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一十五章:松荫花影满棋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五章:松荫花影满棋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顾清桓跑着去追他,将他的衣领一把拎住,笑道:“你干嘛?这么不乐意的?得到晋轩王爷赏识,说做官就做官,要是别人都乐疯了,你还不想要啊?”

    “我,我就是不想做官嘛!”顾清风被顾清桓撵得恼火,六神无主地,直接在正堂门前的时节上坐下,一副就地撒泼的样子,完全就跟个孩子一样。

    “可是晋轩王爷想让你做他女婿呀,你不想娶郡主?还是你介意她……”顾清桓故意逗他。

    他猛地摇头:“才不是,我,我,那是不可能的啦,就算我想,就算王爷想,郡主都不可能嫁我的,王爷是误会了,我没那意思……”他郁闷地嘟囔着。

    顾清桓蹲到他面前:“不喜欢郡主?那你还对她那么上心干嘛?”

    “我……”顾清风真是有苦说不出,“可她不喜欢我呀!”

    顾清桓哄他道:“怎么会?郡主都为你打消出家的念头了,还不喜欢你?没事,你有什么心思可以跟哥说,哥帮你想办法,别死不承认的,父亲又不是古板的人,只要你真心喜欢,我们都不会介意的……”

    顾清风很绝望,觉得跟哥哥没法交流,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兀自叫苦。

    顾清玄与顾清宁也都进来了,顾清玄走过来,也席地坐在清风身旁,拍拍他背道:“清风,你要想好,父亲支持你的任何一种决定,无论是娶郡主还是做官,只要你乐意,父亲都不会反对。”

    顾清风镇静下来,转头看顾清玄,问道:“父亲你想吗?你愿不愿意让我加入御林军?或是做晋轩王的女婿……”

    顾清玄目光变得深沉,坦然地摇头:“不,为父不想,我只想我的小清风一辈子平平安安自由自在的,做官太累了,你兄姊都已经够受罪了,还是想让你过上无忧无虑的日子,不要掺和到这些复杂的事情里来。”

    顾清风心里感动:“可是晋轩王都发话了,也不好拂他的意吧?”

    顾清玄道:“这你不用担心,你若真不想去,父亲自会想办法应付晋轩王,你直管背着包袱去找你师父就是了。”

    父亲总是这样,永远以自己的意愿为先,为他周到考虑,他又怎么忍心让父亲为难?

    顾清风思虑了一会儿,环视他们一遍,无论是父亲,哥哥,还是姐姐,都穿上了官服,他们已经掺和进父亲所说的复杂的事里了,自己同为顾家人,怎能心安理得地受他们保护,做一个局外人?

    顾清风道:“嗯,父亲,我去吧,你和哥哥姐姐在朝为官不易,多一个帮手总是好的。”

    他会考虑到这一层,三顾尤为意外,被他感动,但是顾清玄还是打心眼里不想顾清风做官,叹气道:“不急,清风,你再考虑考虑。”

    稍晚时,顾家两兄弟在廊下乘凉谈心,顾清桓依旧说着那一番话,想让清风珍惜大好的机会。

    顾清风却反问他:“哥哥,若是你呢?如果有人给你这样的机会,但让你放弃弦歌姐姐去迎娶郡主,你愿意吗?”

    顾清桓毫不犹豫地回道:“我当然不愿意,可你不一样呀,你不是喜欢郡主吗?又不用放弃什么。”

    顾清风瘪嘴摇头:“可她是真的不喜欢我,也不会喜欢我……我若真娶她,不是我放弃什么,而是她要有所舍弃……”

    顾清桓想着,道:“郡主嫁过一回,她心里还有卢远泽?这……这也不奇怪,但时过境迁,只要你努力点终会打动她的。”

    “不会的,她心里不是有卢远泽。”他神伤着,脑中神思错乱,心里也酸楚难受。

    顾清桓奇怪地追问:“那她心里是有谁?”

    顾清风趴在阑干上,不答话,双眼愣愣地望着长廊尽头。

    顾清宁正笑着从那边走来。

    ……

    像修建天一神坛和大长公主陵园这样的大工事结束后,工部几乎没有可忙的了,只是一些琐碎的工事和日常事宜,很难有所作为,顾清宁自然是要另做打算。

    顾清玄劝她不用过急,她怎么说都是初入官场,太冒进没有好处,不如利用这一段空歇期好好打牢自己在官署的地位,她就开始跟同僚上级交际应酬,摸清整个工部的门路,并向外延展,或是工事交接,或是经顾清玄殷韶初他们介绍,她与其他各部的重要署员也有了来往。

    她的确是最像顾清玄的,完全遗传了父亲那仿佛是天生的政治嗅觉及手段,还有经他亲自传授的为官之道,也学会了长袖善舞,能屈能伸,加上本就有女子的柔性,平时无论是对上还是对下都有谦有礼又不失威仪,更加八面玲珑,在官场上混得如鱼得水。

    时日愈久,官场上人逐渐习惯了她这位女官,她的才华也让人折服,不少人都有些敬佩她的意思,称她为奇女子。

    最难得的是,她在公事上,完全摒弃了女子的弱势,考虑问题从不从女子的角度出发,而是放眼全局,更加周到也更加开明,且有十二分的专注和努力,纵使是在闲时,也要把没一件小事都做得尽善尽美。

    她的顶头上司殷韶初在公事上对她颇为赞赏,在私下也和她结下相知的深厚友谊。而那最高层的,她日日朝上百官仰望的陈景行,自她上朝后就从未将她当作女子看待,只作一般官员,从无偏颇,这一点让她对陈景行尤为敬服,也庆幸自己能够遇到这样的君王。

    做好了大环境的工作,适应了官场百态,就得着手为自己培养势力,这样才能加固提升自己在官署的地位。

    她将表现突出的徐子桐提为承建司建工执事,让司监张远宁总领工事房,她计划周详洞察细微,对他们俩开导有方,也没让谁觉得不公,都尽心为她办事。

    有了这两位助手,接下来便是从最底层开始整顿,她要大力整顿工事房。既然要张远宁一人提领偌大的工事房,她就是早就想好了,要削减参事人数,优胜劣汰,剔除那些没什么作为的,留下真正的可用之人。

    这样一来,那些参事自然是怨声载道,心有不服。但她在宣布了这个消息之后,在正式拟定参事去留名单之前,还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上书提议,将工部工事房参事一职变成正式官位,而不再是候补虚职,让能够留下来的参事都变成朝廷的正式官吏。这一下,又扭转了众人的心意,有这样大好的机会,他们当然不想痛失,开始积极竞争。

    在事情定下来之前,她只是向他们稍稍透露了这个意思,然而最重要的也是最难的,就是让朝廷通过她的提议,这不但涉及工部内部的官职调整,还需要吏部那边的意见一致,更为难的是工部上头的右司丞杨隆兴,他本就看不惯顾家人,不知有多仇视他们,她的条陈到他那一关定然会受阻,还得想办法才是。

    然而,她还在苦思怎么摆平杨隆兴的时候,前面却又忽地多出了一重大山——沈方奕回来了。

    他被卢远植罢免,卢远泽又暴毙之后,工部尚书的位置就一直空着,本以为加以时日能够让殷韶初顺利升任,谁想他竟也凭借“报效令”,花了半个身家买回了他的尚书之位,几乎是天降到工部,让整部人都惊到了。

    殷韶初也没有那么贪心,并不急着做尚书,所以他们暂时并不把他当作威胁。

    但是,他一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将顾清宁的条陈全盘否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