓的“回击”,足以给他造成很大的伤害。

    出了昭明殿,秦凤歌轻松地笑道:“苏嘉宁果然不在宫中,果真是私奔了!若不是真不知她的行踪,莫离那小贱人绝不会这么忍气吞声!”

    苏嘉胤也是大喜,克制自己,压低声音道:“那我们能放心大胆地出手了不是吗?你不是说他们往南去了吗?我这就去买一批绝顶的杀手去追杀他们。”

    秦凤歌虽然知道万朝宗的人已经在追杀了,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同意了苏嘉胤的做法,并让他去将嘉宁与季长安私奔的事告知南成帝,只是不要说他们将对嘉宁下杀手,以防南成帝心有不忍。

    紧接着,他们商议下一步行动,先是密切注意昭明殿的动静,还派人去监视丞相府,并与南成帝细谈进一步的动作。

    莫离去了罗云门,清源长老一见她红肿的脸,便关切地问道:“离儿这是怎么?谁打你了?”

    莫离将苏嘉胤与秦凤歌去昭明殿之事俱告之,说道:“师父,恐怕秦凤歌与二皇子已经听到什么消息了,他们此来昭明殿分明是想试探公主殿下的行踪,弟子只得以公主出宫行罗云门之事应付,就担心他们不信,若是真被他们知道事情的真相,那就糟了!”

    清源长老蹙眉道:“是的,如今公主殿下尚下落不明,宫中要是有变故,将不堪设想啊,公主殿下这么多年的经营难道真要毁在他们手上?”

    莫离扭过头,有些愤懑:“不是要毁在他们手上,是公主殿下自己放弃了……”

    清源长老道:“离儿,慎言。”

    莫离颌首:“弟子知错。”

    清源长老忧虑万千地望着鉴天阁对面的飞星筑,殷殷期盼会有一只信鸽带着嘉宁的行踪回来,叹道:“诶,公主殿下年轻,一时冲动罢了,殿下迟早会想通的,会回来的……”

    莫离拿出唐剑一传来的情报递给清源长老:“师父,这还有比宫中变故更严重的事呢?”

    清源长老阅完情报,更添忧思,沉静如水的幽深眼眸中都有了一丝颤动:“如今已将近冬至了,北梁年末就要发军南侵,正是迫在眉睫啊!这个消息不能不告知陛下啊。”

    “那若是陛下问起公主殿下的行踪呢?师父不会以实相禀吧?”莫离问道。

    清源长老道:“若是陛下问了,老夫也不能欺君啊,只能……”

    莫离有些激动地打断清源长老:“师父!不可!此时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公主殿下与人私奔了!无论是对谁!哪怕是陛下!师父……你只能欺君了!”

    “放肆!莫离!”清源长老不是不明白她的思虑,只是有些难处,“为了公主殿下而欺瞒陛下,恐是不妥吧……”

    莫离道:“师父!这不是为了公主殿下,这是为了罗云门!”

    清源长老看向自己的徒儿,犹豫了下,心一横,还是同意了她的看法。其实他又何尝不了解南成帝的心思呢?只是想一心秉承罗云门之志,保证对君王完全的忠心而已,然而在有些事情上,还是不能两全。

    “好吧,只愿能够尽早找回殿下,这才是补救之法……”清源长老低声叹道。

    他吩咐莫离道:“至于沈东来与卫如深那边的安排,离儿你现在就仿照公主殿下的笔迹回书给青龙,让他告之沈卫二人,可自行酌情行事,就说公主殿下赞成他们的意见,只是他们也不能急切,保证能在北梁对南珂开战时掌握绝对的军政主导优势便好。”

    莫离道:“恩,弟子明白。”

    最后清源长老还再三叮嘱:“离儿,如今我们不但要瞒宫中的人,也不能让北边的人知道公主殿下下落不明之事,绝不能泄露,甚至是对青龙和朱雀,恐乱细作之心啊。”

    莫离向他保证不会泄露,后来莫离还是有一点放心不下,问道:“师父,那秦凤歌与二皇子呢?恕弟子僭言,陛下可是偏向二皇子的,他们这个时候定然会趁机谋事……”

    清源长老思虑道:“恩……我们罗云门不好插手宫廷内事,但又怕公主这么多年的经营毁于一旦……诶,老夫会跟长孙丞相商议的,他应该可以暂时稳住局面。”

    莫离这下便放心地去给唐剑一回信了。她放走银翎鸽不久,嘉懿来到昭明殿,他告知莫离,长乐着人以送玩意儿为名给他送了信,信中写道,他已经去天梓山请了成凰师太。成凰师太雷厉风行,还未下山就派人去搜寻季长安的踪影,待他们接近长安城时,就收到回报说季长安往南去了。

    为防宫中人起疑,成凰师太就没有进长安城了,而是直接亲自向南去寻找嘉宁。长乐也跟成凰师太一并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