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零六章:与子期于局上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六章:与子期于局上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其实钟离这次是来找顾清宁的,却与顾清玄聊得甚为欢愉。

    原来顾清玄一直知道钟离的存在,晋仪大长公主很久以前就向他提过这位义子,只是没想到他就是钦天鉴的大祭司,之后在大长公主府见到他,事后又听顾清宁说起他的身份来历,方了解他。

    虽然没有交集,也算是很有渊源了,顾清玄与他谈了隐藏身份的事,叮嘱他不能轻易泄露自己的出身。他也深以为然。

    顾清宁奇怪的是,一向没个正型的钟离在顾清玄面前倒是规规矩矩恭敬得很,一派后生的模样,与他谈天说地,搬出旧事来聊,好似刻意亲近一样,暗忖他装模作样,不知他意欲何为。

    更让她郁闷的是两个弟弟,看钟离都是一副崇拜的样子,之前撞倒了他,都很过意不去倒还可以理解,但这一脸窃喜是怎么回事?

    几盏茶推将过去,钟离与顾家三父子都熟稔起来,反而没跟顾清宁说几句话。

    钟离多能言善道的一个人,后来竟跟顾清玄聊起了棋道,言自己也是爱棋之人,这下已一发不可收拾,他们又轮番对弈几局,一不当心就到了深更。

    他对顾清玄的称呼一晚上就从顾翁变成了顾伯父,顾清玄对他的称呼一晚上就从大祭司变成了贤侄,顾清桓和顾清风也不叫大祭司了直接改口为钟离大哥。

    他与顾家父子对弈,后来房中就只余他与顾家父女三人,更深坐隐,挑灯落子,两人手谈,一人煎茶,听夏夜蝉鸣,可嗅明前茶香。

    一局下来,顾清玄甚是欢愉,为钟离拍手叫好:“贤侄好棋艺,这棋逢对手真是一大快事啊!”

    钟离笑道:“伯父谬赞,在下输了一晚上,这盘都输了伯父三子,还能叫好?”

    顾清玄抚须道:“嗯,可以了,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只输顾某三子了。”

    钟离执扇拱拱手,附礼道:“伯父绝技,晚生甘拜下风。”

    顾清玄含笑,欣赏地看着钟离,目光落到一处,凝滞片刻,后来变了脸色,指了指钟离手中的扇子,问道:“这个扇坠……莫非是麒麟双玦?”

    钟离故作慌张地掩了一下,也变了脸,“伯父认得?”

    “此物,顾某上一回见到,还是……五年前……”

    顾清玄若有所思,伸手向他要过扇子,将扇坠拿到手中细细观看,良久不语,后来望向钟离,道:“顾某只知贤侄是出身岭南钟离世家……不知贤侄与前朝钦天鉴大祭司白如晦有何渊源?”

    钟离看了下顾清宁,目光又与顾清玄相接,直言道:“他是我的外祖父,我的玄学术术皆是由他传教。”

    顾清玄眉睫稍动,目光变得幽凉深沉:“这就难怪了……”

    顾清宁不禁好奇,接过那扇坠细看,问道:“父亲是何意?我记得白氏一族是因为宫中巫蛊之事被满门抄斩,四五年前就在长安城内销声匿迹……与这玉珏有什么关联?”

    顾清玄看向钟离,道:“白氏一族被灭,其实并不是因为与后宫巫蛊之事有关,而是因为长生教,长生教以双麒麟为图腾,这种白玉双玦是长生教教士级别的人所佩的,这个虽然只有一半,且经过修饰,与长生教图腾不尽相似,然而我还是有印象,当年白如晦大祭司就曾佩过这样的一双玉玦……”

    顾清宁记得,长生教曾在大齐各地盛行,无数人加入过此教,以信仰宗禅大师,修仙道得长生为名义,所揽教众极多,长安城内上至皇亲官员,下至黎民百姓,都有信奉此教的,只是后来长生教被先皇视为邪教,下旨铲除,因此事被牵连的人不计其数。

    她听顾清玄说过,当年卢远植还假借灭邪教的名义,陷害打压过不少异己。

    顾清宁想着,思量起来:“我记得我读过相关的书,说长生教最高级的是虚有杜撰出来的宗禅大师,下面就是教士,分别有两名,东教士盘踞洛阳,西教士在长安……莫非当年白如晦大祭司就是西教士?”

    钟离转眸,笑笑:“是,我外祖父就是当年的西教士……但是,清宁你有一点说错了,其实很多人都错了,长生教的最高级并不是供人信仰的宗禅大师……而是先皇。”

    “先皇?”顾清宁惊诧了一下,这是连顾清玄都没有想过的,的确骇人。

    钟离道:“当年先皇追求长生,曾暗中派人寻访术士神医以求长生之术,有人借此谋事,笼络人心,将我外祖父拉拢入内,并联合洛阳的药王世家,以为先皇谋长生之名,笼络各方,成立了长生教,各人有贪心,随着长生教势力越广,他们获利越多,我外祖父开始为了白家权位,后来是骑虎难下,最后事情失控,先皇不得已废除长生教,且受人挑唆,对长生教高级教众赶尽杀绝,白家毕竟是长安望族,不好明面上让人知道白家与长生教有关,先皇就听信心腹奸人所言,给我外祖父扣了个私通后宫妃嫔行巫蛊之术的罪名,白家满门抄斩,当然洛阳药王世家苏氏一门也不得幸免……”

    顾清宁沉默了,她陷入沉思之中。

    顾清玄起身,走向窗边,道:“那贤侄你为何就这么放心地将这些说与我父女听?就不怕我们以此加害你吗?”

    钟离就喜欢顾家人如此的坦诚透彻,依旧笑着,回道:“不,我不怕,因为说出这些事,是于顾家有利的,我知道只要伯父你了解了这些真相,我的目的也终会达成,就算伯父你把我交出去指罪于我来换取功劳,我也无憾。”

    “与顾家有利?”顾清宁不解。

    顾清玄已经猜出了大概,回身与钟离对视,“蛊惑先皇求长生,又陷害你们白氏和洛阳苏氏的是殷济恒,对否?”

    钟离畅快一笑,点头:“伯父猜得没错,正是那老贼!我潜在长安城中这么久,一是想报复卢家,二是为了查清白氏被灭的真相,一开始我是怀疑与卢远植有关,直到卢家被灭,我才看清,陷害白氏的并不是他,而是殷济恒。”

    “你不觉得你有些冒险吗?万一顾家是与殷家站成一线的呢?”顾清玄问。

    他道:“是嘛?是我看错了?晚生认为不可能。”

    “为什么?”

    他扬扇,勾起嘴角,“因为晋仪大长公主曾跟我说过,长安城内,只有顾清玄一个聪明人。”

    顾清玄笑了出来,心胸开阔,在他面前坐下,拿起一杯顾清宁倒的茶,“以茶代酒,顾某敬贤侄一杯。”

    他举杯回礼:“不敢言敬,幸与伯父共饮此樽。”

    ……

    他们未曾想过,屋内的对话,已被屋外的人听去。

    是扶苏,她在书房外立了一会儿之后,悄然离开,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深,她依然无眠。

    房内没有点灯,她倚靠在榻侧,借着月光,凝望着手中的物什。

    那是一块白玉麒麟玉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