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八十五章:当场黑白尚漫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五章:当场黑白尚漫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顾清宁回工部正常署事,好似一无所知。

    几日后,她趁卢远泽在时,独自去见他。

    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就算是涂有脂粉,也难掩憔悴面色,惹人心疼。

    而卢远泽,也没有比她好多少,甚至更加糟糕。

    这一见面,顾清宁就觉得,真的是陌生了。眼前的这人,绝对不是她以往芳心所许的那个长安第一佳公子,卢远泽。

    不过,自己真的对他动过心吗?即使是在他最美好的时候,自己可曾真如其他女子一般,单纯地爱慕过这位名满长安的翩翩公子?

    当然她也知道,他会变成这样,自己难辞其咎。

    她走进去,无声地在他的尚书公案前侧身席地而坐,一直看着他。

    他斜身靠在座椅,合眼休憩,就算是睡着,晕倒看出他通身的疲惫,也不知道是被药瘾折磨得疲惫不堪,还是头上的尚书冠太过沉重,让他无力承受。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卢远泽醒来了,抬起眼帘,看见对面的顾清宁。

    她穿着执事官服,但是已将束冠除去放在案角,披散青丝,这样的她与那日侍郎廷的她一般形象,刺得他眼睛疼。

    可是再着眼一看,她眼中的泪光却是那么陌生而哀伤,却不虚假。

    他如梦似幻,伸手去触她的脸颊,指尖感知到泪水的湿润,才确信她是真实存在的。

    “清宁……”他收回了手。

    她看出,他害怕自己,也难怪,那一天,自己留给他的阴影实在太重了。

    她握住他的手,也不知自己是否真心,开口说:“对不起。”

    他对她说过千万句对不起,都比不上她这一句来得深沉。

    卢远泽心中一动:“清宁,我们不要再互相折磨了……”

    她含泪微笑垂首,将一封文书推到他面前:“好……我们是该做个了结了。”

    他移动麻木的手掌,拿起那份文书来看,只过一眼便诧异道:“辞呈?清宁你要辞官?”

    她无奈地苦笑,点头:“是,我准备明日就向郎中大人递交这封辞呈。你知道的,我没办法了。天一神坛即将竣工,我也没什么可做的了。一个女子,难道还能贪恋官位不成?罢了,罢了……”

    卢远泽沉默良久,再次伸手拂过她苍白的脸颊,看着此时如此真诚如此温驯的她,想说什么,却还是滞于喉中,最终只化作万般酸涩的沉吟:“清宁……清宁,保重……”

    她依偎着他温热的手掌,一直微笑着,喃喃道:“远泽,在我生病的这段时日,我一直在想我们的当年……那时候我那么笃定,会成为你新娘,那么期望跟你过完这一辈子……可是如今,我却想谢谢你,谢你没有娶我,才让我这一辈子有了更多的可能……所以,我不恨你了,卢远泽。”

    “谢谢你……”他与她抵额相对,听到她原谅他的那一刻,泪水肆意而下:“清宁,谢谢你做这样的了结。”

    她放开他,给他拭泪:“名利也好,恩怨也罢,你我终究是两清了。但是卢远泽,有一些事,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我想已经到时候了,该跟你坦白了……今晚我们在向晚亭中再见一面好不好?我想把埋在心里这么多年的话都说与你听……”

    她在他耳边喃喃低语:“远泽,远泽,在那向晚亭中……当年我们是多好的一对啊……”

    他答应了,今夜未央湖畔,向晚亭中,最后相会,一如当初青葱之龄。

    ……

    当日官署散值之后,卢远泽先回相府,回去吃药,克服在他体内肆虐的五石散之瘾。

    今时今日的相国府似乎也不是最初的那个相国府了,黄夫人去后不久,府中依旧挂着白灯笼,这些灯笼为卢远植赢得刚正不阿的美名以及一生都无法抹去的伤痛。

    卢远思至今还在与卢远植置气,独住在偏僻小院,许久不到前院来请安。

    成硕郡主归宁后,东苑的主屋也空了,卢远泽搬回原来的卧房,每日在与药瘾的争斗中彻夜不得安眠。

    ……

    喝完药,他从怀中掏出一小包药粉,准备倒在水杯中化开服用。这是御医给他的,说在喝完药汤之后喝一包这个会更有效果,戒瘾戒得更快。

    他刚打开药包,就见卢远承抱着一摞公文路过门前,也许是习惯性地不想在他面前露出自己的弱处,就连忙攥起药包往怀里藏。

    不想卢远承看到他这动作,误会他又在偷吸五石散,扔下公文跑进来夺他手里的东西,弄得药粉撒了一地。

    他被卢远承推得一个踉跄摔在椅子上,卢远承指着他骂道:“你是怎么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还偷吸那玩意儿!你是在毁你自己!毁卢家啊!”

    卢远泽急忙解释,让他闻过药粉才安抚住他。

    卢远承愤懑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卢远泽叫住他:“远承!你听我说!我知道你很生气父亲提我做尚书,这是很荒唐很荒谬!可是,远承……父亲真的不是偏心我,他也不想对你不公平的……”

    卢远承转身,倔强道:“我知道,你是他的嫡长子,他偏爱你溺爱你,何足为奇?我一个庶子有资格抱怨不平吗?”

    “不!”卢远泽痛苦地摇头,捋起自己的袖子,手腕处有凌乱的伤痕,刚结痂,触目惊心,“不,他不是溺爱我,他是没办法了,他是被我吓到了,我不肯回侍郎廷,他逼我变正常,我那时候甚至想到了自杀,也真这么做了……我不想活了……父亲是被我吓到了,他也被我吓疯,才这么荒唐的……”

    卢远承奔上前,握着他的胳膊看,不觉间眼眶变红,依然逞强地瞪着眼睛,一把甩开他的胳膊,对他嘶吼道:“你以为我最气的是这个吗!我气的是你竟然变成吸食五石散的瘾君子!卢远泽!你怎么能这么堕落!你是卢远泽!你是相国长子啊!”

    “我从小到大都嫉妒你的优秀!可是我也得庆幸你是那么优秀出众!所以我才会千方百计向你看齐!追赶着你!我不让自己堕落,不让自己变成纨绔,就是因为永远有一个完美的哥哥杵在那里!让我嫉妒!也让我进取!可是你呢!你竟然成了这个样子!你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母亲!更对不起我!”

    卢远泽崩溃,缩在椅子上,疯狂地扯着自己的头发:“对不起!对不起!远承……”

    卢远承扑上去,摁着他的肩,强迫他与自己对视,自己却也是涕泪横流,“我不要你说什么对不起!我要你振作起来!卢远泽!你给我变回原来的样子!你给我清醒一点!我要你继续跟我争跟我抢!我不要你说什么对不起!”

    嘶吼到破音,最后声音颤栗地喊了声:“大哥!”

    “远承……”卢远泽感动不已,终于冷静下来,看着卢远承,欣慰地笑了:“谢谢你还认我这个大哥。”

    卢远承也缓释了情绪,往后退一步,感觉有些丢脸,急忙擦去脸上的泪水,转头赌气道:“我不想认啊,谁让我们都姓卢呢?谁让那个傻妹妹远思天天唠叨我们是一家人呢?我要是不认你就是不认她……那等她嫁人的时候,只有你能送她出门,我才不会让你独占这个风头……”

    卢远泽从椅子上撑站起来,走到弟弟面前,拥抱住他。

    争斗了二十几年的兄弟在这一刻和解。

    他终于放下一切:“远承,其实你比我更适合做卢家世子。”

    卢远承一愣,推开他:“你瞎说什么?”

    卢远泽释然地笑着,感觉二十几年来第一次这么轻松,诚恳道:“我是认真的。远承,其实你比我有用多了,更比我有才有出息。家里那么长辈都劝父亲立嫡立长,他本可以早早决断的,却拖到现在,就是因为他也同样看重你,想给你机会……”

    “你不要再说了!”卢远承捶他一拳:“我不准你说这样的话!”

    卢远泽宽厚又无奈地笑笑,拍拍他肩道:“好啦,大哥不说啦。你别生我气了。再容大哥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从小到达,我都没有尽好做大哥的责任,还跟你一直争一直闹,是我不好,以后不会了。”

    “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远思嫁人的时候,我们两个哥哥会都在场,一起给她送嫁,她要是在婆家受委屈了,我们还要一起去给她出气……少了谁都不行……”

    为了掩饰自己快哭了,卢远承倔强地跑了。

    他跑去前苑,看卢远植的书房亮着灯,就进去了。

    卢远植忙着看奏折,头都没抬,知道他来了就问:“远承,户部的统算折子都拿来了吗?”

    卢远承站在门前,摇摇头,只道:“父亲,你立大哥为世子吧。”

    ……

    翌日,他们发现卢远泽彻夜未归,失去音信。

    两日后,他们找到了他——

    他的尸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