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五十四章:当局奈嗔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四章:当局奈嗔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黄夫人从牢房走道的另一拐角处走出来,原来,她在卢远植之前通关系进牢房看望娘家人,还没跟黄正廷说上一句话,就听说卢远植进来了,不想被他知道自己滥用相国夫人的名义行事就匿在一处,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黄夫人走过来,走到自己亲弟的面前,拂手给了他一耳光,痛心道:“弟弟,我们黄家世代为官,父亲,祖父,就算官至一品也从无贪贿,而你却贪财失义,滥赌败德!荒唐到在国库空虚之时挪用巨款放贷!相国大人为国事夙夜忧思,殚精竭虑地为大齐开源节流,自减俸禄贴补军用!你等为之臂膀不但不为相国大人分忧,还做出这等丑事!你有何颜面求相国大人救你!”

    黄正廷被她一番话震到哑口无言,含泪凝咽许久,“可是……姐姐……你也是黄家人啊……我一人死不足惜,可是黄家啊,几代基业……都被我毁了……你怎忍心看到黄家满门抄斩?”

    黄夫人眼中泪光乍现,颔首,道:“是的,我也是黄家人,你犯下大错,牵连族人,又岂能少了我?”

    “夫人……”卢远植为夫人的深明大义感到欣慰,又隐隐担心……

    她转过身,正对卢远植,毅然道:“相国大人,今日我不求你枉法徇私救我娘家,从此刻起……你我夫妻缘分已尽,我将不再踏足相国府,黄家满门抄斩之日,就是贱妾身死之时。”

    “你也威胁我?”卢远植震怒。

    黄夫人神色决绝,摇头道:“不,贱妾怎敢让大人为难?今后,我已与你无纠,你又哪来威胁?”

    “相国大人,我身死无妨,只有一言忠告,权位虽重,而人情不可灭。你可以不徇私,但不能无情,我去后,还望你惦念骨肉亲情,善待远泽、远思、远承、远晔……他们是你的儿女,不是为卢家谋权的棋子或筹码。”

    ……

    当夜,顾家,书房内,三顾摆棋,轮番手谈,棋桌旁放了一叠信纸,都是江家那边传来的消息情报。

    顾清玄与顾清宁对弈时,顾清桓侧面而坐,面前摊开一大张图纸,对照着刚送来的入狱获罪名单,用朱砂笔在那密密麻麻的名字里划去一个又一个,卢远植名下是一片鲜红……

    一局下来,顾清宁惨败,顾清玄一面数子,一面道:“清宁,你分心了,不然哪能败得这么惨烈?”

    顾清宁恍神,目光无意间瞥了顾清桓一眼,道:“是的……我一直忍不住想郁生的事……”

    顾清桓停笔,有些无措地看向她:“姐姐……我吓到你了可是?”

    顾清宁点头:“就是无法想象……我文质彬彬的弟弟清桓,竟会动手杀人……”

    她见顾清桓目光凄然,抚了一下他的手掌,与他对视一眼:“但是我理解……清桓,我知道,若不是因为很过分的原因,你是不会这样的做的。”

    顾清桓看她眼神,就明白她都知道了。

    江弦歌前日完成了如意坊的布局,就换回女装,让“姜谷”彻底消失匿迹,她回到了江月楼。顾清宁从工部散值后就去看她,见她神采气色,竟像变了一个人。

    几日前见她,她男子装扮倒看不出什么,这下换回女装,让顾清宁忽然感觉,之前见到的“姜谷”,是她逼着自己强撑意志才装下去的,而当使命完成,她就彻底显露本心,毫无生气。

    她们从小一起长大,不是姐妹,而胜似姐妹,她怎看不出,这个弦歌不是她的弦歌了?原来的弦歌虽然安静,但有一颗活泼的心,就像一条冰面下的鲤鱼,她是不易接近的,却是鲜活的,是热情的,她以前虽然温柔内敛,但总对外界充满好奇。

    不是她眼前的模样。

    所以她坚持在江月楼住下,当夜与江弦歌同床而眠。姐妹间,向来有一些调皮的小举动,从小到大两人这种游戏也没少玩,在床上互相调戏,江弦歌一向比顾清宁还主动。

    但这一晚,当顾清宁的手掌滑到她的腰际,想挠她逗她笑的时候,却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就像受惊的鱼儿摆尾消失在水中,那是出自本能的抗拒。

    顾清宁被吓到了,连忙收回手,在昏暗中撑起身来,侧身看江弦歌,一手安抚地从她头上秀发间慢慢抚到她的下颚,柔声问她:“弦歌,你怎么了?”

    江弦歌当即缩进她的怀里,抱着她痛哭起来,将一切都告诉了她的清宁。

    那时候顾清宁才知道,前几日顾清桓告诉她自己杀了郁生,并不是因为他说的郁生酒后侮辱自己,他醉酒冲动就对郁生下了杀手。

    而是因为江弦歌。

    唯一不知道这个原因的顾清玄,却知道一些其他的。

    就是……

    “父亲,无论清桓杀不杀他,郁生都必死,是不是?”顾清宁转头,问正在拾棋的他。

    顾清玄手顿了一下,接着把最后一刻黑子放进棋盒里,“是,在这整个计划中,他是必死,只是原来以我所想,没有这么快而已。”

    “父亲……原来,你早就想好了,事成之后杀害郁生,陷害荀黄等人,以揭起他们的罪行……难怪那夜,你都没有怪我杀人……还那么干脆地决定把郁生弄进荀府埋了……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出奇得顺利……把尸体丢进荀府后院,再翻墙进去,竟然完全没有被人发现……”顾清桓失神地回想道。

    顾清玄揣手而坐,目光幽幽,点头:“是。因为我本来就是这样计划的,所以起先就在荀府安排了人,把荀府摸得清清楚楚,今日才有人以荀府家仆的名义去刑部举报,这一切本就应当这样发生……我原先还在愁,怎么解决郁生,甚至犹豫要不要灭他的口……没想到,是你帮父亲解决了这个难题。只是……对不起你江伯父啊……”

    他看向旁边带有泪迹的情报信纸,“郁生是他一手养大的,他没有儿子,我知道,他是想把这个小伙子培养出来,谁想……是我对不起他,我们顾家终是欠他们父女的……所以,清桓,清宁,你们要始终把你们江伯父当父亲来孝敬,清桓,你要加倍地对弦歌好啊。”

    姐弟二人各有所思,一齐点头:“是,父亲。”

    该顾清桓与他对弈了,他在空棋盘上落子,垂目低吟:“这样……若河川知道了我原本打算……而恨我时,好歹有你们能帮父亲赎一些罪过……”(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