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388章 打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88章 打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天逸听朴太正这样一说,他立刻笑着说道:“朴太正,咱们打个赌如何?如果我能够在一天之内,让这个病人立刻下床走路,就算我赢,如果我不能让他下床走路,就算你赢。

    至于说赌注吗?如果我赢了,你朴太正直接当着所有现场观众的面儿,面对着直播镜头大喊三声我朴泰正是猪!怎么样?朴太正,敢不敢跟我赌这一局?”

    朴太正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愤怒的目光在李天逸的身上来回来去地扫过。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看起来毛毛躁躁,屁都不懂的李天逸竟然敢和自己下这么大的赌注呢!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不过想起当年自己带着韩医代表团前往白云省挑衅,被李天逸懵懵懂懂的打败时的惨状,他咬着牙说道:“好!李天逸,我就跟你赌这一局,但是如果我赢了呢?你是不是应该也冲着现场的观众和直播镜头大喊三声,我们华夏中医人全都是猪!”

    李天逸听朴太正这样说,立刻冷冷的说道:“朴太正你这样说就没有意思了,刚才我的赌注是,你自己喊你是猪,而你现在却让我喊我们华夏中医全都是猪,这样做不公平,如果你真要这样赌的话,如果要是我赢了的话,你应该喊你们韩医人全都是猪。这样才公平,你敢不敢赌?”

    朴泰正毫不犹豫的说道:“赌就赌,谁怕谁啊,我跟你赌了!”

    看到朴太正那充满了自信的眼神,李天一只是微微一笑,又转头看向日本人野田佳一说道:“野田佳一,我知道你们日本汉方医一直都看不起我们中医,你敢不敢一起加入到这个赌局来呢?”

    野田佳一看了李天逸和朴太政一眼,十分狡猾的一笑说道:“我就不参与你们的赌局了,我就在旁边为你们加油助威好了。”

    李天逸斜着眼睛看了野田佳一一眼,心中对这个小日本的心机多了几分防备,这个小日本还真是够狡猾的,看到自己如此信心十足,竟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放弃参与这场赌局!很明显,他是想要坐山观虎斗啊。

    这时,那个病人还在那里大声的喊道:“医生,医生,我不想让华夏庸医给我治病。”

    李天逸看向那个病人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给你吃任何的药,我只需要在你的身上拍打拍打就可以了,难道这样的治疗方法你也不认可吗?”

    因为和李天逸有赌局,朴太正必须要让李天逸给这个病人治疗,只有如此,才能确定两人的对赌结果。

    想到此处,朴太正来到病人的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这位先生,您不用担心,我就站在旁边,刚才李天逸也已经承诺了,他不会给你用药,只是在你身上拍打拍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相信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你放心,一切有我呢,我不会让外国人伤害到我们国民的身体健康的。”

    那个病人听朴太正这样说,稍微犹豫了一下,才缓缓说道:“好吧,有朴先生在这里坐镇我就放心了。”

    说着,他看向李天逸说道:“好吧,看在朴先生的面子上,我就让你姑且一试吧!”

    李天逸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再次查看这个病人的右小腿儿受伤的地方,只见此刻的病人右小腿处肿胀的很厉害,青筋暴起,李天逸用手轻轻一碰,便发觉病人的皮肤烫得很,而这个病人也非常害怕别人碰他的腿,李天逸这一动,他就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立刻大声叫了起来,痛斥李天逸不要让他碰那个地方!

    再次确认了病人的表现之后,李天逸便轻轻点点头,心中有数了。

    在他看来,病人这个地方淤堵的很厉害,中医里有句话叫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就是这个道理。

    随后,李天逸再为病人把了一下脉,他感觉到病人右手关尺二脉,弦紧如绷带一般。这明显是严重不通的脉象。尤其是看着病人疼痛*的样子,他基本上就确定病人之所以不敢随意动弹,就是他右腿疼的地方所造成的。

    李天逸就想起了老师李可可老先生教给他的交叉平衡对治法。病人的患处是在右腿,于是,他就在病人的左手上寻找痛点。可是按来按去,从心包找到肺经,都没有找到病人的痛点。

    根据交叉平衡对治法的原则,右腿的病,治疗应该在左手上,但是却在左手上找不到痛点,这让李天逸有些头痛了,这也是刚才他为什么一直在那里思考的原因。

    这时,病人也有些不满的说道:“我说小伙子啊,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还是让朴医生来治疗好了,说实在的,对你我真的是不信任啊。”

    李天逸笑着说道:“这位病人,你不用担心,虽然我不能保证让你今天就立刻下地走路,但是帮你缓解足部的疼痛还是能够做到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的足部是不是也很疼痛啊。”

    病人听李天逸这样一说,立刻点点头,说道:“这一点你倒是没有说错,我的足部确实有些疼,但是相比腿部的疼痛来说,足部的疼痛就算不了什么了。”

    随后,李天逸便开始帮助这个病人拍打他的左脚。

    此时此刻,在旁边看着的罗厅长有些纳闷的看向李可可老先生说道:“李老,李天逸这是在干什么呢?病人是右腿疼,他干嘛要帮助病人拍病人的左脚足部呢?”

    李可可老先生看着李天逸的拍打手法,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笑着说道:“这个病人已经病了十多天了,心情肯定比较郁闷,所以,要想让他顺利的治疗,就必须要先把他胸中的浊气通过拍打足三里,阳陵泉这两处穴位引下来。”

    这时,病人也充满疑惑的,问道:“我说小伙子,我是右脚疼,你拍我的左脚做什么?”

    这一次李天逸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继续的拍打着。

    经过由几分钟由轻到重的拍打,李可可老先生所说的这两个穴位的周围出现大量的痧。

    随后,李天逸又直接拍打病人左腿的腘窝,避开了伤损的右腿患处。

    看到这里,罗厅长再次问道:“李老,现在李天逸拍打病人的左腿是什么意思呢?”

    李可可老先生笑着说道:“李天逸这样做的目的和拍打病人的足部是一样的,他的目的还是要先把病人烦躁的心情引下来。”

    似乎是为了印证李老先生的说法,在李天逸拍打完之后,病人开始出汗了,随着汗出,本来因为疼痛而显得急促的呼吸变得平缓了很多。

    李天逸拍了十多分钟之后,病人的右脚竟然可以轻轻的动一下了,也没有觉得有以前那么难受了。

    这个时候,不管是朴太正也好,野田佳一也罢,他们全都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这时,李天逸看向病人说道:“我现在要拍打你的右腿部位了,如果要是顺利的话,也许你过一会儿会恢复很多。你能不能忍住疼痛?如果能忍的话,也许你今天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由于有了之前可以动一动的表现,病人虽然对李天逸依然充满了怀疑,但想到自己几天之后还要参加儿子的婚礼,他决定赌一把,便点点头,咬着牙说道:“好,今天我就信任你这个华夏庸医一把,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随后,李天逸又开始拍打病人右腿疼痛的上方,围绕膝盖关节周围进行拍打。

    罗厅长看向李可可老先生问道:“李老,李天逸之前拍打的是病人的左腿,现在为什么又要拍到病人的右腿呢?”

    李可可老先生笑着说的:“其实这个道理非常简单,他的左腿已经拍得已经相当通畅了,这个时候,就要往不同的方面治疗了,我可以给你举一个例子,比如燕京市的二环堵车了,就要指挥汽车,去走三环四环,如果大家都还往二环那里走,最终所有的车都会堵住,在那里烦躁发热,这个时候,交通部门要做的工作就是把其他车辆分别调往三环四环去,然后再把堵车的地方梳理一番,最后就全都通畅了,也就可以顺利的收尾了。这也是为什么李天逸会,先去拍打病人的左腿的原因,因为病人左腿完全通畅了,这个时候再去拍打他不通畅的右腿,自然就可以把那些气血往左腿那边引导,当左右腿平衡的时候,病人的经络也就通畅了。”

    当李天逸在病人右腿患处周围拍打出,大片的痧的时候。病人突然说自己已经有点感觉了,想试试走一走。

    当病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朴泰正和野田佳一以及现场的所有观众们全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充满不可思议的望着李天逸和病人,而此时此刻,通过电视机和网络直播观看着整个现场情况的观众们也全都瞪大了眼睛,他们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这一幕。

    随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病人站起身来,尝试的轻轻的把右腿放在地面上。随后,在周围人的搀扶下,他竟然真的可以缓慢的行走了。

    随后,李天逸,又给病人开了一副药。

    这副药是按照经络损伤来论治的,是以桃红四物汤为底,外加川续断、炒薏苡仁、川牛膝、土元、地龙、益母草、泽兰。

    李天逸向病人解释道:“在我们华夏中医里,桃红四物汤是治疗跌打损伤的底方,加上益母草跟泽兰、炒薏苡仁,是因为你的脚部肿胀,有水气在那里,这样可以起到活血与利水双管齐下的效果那脚肿的地方就是血水循环不畅。川牛膝能够引药效到脚,用川续断是因为续断乃疗伤之药。在我们中医古语云,大抵折伤之症,非此物不能续。

    至于要加入土元,是因为土元能够活血化瘀,伤愈经痛。

    之所以要加入地龙,是因为地龙的学名叫蚯蚓,将活的蚯蚓截成几节,放回泥土中一段时间之后,每一节都能各自成活,由此可见,蚯蚓自身修复能力相当强。”

    等说完之后,李天逸看向病人说道:“现在,你可以信任我了吗?”

    那个病人犹豫了一下,李天逸说得头头是道,而且他又把他的腿给治好了。他最终缓缓说道:“李医生,我为之前说你是华夏庸医向你表示道歉,谢谢你治好了我的这条腿,让我可以参加几天之后的儿子婚礼,谢谢,我信任你。你们华夏中医真的了不起!”

    当病人说完这番话之后,现场立刻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此时此刻,不管是野田佳一也好,朴太正也好,两人全都傻眼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李天逸竟然真的可以让病人在一天的时间内就下床行走,而按照他们的方案,病人要想真正的下床行走,至少也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直到此时此刻,朴太正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李天逸竟然真治好了这个让他们首尔大医院都十分头疼的病症。而且李天逸竟然是在没有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就直接通过拍塔的方式,让病人可以站起来行走了。

    野田佳一看向李天逸,眼神也有些变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以一种请教的口吻说道:“李天逸,我想问一下,你这次治病到底用的是什么原理?”

    李天逸看野田佳一是以一种请教的语气说的,也就没有敝帚自珍,笑着说道:“我这次治病用的原理叫吊痧拍打原理。在我们华夏的黄帝内经,《灵枢.邪客》这一章中有这么一段话:‘肺心有邪,其气留于两肘;肝有邪,其气流于两腋;脾有邪,其气留于两髀;肾有邪,其气留于两腘。凡此八虚者,皆机关之室,真气之所过,血络之所游。邪气恶血,固不得住留。住留则伤筋络骨节,机关不得屈伸,故拘挛也。’

    黄帝内经上也说过:‘以左治右,以右治左。’这也是为什么我先拍了他的左面后拍的他右面的原因。”

    解释完之后,李天逸也笑着看向朴太正说道:“朴太正先生,现在我已经把病人治好了,一天之内他已经可以下床行走了,咱们的赌注你是不是也应该兑现了呢?”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