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序章:结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序章:结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长安,天授十五年春,大周都城最后一夜。

    朱门高阶巍然矗立,这座府邸除了尤为大气华贵之外,与皇城内其他官门侯府别无二致,若要真论有何不同,那便是,府门两边竟没有刻画门神。

    门内深院中,一个着月白色衣裳的侍女提裙快步走向正堂之后的主屋。

    主屋大门敞开烛火灼灼,书案前有一道锦衣华却略显萧索的身影,正提笔垂首拟写着文书,直到听见近侍婢女凌乱失措的脚步声方才微微抬首,“扶苏,可是那边有消息了?”

    扶苏颌首,有些沉重地回道:“大人,宫里传来消息皇上驾崩了!”

    灯烛映衬下,分明是一张几分苍老但风韵犹存眉目明晰的女子面孔,她安然不惊地放下毛笔,目光扫了一眼门外幽暗的夜空,沉默一瞬,道:“更衣吧。”

    尽管万般忧虑,扶苏也不复多言,只回道:“是,奴婢这就去准备白衣丧服”

    “不。”她走向铜镜前,看着镜中身着褐底黑花宽袖锦袍半披束发不沾脂粉的自己,指尖抚摸着袖边华丽繁琐的银丝刺绣,道:“这身官服我已经穿了快三十年了,是该换换了给我梳妆盘发戴上金钗”

    扶苏犹疑地应声:“是。”传来众侍女一齐为她上妆盘髻。

    端庄悦目的贵族妇人装扮逐步让她改头换面,但那眉宇间的傲然英气依旧不为画眉掩盖。幽暗的夜空逐渐明亮起来,红色的光芒随着愈渐喧哗的杂声传进屋内。

    扶苏疑惑不安地跑出去查看发生了何事,不消片刻便面色发白地跑进屋内,这次更加慌张,匆忙间连发钗斜落了都未有察觉,踱步到铜镜前在她面前扑通跪下,颤抖地回道:“皇城铁卫已经将府苑全部包围了!他们说他们说,让大人您尽快出去认罪!否则血洗”

    扶苏已然再说不下去,惶恐到极致,瘫坐到地上,屋内其他丫鬟听闻此言全都震惊失色,顾不得什么规矩,直接逃出了主屋,好似离这里远一点就更容易保命。

    而她只是缓缓一笑,转头看扶苏,顺手给她扶正了云鬓间的金钗,不言其他,只问:“熹儿来了吗?”

    扶苏双眼中即刻盈满泪光,回道:“来了,督尉大人就在外面”

    她的笑意加深,道:“那不就好了?还不快让熹儿进来?我的熹儿都来了,我能有什么危险?莫慌了,叫人开府门去吧,在前院亭内摆茶。”

    扶苏见她一切了然的样子,也只能勉强镇定,按照她的吩咐行事。

    她再细看镜中自己的模样,抚了一下眼角眉梢痕迹明显的细纹,道:“唇色有些浅,再点些胭脂。”

    小丫鬟颤抖着打开模样别致的刻花胭脂盒,她伸手接过:“我自己来吧。”

    她直接用指尖沾上许些朱红胭脂,轻轻抹在双唇上,镜中朱唇已就,孔雀金钗的金钿在额上轻摆,虽韶华不再,却依然能捕捉到旧时明动容颜。

    片刻方过,一位身披银色甲胄,英姿勃发,腰间佩剑的少年径直走进前院石亭中,垂首半跪,恭敬地行礼:“孩儿见过母亲”

    她放下茶盏,温柔笑道:“快些起来,熹儿,来,先喝杯茶解解乏。”

    “母亲”顾熹眉头紧蹙,神情复杂,好似还想说什么,在她面前坐下,没有碰茶杯。他只是扫过她一眼便低下头,她此时神色平静如水,甚至比平日更神采焕发,全然无视外面的喧哗与漫天的火光。

    她道:“不用着急,熹儿,事情已经成定局。你就再陪陪我吧,昨日我与你师父对弈的这一盘棋尚未分出胜负,不如你来替他下完吧。”

    顾熹目光有些颤动地落到面前的棋盘上,端起热气腾腾的香茗喝了一口:“嗯,好,母亲”

    她一直凝视着这个少年,用以此生都难得的真诚而深邃的目光,掂起一颗黑棋,目观棋局,道:“熹儿,你瞧,这本是白棋占上风,后来却被黑棋扭转了局势,依你看,哪一颗棋子是胜负变化的关键?”

    他举棋落棋,不假思索地回道:“这些棋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下棋的人。”

    她红唇浅笑,黑子落下:“对,就是这样。”

    他终于抬头直视她,目光中是有别于少年的深沉:“就像,在八岁时我就听母亲说过,寄望于人,顶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唯有自己掌控一切,方能立于不败之地,孩儿一直谨记。”

    她红唇浅笑,声音有些沧桑,道:“很好。”

    “然而,大多数人却不能同你一样早早就明白这一点,这种错误我就犯过,你舅父也犯过,甚至精明如你祖父都不能避免,还因此让自己多年成就毁于一旦陷入绝境之中”

    “但是,他这一辈子犯下的最大错误并不是这个,而是,养育了我们这一双儿女”(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