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523章 开领导的玩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23章 开领导的玩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到卢金翔这样问,李天逸微微一笑说道:“卢书记,这个事情我略有耳闻。”

    卢金翔笑了:“略有耳闻,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跟我你还打什么哑谜啊?你小子给我老实交代,这个事情是不是你在背后捣鼓出来的。”

    李天逸嘿嘿一笑说道:“嘿嘿,卢书记,让您受惊了,这都是我的错啊。”

    卢金翔被李天逸幽默的词锋给逗乐了,笑着说道:“李天逸啊李天逸,你小子还真是我们白云省的一块宝啊,五年中前,我是亲自跑到齐鲁省和赵光明进行谈判的,结果却被赵光明给弄得狼狈不堪,空手而归,当时我那叫一个尴尬啊,颇有一种无颜再见江东父老的感觉。

    不过今天,你小子把面子给我赚回来了,把场子给我找回来了。让我好好的扬眉吐气了一把!你小子做得非常好!我会在省委常委会上为你请功的。”

    说话之间,卢金翔声音高亢激昂,声音中都带着笑。

    此刻的卢金翔心情已经不是开心可以形容的了。

    混在官场上,尤其是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同等级之间混的就是一个面子,混的是一个势,谁能够在大势上将对方比下去,那么在未来的巅峰较量中,就有可能占据上风。

    李天逸的官职相比于卢金翔他们这种级别只能算是小卒子,但现在的问题是,李天逸这个小卒子直接把对方的老将都给控制住了,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但是李天逸却巧妙的利用形势的变化,逼着赵光明不得不亲自到白云省跑一趟。

    此时此刻,卢金翔心中对李天逸不仅仅充满了欣赏,还有感激,更有一股股的自豪。

    因为当初就是他卢金翔直接点名要将李天逸弄到宝义县担任县委书记的,为了此事,他还直接驳了辽西市市委书记翟乾易的面子,硬生生的把翟乾易的嫡系人马王冠鹏给挤到了县长的位置上。当时很多人都对此很是不理解。

    但是现在,卢金翔可以自豪的对所有人说,李天逸是我卢金翔这个伯乐相中的一匹宝马良驹,正是因为有了当初自己的亲自出手,才有了如今李天逸的投桃报李,而且是一份大礼。

    作为省委副书记,卢金翔的眼光并不仅仅是局限在赵光明亲自跑到白云省来寻求合作这么一件面子大小的事情,他真正看重的是一旦宝义县和清河县之间的隧道交通通道打通之后,白云省的经济将会获得怎么样的腾飞。最关键的是,李天逸不仅完成了他担任常务副省长的时候没有实现的这个目标,更是给他带来了一份意外的惊喜,他竟然和草原省乌兰县之间达成了交通隧道项目,这个项目对白云省的经济促进作用也是相当巨大的。

    李天逸在宝义县打开的不仅仅是两条交通通道,而是两条发展的通道,这两条通道打开之后,白云省的整体经济指数将会因此而至少提高一个百分点。不要小看这一个百分点,现在经济形势这么不好,一个百分点的增量对白云省来说,是需要作出巨大的努力、动用海量的资源才能够达到的。而李天逸却以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之位,完成了很多省委领导都无法完成的重任。

    这绝对是一员福将啊,更是一名干将!

    李天逸最让卢金翔满意的是,目前宝义县的经济形势发展十分良好,先是通过国有企业改革,将宝义钢铁集团起死回生,随后又通过宝义亚麻交易市场项目,将整个东北乃至全国的亚麻生意全都聚焦到了宝义县,将宝义县打造成为了一个全国性乃至世界性的亚麻交易市场,仅仅是这两个项目,给宝义县带来的经济增量就足以让宝义县的GdP增加很大一块,虽然对GdP贡献很大,但GdP增量却并不是最重要的,真正让卢金翔满意的是,这两个项目可以让宝义县很多的老百姓真正的得到实惠,让宝义县的老百姓走上致富之路。

    尤其是随着未来两条交通隧道的建成通车,再加上建设在墨金镇的周边的两大物流产业园区,墨金镇锂矿资源产业园区,那么未来,宝义县将会以这四个项目为核心,驱动着宝义县走上一条绿色经济高速发展之路。

    双方聊了一会儿之后,李天逸突然一拍脑门说道:“卢书记,有件事情我想麻烦您一下,就是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

    卢金翔想都没有想就说道:“难得你小子有事情要麻烦我一下,说吧,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办的都给你办了。”

    李天逸笑着说道:“卢书记,是这样的,等齐鲁省和咱们白云省正式签订合作协议之后,我打算把宝义县与草原省和齐鲁省的这两个交通隧道项目的奠基仪式放在同一天进行,到时候我希望您能够亲自莅临我们宝义县前来指导工作,并参加奠基剪彩仪式,希望您能给我们宝义县站站台。”

    听到李天逸这样说,卢金翔的眼中都快笑出花来了。

    卢金翔隔着电话用手点指着虚空对李天逸说道:“李天逸啊李天逸,你小子还真是个猴精猴精的家伙啊,你小子这明显是在对我这个当领导的溜须拍马,给我送政绩啊,最关键的是,你小子溜须拍马还能找到这么义正词严的借口,甚至还说要请我帮忙,你小子真是有一套。

    你这样做很不好,你知道不知道!”

    说道这里,卢金翔的语气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起来,似乎有训斥李天逸的意思。

    李天逸感觉到自己的心往下一沉。

    就在这个时候,卢金翔的话风一变,哈哈大笑着说道:“不过嘛,你这种溜须拍马的方式我很喜欢,希望你以后多做出一些这样的成绩来,只要你小子有成绩,我就愿意给你站台!”

    今天,卢金翔的心情格外的好。所以,一向十分稳重、严肃的他难得的开了李天逸一个玩笑,把李天逸吓得浑身冒汗。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李天逸苦笑着说道:“领导啊,您可是省委领导,咱不带这么吓唬人的,我这边都吓得腿肚子转筋了。”

    卢金翔笑着说道:“哦,李天逸还有害怕的时候啊,据我所知,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啊,你小子连你们市委书记的面子都敢不给,你还能怕我?”

    说完之后,卢金翔话音一转说道:“好,等省里这边把合作协议敲定之后我电话通知你,具体的奠基日期由你们宝义县来负责协调。”

    李天逸连忙点点头,又说道:“哦,对了,卢书记,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你,这次可真的是要麻烦您了。”

    卢金翔挑了挑眉毛笑吟吟的说道:“哦,真的需要麻烦我了,说吧,什么事情?”

    李天逸说道:“卢书记,是这样的,在我们宝义县争取这两个交通隧道的项目中,朱云成副省长给我们宝义县提供了很多的支持和建议,我想要请朱省长也一起前来参加我们这次的奠基仪式,不过呢,我担心我们宝义县级别太低,请不动朱省长,您看您能不能屈尊一下,帮我们请一下朱省长和您一起来参加这次的奠基仪式,毕竟这次奠基仪式是两个项目一起开始,您二位省委领导每个人负责一个项目,这样能够展现出我们白云省的博大胸怀。”

    卢金翔一开始还以为李天逸真有什么事情要求自己呢,等李天逸说完之后,卢金翔被李天逸给气乐了,之前自己开了李天逸一个玩笑,李天逸这小子竟然不肯吃亏,这么快就又开了自己一个玩笑。

    虽然表面上看李天逸是想要请自己帮他们宝义县请朱云成前来参加这次的奠基仪式,但别人不知道,他卢金翔可是知道的,李天逸和朱云成的关系也非常好,朱云成在省委常委会上,凡是涉及到宝义县和李天逸的事情,几乎是一面倒的支持李天逸,这已经充分说明朱云成对李天逸的重视。以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根本不需要自己出面去请,李天逸一个电话就可以了。

    但李天逸却偏偏让自己帮忙去请朱云成,李天逸这样做是大有深意的。

    李天逸是在用这种方式帮助自己和朱云成之间搭建桥梁,毕竟,他们两人都是省委常委,一个在省委,一个在省政府,如果他们两人能够把关系处好了,彼此之间加强合作,那么他们两人就是省委里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两人是不会轻易的交往过深的,比较在政治上,大家都是需要避嫌的。

    但是现在有李天逸这个中间人之后就不一样了,因为他们两人都十分欣赏李天逸,虽然李天逸只是一个小卒子,但是这个小卒子有他们两人的关心和支持,未来肯定是前途无量的。

    而李天逸以自身为纽带为他们提供这种当面接触的机会,这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是十分难得的。

    而且这个借口也是十分充足的。

    哪怕是他们两人并不属于同一个阵营的,但是并不妨碍两人在很多事情上达成一致意见。这对于两人在白云省的发展也都是有好处的。

    从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卢金翔看到了李天逸超高的情商。只不过李天逸这小子平时掩饰得实在是太严了,而他给外人的感觉却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彪悍官员。

    卢金翔哈哈大笑着说道:“好,李天逸,你小子真有种,竟然敢开省委领导的玩笑,看我有机会不好好收拾你一顿才怪。不过嘛,你这个忙我帮了。”

    三天之后,李天逸接到了卢金翔打来的电话,卢金翔告诉李天逸,白云省和齐鲁省已经达成了合作协议,剩下具体的事情就由宝义县和清河县去谈了。

    李天逸和清河县以及乌兰县协调了一下之后,最终确定在5天之后在宝义县墨金镇举行两个项目同时奠基仪式。

    随后,宝义县开始制作和发送请柬,要求各方人员前来参加本次奠基仪式。

    姚建国看着李天逸批示的请柬人员名单,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把名单再次放在李天逸的面前,说道:“李书记,您把邀请人员名单中的省交通厅和市交通局全都给删除了,这样做不太妥当吧?”

    李天逸立刻眼珠子一瞪说道:“不妥当?有什么不妥当的?当初我亲自去市交通局和省交通厅去申请墨金镇交通建设资金,结果他们两个单位没有一个单位愿意施以援手,我为什么要整这个交通隧道项目?还不是因为当初他们没有人支持我吗?我这都是被他们给逼得!现在看我们出成绩了,想要过来沾光来了,哼,门都没有!他们自己愿意来可以过来,但是我绝对不会主动给他们送请柬的!我李天逸没有那么贱!”

    说话之间,李天逸的语气中依然还带着几分气愤。

    即便是说完之后,李天逸的脑海中依然可以回响起当初自己前往辽西市和辽源市找交通局和交通厅去请求支援和支持时所遭遇的冷遇与白眼。

    那个时候,他李天逸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求爷爷告奶奶的转了好几天,结果却没有得到任何的支持,反而弄了一肚子气回来。

    正是因为他接连在两个部门遭遇到的冷遇和白眼,反而激发了李天逸的斗志,他非得想要把墨金镇的道路给修好了。

    现在,终于到了李天逸可以扬眉吐气的那一天了,他又怎么可能亲自给两个单位发请柬呢?

    姚建国自然明白李天逸的心情,不过他还是劝解道:“李书记,冤家宜解不宜结啊,更何况人家毕竟都是上级领导部门,如果我们现在得罪了他们,恐怕今后我们宝义县的日子不会很好过啊,毕竟今后涉及到交通建设方面的事情,我们还都得求着他们办事呢。您可不能太任性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