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八十七章:飞角侵边劫正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七章:飞角侵边劫正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顾清宁用尽全力推开他,难以置信地质问道:“你是不是疯了?”

    他毫不退步,轻蔑的目光在她身上游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你可是犯了杀人的重罪,若我声张出去,你就是死路一条!你不怕吗?但现在,只要你顺从我,由我为所欲为,我就帮你隐瞒这件事,就当我今晚什么也没看到,怎样?”

    “你妄想!”她再次后退,觉得自己被逼到了死境。

    大概这就是报应吧,来得如此之快,苍天饶过谁啊?

    罢了,罢了,认了吧……

    她苦笑一声,在钟离面前,拿出簪子,决绝地扎向自己心口,一如不久之前将匕首刺进卢远泽胸膛那样……

    然而她的手在半空中被截停了,手腕受了一击,簪子掉落在地。

    她睁开眼,却见眼前的钟离又换上了另外一副模样,既慌张又深沉。

    他惊道:“你对自己也能下得如此狠手?你真是疯的!”

    顾清宁挣脱他的手,崩溃道:“是!要让我受挟与人,我宁愿死掉,也不会让你得逞!”

    他皱皱眉,叹了几口气,道:“诶,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刚才那样是想试探你。”

    “试探我什么?”她问。

    他回道:“你的底线。想看你是不是真的完全不择手段……”

    顾清宁忽然笑了出来,越笑越大声,笑弯了腰,像发狂一般,笑到脸上挂满泪水:“不择手段?你还用试吗?我亲手杀了人啊!这还不叫不择手段?我杀了卢远泽,我杀了我从小念到大的卢远泽……这还不够疯狂?不够丧心病狂吗?”

    他沉默地看着她,许久之后,才出声道:“你服寒丹散,就是因为他吧?你和他的事……我都知道。”

    “是!我服寒丹散就是为了杀死我和他的孩子!”她嘶哑道。

    他道:“因为他选择娶郡主,背弃你们从小定下的婚约,抛弃了你……”

    “是……”她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钟离继续道:“我不光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一直以来都是你在背后帮他,他才能在工部做到现在的位置……我知道这些,因为我一直都在关注着卢家,我对卢家的仇恨,甚至比你们顾家更深……所以你放心,今晚的事我绝不会泄露……”

    顾清宁镇静下来,问:“你和卢家有什么仇恨?”

    他偏头望了眼亭中卢远泽的尸体,发丝在风中飘扬,闭眼,深沉道:“灭族之恨……而且,卢远植还害死了我爱的人……”

    “谁?”她忍不住脱口问道。

    他毫不避讳,说出一个名字:“陈景安。”

    顾清宁在脑海中搜寻关于这个名字的印象,最终惊讶道:“先皇的二皇子?”

    “是的。”

    ……

    今晚他来到顾府,问她:“怎么样了?听说你还晕倒了?真的假的?”

    顾清宁垂下头,道:“我宁愿是假的……”

    “诶~”他叹了口气,道:“我来之前让我的人打听了,相国府的人既不承认卢远泽会自杀,又不肯让仵作验尸,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顾清宁摇头:“不奇怪,因为他们不想被人发现卢远泽吸食过五石散,对于卢远植那老狐狸来说,家门的名声大于一切……”

    “但是他也不会善罢甘休,定然会详查内情。”她苦笑一下:“祝我好运,能逃过这次吧。”

    钟离有些讶异:“怎么?动手之前你没有想好退路?”

    “你真的觉得我会处心积虑安排谋杀?或许吧,又或许不,我自己也不知道,在把刀捅进他胸膛的前一刻,我还动摇过,你信不信?”顾清宁笑得愈发酸涩。

    钟离思量道:“我相信啊,但是你为什么会动摇?”

    好像就是强迫自己不要相信似的,她故意为难自己,放肆地笑:“因为他说他爱过我……”

    钟离却沉默了,看着她癫狂地笑,看着她笑弯了腰,看着她笑出了泪。

    又是这样……

    他无奈地拍拍她的肩头:“好啦,你控制一下自己,老是这样,怪让人心疼的。”

    ……

    钟离走后,顾清玄回来了,见顾清宁好了才安下心来。

    三顾又都去了书房,围坐在棋盘边,顾清玄道:“我方才去见了殷大夫,卢家明日就会正式办丧事了,他要去吊丧,为父也得去……”

    他看向顾清宁,忧虑道:“清宁,你好些了吗?“

    她抬头,只回道:“我也会去的……怎么说也算是他的下属,不能不出面。”

    “不。”顾清玄道:“你不能去,不能让卢远植见到你。”

    她好似很累,颓然道:“到现在了还不是时候吗?我还要担心他稍有不高兴……父亲,我已经是朝廷任命的七品官了,还得在他眼皮子底下躲躲藏藏的?”

    “是!”顾清玄毫不犹豫地回答:“不要说你现在是在册授印的七品官,就算你是金殿上的一品上卿也得仰他鼻息而活!清宁,不要犟,听父亲的,现在还不到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我受够了!以前我与卢远泽有婚约的时候,就要躲躲藏藏,如今他死了!他死了!我都没办法正大光明地去给他吊丧!哪怕是以一个毫不相干的身份!”

    顾清宁一下失控,歇斯底里起来。

    顾清玄望着她,道:“清宁,父亲知道你心里苦,但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其实你是知道的,相信父亲,那个时候快到了。他卢家已经开始崩溃了,终有他卢远植说话不管用的时候,只有让皇上承认你,你才能真正算得上做了官,你放心,父亲从一开始就在帮你谋算着,你会等到那一天的,很快了,很快了……”

    她发现自己,真的快疯了,她也没有办法掌控自己了……

    “我杀了卢远泽!”她忽地说出这一句,很沉着地说着:“是我,亲手杀了他。”

    “清宁!”顾清玄着实被她惊了一下,不是为她所做的事而惊惶,而是她此时的模样,太让他心惊,这疯狂的眼眸,这失控的神态,不像是平常的清宁……

    顾清桓也惊愕了片刻,缓了缓,去轻声安抚她:“姐姐,你别这样,姐姐,你冷静一点,好不好?没事,都已经过去了,他已经死了。”

    顾清宁抓着顾清桓的手,闭眼,颤抖着,犹如梦靥。

    顾清玄起身,面向窗户,望着外面的夜空,叹了口气:“清宁,三月祭天之日,就是你坐稳官位之时,只有那个人出现了,你才能以女子的身份在官场上立足。”

    “清桓,不过几日就是春闱了,你准备好了吗?”

    顾清桓转眼看了下顾清宁,扶她起身,回道:“准备好了。”

    他搀扶着顾清宁出了书房,送她回房间休息,又让扶苏点了安神的熏香,顾清宁侧身缩在榻上,渐渐昏睡。

    夜间,屋子里只亮了一盏烛灯,灯丝燃烧将尽,几片灯花落。

    她醒来,感觉身后有一种特别的温暖,她转头,对上江弦歌柔情的眼眸,相顾无言,她倚在她怀中,感受她的玉指划过自己垂散的青丝……

    “清宁,你在害怕什么?”

    “我只是害怕……心中有愧……余生有憾……”

    莫要思,莫要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