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七十六章:举棋山河方圆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六章:举棋山河方圆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十廷杖,就算是健硕男儿挨上一顿都得丢半条命,更何况她本就是体虚带伤的女子,几乎晕死在刑板上。

    那一群参事面红耳赤地候在刑房外,等她受完刑,就急忙找来医官和在官署做杂活的妇人给顾清宁上药包扎。

    顾清宁气息奄奄,脸色惨白,不能起身不能翻身。治完伤,他们张罗着找马车送她回家养伤,她却摇头拒绝,让他们把她抬去执事堂。

    她受伤过重,身上血迹斑斑,但在官署不能有一刻失仪,所以她坚持扶着桌案撑起身来,不能坐,就端跪在坐垫上,微弱无力而依旧严肃,道:“不,今天的事还没完……于外,我自担责,于内,承建司也绝不纵容有过之人……主簿,记录,今日,工事房参事唐风……”

    她将参与斗殴的人一一点名,该除名的除名,该罚俸的罚俸,该训责的训责,一通处置下来,有理有据,节节分明,众人心服口服,再无话可说。

    承建司与总司监的矛盾冲突向来难平,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两司长官也好意气用事,到担责的时候又都互相推诿,上下为泄一时之愤而不顾及后果,受惩时只管个人得失,所以两司往往乱打一通,事后又和稀泥,总不清不楚,积怨愈深。

    处置完下属过错,她让案员另起文书,当着众人面,口措奏疏,检举弹劾总司监滥用监察职权多番刁难打压承建司以泄旧怨,致使工事进程拖延多方受阻,令工部对外失责失颜。

    她不是弹劾一人,而是弹劾整个总司监。

    承建司上下因此奏疏热血沸腾,谁能想到那么多任建工执事都不敢干的事,都被她一人做了。

    这一系列事情完毕,还未到散值时间,她让挤在堂下的参事们和承建司其他属员尽皆散去,各司其职,并点明今天要照常审核图样文稿。

    他们走后,执事堂大门关上,她再支撑不住,向前倾去,倒在公案上,额头上的汗水如泉涌,她连**的力气都没有,半昏半醒。

    不知过了多久,门被人推开又关上,一个声音缓缓靠近:“对外自担全责收服人心,对内惩处严厉建立官威,与属员统一立场共抗外敌以显露胆识震慑内外,妙啊,真是妙啊!不愧是顾家女儿,顾家人真是不容小觑啊,个个心似虎狼,有胆有谋,一边朝堂陷害,一边科场笼络,一边官署逐权,如此攻势,卢氏休矣……”

    神智模糊,她困难地睁眼,视线迷茫,好不容易才看清来人的衣衫颜色及身形,她没有撑起上身,也撑不起来了,只用胳膊枕着头,闭眼笑道:“那也多亏了有殷氏相助啊。侍郎大人过誉了,顾家只是无奈才有此谋,不算人必被人算,谈何虎狼之心?”

    她不会说真话的,他也没想要听真话。

    殷韶初——原工部郎中,现任工部侍郎,御史大夫殷济恒第二子,长期以来的潜在“盟友”,终于与她直面。

    他看着她现在憔悴虚弱的样子,难免又些怜悯之情,来到她旁边,跪坐下来,掏出丝帕给她擦拭汗珠:“一个女子,这样拼又何必呢?”

    她苦涩地笑道:“我只知道,我已经失去很多了,若我不拼,便会一无所有,退一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

    这一日,她依旧是最晚离开官署的一个,苦苦支撑,直到诸事完毕才放心地昏迷过去。

    殷韶初在侍郎廷一直候到这个时候,虽然之前两人为不让卢远泽起疑而从不往来,但他对这位女下属也有关注过,了解她的习惯,等众人散值之后,再去执事堂找她,将她抱上马车,送她回府。

    知道了顾清宁的情况,顾清桓赶忙提前收摊回家,他急着去同源堂请张大夫,然而唐伯告诉他,殷韶初已经请了与殷家交好的太医到府中给顾清宁诊治了。

    回去之后,眼见姐姐惨状,了解事情经过,顾清桓更怨卢远泽的无情,深恨卢家人,当晚又按耐不住,去酒楼找正心有不平的卢远承好一阵撺掇,激得卢远承更为怨愤。

    卢远承本就觉得,就因为不肯进侍郎廷这种莫名奇妙的理由,卢远植就帮卢远泽升官实在是太荒谬,不甘许久。当晚喝了酒,一气之下,就向顾清桓泄了密,透露了卢远泽吸食五石散的事。

    又陪卢远承胡玩一夜,顾清桓满意而归。

    第二日,顾清宁不肯歇息一天,强撑病体,穿上洗净的执事官服去工部署事,自己都不能行走,还是让唐伯驾车,扶苏随行搀扶,才到了官署。

    这一天,她到工部,第一回感觉不是那么逼仄,虽然身体还是痛的,堆在面前的大小事务还是如同大山般繁重,可总算是能够看到一些真实的笑脸,或是人群中几分飘忽的敬佩的目光。

    挨了一顿打,坐稳了建工执事的位子,算来算去,好像也没亏。

    晨间,顾清宁当众宣布,再过一月,待天一神坛主体修建完成,她会根据这一个月内众人的表现来决定举荐谁为新的工事房司监,共有两个名额,优者得之。

    自此,整个工事房焕然一新一般,这些参事终于认真起来,专注投入到工事中,不再拗着那点男子的自大自尊,谈什么男女之别,真心信服她。就因为她是女子,而且重伤在身,他们反而对她呵护了许多,整个承建司一致对外,见不得别人说他们执事大人的不是。

    对于总司监的事,他们更是上下同心。

    顾清宁的奏疏交到信任郎中梁正卿那,不说梁正卿有把柄在她手里,单说他长久以来受的总司监的气,就没有理由不通过的。

    之后弹劾奏疏直传到殷韶初那一级,他见顾清宁写得有理有据大义凛然,就着手查证,的确揪出不少总司监的弊病,于是又加拟了公文,上书请示整顿总司监。

    殷韶初的公文呈到卢远泽面前,卢远泽正被药瘾折磨得痛苦不堪,平素又信任他,就没有认真看,直接盖了尚书印,放权给他整顿总司监。

    王硕被罚,险些丢了官位,几个跟承建司最过不去的总司监也被贬的被贬,被撤的被撤。对承建司上下来说简直大快人心,连带着梁正卿都高兴了好几天。

    受顾清宁的勤勉刚正所影响,承建司风气大改。越是临近天一神坛竣工之期,工事房就越紧张,顾清宁晚归已经养成了习惯,逐渐地,这就成了整个工事房的习惯。

    所谓上下齐心,莫过于一起愉快地加值到深更。

    毕竟都还是年轻人,不想梁正卿等人那般老奸巨猾,忙碌起来更无暇耍什么心思,熟稔起来,参事中叫顾清宁姐姐的有,叫妹妹的也有,虽有讨好之嫌,但毕竟也算关系好转。

    她在工部,或要挟或利诱,总需要拉拢一帮人的。

    这些参事就是,梁正卿也算,王硕也是。

    因为她的弹劾,王硕差点被撤职,然而他没有被撤职,也是因为她的谏言。再私下恭敬迎奉“推心置腹”一番,他更犯不着与顾清宁计较什么了,从此对承建司宽容了许多。

    ……

    一月末,顾清玄到商洛大半月有余,春寒料峭之时,不同于长安城内处处渐有欣意,他所处之境,不容乐观。(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