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一十二章:此兴予非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二章:此兴予非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夜未归?宁姐姐怎么会……”

    君瞳低下头,绞着手指,两条细眉紧蹙着,低垂的眼眸中黯然失神。她听顾清风说了前几日顾清宁的事,似有不安。

    这是在晋轩王府内,顾清风又带着小玩意儿来看她了,这些时日以来,他为了给她解烦解闷,想尽了办法,却不知君瞳最喜欢的是他过来给她讲顾清宁的事。

    她归宁之后,顾清宁一直没来看过她,她虽有出家之心,但更多的好像是别有期待,尤其是顾清风带着顾清宁做的小玩意儿来陪她时,她会满心欢喜,顾清风也告诉过她,他拿这些东西,是顾清宁准许的,她就知道她的宁姐姐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她总向顾清风问顾清宁近来如何如何,不论巨细,只要有她的音讯便很开心。顾清风只捡好事跟她说,像之前顾清宁受伤的事,他就从来没说过。可是今日他向君瞳说起顾清宁与钟离的趣事,她却开心不了。

    反而有些紧张地问他:“宁姐姐……真的喜欢他吗?”

    顾清风还沉浸在姐姐归宿有着落的喜悦之中,道:“我觉得是,钟离大哥之于姐姐,是完全不同的,他对姐姐也很好……我想他们会在一起的……哥哥和父亲都很看好钟离大哥呢……嘿嘿,以前我总担心姐姐,现在好了,有钟离大哥,姐姐的终身大事不是问题

    了……”

    兀自乐呵了一阵,见君瞳面色似有忧伤,以为是自己当着她一个新寡面前言这种喜事有所不妥,连忙住嘴,拿起桌上的那个他亲自雕刻的小木像,逗她道:“不要皱眉啦,看,这个小君瞳笑得多开心啊,你也笑一个啊?”

    他玩闹地伸出两根手指去提她的唇角,不想君瞳直接避开了,依然忧思忡忡,神色间多了一分坚决,好似下了什么决心,忽而道:“我明日就上天梓山,去灵源寺。”

    “啊?”顾清风一愣,只感到心里咣当一下,不知所措,眼见着这一个多月以来的努力全打了水漂。

    难道终是改变不了她的心意?

    他沉默了一会儿,在抬面时,亦是满面神伤,不复雀跃之态,沉沉地点头:“那好吧……”

    顾清风走了,从晋轩王府后院院墙翻了出去。

    君瞳去向晋轩王说了自己的决定,晋轩王也实在无奈至极,未曾料想,还是留不住女儿,怎么劝说都是枉然,只好帮她打点,准备亲自送她进灵源寺,当夜心愁得辗转难眠。

    次日,晋轩王府的人护送郡主上天梓山,晋轩王驾马走在最前,有意走得很慢,毕竟心中还是难舍女儿。

    君瞳坐在马车中,已经沐浴熏香,衣饰素朴,一心遁入空门,始终无神,只怀抱着一个小包裹。

    车队方上山不九,在稍为平缓的山路上慢慢行进,道路两旁是茂密的草丛,行到一处,忽有一道人影从草丛中飞窜出来,目标明确直冲马车而来。

    晋轩王从军多年,反应迅捷,调转马头,拔剑与之过招,护卫围攻而上。

    而那人毫不示弱,与晋轩王对打都游刃有余,一边挥舞利剑,让其他人都不得靠近,一边用剑鞘猛击,打开车夫,占了马车,又重重地还了晋轩王一招,趁他避开时,迅速地驾马掉头,扬鞭策马而去,硬生生地在晋轩王眼皮子底下将郡主劫走了。

    他们追赶上去,追了一段路,晋轩王突然驻马,看着远去的马车,挥臂拦下紧急向前的护卫们:“不要追了。”

    手下人诧异:“不追?那郡主……”

    他笑了,这些时日以来难得如此快意地笑,“本王知道该去哪里找。”

    ……

    君瞳在颠簸的马车中惊慌大呼救命,好不容易稳住自己,推开马车门,打算应对歹徒想法逃生,扑到了马车前,捶打推搡那个人:“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劫我!我父亲不会饶了你的!”

    马车已驶出去好远,正在山下的大道上飞驰着,他回望了一下,见后面没有人追了,放缓了速度,任她打着自己,也不还手,也不停留,继续往前。

    结果被慌乱的她一把扯掉遮面的黑纱斗笠与面罩,露出了真容。

    “清风?”她惊呼出他的名字。

    顾清风异常地镇定,面色稍冷,只看了她一眼,驾车的动作没有半分停顿。

    “你这是干嘛?为什么要劫我?清风,你想做什么?”她急问道。

    她倔强,不想顾清风比他还倔强,他坚定而沉着地说:“我是不会让你上山出家的。”

    君瞳抿唇道:“我意已决,谁也没办法改变,清风,你不要这样,我父亲可不会饶你啊。”

    他道:“我既然这样做了,就不怕王爷怪罪。”

    “你劫我这一回又何用?我还是会再上山的。”她固执道。

    顾清风更为强硬:“那好,你上一回,我劫一回好了,大不了我就住在这山道上了,看你怎么上山。”

    君瞳气得捶了他一拳:“顾清风,你真是野蛮!不讲理!你太过分了!”

    顾清风扬鞭,驱策马车驶向长安内城,道:“是啊,我就是这么野蛮,这么不讲理了。你能拿我怎样?打又打不过我,你难道还能咬我不成啊?”

    本来是故作嚣张之语,谁想,话音一落,他还真被她咬了……

    气急败坏的她心一横,扳过他握缰绳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耳边立马响起他的惨叫声。

    但他依然不放手,就这样任她咬着,自己都快疼出眼泪来了,还坚持把马车驾回了城内。

    君瞳对他又打又咬的,折腾了一路,他叫唤了一路,不知情的人根本看不出到底是谁劫谁。这样闹了一通,于君瞳而言,似乎是一种很好的发泄方式,她只顾着跟顾清风生气,那些沉郁的心事那些伤春悲秋的幽怨情绪都被抛之脑后。

    顾清风把马车驾到顾府门前,终于停了下来,此时他身上都已经伤痕累累了,到达目的地才如获大赦。

    看着顾府府门,君瞳也不闹了,瞥到顾清风手腕上那渗血的牙印有了些心疼,憋屈地缩在马车上,跟他僵持起来。

    “下车啊。”顾清风冲她道。

    她只抱着自己的包裹,往车篷里缩:“你这个劫匪!恶徒!”

    顾清风也不跟她啰嗦了,直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她往前一拖,让她倒在自己肩头,将她拦腰扛起,走进自家家门,哼声道:“出家?想都别想!还是跟我回家吧!”

    “顾清风!你这个混蛋!”君瞳在他背上对他又骂又掐的,就这样被他硬是扛进了顾府。

    顾清风还让完全错愕的唐伯关闭了府门,以防她乱跑。

    顾清风扛着她,一路奔到后院的工房,将她关在顾清宁的工房里,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选这间屋子,就是凭直觉,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从外面扣上了工房的锁。

    起先屋子里还有君瞳的闹腾声,但很快就平息下来,完全安静。

    他觉着奇怪,转眸看到地上有君瞳挣扎时掉下来的包袱,便为她捡起来,掸了掸包袱上沾的灰,听着里面木头撞击作响,他打开一看,果不其然,全是他这段日子里给她送去的那些小玩意儿,顾清宁做的一件不少,唯独没有自己雕的那个小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