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四十章:人间千岁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章:人间千岁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顾清宁四处寻找图样,顾清玄问道:“你与郡主在江月楼吃饭时,图还在吗?”

    她僵住了,这正是她最不愿猜测的:“父亲你是说,是郡主故意”

    她心里瞬间凉到彻底,自己往额头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我真是蠢得离谱!”

    顾清玄道:“诶清宁,先别这样,无论是与不是,还是先去江月楼找找吧,就算被她弄走了又怎样?没有你,这工事还是做不下去的。”

    “好!”顾清宁与扶苏立即出门赶向江月楼,越是靠近那里,她就觉得之前的猜测越真实,几乎确信自己是上当了,心中愤恨到极致,甚至觉得此时再去江月楼也无用,不如直接去相国府闹一场。

    然而,她们到了江月楼外,看到的却是,打扮成家仆的小郡主独自席地坐在茶楼外面的石阶旁,茫然无措地四处张望,双颊依旧通红,是酒醉未醒,又冷又倦的样子,倚着石柱坐着,小心翼翼地望着街上的行人,似乎在期盼什么。

    她怀里紧抱着的就是顾清宁带出来的图样卷轴。

    看到此番景象,顾清宁心里咯噔一下,都不知该作何感想,与扶苏对望一眼,扶苏的目光也柔和许多。

    直到她的身影突然进入小郡主迷濛的视野中,小郡主的眼神瞬时一亮,“宁姐姐!”她惊喜地起身,却因为酒醉头疼差点摔倒。

    顾清宁扶住她摇摇晃晃的身体,她倚着顾清宁抽噎道:“宁姐姐,你怎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了?都不打声招呼就走!你真是太讨厌了!你都不知道,这江月楼的人多凶,不就是没银子了嘛,就把我赶了出来,还要打我!都怪你宁姐姐,你怎么能说走就走?不管我?”

    顾清宁有些歉疚道:“我是听你说了真实身份后,有些怕了,所以才不高而别的,原是担心惹上麻烦,毕竟相国府我们怎么招惹得起不想却委屈你了,是我不好,不应该想太多。你就一直在这里等我吗?”

    她头点得跟小锣鼓一样,将一直护在怀中的画轴塞给顾清宁,道:“姐姐你落下这个了呀,我不知这是什么,但见你之前一直随身带着。就想定然是很重要的东西,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你,就只能在这里等你了还好你来了,我还以为我得在这街头过夜呢。”

    顾清宁给她理理头发,道:“就算等不到我你也能回相国府去呀?何至于流落街头?”

    “不!”她闭上眼睛,醉醺醺地念着:“不,我才不回去,我就是要让他们急谁让他负我我就是要让他急”

    “别闹了,我送你回相国府去吧?”

    顾清宁拉她,说要送她回去,结果她一听,就立马转身抱住了旁边的柱子,整个人都缠在柱子上,抗议道:“我不!我就不回去!”

    顾清宁也没办法,看她这个样子哭笑不得,只好细言安抚道:“好,不回去,你现在醉了嘛,我先给你找个地方睡觉吧?”

    她这才松开柱子,转而抱住顾清宁:“好啊,我要跟姐姐你一起睡。”

    一边的扶苏看得目瞪口呆的,连忙帮忙拉开小郡主,扶着她进江月楼。顾清宁带着小郡主在江月楼顶层开了一间客房,安置她。小郡主躺到床上之后还不肯放过顾清宁,她只好让扶苏带着画轴先回府去,她留下照看小郡主。

    顾清桓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也是惊讶莫名,不断跟顾清玄嗟叹:“父亲,可怜了好好的江月楼,今晚不知会遭受怎样的“腥风血雨”呢,姐姐竟然跟成硕郡主过夜?真是不可思议,但愿姐姐能稳着点,不要在江月楼动手,不然就太对不起江伯父了诶,父亲,你说卢远泽要是知道他的夫人今夜与姐姐同床而卧,是不是得气背过去?”

    顾清玄一边看着方才传来的情报,一边听儿子碎碎念叨,不觉间,脸色越来越差。顾清桓见父亲神情不对劲,连忙止住了打趣,忧心问道:“父亲,怎么了?”

    顾清玄道:“今日,卢远植向皇上举荐殷大夫的三儿子殷齐修升任刑部侍郎,皇上准了。”

    他一听,也神情骤变:“父亲你是说,卢远植在拉拢殷家?”

    顾清玄思量着,慨然道:“必然是这样!卢远植多么奸诈!我们能想到的,他肯定也能想到!”

    顾清桓急切起来:“殷大夫应该不会答应吧?他都听父亲的,弄大犬陷害卢家了,又怎会与卢家结盟?这两家迟早是不相立的!”

    “这可未必。”顾清玄咬牙道:“说都想立于不败之地,卢远植拉拢与自家势均力敌的殷家,也能为自己灭掉可能成为对立方的强敌,而殷济恒恐他没胆气,还是不敢与卢家相抗,会受蛊惑偏向卢家。”

    这一夜,在江月楼,并没有发生任何“腥风血雨”的事,与顾清桓猜的相反,江月楼里的情势出奇得安稳。只是相国府上下的确是整日整夜没有平静过一时。

    顾清宁躺在成硕郡主身旁,与她同枕而眠,内心没有一丝波澜,却也一夜未眠。天刚亮时,她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穿衣出了房门,这个时候正是江月楼最为寂静的时刻,她在空荡荡的走廊上走着,径直往楼下去,想到后苑的江家人住宅里见江弦歌。

    还没下到一楼,却刚好与江弦歌正面相逢,她自然也是来找顾清宁的。两人默契一笑,倚在三楼扶栏上说话,江弦歌轻声探问:“清宁,你昨天是跟谁过来的?我跟父亲一直注意着,你还跟他共睡一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清宁笑问:“弦歌你与伯父都以为我在你们江月楼偷会情郎吗?哈哈,真是好笑,恐怕让你们不安了一夜吧?其实啊,跟我同睡的,是一个女子,且是一个你怎么样都猜不到的人?”

    “女子?谁?”

    “成硕郡主。”

    “啊?”

    江弦歌真的是极其难以置信:“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成硕郡主?”

    顾清宁点头:“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成硕郡主。

    江弦歌惊得说不出话来,回过神来后,张望了一下那个房间的方向,小声问道:“清宁,那她现在还活着吗?”

    顾清宁噗嗤笑了出来,“弦歌你也以为我会把她生吞活剥了是不是?我有那么可怕吗?”

    江弦歌道:“清宁你是不可怕,我担心的是她若是个可怕的人呢?”

    “可惜啊,她不是。”顾清宁苦笑摇头道:“弦歌,我多么希望她是歹毒的,是凶狠的,是极其丑恶的,是可怕的,这样我也好为自己找讨厌她的理由,但事实上,她不是,反而是那么善良天真可爱,莫说是卢远泽,我都喜欢上她了”

    她叹道:“传说中的成硕郡主啊,一个我本该嫉恨的人,在此之前,我幻想过无数种恶毒的办法让她遭罪,可是,她却那样突然地闯到了我面前,还是以这么美好的样子,丑恶的反而是我自己。”

    成硕郡主醒后,顾清宁劝她回相国府去,酒醒后的她郁郁地答应了。两人刚上马车,她若有所思,下了很大决心似的,问顾清宁:“宁姐姐,你知道顾府在哪儿吗?我想在回去之前,去找一趟顾家的大小姐。”(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