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十一章:万事皆为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一章:万事皆为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是年,春暖,顾夫人沈岚熙病发辞世。

    顾家举家戴孝,一片哀鸿,顾清玄病倒几日不进饮食,顾清宁顾清桓悲痛断肠不成人形,顾清风几乎哭瞎在母亲灵前。顾家上下心神皆伤,溃不成家,江家父女也是悲伤不已,他们多日来一直在顾家帮忙操办丧礼,照顾无心为生的顾家人。

    顾家父子四人在灵堂守了三天三夜不曾踏出门外一步,身着白麻丧服的姐弟三人面色灰白,跪于堂下垂首不语,顾清玄正对火盆背靠沈岚熙的棺木席地而坐,头发散乱面容干枯,如一具风干的枯木,不动也不语,这几天几夜都是睁着枯桃般的眼睛盯着火盆里燃烧的火苗,怀中紧抱着夫人的新刻灵牌。

    不时有人前来吊咽,宫里也派人来抚问,连卢相国夫人都来过,无论他们真心与否,到底是来吊丧还是来探顾家实情,只要一见这灵堂情形都不忍再言其他。他们吊咽完毕,顾家三姐弟依礼叩首哭送以谢孝,这几日下来他们的嗓子都哑了也无甚力气,动作整齐而麻木。顾清玄不能尽家主之礼迎客送客谢客,全仰江河川代为安排家仆招待吊丧之人。

    第四日,封棺之时已到,但家主一直不发话做决定,封棺之人也不好进灵堂就一直在外面等着。

    最后一个吊丧之人来了,那便是河洛镖局当家,顾清风的师傅洪洛天。

    他的悲痛不亚于任何一个顾家人,自从得知沈岚熙病故,他就把自己关了三天三夜,终于决心来此,看到顾家此番情形,却并没有如他人一般劝慰顾家人。

    他正对沈岚熙的灵柩而立,愤然痛诉:“哀哉!岚熙!来此之前,我是不信的!我不信你走了!我真的不信!但来到这里之后,我就信了,岚熙啊,痛哉岚熙!你死了,顾家也死了!你在天之灵没瞧见这一堂枯骨吗?他们都随你去了!你的丈夫!你自己选择的丈夫!你抚育的儿女!他们都随你去了!痛哉悲哉!苍天不悯!沈岚熙辞世!顾家已死!”

    江河川听他此言连忙来阻止他,他将江河川一把推开,自取了五炷香,在顾清玄面前的火盆里点燃,直直跪下,虽曲身磕头然坚毅不改,道:“岚熙,我念你辛苦一世相夫教子,惜你一世功亏不得如愿!你我相识多年,自此天人永隔,老友在此祭你,也祭你的顾家!可怜你死不能瞑目,可怜顾家已死!”

    他插了香,最后看了棺中沈岚熙一眼,恍若当初少年时,他在沈家与她初见,他江湖漂泊,豪气一生只有这么一点柔情全付与这个已经长眠的女子,直到她以他人之妻的身份离世,他能为她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洪洛天转眼冷漠地看着抱着灵牌的顾清玄,不走也不言语,顾清玄缓慢地抬起头来与他对视,渐渐撑着身体站起来,顾家姐弟怕他支撑不住赶紧来扶,他微微左右看了看儿女们,最后直面洪洛天,艰难而坚定地说出这些天他说的第一句话:“顾家未亡,她终会如愿。”

    洪洛天不置一言,转身大步跨出灵堂,对在外等候的封棺抬棺人挥手大喊:“查殓!封棺!”声音豪迈震天,而瞪大的双目中泪光充盈。

    顾清玄终是松开灵牌,将它放回正位。他伏在棺口再看沈岚熙最后一眼,笑了一下:“岚熙,就此别过,我们,天上再见。”

    他将洪洛天点的香拔下四根来,丢在地上踩灭,然后强撑病体,不顾他人询问,只身出了家门,前往皇宫。

    封棺之前,一直给沈岚熙看病的同源堂张大夫进灵堂查殓以确认死者安葬无误,这些都是一般规程,他查完之后,惋叹一声:“可惜可惜!老夫还是没能留住她顾夫人可是老夫平生所遇的最安定从容的绝症病人生之坚强,死而不惧,真是一奇女子!”

    顾家三姐弟听他这样说陡然一惊,顾清宁难以置信地抓住张大夫的手腕,问:“你是说你是说母亲不是病发暴毙而是她早知自己时日无多?”

    张大夫却更为惊讶:“是啊小姐怎会不知?还是顾夫人没有”说着他明白过来,解释道:“夫人的心悸病是天生顽疾,一直在服药治疗,前几年还好,这几年就变得愈加严重了,老夫一直在设法为她医治,总是时好时坏,四个月前老夫给她诊断,发现她的病突然恶化,已入膏肓药石无灵老夫也为她遍访名家,但诶!你们怎会不知?”

    他们悲痛心境又添一层,顾清风一直哭到晕厥过去,他们将他送回房休息,之后,开始封棺。按一般丧制,他们将要守灵三天,灵柩将在家中放置一个月然后送殡下葬。

    之前顾清玄闯宫却没有向陈景行承认“贪污罪状”,陈景行又为顾清玄下旨澄清了,反使卢家父子白算计一场,卢远植因此深恨顾清玄,想再加害顾家,却得知顾夫人突然逝世,他便让自己的正室夫人以吊丧为名去查看顾家情形,夫人回来后说起所见所闻,他清楚了顾家的惨状,便欲再次出手,乘这顾家最脆弱之时,一举将之击溃。

    对付别人,以自己目前的权势都是轻而易举的,但要动真格地对付顾清玄,还真让他好生头疼了一番。

    午间,卢远植在府中小憩时,一直想着这事,合不上眼,忽闻次子进门道:“父亲!父亲!有大喜!”

    他懒懒地问是何喜,卢远承哈哈大笑道:“顾清玄今日穿着丧服进宫,向陛下提出辞官了!”

    卢远植惊坐起身:“顾清玄辞官了?怎么可能?”

    卢远承道:“是真的,父亲!我亲眼瞧见的!当时我就刚出御书房,看着他由两个公公扶进去的,啧啧,父亲你是没看着,那老匹夫都不成人形了!这顾夫人一死,他整个人也好像丢了命一样,啧啧!想不到他还挺深情我御书房外听着呢,他跟陛下说自己太过悲痛无心无力再理政事,恐耽误朝廷有负陛下,就提出辞官,请陛下再任选贤能掌管户部!我都听的真切呢!”

    卢远植知道顾清玄与沈岚熙感情之深厚,想顾清玄此时悲痛欲绝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没想到他会真的辞官,就这样放弃二十年的成就?

    还是,经过上次的事,他知道自己不能再与卢家抗衡,不如就这样退避,以保家人万全?(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