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零八章:何人合用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八章:何人合用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初夏将至,夜短昼长,天刚放亮时,顾家人就都起了,毕竟有三个要早早赶朝的官员,全府上下都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只有顾清风一向闲散惯了,又没有师父的约束,总是最晚起的一个。

    今日却是例外。

    顾清玄到正堂侧厅用早饭,一进厅门就见顾清桓与顾清风两兄弟在餐桌旁交头接耳偷笑私语,察觉到他的到来才赶紧正起身形,装作一本正经地吃早饭。

    “你们姐姐昨夜没有回来?”他在坐下,一边盛粥,一面问道。

    对面那两人往嘴里送粥的勺子同时落下,抬头对他傻笑,不知所言。

    顾清风挠挠头,嘟囔着:“好像回来了……好像一早出去了……我们也不知道……”

    “什么话?”顾清玄脸色稍冷,故意作严厉状吓他们。

    他们不傻笑了,立时安静下来,埋头喝粥。

    方过少顷,他们这边刚静,外面就传来唐伯的声音:“大小姐?你刚回来?”

    “嗯,我回来换官服,去上朝,父亲他们还没走吧?”

    “还没,在用早饭。”

    ……

    顾清宁转入正堂,踏进侧厅,立马感觉到里面的气氛有些不对,僵在原地,茫然地看着里边异常沉默的三人。

    “父亲?”她往里走,感受到两个弟弟焦急紧张的目光。

    顾清玄放下勺箸,拭嘴起身:“赶紧收拾,准备上朝。”

    他往外走,看似如常,却让顾清宁更加心虚紧张。

    顾清玄又回头,对她道:“清宁,改天把钟离大祭司再请到家来,喝茶。”

    他转身时,三姐弟分明看到他面上浮现出和悦的笑意。

    顾清玄去院中做八段锦,厅内两兄弟霎时间变了样,对顾清宁笑得不知道多开心。

    她坐下,打算吃点东西,自己还没有动手,那两人就相继冒到她面前。

    顾清桓给她盛粥,忍着笑奉上:“姐姐,我也要找钟离大祭司,喝茶。”

    顾清风给她递勺箸,同样挑眉,憋笑:“姐,我也要找钟离大祭司,喝茶……”

    顾清宁自知这下怎样都撇不清了,无语地咬唇,瞪了他们几眼,把筷子一丢,道:“算了吧,都瞎想什么呢?我跟他是不可能的,你们还是趁早死心吧。”

    “为什么啊?”两人同时失望地问道,两双眼睛里的光瞬间就熄灭了。

    她能怎么解释?顾清宁犯难,心一横,脱口道:“他不会喜欢我的,他……他,他喜欢你们都比喜欢我的可能性大。”

    顾清宁撂下这句话,赶忙走人,只留那两个僵化在原地。

    后来在整个去皇宫的路上,她都不得不承受着顾清桓十分困惑十分难言的目光。

    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没发生什么,她都不会说。

    到了宫门外,马车停下,顾清玄却没有立即起身下去,而是安坐在车内,面对他们,正色道:“清宁,清桓,自灭卢之后,我们都有些懈怠分心了,也是时候收收心做正事了,眼前这个局面,来之不易,接下来的每一步,我们都得更加当心。”

    他们点头,齐声道:“是,父亲。”

    顾清玄挑起车帘,看了一眼东门下,天光愈亮,一片朦胧中,有百官来朝,在巍峨宫门前静立等候,十色官服交错相连,一群又一群,一片又一片,不喧闹,齐整的动作胜过任何宣告,不结群,无声相迎的步态胜过任何迎奉。

    一辆朱顶高篷马车驶过来,在宫门前调转马头而停下,高傲的棕马发出一声淸啸,众人转首,那一片颜色开始向着一个方向流动。

    百官的礼迎中,殷济恒出了锦篷,年近六旬的御史中丞秦咏年最先上前,亲自扶他下车。他的马车之后还跟了另一辆马车,殷家三兄弟,殷成渊、殷韶初、殷齐修也依次下了车,追随其后,正冠走向宫门。

    “要小心啊……毕竟长安城,从来没有风平浪静的时候……”顾清玄看着那边,低吟着,放下车帘,与儿女对视一眼,微笑,下车。

    自从皇上特准官员可自行结群借光赶朝以来,百官中孰人正红孰人遇冷,在赶朝时都能够一目了然。

    殷济恒在众多官员的簇拥下走到了东宫门下,他忽然停了下来,回头梭巡一番,好像在找什么,面上一副随和的样子,道:“顾贤弟还没来啊?老夫再等等吧,各位大人不妨先走……”

    他们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顾清玄,都在心里郁闷殷济恒这么稀罕他,连连说着:“不急不急,一起等,一起等……”

    尔后,众人终于瞧见三顾下了马车,向这边走来。

    顾清玄不急不躁,见众人驻足,也坦然上前,与身后儿女一起向他们拱手做常礼。

    殷济恒靠过来,与顾清玄并肩齐行,互相问好,看起来甚是热络。

    自然有人眼红,旁边的杨隆兴轻蔑地扫了一眼顾清玄身上的四品官服,故意酸道:“我还记得一两年前,顾大人是二品尚书时,就有前相国卢远植百般举,这回做了四品监察御史,还能得殷大夫如此赏识看重,真顾大人真是好大的面子啊!不过,不是我唠叨,下回顾大人赶朝还是得麻利点好,哪能让殷大夫久等?岂不失礼?还是恃宠生骄,故意让我等眼红一回?”

    他仗着自己司丞的高位,有意揶揄顾清玄,有的人也不好拂他的面子,就随他笑了几声。

    顾清玄面不改色,道:“司丞大人莫怪,顾某大伤初愈,行动有些不便,故而来迟,这走路也慢了些,当然是比不过司丞大人步履灵活,如随风而行啊。”

    这不是在暗骂他如墙头草随风倒吗?杨隆兴脸色立马就变了,冷哼一声,再也无言,其他人也沉默,皆有些尴尬。

    殷济恒笑着,打破宫道上的沉静:“老夫愿意等,来得再晚,也等得,老夫不愿意等,就算有些人深更便持灯来到宫门前也是枉然。”

    杨隆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难堪得不像样,偶然间看到后面的顾清宁与殷韶初默契地笑着,分明是在得意地笑话自己,心里就愈发得不是滋味。

    进了内宫门,虽天已亮了,但司明太监依旧提灯为他们引路,他们循着宫墙红壁,走进内宫。

    走上沐恩桥上时,顾清玄在杨隆兴旁边,轻叹了一口气,目光游离在桥下的御河水上,出声道:“每次经过这沐恩桥的时候,顾某都不由得想起一个人。”

    他作表面功夫,随口应声道:“谁?”

    “上一个在进宫途中给顾某难堪的人……”他缓缓吐露那个名字:“前户部侍郎魏坤。”

    杨隆兴面色一僵,又听他道:“司丞大人知道为什么吗?”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笑意,语气平和,而让杨隆兴感觉有阵阵凉气。

    他上身向前一点,声音稍低,道:“因为他已经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