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四十一章:对面不相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一章:对面不相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顾清宁哑然失色,片刻恍惚,问道:“你去找她做什么?”

    小郡主垂面,绞着如同柔荑般的玉指,微微咬唇,道:“我说了,姐姐可别笑话我其实,我这次跑出来就是想去找顾家大小姐闹一回的至少,我觉得我应该这样”

    “为何?”

    她有些愤慨的样子,抬头,拉起顾清宁的手诉说道:“姐姐,你都不知道有多可恨!我亲耳听到我夫君承认他心中还有那女子!他们竟然还有来往!”

    顾清宁低下头,躲避她直白率真的目光,听她道:“想必姐姐也听说过,我与他成亲之前,就有流言道,他与顾家小姐有私情,他一直说那是谣传,但是事到如今我才知道,那是真的且他还与她纠缠不清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

    “我就是想去找顾家小姐,让她自重!不要纠缠我的夫君!我都想好了,我一定要到她顾家大闹一回,给她一个耳光,让她颜面扫地!我还要夫君给我道歉,跪着跟我发誓他再不会搭理那女子!让他发誓一辈子心里只有我一人!对,我就应该这样!我听别人说过,正室就应该这样做!我可是郡主!若那个女子再来纠缠,我就把她把她赶出长安城去”

    说到后来,她却自己先泄了气,这些似乎都是赌气的话,是她虚张声势,说给自己听的气话,说着说着,声音就开始打颤,低下头,冰凉泪珠就落了下来,砸在顾清宁的手背上。

    “你不会这样做的对不对?”顾清宁看穿了她的逞强。

    她哭着摇头:“我不想这样,我真的不想这样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变成怨妇泼妇,我不想余下的大半生都在猜疑他心中有谁这不是我想要的!在与他成亲之前,我根本没想过会变成这样”

    顾清宁伸手为她拭去泪水:“那就不要再猜疑了何苦折磨自己?无论他过去心中有谁,如今娶的还是你,最终只有你能够与他共度一生,其他什么都是浮云。”

    其实她想说的是“男儿皆薄幸,你且自珍自重”,也有过一瞬的念头,想借此挑起他们夫妇不和,或能破坏晋轩王府与相国府的联姻,但话说出口,却变成了这样。

    顾清宁轻抚她清丽的脸庞,问:“他对你好吗?”

    她含泪点点头:“相敬如宾,无微不至他待我是极好的”

    “那不就好了?”她好似真的在说与自己无关的事,宽慰道:“他负了别人,而跟你一人举案齐眉,你还不解气?你是郡主,你是他的正室夫人,无论今后还有什么顾家小姐王家小姐,她们都不会有你好过。说到心里有谁,不过是谁先来而已,你这么好,谁能比得过?再加以时日,他定会忘却旧情,只爱你一人,只要你做好自己便是。”

    “真的?”小郡主擦掉眼泪,瘪嘴问道。

    顾清宁诚恳地点头,她破涕为笑。

    “好啦,快回去吧。”顾清宁送她回相国府,却在半路上遇到了卢家人,还有卢远泽。

    他们全城搜找,找了一夜,卢远泽伤还没好就连夜奔波亲自寻找郡主。她们在离相国府不远处见到他时,他已憔悴得不成人形,由两个扶着,在路上艰难地走着。

    郡主从马车里瞧见他这副模样,立即心软下来,急急让人停车,指着卢远泽对顾清宁道:“宁姐姐,你看,那就是我夫君!”

    顾清宁点点头,随她一起下车。

    “远泽”

    卢远泽此时正头昏脑涨眼前蒙雾,却见失踪的成硕郡主突然出现,他诧然惊喜,一时心绪难平忘乎所以,急急上前:“君瞳!”

    郡主心疼他,先认错道:“我错了,不应该任性偷跑出来”

    卢远泽拥抱住她,疼惜道:“没事,没事,你无恙归来就好!”

    之后,他才看到正向这里走来的顾清宁,顿时脸色大变,放开郡主,苍白面孔呆若木鸡。

    郡主未发觉异样,便只拉着顾清宁,对他道:“夫君,就是这位宁姐姐送我回来的,昨天我一直跟她在一起,还好有她照顾我。”

    顾清宁不经意地与卢远泽对视一眼,微笑上前,面色平静,作陌生状,见礼道:“小女子见过卢公子。”

    卢远泽看着眼前二人,滞愣了一会儿,这才放下心来,回过神,还礼道:“多谢姑娘把郡主送回来。”

    两人真如素未平生一般,顾清宁与他夫妇告别,郡主追上来问:“对了姐姐,姐姐都知道我姓名身份了,我还不知道姐姐芳名呢?请姐姐告诉我,日后,我定要再找姐姐玩耍!”

    顾清宁上了马车,望了卢远泽一眼,知他心中此刻有多么紧张,而她只是一笑,回身对郡主道:“有缘再聚吧。”

    她坐进车篷,走了。长街之上,马车向南,卢远泽夫妇携手向北而行。

    这一天,顾清宁告了假,没有去工部署事,而是去了江月楼,与江弦歌相见。

    “怎么?送走你最喜欢的姑娘了?”江弦歌知她心绪复杂,而打趣道。

    顾清宁笑起来,玩笑道:“胡说,我只是心怜她可爱而已,要说我最喜欢的姑娘,还是你呀,弦歌。”

    江弦歌握住她的手,得意道:“好吧,反正我不会走,也不会跟你抢夫君。”

    顾清宁噗嗤笑出来,尔后想到了什么似的,沉默了一会儿。江弦歌看她神情,道:“清宁,让我猜一猜,你现在定是在想,不知道自己是帮了她还是害了她,对吧?”

    顾清宁没否认,道:“那弦歌你说呢?”

    江弦歌道:“要我说啊,你这就是庸人自扰,做事都已随心,事后还这样多想有何益?是劫是缘,命数罢了。”

    顾清宁听她之言,心里豁然开朗,也觉得自己过于扭捏了,便不再多想,这一日既不去工部,也不归家,只与江弦歌品茶闲游,姐妹二人难得闲适,就一齐逛街游湖。

    她们携手走在街市之上,日暮黄昏,行人渐少,她们准备回江月楼,行至一处,前方便是长安城第一烟花之地罗红阁。

    忽有一人向她们迎面而来,步如行云,姿态闲散,爽朗笑道:“奇哉!幸哉!今日竟真让我见着了倾国双子!”(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