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八十一章:对面知为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一章:对面知为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可曾打听到一点你姐姐的消息?”

    顾清桓与顾清风一踏进家门,就被顾清玄拦住,听他第无数次问起这个问题。

    他们第无数次忧忡地摇头。顾清桓焦虑地念道:“都已经两天了江伯父派出去的人都没能找到一点线索姐姐会去哪儿呢?”

    父子三人颓然地坐在前院,稍作休息,准备再各自分头去找。

    唐伯也出去寻顾清宁了,所以有人叩响府门时,顾清风就蹿去开门了。

    来人驾着锦篷马车,不明身份,只是一车夫与一随从模样的青年男子,那青年不肯透露来历,只道他有顾清宁的消息,顾清风就赶忙把他引进府。

    那青年拿出顾清宁日常所戴的发冠给他们看,取信他们后,道:“顾小姐暂且在我家主人府上逗留,至于原因,小的也不清楚,顾小姐只道她会亲自回来与顾翁解释的,请顾翁不要为她担忧。”

    顾清风与顾清桓还想再问,那人只打住,转而道:“依顾小姐的意思,小的来接贵府的扶苏姑娘去与顾小姐见面,请扶苏姑娘务必走一趟。”

    “扶苏?”顾清玄疑惑道,转头看了下立在一旁的扶苏。

    她听闻此言,神色微恙,上前来,对顾清玄点头示意,有些急切地表示她愿意去。

    顾清玄沉吟片刻,道:“那扶苏你就走一趟吧,看看清宁是否安好。”

    她又恳切地点了点头,让他们稍等片刻,她跑去自己房间取了某物,并把房门锁上,才出来,随那人上马车去了。

    马车驶出一段路后,顾清玄对上顾清风的目光,他点头,“去吧,小心。知道她是否平安就好,勿扰。”

    顾清风嗯了一声,随即向前奔去,飞身跃上街旁的屋脊,去跟踪那辆马车

    顾清玄对顾清桓道:“清桓,你先去江月楼通知你江伯父先不要找了。父亲去工部一趟。”

    “工部?”顾清桓反应了下,颔首:“好。”

    说完各自行动。

    待唐伯回来之后,驾车送顾清玄去了工部官署。

    顾清玄在门房管事处递了名帖,门房管事很快就出来请他:“顾翁请,殷大人在侍郎廷等着呢。”

    顾清玄随他进去,从侧廊走向侍郎廷,刻意绕开了尚书堂。

    殷韶初对殷济恒与顾清玄所谋之事是一清二楚的,顾清宁失踪两日,他也着急,正打算去顾府问问,不想顾清玄先来了。

    他此来,不但是替顾清宁告假,而且是想打探一些具体情况,也好帮女儿观望了一下工部的情势,以防生变,有些事还是得当面拜托殷韶初才行。

    顾清玄此来并不引人注意,他走后,少顷,又有人来侍郎廷通禀道:“殷大人,尚书大人请你过去,有事商议。”

    殷韶初就去了。

    他进尚书堂主厅,厅内此时却安静得出奇,这正是各处署事的时候,其他各级各司皆忙得鸡飞狗跳,尚书堂为何偏偏这么冷清?

    殷韶初进去后,大门就被引他来的人关上了,厅内视线一暗,显得尤为诡异。

    他抬眼张望,看到主座上的卢远泽,一眼望去,就感觉心中一抑。

    几日未见,卢远泽好似又消瘦了许多,面色枯槁,双眼无神。他随意地靠坐在尚书位上,身上着暗红色一品尚书服,侧面对门,披散着头发,手中把玩着髻冠与发簪。

    殷韶初上前行官礼,既毕,卢远泽先开口,声线低沉,“韶初,你我是同一年中举,同时进入工部,你我的交情是与他人不同的我父亲之前还想与你们殷家结亲,只是可惜没成我也觉得挺遗憾”

    此时他神情莫测,阴晴不定,殷韶初不知如何接话。

    他却转眼看向殷韶初,接着道:“韶初啊,请问你们殷家不愿与我们卢家结亲,是想跟顾家结盟吗?”

    “顾家?”殷韶初心中一凛,面上无恙,道:“卢大人何出此言?”

    卢远泽有些不耐烦,将髻冠随意抛下:“我都知道了,方才你见了顾清宁之父顾清玄”

    他语调不惊地回道:“顾执事乃下官的部下,她因病不能上署,就让其父来替她补个假单,于下官有个交代而已,这何足为奇?”

    “顾执事”卢远泽垂下头,语气冷淡,喃喃念着这个称谓。

    许久之后,他道:“工事房一日不可无人提领,本部已经通知了蒋嵘蒋司监,让他结假回来署事”

    顾清玄刚从商洛回到长安,就碰上顾清宁失踪这事,急着找寻女儿下落,一时顾不了其他,直到这日那神秘人来告知他们顾清宁的消息后,他才稍微松了口气,接着筹谋他的事。

    晚间,他与殷济恒在如意酒楼见面,准备详谈事宜。

    殷济恒奇怪他为何会消失这大半个月,去商洛救灾什么的听起来都有些离谱。

    他正要解释,雅间门忽然被人敲响:“殷大人,我家主人请见。”

    殷济恒警惕地去开门,在门前见一陌生人,他问:“你家主人是谁?”

    那人只道:“我家主人就在对面的玉琼居,摆了酒,请大人过去一会,大人去了便知道了。”

    殷济恒料想,定然是谁刚好看到他来如意酒楼消遣,就故弄玄虚,请他吃酒,这样的人不是刻意与他套近乎,就是有事相求的同僚,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所以他直接回绝:“不了,老夫正在待客,有约在先,不好轻慢客人,与你家主人改日再聚吧。”

    那人一笑,又拘了一礼,安然道:“无妨,我家主人是邀殷大人与顾翁同去,一并饮宴。不会疏忽了顾翁。”

    殷济恒不由得诧然,里面的顾清玄听到此言也是心下一沉,两人对视一眼。

    是谁?竟会知道他们在此相会?

    顾清玄往外走,与殷济恒道:“殷大夫,看样子,我们是得去见一见了。”

    于是两人就随那人出了如意酒楼,进了对街的酒坊玉琼居。

    玉琼居不似如意酒楼,生意冷清,没有什么人,也没有设雅间。

    那人直接引他们去往酒坊最里边的一间内室,道:“两位大人请,我家主人等候多时了。”

    他们二人犹疑地走到门前,向里看去,这一眼就让他们都怔住了。

    因为,在那里面等着他们的是

    卢远植。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