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八十八章:遥知更解青牛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八章:遥知更解青牛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成硕郡主回了相国府,披麻戴孝,跪拜守灵,以尽未亡人之责。

    守灵三日后,她形销骨立,支撑着疲惫的身体去了顾府。

    只是她没有想到,顾清宁今日照常上署去了,她到顾府门前时,大门紧闭,扣门也是无人回应。

    这一日也是顾清玄去御史台任职的首日,顾清桓更是在为春闱奔忙,就连唐伯与扶苏都去采买物件整日不在府中。她自然是被拒之门外。

    于是她就坐在顾府门前等,她知道顾清宁总会回来的,她总能让见到她……

    是何处传来的马蹄声?

    长街广陌,人影疏疏,惟见白马飞骑踏风而来,谁家的少年郎,风姿俊逸,神采飞扬?

    却没有入她眼眸。

    直到勒马回头,一声长啸,方打破的她的神思迷离。

    她迟钝地转头望去,一个身披藕色披风的少年,从马背上跃身而下,停驻在眼前。

    这一身哀伤的白衣,这一对明澈的眼眸,微显木讷的神色,一回头,又慌张羞怯如小鹿?

    只一眼,他就为她的哀伤感到心痛,那是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酸楚,凭白的有一种直觉,那一双眼眸应该是含笑的,而不是此刻这般清冷……

    这是谁家的姑娘,为何来到我家门前?为何如此顾盼于我?

    顾清风扔了缰绳,上前几步,收回滞愣的目光,有些腼腆和慌张,拱手一礼,垂面问道:“敢问姑娘……姑娘是何人?为何在我家府门前逗留?还是在等谁……”

    她站起来,看向他,浅淡的眉眼间浮现一丝笑意,道:“你是清风?对不对?她跟我说过,她的幼弟……就是这个样子……”

    她笑了。她叫了他的名字。

    他愣了下,无措道:“姑娘认得我姐姐?这是在等她吗?”

    她点头:“是。”

    顾清风看了看自家紧闭的府门,跑过去敲了敲,照样是无人应,他对陈君瞳憨厚地一笑,“今日姐姐应该是去上署了,到下午才会回来,家中这会儿也没人……”

    她转身要走:“那我就不搅扰了,等她回来我再来吧……”

    “不,不。”他一时失态,不住挽留她,慌神地看看天色道:“他们应该快回来了!这会儿也快到姐姐散值的时候了……不若,姑娘不若进府稍候?”

    见她有应允的意思,他才松了口气。她问:“可是府门锁着,恐怕你也进不了家门吧?”

    顾清风明灿地咧嘴一笑,让她稍候,快步地跑向围墙边,纵身一跃就进去了。

    不过少时,她听到顾家府门后有声响,一个声音小心翼翼地问:“姑娘,你还在吗?”

    他是怕自己一转身,她就走了?

    她回道:“我在。”

    那边笑声爽朗,一把钥匙从门缝中递出去,“你用这钥匙开外面的锁就好。”

    她接过钥匙,开锁,拿下沉重的门锁,打开顾家府门,两人直面,她这才发现,钥匙的末端系着很长一段红绳,红绳的另一端一直攥在顾清风手里,从未放开。

    她把钥匙还到他手中,放开了手。

    他亦步亦趋地引她入府,请她进正堂入座,她却被前院廊庑下的风车水轮吸引,问他,他解说那是顾清宁小时候与母亲一起做的玩意儿,她向那边走去,就在廊庑下坐下,要在那里等待顾清宁,拨玩着那精巧可爱的风车。

    顾清风端来茶水,紧张地走到她身旁,捕捉到她阴郁的眼眸中一丝新奇的笑意,于是心中悦然,不知该说什么,只偷偷看着她。

    她先开口了:“宁姐姐,真的很聪明是不是?”

    顾清风额了一下:“是啊,姐姐从小就很聪明。”

    她倚靠在围栏上,转身看他,伸手牵了牵他衣袖下摆,恳求道:“给我讲讲她小时候的事好不好?”

    顾清风挠了挠头,傻笑了几下,忙不迭地点头,就说起了他们姐弟三人小时候的一些趣事,说顾清宁从小多么聪慧等等,她听得很认真,他越来越搞怪,想逗她笑,就闹个不停。

    说了很久,他见她陷入失神的沉思中,才想起来问:“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呢?”

    她道:“我叫陈君瞳。”

    他打量了她一下,试问道:“冒昧问一句,程陈姑娘一身素服,是否是刚经白事?”

    她目光一颤,抿唇点头:“是,我夫君去世了。”

    “啊?”顾清风一惊,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不禁往后退一步,手足慌乱起来,“对不起,在下无礼冒犯了……”

    府门前传来声响,是唐伯和扶苏回来了,他们见顾清风与一姑娘坐在廊下,就不好打扰,只是遥遥向顾清风招呼一下,连君瞳的样子都没有看清,就去忙别的事了。

    经过片刻的尴尬,顾清风转移话题,继续跟她聊顾清宁。

    不过多时,顾清玄与顾清桓一道回来了,刚踏进府门就见这廊下情形,心中奇怪,又见顾清风与那姑娘相谈正欢,长廊之下,虽有一些异样,但同样是花样之年,顾清风又是一脸雀跃的样子,看起来倒十分有意思。

    父子俩对视一眼,默契地往对面廊下一避,不想打扰他们。

    唐伯见他们回来了,就也凑过来,颇有意味地跟他们说在他回来之前,这二人就在一起了,一直独处到现在。

    顾清桓嘀咕:“家中无人,清风带姑娘进来?男女独处……多失礼啊?”

    顾清玄睨了他一眼,道:“这就是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没能把弦歌娶进门了。你这痴儿,都还不如你弟弟灵光。”

    顾清桓面上一臊:“父亲……”

    顾清风向这边看过来了,他们三人连忙装作视若无睹,转身昂首走自己的路。

    走到正堂门口,又都回过头来偷看,顾清玄问顾清桓:“可知这姑娘是谁?”

    从这个角度顾清桓才看道君瞳的脸,瞬间一懵,哑了许久才开口,道:“她,她就是成硕郡主,卢远泽的妻……父亲你去商洛时,姐姐还把她带回家睡了一晚……”

    “成硕郡主?”顾清玄眉头拧了起来,似有难言,凝滞良久,最后长叹一声:“我得找清宁谈谈了。”

    顾清桓示意他看门口:“父亲,这不?曹操来了。”

    顾清宁进府,也是一眼看到了廊下两人,她怔了一下,反应比其他人都强烈了些。

    顾清风看到她,远远叫了声:“姐姐!”

    君瞳一转身,与她对望,她走过去,对顾清风道:“谢谢清风帮姐姐招待客人。”,说完便拉着君瞳的手向后院走去。

    顾清风望着两人的背影,如陷异世,他失了心神,也忘乎了自己,心里又开始莫名地酸痛,只能坐下,趴在围栏上,拨弄那小风车,目光忡忡,已有了心事。

    正堂内,顾清玄和顾清桓开始商量谁去告诉顾清风君瞳的真实身份,谁都不想让顾清风伤心,或吓他一跳,他们互相推脱,犹疑不定。

    顾清桓无奈,掏出一个铜板,与顾清玄并立,各选了一面,往上一掷。

    但是,铜板还没落地,就被一人于半空中截得,正是飞身过来的顾清风,他调皮道:“父亲,你和哥哥在玩什么?”

    顾清玄与顾清桓对视一眼,无奈地摇头,两人爱惜地揽着顾清风,带他进堂坐下。顾清玄先跟他谈了洛阳此行,确认洪洛天已经到长安了。

    后来他终于问起:“清风,你可知方才那姑娘是何人?”

    顾清风道:“她说她叫陈君瞳,是姐姐的好友,父亲你认识?”

    顾清玄又与顾清桓眼神交流一回,他咳嗽了下,指指顾清桓道:“不,父亲不认识,你哥哥认识的,让他告诉你吧。”

    顾清桓转过身,拿头呛了一下柱子,心中幽怨,也没法,就绕到一脸懵懂的顾清风面前,跟他坐在一起,为难地开口:“清风啊,她,她就是,成硕郡主,陈君瞳……”

    ……

    看着她着素服簪黑花,顾清宁心中很是心疼。

    最无辜的是她,最受伤的是她,自己罪恶深重,竟让她在如花之龄就做了寡妇……

    君瞳靠在她肩上,不知她心中多么愧疚,兀自说着:“我也想明白了,这都怪不了他人,他去了,我和他这一段孽债是了了,可是我终将此生都不会好过,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答应嫁给他,我应该强硬一点,跟你一样去追求自己想要的……”

    “君瞳,以后好好过好吗?”

    她点头:“嗯,宁姐姐,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

    “都结束了……等他的丧期一过,我便会去灵源寺,削发出家,一生事佛,与这俗世一切断了干系……”

    “不要!”

    顾清宁紧紧抱住她:“不要,君瞳,留下来陪我吧……再陪陪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