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十二章:一灯明暗复吴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二章:一灯明暗复吴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卢远植想着,又问道:“那陛下怎么说?”

    卢远承得意地回道:“陛下自然说准了呗!还问顾清玄以后怎么打算,他说他打算等丧礼一结束就举家搬到南城外,从此过躬耕田园教养子女的日子,他还打算一直在南城外为夫人守墓算了,说这干嘛,反正已经没他什么事了,父亲,现在要紧的是户部尚书的位置啊,到底该由谁来做对卢家最有利,这是我们要考虑的啊”

    顾清玄与长子长女在灵堂守了三天灵,又将三个夜晚在沈岚熙灵柩前度过,然而这三夜并不是缄默的。

    夜班更深,灵堂里无有他人,他们三个谈了很多,想了很多,解开的迷惑很多,未解的迷惑也很多。

    自此以后,他们三人度过了很多个这样的夜晚,一直到顾家真正地告终。

    丧礼结束,送殡下葬完毕,顾家人送客谢客,一月过去他们一家人看似没有半点好转,勉强把形式走完结束了一切琐事,他们最后送走的是江家父女。

    无论真假,劝慰他们的人已经有很多,江河川就不加啰嗦,走之前一直担忧此时身心皆伤的顾清玄。

    顾清玄送他出门后,合掌附礼,淡漠道:“如今我已辞官,再没劳烦你为我操心之事,今后我们两家不需来往过繁,且当在下也只是江月楼一闲客吧。”

    “这”江弦歌先不平起来,欲有所言,被江河川示止。

    江河川还礼,道:“那好,顾兄,你好自为之。”

    他们父女上了马车,江弦歌见江河川脸色肃然,不想他伤心,宽慰道:“父亲,女儿想,顾伯父并不是那个意思他此时正是最颓靡的时候,心神受挫,或许他那只是无心之言”

    江河川抬头看了看女儿,忽地爽朗大笑起来:“哈哈,我这痴女子岂不懂他那是真有心之言?”他撩起车帘,往回看,顾清玄与长子长女依旧立在顾家府门前,门前已无客,三人已毫无消颓萎靡之态。

    他与顾清玄遥遥相望,一切了然。

    当天,顾家就遣散所有家仆封闭了府门,下人中只留唐伯与扶苏,没有多携金银器物,一家人身着布衣带着简单物什,搬到了南城外的农庄里,说是农庄,其实只有几间草屋瓦房,这里距沈岚熙的新坟只有数里之遥,离长安内城很远,几乎不闻晨钟暮鼓。

    农庄的生活条件自然与之前不能同日而语,顾家人以静心修身为目的,下田躬耕,临溪浣纱,吃喝简单,一切自取。

    晚间闲时,顾清风要么去外面练功要么跑进城去见师傅洪洛天,其他三顾则在书房下棋轮流对弈。

    起初几月,常有城内之人“偶然”经过这里,或是以打猎为由或是以收租为由,总要来顾家农庄看看,或见顾清玄面容枯槁在田埂间叹气,或是见顾家姐弟不适田园耕种生活辛苦,后来就见顾家人已适应田园生活,只是顾清玄身体始终不好,未及半百却枯瘦如田间老叟,顾清宁后来就时常往城内跑,时常去同源堂为父亲抓药,银钱不够还典当了些金银细软。

    这般日子持续了半年有余,这半年,长安城内耳目已经不再关注顾家。他们已从那些大人物的视野中销声匿迹。

    卢家与晋轩王府的关系愈加紧密,一个为国相掌朝政大权,一个为皇叔掌皇城军务,卢家与晋轩王府结盟正是亲上加亲强强联手,这半年来卢家顺风顺水,卢远植在朝堂上大举消除异己,总摄国政权位无极。

    而新皇日渐暗弱,万事仰仗卢远植,怠于国事,醉心于酒色舞乐。

    卢远植早将南城外的旧日盟友抛却脑后,户部尚书的位置,他给了自己的内弟黄正廷,这黄正廷便是相国正室黄夫人的亲弟,卢远泽的舅舅,他不需多提,紧要的是户部侍郎一职,卢远植安排给了次子卢远承,这让卢远泽内心不安。

    为是何故?原来,卢家兄弟二人只差一岁,卢远泽十八岁就得了功名,又靠着父亲和顾清宁的背后帮助,一路连升,六年之内升到了正四品工部侍郎。而卢远承少有学问不学文章,科考功名自然是指望不上的,又是庶子不得父亲看中,谁想他生性狡黠最懂投机硬是在卢远植手下混了替补保荐,帮卢远植做成几件大事撤掉几个小官,他见缝插针从小捡大,三年内就从一刑部替补执事混到从五品刑部郎中,如今跨级跨部,一跃成为与卢远泽平起平坐的正四品户部侍郎。

    卢远泽恐父亲心意有变重待庶子,会威胁到他,因此深感危机,黄夫人也开始难安,一直有意无意催促卢远植早立世子,但卢远植态度模糊左右摇摆,有故意让他们兄弟俩竞争以促进他们进取的意思。

    两人进取之心是有的,而兄弟之心早已不和,时常暗自较量,互相嫉恨。

    一晃到了九月金秋,天已微凉,九月初三日,顾清宁的生辰,生辰一过,她就虚岁二十四了。一般这年纪的女子都以为人母,而她尚婚事无着,顾家人自然心急。顾清玄决定回城内给她办生宴,也能收拾一下荒置的府苑,更为了寻媒人为她说亲,对外只以给自己看病为回城之由。

    顾家人无声无息地重返长安内城,顾清宁的生宴也只是一家人的小宴,没有声张。江家父女不请自到,而席间早就为他们准备了席位。

    顾清风最为姐姐的婚事担心,心想洪洛天见多识广定然认识很多俊才英豪,想让他为顾清宁留心着点,当日白天就去找他说要请他赴宴,而洪洛天一言回绝:“不去!”

    顾清风疑惑问:“为什么呀?”

    洪洛天摸摸络腮胡子,看都不看徒弟一眼,直接回道:“我就是不喜欢看你家其他那三个,你父亲,你兄姊,我不喜!”

    顾清风知道师傅生性豪爽,如此直言也没有恶意,他就嬉皮笑脸继续道:“我姐姐可是跟我母亲越来越像了,师傅你不觉得吗?你就不想看看?”

    洪洛天继续扭头,嘟囔:“去你小子的,哪里像?连你母亲美貌的十分之一都没遗传到!”

    “可是”顾清风无奈,追着师傅满院子跑:“师傅你就帮帮忙,给我找个好姐夫吧”

    洪洛天拔剑开始练剑,一语给他怼回去:“找什么呀?就你小子瞎操心!那三个回来能真是为了给你姐说亲?瞎扯皮!他们才不是寻亲事,恐怕只是寻事吧!”

    顾清风顿时哑口无言,想了一会儿,便作罢,为姐姐买了礼物就回府去了,心中有疑也没透露,只与家人共贺姐姐生辰。

    果不其然,席间,顾清玄跟江河川说起明日就去请媒人之事,被顾清宁一口回绝,她并没此意,说不如再等些许时日,顾清玄也没法,只好将此事暂时搁置下来。

    顾家正堂内酒宴正酣,江家有小厮来寻家主,给江河川递了一张字条。

    宴后,江河川打开与三顾看,字条消息是:已确认,卢远泽将于下月中旬迎娶成硕郡主。

    重回顾府的第一夜,就是顾清宁二十四岁生辰当夜,她闭眼就是噩梦,难以安枕,后来体乏神伤,不觉间入梦而眠。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醒着,因为梦境那般真实,可惜去日事,已成今夜梦。

    顾清宁没有与任何人说过,今年春暖花开之时,在洛阳,她与沈岚熙赏过牡丹,准备返回长安之前,沈岚熙还带她去了一个地方。

    她们步行到洛阳最华贵富丽的私府前,沈岚熙望着那府门,对顾清宁道:“真仿佛是前世来过一般清宁,这便是母亲的娘家了,你的外祖母,你的舅舅们都在这里母亲也是在这里长大的怎么样?够气派够富贵吗?”

    顾清宁点头,道:“的确,比长安相国府还要气派。母亲这么多年果真没有回来过一次吗?”

    沈岚熙摇头,道:“没有。二十三年前,我执意要嫁你父亲,要嫁给一个穷苦的书生,你外祖父外祖母决意反对,我在这府门前跪了三天都不能使他们改变主意,最终我进正堂向长辈磕了三个头,告诉他们我要陪你父亲去长安赶考,你祖父大怒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我于是离开了沈家,陪你父亲一路跋涉到长安,从洛阳首富家中的大小姐,变成一书生的寒门之妻,你祖父祖母恨我甚笃,不许族人与我有一字往来”

    “可是五年前,外祖父逝世的消息传来,母亲你还是哭成泪人大病了一场我一直没想通的是,那时候父亲都已身居高位,要带你回洛阳奔丧,为何母亲你却不肯?”

    沈岚熙回忆道:“我自小就是父亲的掌上明珠,是他最骄傲的女儿,却做了最忤逆他的事,他不相信我选择你父亲是对的,哪怕多年后你父亲出人头地了,父亲依然是恨我们的,这我知道然而,我不回来奔丧,是因为,他不让我回来,当年我要离开沈家时,他曾在沈家祠堂训我,跟我说,走了就不要回来了,让我永远也不要回头,沈家与洛阳都将成为我的过去,以后的路就是我新的人生,与过去无纠”

    她说着便红了眼圈,“不管父亲信不信我,我知道,他始终是懂我的”

    其实顾清宁并不很明白她说的,当时个人心境,真也谁都难懂,“可女儿疑惑的是,当年母亲何来的决心抛却这荣华与父亲私奔?那时父亲前途缥缈,母亲怎么就那么相信父亲呢?而且是多年如一?”

    沈岚熙只道:“因为我不只是相信他,更是相信自己。我自己选择的夫君,我就绝不会让他负了我自己的期许,我信我夫必成宏业,也信我终不负己。”

    沈岚熙终究是没有再踏入沈家大门,母女继续往前走,她挽着女儿的手,柔声道:“我们回家吧。”(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