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478章 直击要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78章 直击要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完刘壮的问话之后,杜洪源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他没有想到,刘壮的问话竟然如此直接,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也没有给他留下一丝一毫回旋的余地。

    李天逸的目光落在了杜洪源的脸,目光犀利至极,过了一会儿,李天逸才冷冷的说道:“杜洪源同志,请你回答刘壮的问题。”

    杜洪源苦笑了一下,说道:“李书记,杜书记,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们手掌握的资料并不完全,也并不精准。我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只是说出我手所掌握的信息而已。”

    不得不说,杜洪源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他在回答刘壮的问题之前,已经给自己留下了退路。

    李天逸听他这样说,微微一笑,说道:“好吧,既然你们墨金镇的领导班子对整个事情根本不清楚,那只能我们县委班子来替你们操心了。”

    说到此处,李天逸看向杜洪源说道:“杜洪源同志,从现在开始,你们墨金镇镇委镇政府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你们立刻以镇委镇政府的名义向所有锂矿开采和生产企业发布通知,通知内容如下:三天之后,宝义县县委县政府将会对墨金镇的锂矿生产和销售实施资源配额制度和销售运输一体化制度。”

    杜洪源听完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有些不解的问道:“李书记,什么叫资源配额制度,什么又是销售运输一体化制度。”

    李天逸解释道:“资源配额制度指的是从今往后,宝义县境内所有的锂矿生产企业都必须全部停产,等取得新的锂矿生产和销售许可证之后才能重新生产。每一份取可证必须有县委书记和县长的双重签字才能生效,缺一不可。

    同时,县里针对每一家企业会根据他们的投资金额以及企业规模确定他们的生产和销售配额。

    这样做的目的是确保我们宝义县所销售出去的每一吨锂矿资源,都在我们宝义县的掌控范围之内,我们要清楚他到底去了哪里?

    至于销售运输一体化制度指的是所有取得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必须要明确他们的这些产品销售给了哪家公司,有哪辆汽车负责运输,车牌号是多少,司机的联系电话是多少,这些都必须通过互联进行申报。

    与此同时,在墨金镇通往外界所有的主干道都设立超限检测站。设置超限检测站的目的有两个,第一,要保证从我们墨金镇运输出的汽车都处于非超载状态,一是确保运输车辆和司机的安全,二是要确保道路的安全。

    我相信你们墨金镇的镇委领导应该非常清楚,外界通往你们墨金镇的所有主干道几乎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在这种交通状况下,你们墨金镇要想发展经济从何谈起?所以,要致富,先修路,墨金镇的修路工作必须要提日程。而要想修路,必须要建立超限检测站,以防止出现因为运输车辆的超载,给道路带来难以承受的后果。”

    李天逸说到这里,杜洪源和孙宝祥两人的脸色全都变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李天逸竟然当着他们的面儿提出了这样过分的要求,这简直是无视他们墨金镇的利益。

    杜洪源的眼珠使劲的转了转,突然说道:“李书记,您的提取时非常好,也的确很有远见,但是呢,我认为以我们墨金镇眼前的状况,并不适合推行这些制度,理由非常简单,我们墨金镇的锂矿资源生产还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如果盲目推行配额制度和销售一体化制度的话,很有可能会对我们墨金镇刚刚兴起的锂矿产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还有一点,我们墨金镇自古以来民风彪悍,古代的时候,有些老百姓为了一斤粮食敢和别人动刀子。现在锂矿产业刚刚兴起,很多人通过锂矿资源生产刚刚尝到了甜头,如果在这个时候实施严苛的制度,很有可能会导致墨金镇的老百姓揭竿而起,围堵县委大院的事情,他们以前也是做过的。我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如果真的发生了,以我们墨金镇镇委领导的这些人手,很难阻止这些人。”

    不得不说,杜洪源的胆子还是较大的。他这样说直接给李天逸出了一个难题。如果李天逸坚决按照他的意思去推进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么既然杜洪源已经提前做出个警示,那么他不需要为此承担任何的干系。这是在将李天逸的军呢。

    李天逸的目光冷冷的盯着杜洪源,杜洪源只是默默的看着李天逸,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他也看出来了,如果自己真的要严格按照李天逸的意思去做的话,那么他这个镇李书记也坐不稳了,到时候不用李天逸去收拾他,仅仅是下面那些生产锂矿的老板们也足以将他掀翻。

    他杜洪源之所以能够在墨金镇镇委书记的位置坐稳,靠的也正是墨金镇的锂矿资源。这是他的根。

    李天逸突然笑了,直接问道:“杜洪源同志,对于我的这个提议,你们墨金镇是执行还是不执行?”

    杜洪源也笑了,十分肯定的说道:“李书记,只要有正式的件下来,我们会坚决执行。但问题是,如果因此而出现了问题由谁来承担责任?”

    李天逸点点头说道:“该谁的责任是谁的责任,没有任何人能够推脱责任。如果是在执行层面出的问题,那么由执行层面负责,如果是在政策层面的问题,由政策层面负责,如果执行不力,则对执行人直接问责。”

    怎么样,话都说道这个份了,杜洪源同志,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杜洪源摇摇头说道:“既然李书记都这样说了,那我没有任何问题了,只要正式件下来,我们墨金镇会坚决执行的。

    李天逸微微一笑,说道:“好,那我回去让县委办起草件,并正式下发。”

    从墨金镇镇委镇政府大院里走出来,刘壮脸色有些难看。

    “老大,从杜洪源和孙宝祥的态度可以看得出来,恐怕这两个人和当地的锂矿生产企业之间有很多的猫腻。否则的话,杜洪源不可能为了锂矿企业竟然直接和您进行叫板。”

    李天逸轻轻点点头:“从他们现在的表现来看,他们两人很有可能都已经成为了那些锂矿企业的代言人。以前的时候,我还只是怀疑他们和锂矿企业之间有些勾脸,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恐怕他们之间的关系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刘壮问道:“老大,那你打算怎么办?”

    李天逸冷笑着说道:“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级别,只要他们的行为触犯了人民的利益,没有别的可说,他们不要想着全身而退了。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李天逸身杀气腾腾,霸气四溢。”

    在李天逸他们回去的路的时候,杜洪源和孙宝祥两人一起坐在杜洪源的办公室内。

    孙宝祥的脸色有些难看,说道:“杜书记,从李书记今天的表现来看,他所说的这些政策恐怕很有可能是针对我们墨金镇专门制定的。你说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杜洪源冷笑着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很有可能是盯了我们墨金镇的巨大利益。尤其是他设立这个所谓的准入制度和销售一体化制度,明显都是奔着控制整个产业链条来的。如果真的实施了准入制度的话,那么他李天逸在我们墨金镇的锂矿生产批将会一人独大。因为没有他的签字,任何企业都别想拿到生产批。而没有生产批,不可能有生产配额等东西。这一招实在是够阴狠的。”

    孙宝祥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问道:“杜书记,那我们怎么办?”

    杜洪源嘿嘿一笑,说道:“这个好办,李天逸不是想要把他这个意见以件的形式下发出来吗?那么他肯定要常委会讨论的,这么大的事情,不是他李天逸一个人说决定可以决定的。

    我们每年给朱小川供那么多,这点事情他如果都不能给我们解决的话,那要他还有什么用呢。

    还有市里面那些人,我们墨金镇锂矿生产所产生的利润有相当一大部分都进了他们的口袋。我相信,只要他们知道了这个事情,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我们只是基层的小鱼小虾,我们只是一些喝汤的人,真正的矛盾还得让他们那些吃肉的人自己去解决,我们只需要坐山观虎斗可以了。”

    孙宝祥苦笑着说道:“杜书记,我现在担心的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呀。”

    杜洪源苦笑着说道:“算殃及池鱼了,我们又能怎么样呢?对我们这些基层干部来说,我们需要做的是瞅准时机,找准靠山,想办法往爬,我们爬的位置越高,我们吃肉的几率也越大。否则的话,我们只能永远做喝汤的人。我们永远只能做被殃及的池鱼。”

    随后,杜洪源和孙宝祥分别给县里和市里的人打了个电话,将李天逸的那些提议向他们进行了详细的汇报。

    等汇报完之后,得到对方十分明确的答复之后,杜洪源和孙宝祥这才放下心来。他们知道,只要有辽西市和宝义县高层的干预,他们墨金镇的压力会小很多。

    压力充分得到释放的两个人,再次坐在一起,孙宝祥的眼神写满了愤怒和不甘,看向杜洪源说道:“杜书记,您说李天逸和刘壮他们到底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呢?他们怎么没有被大火一把烧死呢?还有那个朱月坡,他现在哪里去了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