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三十五章:恃强斯有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五章:恃强斯有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何时欠你的书稿费?”

    他指了指桌上的那一沓纸卷,道:“这些啊,一般收价是五文钱五百字,鉴于大人身份尊贵,那就一百字算十两银子好了,这里总共有五万多字,去掉零头,请大人付小生五千两银子。”

    他把手直接伸到卢远承面前,如此市侩,着实让卢远承懵了一下。他郁闷地打了一下顾清桓的手:“五千两?顾清桓,你也太黑了吧?”

    顾清桓白了他一眼:“我黑?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卖你五千,你能卖出去五万。这可是一个个功名官位啊,我亏大发了才是。”

    “可谁会随身揣着五千两银子出门啊?不怕被打劫啊?我现在没有,这五百两你先拿着,剩下的以后给你。”

    “不行。”顾清桓抱起那摊纸卷,又要夺门走:“你骗我我不信!”

    卢远承拉住他:“那你说如何?”

    顾清桓又从袖口掏出一张纸,举到他面前:“写欠据呗,不过这一写就不是五千两了,而是八千两。”

    “欠据?八千两?”卢远承伸手摸他的额头,又扶着自己的额头,道:“顾清桓你不会真有病吧?你让相国二公子给你写欠据,还坐地起价?”

    顾清桓坦坦荡荡地点头,指指纸上内容道:“你看清楚了,这上面写的是事成之后则付代笔人八千两纹银,是事成之后我才收你八千两,若事不成,你拉拢之人没能靠我的文章中举,那我一文不收。这名为欠据实为订单,别说你不担心我的文章不过关,我自己都担心,这个法子也是给了我们余地,怎样?你不吃亏吧?”

    卢远承一听,是有些道理,就把欠据拿过来细细看了一遍,纸上只有两三行字,分明是一起草简单的欠据,上面只道他在顾清桓处出钱请之代笔书写文稿以助他成事,事后总应付款八千两,并未写明这“事”是何事,与寻常欠据并无不同。

    卢远承笑笑:“清桓啊清桓,你果真只为这八千两?才高如你,就不想到考场上去作一试,为自己谋得官名?”

    他是试探之语,而顾清桓神态自若,不以为然,道:“我苦读多年,也曾痴想中举做官,可是真要上考场之时,却发生那种变故……哼,我是看透了……我父亲在朝堂上混了二十年都没有混出头来,何况我呢?都说千里为官只为财,既然都是为财,我又何必只着眼于官位?我的才华何须到考场一试,一支笔一篇文章为别人谋一个功名,我得雪花现银,省心省力,足矣!”

    卢远承玩味地打量着他,说道:“很好,清桓你说得很对,这长安城内,有人谋权,有人谋财,各有志向。既然你这么看得开,那我就成全你便是。”

    他寻来一只笔,在欠据上签下了大名。

    顾清桓将借据收好,把那一沓文章交给了他,之后与他讨论该怎样劝说那些公子哥,应怎样找人为他们拉拢之人作保荐……

    谈了许久,日落之时,顾清桓先离开了,收摊回府,回到家中,听姐姐正在跟父亲闲聊工部建工执事与一等总司监打架的事,他也乐得不行,问及后来如何,顾清宁道:“可笑就可笑在,这两人都五十出头的人了,还都是个牛脾气,犟得不行,果真依照卢远泽的话在地上保持那个姿态僵了大半天,直等到晚上卢远泽想起他们了,传话过来,他们才分开。第二日,果不其然,两人没有一个能好好走路的,老胳膊老腿都扭歪了,即使如此,还都去领了廷杖,都几天了,两人还在家里躺着养伤呢……”

    “也就数工部有这点可爱,梁正卿,王硕,都是妙人啊!”顾清玄抚着胡须笑着打趣道。

    顾清桓陪他们聊了一会儿,就说起了正事,把欠据拿出来给他们看:“卢远承果真怀疑我了,不过我矢口否认,打消了他的疑虑,文章他也都买下了,这是他签的欠据,姐姐,你看能用吗?”

    顾清宁把纸张摊开,对着光亮仔细瞧了一边上面的墨迹,回道,“好,能用。”

    他们要这欠据意欲何为,也都是后话了。

    此时距顾清宁与卢远泽进宫那日已有三天了,她就知道卢远泽很快就等不及。

    顾家人不过当夜就听到消息,有三个黑衣人潜进广和宫欲行不轨,却惊动了夜中守卫拴在殿门外的大犬,大犬狂吠之声让他们暴露行迹,被御林军逮捕,受审后他们怕服刑就招出卢远泽是背后主使,是他派这他们三人偷偷进宫,是为了运走广和宫残址中的尸体,意图瞒天过海。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一夜之间又以流言的形式风传长安城,大多百姓关心的是,那两具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各种阴诡论调不过是闲来谈资,而那些有心人最在意的自然是,卢远泽,卢家是有什么下场。

    当夜,陈景行再次被气得蹿下龙床,勃然大怒,立即宣召卢远泽进宫受审。

    一道皇喻把睡梦中的相国府惊醒,卢远泽知道事情败露,惶恐之下只好将事情俱告知卢远植,只是没有提起顾清宁。

    卢远植气虽气,但也能谅解卢远泽的作为,于是父子二人在乘车前往皇宫之时,就一直在讨论如何应对如何安抚龙颜大怒的皇上。

    到了皇宫内宫门内,卢远植就得了主意,交代卢远泽要趁此时向皇上提起改建祭天神坛的事,以邀功补过。

    陈景行披着银色龙纹披风,在御书房内等着卢家父子,下面跪着与他一样睡眼惺忪的御林军少尉和刑部侍郎。

    被抓到的三个人已经审完收监了,龙案上放着他们三人的画押供词。

    御书房内的他们确实是在干等那父子二人,陈景行怒气之盛可想而知。听外面通传卢远泽与卢远植已到,而刑部侍郎魏琛跪在那里都快闭眼睡着了,陈景行一气,连着砸了几个白瓷玉杯,巨响连连,可谓是雷霆震怒。

    卢远植与卢远泽远远地就听到这个动静,一进去两人直接伏身拜倒,呛地磕头:“臣有罪!甘受惩罚!陛下息怒!效忠吾皇,天佑大齐!”(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