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六十一章:用心险且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一章:用心险且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放肆!”她挣扎着要抽开手臂,却被郁生抓得越来越紧。她还抱有一丝幻想,想着他是喝醉了才会这样失态。

    感受到他手腕的力度,她心里惊骇莫名,这个从小跟在自己身后连话都不敢高声说的少年,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力气?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这么可怕?

    不,她不信,她的郁生不会是这样……

    “郁生你清醒一点,我是姐姐呀,你不要这样,你听话放手好不好?你抓疼姐姐了。”她尽量按捺住惊恐,想劝他悔悟。

    直到他扬起头来,伸出另一只手一把扯掉她的披风,扯开她的衣领,她才彻底绝望,“郁生!不要!”

    他任她捶打挣扎都不放手,步步逼近她,用一切手段去撕她的衣服,嘴里说着:“弦歌姐姐?你知道我想了你多少年吗?我才不放手呢,我必须得到你,这么多年啊,我一直想做这件事,你知不知道?每次见到你,我都在想着,把你的衣服一件件剥下,亲吻你,摸遍你的身体每一处,这么好的身子,这么细的腰,多软多**啊,我日日夜夜都在想着你,想着你在我身下该多快活……”

    江弦歌心碎如齑粉,恐惧到极致,混乱地打他踢他,而他毫不躲避也毫不退缩,纵使脸上身上伤痕累累,他只用尽全力禁锢着她,把她往后逼,将她一把推倒在床上,撕开了自己的衣领,欺身压倒她,跨坐在她身上,一手捂住她惊叫呼救的嘴,一手解自己的腰带。

    “姐姐别怕啊,你是第一次,我会小心一些的,这样的快活事儿你抗拒什么呢?好姐姐,我为你们江家付出了多少啊?你就连一副身子都不肯给我?好姐姐,你就从了我吧!”

    说着他一下撕开了江弦歌的白绫衬衣,身体突如其来的寒意如一把把利刃剜着她,她拼命护住自己,泪水倾盆,眼前一片黑暗,他狰狞贪婪的面孔,他猥琐露骨的话语,他粗暴下流的动作对她来说都是残忍凌迟。

    那一瞬她想就此死去,与这**的人世断了干系……

    他在她身上死命地揉压抚摸,一边应付着她的抗拒,一边染指她最私密之处……

    忽然,紧闭的房门被人撞开,没有一分的停滞,随着寒风卷进房内,郁生被一把圆凳砸到了后脑,咚地一下,他双眼泛白,动作戛然而止,轰地倒地。

    然而他没有晕倒,他从地上爬起来,抵挡顾清桓的攻击。

    顾清桓的眼里此时没有人的气息,而是疯魔般的恐怖,他与郁生扭打在一起,也不咒骂他,只是用尽自己的全身力气,挥出每一拳,打在郁生脸上,打得郁生双眼出血面孔扭曲。

    这样还不够,他把郁生摁倒在地,伸手捡起门边的碎瓷片,狠狠咬牙,双手握着瓷片,用尽全力,插进郁生的颈项,鲜血直涌,他还不松手。

    江弦歌大喊:“不要!清桓你不能杀他!”

    他将她的呼喊声置若罔闻,又加了一重力道,向下一摁,锋利的瓷片扎进喉骨的声音清晰可闻,郁生脖子上的每一条脉搏都铮铮断裂,直到那块瓷片彻底地嵌进郁生的喉咙里,顾清桓只瞪着郁生,看着他做最后的痛苦挣扎,然后死去。

    床上的江弦歌不顾自己衣衫不整,跪在床沿上捶着床,伤痛欲绝地哭喊道:“清桓,你怎么能杀了郁生?他是郁生啊!就算他这样对我,也罪不至死啊!你可知道,你是在杀人啊!你杀人了!”

    顾清桓从地上站起来,手上尽是鲜血,他面无表情,看着江弦歌,木然地摇头:“不,我不管,伤害你的人,我绝不容许他活在世上!”

    “清桓……”江弦歌心神俱碎,瘫坐在床沿上,缩在床边紧紧地抱着自己,她不敢再看横尸地上的郁生,不敢看地上触目惊心的鲜血,更不敢看顾清桓疯狂的眼睛,她战栗地蜷缩在那里,揪住破碎的衣衫,指尖揪出了血迹,好似意图用尽所有的力气去挽回她破碎的世界。

    顾清桓闭眼,深深吸气,咬牙止住不断的颤抖,看着手上的鲜血,本来想靠近江弦歌的他停住了脚步,目眦尽裂一般,双眼血红微微抬手,沙哑的声音说着:“弦歌,别怕。没事了。接下来……我会处理的。”(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