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六十章:虞姬歌舞悲垓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章:虞姬歌舞悲垓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日,江弦歌归家后,见郁生从江河川的书房里出来,就问他怎么大晚上的还往这里跑。这郁生见到她,本来低眉顺眼步步谨慎的年轻人立马眉开眼笑,一面是不好意思跟她说话,一面又是怕她不与自己说话,只挠着头看着她傻笑。

    郁生是江河川收养的孤儿,从小也是在江月楼长大的,比江弦歌小一岁,便唤她姐姐,虽然江河川只把郁生当徒弟来教育培养,而江弦歌是待他极好的,把他当作亲弟弟,待他的上心不次于待顾家姐弟。

    江河川器重他,自他十六岁起,就让他在外面帮忙张罗生意,他头脑机灵又深谙人情,年纪不大却很有做生意的手段,久而久之,江河川就将外面那些不好在明面上与江月楼扯上关系的生意都交给他打理,为了不遭人抓住把柄,只能让他独居在外,少与江月楼的人往来。

    而顾清桓,极其不喜欢他。

    江弦歌知道江河川最近正在与顾清玄筹谋赌坊的事,就悄然问了郁生几句,知道父亲让郁生主导此事之后,她若有思量,忽而道:“郁生,姐姐去如意坊给你打下手如何?”

    “什么?”郁生反应不过来,只见她握起自己的手腕拉他一同进书房去了。

    江弦歌当即跟江河川说了她的打算,她要再扮男装,去如意坊做事,跟郁生一起促成这件事。江河川自然不同意女儿混迹赌场,好说歹说,江弦歌就是下定主意了一点不听劝,反而一直在设法劝动他。

    江河川拍拍书案,严厉道:“想什么呢?我是不会同意的,弦歌你就安生点吧!不准再提这事儿!不准再扮男装!好好的女儿家有你这样的吗?”

    江弦歌有些赌气了,见父亲这么顽固,她也不好再惹他,就闷着转身往外走。

    江河川看着女儿妥协下来的背影,有些窃喜,谁想她还没踏出门去,与她走在一道的郁生急急道:“弦歌姐姐,你别哭啊,不就是挨了几句说嘛?别哭,别哭……”然后江弦歌捂住了脸,好似拭泪。

    这一下子,江河川惊了一下,立即从书案后面蹿起来,急慌慌地奔向江弦歌,嘴里好言说着,完全不复严厉之状:“别哭!别哭!是父亲的错!父亲错了!女儿你别气啊,你说如何便如何可行?你想扮男装就扮嘛!父亲高兴着呢,你想去如意坊那就去,父亲都同意!你别哭……”

    江弦歌捂着面颊,抽噎了几下,问:“真的?父亲不反对了?”

    “不反对!”他态度陡转,此时比之前反对时还要坚定许多:“绝对不反对!”

    “好……”江弦歌缓缓放下手,脸上一点泪迹都没有,反而笑容灿烂,“父亲答应了可不准反悔。”

    江河川无奈地拍了下额头,看看他俩,“诶呀,又上当了!”

    郁生与江弦歌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她又跟他们重作商量,问清所有关节之处,说了打算,这次她将换装扮作那个虚有的人——姜谷。

    若是别人,郁生定然怕谁跟他分一杯羹,可这是江弦歌,于是他尤为高兴,不断地给她出谋划策,教她该怎么装扮,该怎么待人行事。

    江弦歌也看明白了,扮“姜贤”时自己模样太光鲜太引人注意了,这次她就狠狠地扮丑,把皮肤涂得更黑更粗糙,在脸上粘了一颗痣,且衣着庸俗,通身装扮下来,俨然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俗气富商。

    第二日她装扮好了要出去时,江河川捧着什么东西来到她房里,给她看:“弦歌,来,把这胡子粘上,父亲做了一晚上呢,只有粘上胡子,我这漂亮女儿才真像男人。”

    江弦歌也同意,任由父亲在自己嘴唇上方粘了一道一字胡,这样一看,她的模样不但庸俗丑陋,而且颇有喜感。

    她摸着胡子疑惑道:“父亲,你哪来的须子做的这个胡子?”

    江河川一边打量这个“儿子”,一边扬起自己的下巴掀开短须露出内侧,道:“还不是剪的自己的?反正父亲胡子厚,剪一些也无妨。”

    江弦歌噗嗤笑出来,故意拘礼道:“劳江掌柜费心了。”

    收拾完之后,她就随郁生去了如意坊,开始熟悉赌坊事宜,装成赌坊掌柜与人偶有接触。因为如意坊一干事宜向来手郁生出面打理,所以当郁生有意无意地向那些官员透露这个就是帮御史大夫殷济恒经营赌坊的掌柜,他们也就信了,开始与她有接触,她和郁生便想着法子试探这些人,有时让他们赢钱来讨他们信任,有时又在他们输钱时“慷慨解囊”借钱给他们赌。

    几天下来都算顺利,这也记急不得,毕竟他们还需要等待一个时机。

    这个时机就是——几经周折,为了保证天一神坛准时落成,皇上终于同意了殷济恒的提议,下旨取缔六品以上官员的年底福银。

    荀高阳等人一下子就丢了一大笔收入,气得三尸暴跳,他还与黄正廷等人打算着报复殷济恒,故而在卢远植面前也说尽殷济恒的坏话,而卢远植清楚他们的心思,所以也不怎么理会,正为国库着急,加上与晋轩王闹了矛盾,忧患重重,哪有心思与殷济恒私斗?每每被他们烦到了,或被皇上逼急了,总不由得叹朝中无能人,这个时候往往会想起顾清玄……

    在卢远植那里讨不到便宜,年关又将至了,光生气还是没用的,荀黄等人就开始想办法捞钱,这个时候,早就观察许久了的江弦歌与郁生出手了。照着顾清玄编好的故事,一通演下来,又许了他们许多好处,几番应酬,将他们逐个击破。

    数日之后,他们投了第一笔钱到如意坊,次日便收到了高利,不但偿还了一部分债务,还能到手不少现银,这下把他们拢住了,在郁生的诱导下他们又投了许多钱,并立下了字据。

    顾清玄的筹谋算是成功了一半。不遗余力地跟这些官员斡旋的江弦歌对此尤为高兴,但让她心里有些介意的是,在与这些人应酬上,郁生所表现出的老练世俗让她有些吃惊,那些丑陋不堪的事,郁生招架自如,那样子,不像完全是装的,她恐郁生混迹生意场久了沾上不好的习气,总想找他谈一谈。

    为了照顾夜间的事务,江弦歌暂住到如意坊后院,与郁生的住处相隔不远,她有意留在他身边引导他,郁生很高兴。

    而顾清桓不高兴……极其不高兴。

    在得知江弦歌与郁生一起谋事之后,一向内敛的他直接到江河川面前去抗议了,无奈江弦歌坚持,他就日日去如意坊,有意无意地搅扰他们,晚间也会故意赖在郁生房里不走,直到江弦歌回房去睡了,他才打道回府。

    这种种,只有一个简单的原因,就是他知道,郁生喜欢江弦歌,从小就喜欢。

    这天,江弦歌与郁生顺利地拿到了荀高阳亲笔画押的贷条,两人喜不自胜,晚间就把顾清桓留下,一起喝酒庆祝。郁生也烦顾清桓缠着江弦歌,就一个劲地灌他酒,顾清桓也不甘示弱,两人喝得酣酊大醉,差点打起来。但是无奈顾清桓一书生,他的酒量怎能比得过经常在外应酬的郁生,所以最后还是他先醉倒了,郁生就把他扶上自己的床睡了,江弦歌没有喝多少,看顾清桓卧倒安眠之后,她也就回自己房间洗漱就寝。

    她取下带了许多天的假胡子,小心翼翼地收在匣子里,放下髻冠,用清水洗净脸上的妆粉,褪去扮丑的模样,又现美人娇颜,宽下外衣,收拾床榻,却听有人敲门。

    “弦歌姐姐,我有话跟你说……”

    她听是郁生,便道:“郁生稍等。”心里想着,刚好趁此机会能跟郁生好好谈谈,就怕因为这生意误了他。

    江弦歌披上披风,去开门,让郁生进来。

    郁生步履有些踉跄,走进房内,关上门,停顿了一下,靠在门上,抬起一双迷醉的眼睛看着江弦歌,缓缓道:“姐姐好美……”

    江弦歌知他醉了,给他斟了一杯茶,走到门前,笑道:“你果然醉了,都开始说醉话了,好了,把茶喝了醒醒酒,姐姐好好跟你说说话。”

    他眼中浮上一层愈渐浓烈的迷离之色,不像是醉了,而是一种冲动,一种显露无疑的本色,带着一抹决绝。他一把抓住江弦歌端茶的手,茶杯从她手中滑落,在地上摔碎。

    她心头悚然一颤,看着这样的郁生,那种熟悉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郁生,你要干什么?”

    他把自己的脸紧贴在她的手腕处,贪婪地依偎着,脑袋缓缓向前:“我陪姐姐说话,姐姐陪我睡可好?”(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