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483章 激烈辩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83章 激烈辩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翟乾易听李天逸这样说,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冷冷的看向李天逸说道:“李天逸,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天逸淡淡的说道:“翟书记,既然您认为我在宝义县的所作所为有错误。那么,请您直接指出我的错误到底在哪里?因为我认为,到现在为止,我在宝义县并没有做错什么,尤其是在墨金镇的问题上,我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翟乾易的目光直接落在了王冠鹏的脸上,说道:“王冠鹏同志,你来和李天逸聊聊吧。”

    面对李天逸这个反驳意见,翟乾易自然不可能和李天逸当面锣对面鼓的进行辩论,这个时候就轮到王冠鹏和张继华出场了。

    王冠鹏听翟乾易点名,立刻挺直了腰板,冷冷的看向李天逸说道:“李天逸同志,我感觉你这个人是在使用双重标准。你刚才也说了,一把手腐败的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因为缺乏监督,而你呢,动不动就直接使用你县委书记的权威,你这样做让我们其他的县委常委们,还有什么话语权可言呢?你强行通过你的提案,你把其他常委放在眼中了吗?你这样做不是等于没有受到别人的监督吗?”

    这时,张继华也直接开炮了,说道:“李天逸同志,在昨天的县委常委会上,在王县长和我这个县委副书记全都强烈反对的情况下,在有五名县委常委表示否定的情况下,你依然强行要求通过你的提案,你这样做和你刚才所讲的,五点原因之一的第三点不是完全一致吗?这不就是属于在一把手面前,存在制度无效和制度失效的问题吗?你直接使用了我们民主集中制的集中,却没有使用民主,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有些过分了吗?有些不符合我们依法治国的理念吗?”

    在王冠鹏和张继华开炮的时候,李天逸一直默默的听着,等张继华说完之后,李天逸笑着说道:“你们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两人全都摇摇头,该表达的他们已经表达清楚了,现在就是等着李天逸的回复了。

    李天逸笑着说道:“既然你们没有别的问题了,那么我们今天就现场当着所有市委常委的面,来讨论一下我们宝义县墨金镇的问题。”

    说到这里,李天逸扫视了一眼其他的市委常委们,沉声说道:“各位市委领导,我下面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宝义县墨金镇的情况。墨金镇是白云省有名的锂矿生产大镇,根据我和刘壮同志初步统计,每个月从墨金镇销售出去的锂金属达到了15000吨以上,月销售额十多亿元。但是,墨金镇每年的财政收入才380多万元。各位市委领导,请大家仔细的想一想,一个年营业额达到一百多个亿的乡镇,每年竟然只有380多万元的财政收入。这里面还包括了市里的拨款,这种情况正常吗?难道这里面就不存在严重的偷税漏税情况吗?要说这里面没有官商勾结的情况,我李天逸把脑袋揪下来当球踢。

    这还只是墨金镇存在的问题之一。各位市委领导,在昨天的县委常委会上,我重点的提案是要把墨金镇的锂矿资源,列为我们宝义县的战略资源,县里要加强对锂金属和锂矿石出口的管制。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保证我们墨金镇的长远利益,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保证我们的国家利益。

    我认为,在未来的十几年时间里,锂金属将会和稀土等资源一样,成为十分重要的战略资源。因为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普及,以锂元素为核心的高能电池将会成为电动汽车的标配。到那个时候,当电动汽车全面取代燃油汽车的时候,锂金属的价格将会飙升,而锂矿资源将会成为十分重要的战略资源,如果我们现在能够管控好锂矿资源的开采,那么等到十多年之后,只要确保我们墨金镇依然有锂矿资源可以开采,那么墨金镇将会一直保持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根据我所查阅到的资料,目前整个亚洲地区只有我们华夏拥有锂矿资源。

    而我们宝义县墨金镇又是我们华夏几个出产锂矿资源的重要产区之一。但是,非常可惜的是,目前国际锂矿资源的价格并不是由我们来掌握和确定的,而是由日本韩国等一些购买商来确定的。他们能给你一个比较合适的价格吗?而且你们没有发现,现在日本和韩国正在大规模的囤积锂金属和锂矿资源吗?

    各位市领导,我希望大家能够把目光放得远一些,不要完全着眼于眼前的既有利益,而是应该放眼我们中华民族的未来。

    对于改革开放,我们一定要进行到底,我们可以开放我们能够开放的一切领域,但是有一点,那就是事关我们中华民族长远发展的战略资源,必须要完全控制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我的话说完了,请各位领导三思。”

    李天逸说完之后,整个辽西市市委常委会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李天逸已经把他的观点表达得十分清楚了。他的观点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深思。

    就在这个时候,王冠鹏突然说道:“各位领导,我不赞同李天逸同志的意见。首先,虽然目前锂矿资源亚洲地区只有我们华夏有,但是在欧美等其他国家,锂矿资源的存储量并不小,而我们华夏的锂矿开采和销售企业要想把他们生产的锂金属销售出去,就必须要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的企业进行竞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采取严格管控的方式的话,那么我们宝义县的锂矿生产企业将会面临十分严峻的现实,一方面是开采权利的限制,开采成本的提高,另外一方面则是竞争对手压力的增大。

    据我了解,目前国外的很多锂矿生产企业都在加大开采的力度,为的就是尽可能的占领世界锂矿资源市场。如果我们这时候按照李天逸同志的提议对锂矿资源进行管治的话,让我们的企业拿什么去和国际上的其他企业进行竞争呢?

    李天逸同志口口声声说要将改革进行到底,但是,这种对锂矿资源进行管控的做法和闭关锁国又有什么区别呢?这算不算一种口是心非的表现呢?”

    李天逸立刻反驳道:“王冠鹏同志,你的话如果是冷不丁的一听,感觉确实很有道理,但是如果仔细品味的话,却又大有问题。

    举个例子吧,为什么这么多年来,美国和欧洲的很多国家,都对我国严格限制高技术产品的出口呢?难道他们不是所谓的市场经济国家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向我国出口高新技术产品可以赚取大量的钱财吗?

    但是结果怎么样?结果就是他们宁可不赚这个钱,也绝对不会对我们出口高新技术产品,尤其是涉及到军工领域的高新技术,更是讳莫如深敝帚自珍。

    王冠鹏同志,你可以说美国不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吗?你可以说美国所采取的政策,属于闭关锁国政策吗?”

    不得不说,李天逸的辩才确实十分出色,王冠鹏和张继华两人相继向李天逸开炮,却被李天逸驳斥的体无完肤。

    不过王冠鹏也确实很有才华,李天逸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依然抬起头来说道:“李天逸,你是在偷换概念。至于详细的我就不和你谈了,我现在只和你谈两件事情。第一件,如果按照你的方案实施了,墨金镇那些锂矿生产企业,他们如何生存下去?如果他们生存不下去了,到我们宝义县县委县政府来闹事怎么办?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第二件,将锂矿资源列为战略资源,这个事情在我们国家还没有先例。咱们一个小小的宝义县,将锂矿资源列为国家战略资源,这样做是否合适?有什么实际的意义没有?请李天逸同志回答。”

    李天逸沉默片刻,冷冷的说道:“王冠鹏同志,我可以现在就回答你。

    第一件,墨金镇每年的财政收入只有380万元,这说明什么问题?这说明墨金镇的很多采矿企业,全都处于非法经营状态。他们都是在非法开采,这样做不仅带来了很大的安全生产隐患,也造成了大量国有资产的流失,每年数百亿的国有资产流失,如果我们不加以管制的话,那我们这个县委,县政府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刚才王冠鹏同志说,如果加强管制,会造成锂矿生产企业生存困难,甚至去闹事儿,那么我想请问,他们有生产开采和销售的资格吗?他们敢不敢到我们县委县政府来闹事儿呢?他们什么时候给墨金镇交过一分钱的税呢?我这里可以把话撂这儿,只要他们敢到我们宝义县前来闹事,来一个抓一个。因为它们都属于非法开采,他们已经通过非法开采,窃取了大量的国家资源。往严重了说,他们已经触犯了国家的法律。

    第二件事,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先例,但并不代表没有先例的东西,我们就不可以做。什么是改革?改革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改革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人民群众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

    如果我们加强对墨金镇的锂矿资源管制,制定一整套成熟的生产开采销售准入政策,每年就能够给墨金镇的财政上带来数亿甚至数十亿的财政收入。如果把这笔财政收入反过来用,来改善墨金镇老百姓的生活状况,难道这不好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