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379章 相见不相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79章 相见不相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钟夫人他们下了车之后,便迈步向着老张家的院子走了过去。

    此刻,老张正在被他的媳妇训斥着。老张的脸色有些难看,却又不敢反驳。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房门一开,一个村里人飞快的跑了进来,冲着老张和他的媳妇大声喊道:“老张家的,赶紧出去看看吧,你们家门口外面来了好多的车。”

    老张和他的媳妇全都大吃一惊,快步向外面走去,当他们打开房门向外一看,立刻全都瞪大了眼睛。只见他们房子的外面,停了长长的一个车队,有数十辆之多。

    其中有警车,豪车,还有,医院的急救车。

    这时,凌永智走上前来,直接看向老张问道:“你就是,李天逸所说的老张吗?李天逸在你们家吗?”

    老张连忙点点头说道:“我就是老张!李天逸就在我家的床上躺着,刚刚喝了点儿粥,有了点精神。”

    凌永智走上前去,使劲的握住老张的手说道:“谢谢,谢谢!”

    钟夫人也走上前来,紧紧握住老张的手,说道:“谢谢您,谢谢您!”

    老张看到戴着面具的钟夫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感觉到十分惊讶,因为他可以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女人,穿着十分华贵,但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呢?他想不明白,不过他还是十分,老实的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不过是收渔网的时候,顺手救了李天逸而已!”

    凌永智看着钟夫人那有些焦虑的眼神,连忙对老张说道:“老张,能不能带我们先进去看一下李天逸,我们要把李天逸接走!”

    老张连忙说道:“可以,你们请进吧!”

    随后,在老张和他媳妇的引领下,钟夫人华恒凌永智带着几名医生进入了老张的家里,其他的人全部留在外面等着。

    进入房间之后,钟夫人便看到李天逸靠在床头看向他们,李天逸的神情有些虚弱,当李天逸看到钟夫人走了进来的时候,立刻有些愣住了,他没有想到,钟夫人竟然会跟着华恒以及凌永智他们一起走了进来。

    然而让李天逸和华恒他们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钟夫人看到李天逸躺在床上那苍白的脸色和虚弱的神情之后,眼泪顺着眼角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这一刻,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那激动的情绪,直接一下子扑到李天逸的身上,痛哭起来。泪水很快打湿了李天逸的衣衫,李天逸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钟夫人会哭的如此厉害,为什么会扑到自己身上哭呢?

    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看到钟夫人哭得那么伤心,他的眼睛也是酸酸的,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华恒看着钟夫人在那里哭得昏天黑地不由得一阵苦笑,暗道:“钟夫人啊钟夫人。你为什么不肯和李天逸相认呢?如果你现在和李天逸相认了,就可以母子团聚了,这不是非常好嘛,为什么非得那么执着呢?”

    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亲生母亲看着亲生儿子在自己面前,病殃殃的躺在床上,她心中痛苦万分却不敢相认。

    钟夫人哭了一会儿之后,这才用手抹一下眼泪,泪眼婆娑的看着李天逸,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庞,说道:“小逸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听到小逸这个熟悉的称呼,李天逸的心那一刻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敲了一下,他回想起了小的时候母亲对自己的称呼。那个时候,母亲也是这样称呼他的。但是,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母亲也神秘的消失了。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听到过母亲呼唤自己小逸。也没有人再称呼他为小逸。

    李天逸望着眼前这个戴着面具,但对自己明显充满了情感的女人,他的心里有些迷惑。当这个女人与自己近在咫尺的时候,他可以感受到这个女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强烈的母性关怀。

    其实从当时在青萍会所的时候,钟夫人帮助自己介绍女朋友的时候,李天逸就可以感受到钟夫人对自己那浓浓的情感和关怀。这一次他没有想到,钟夫人竟然也跟着凌永智他们一起过来了。

    难道钟夫人认识自己?还是钟夫人欣赏自己?

    心中想着,李天逸嘴上却说道:“钟夫人,我已经好多了,就是身体还有些虚弱而已。”

    钟夫人连忙伸手叫过那几名医生说道:“你们帮他检查一下,看看身体有没有什么大碍!”

    医生很快走上前来,拿出各种检测仪器,为李天逸检测身体,检测完之后,为首的一名医生看向钟夫人说道:“钟夫人,李天逸的确是虚弱而已,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钟夫人这才放下心来看向华恒说道:“华恒啊,我打算把李天逸接回燕京市的青萍会所,让他好好的休养几天。

    华恒苦笑的看向钟夫人说道:“你不要看我,这得看李天逸的意思。”

    钟夫人连忙看向李天逸说道:“小逸啊,你的身体现在很差,必须要好好的补一补,去我的青萍会所吧,我那里有最好的厨师,最好的营养师,可以帮你尽快恢复身体!”

    李天逸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钟夫人,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现在不能去燕京市了,因为我已经请假了好长时间了,需要赶快回宝义县去展开工作了。”

    钟夫人听李天逸这样说,眼神中闪过焦虑之色,不过看到李天逸那充满了执着的眼神儿,他知道,李天逸和他的老爸一样,生来就是一副倔脾气,只要他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钟夫人的心中多少有些安慰。他看向李天逸缓缓说道:“好吧,既然你决定回宝义县,那么我就陪你回去一趟吧,这一路之上我来照顾你。”

    李天逸连忙说道:“钟夫人真的不用麻烦您了,有凌永智在我旁边陪着就行了!”

    钟夫人看了凌永智一眼说道:“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照顾你呢?还是我来吧。”

    随后,钟夫人不容分说,让几名医生抬起李天逸上了救护车。李天逸看此情况知道已经无法阻止,便直接大声对着凌永智喊道:“凌永智帮我谢谢老张他们一家人,这段时间,我可没少麻烦他们。”

    凌永智早有准备,他从旁边拿过一个皮箱递给老张说道:“老张,这里面有一百万的现金,算是我们对你救了李天逸的感谢之情!”

    当凌永智打开手提箱让老张看过里面那满满的现金之后,老张顿时瞪大了眼睛!随即却连忙使劲的摇头说道:“凌先生你太客气了,根本用不了那么多的,我为他看病,只不过是花了一二百块钱而已,这太多了。”

    凌永智却笑着说道:“老张,你不要谦虚,你能够救了李天逸一命,这是他的缘分,也是你的缘分,这笔钱是我作为兄弟对你的感谢!如果没有你,我兄弟李天逸已经死了,多少钱也换不来他这一条命啊。你就收着吧。”

    这时,老张的媳妇看到老张说什么也不肯收,顿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直接伸手接过皮箱说道:“凌先生,谢谢你了,这钱我们就收着了。”

    看到老张媳妇搞出了这一幕,众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然而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钟夫人看着老实巴交的老张,直接一伸手,陈管家立刻从他随身携带的手包中拿出一张支票递给钟夫人,钟夫人接过之后把支票递给老张,说道:“老张,这是8000万元的支票,你拿着这张支票拿上你的身份证,可以到指定的银行领取这笔钱,这是我对你救了李天逸表示的感谢!”

    如果说刚才凌永智拿出了一百万元,让老张和他的媳妇目瞪口呆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当钟夫人拿出了8000万元的支票的时候,四周围观的群众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是8000万元啊!即便是在燕京市房价最贵的地段,也绝对可以买一处大房子了。如果要是在他们这个地方的话。买下一栋楼来也不是不可以的。

    很多人都十分好奇,这个女人是谁啊?为什么为了一个李天逸就愿意拿出8000万元来表示感谢呢?更何况刚才凌永智已经拿出了一百万表示感谢了!他为何还要再拿出这么多钱了呢?他是不是有点傻了呢?

    此刻,不仅老张傻了,他媳妇也傻了,他媳妇虽然有些贪婪,但是面对着8000万的巨额支票,她可没有敢伸手。

    这时,陈管家接过支票,直接把支票塞进老张的手里,说道:“老张,你拿着吧,这笔钱是我们钟总早就对外承诺过的,不管是谁,只要救了李天逸的命,就可以拿到8000万的悬赏金,现在你救了李天逸的命,那么这笔钱就归你了。”

    钟夫人迈步向外走去,陈管家紧随其后。

    这时,华恒从他的口袋中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老张,说道:“老张,这是我的名片,你收好了,以后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情,只要是你无法解决的,你都可以来找我,我可以为你解决三次难题。”

    说完,华恒也转身离去。

    这时,凌永智拍了拍老张的肩膀说道:“老张,一定要把华总的名片留好,他不是普通人,一定要珍惜好你的这三次机会,把机会用在刀刃上,你可能终生受益。”

    等钟夫人他们带着李天逸一起离开之后,这个小山村恢复了短暂的平静,但是,那只是表面上的。有了钟夫人和凌永智给老张家的巨额奖励,老张家从此彻底翻身。而整个张家村,也因为老张家救了李天逸一命而得到的巨额奖励,全都心思活络起来,纷纷到河边去打鱼,他们也希望能够再次遇到像老张一样的事情。不过,他们谁也没有遇到过。

    随后,李天逸躺在救护车上,一路直接赶往白云省宝义县。从回去一直到李天逸完全恢复健康,整整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而在这两天两夜的时间里,钟夫人衣不解带的呆在李天逸身边伺候着。李天逸心中十分感动。这让他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生病的时候,老妈在旁边伺候自己的情景。那个时候,老妈也是像钟夫人一样,24小时陪在自己的身边。

    等李天逸恢复健康之后,钟夫人留了一张字条便离开了。

    李天逸把对钟夫人的感谢铭刻在心里,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回到县委之后,李天逸,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把之前这段时间积累的工作处理完。

    这个时候,李天逸才想起来,要给自己的老师报个平安。他连忙拿出手机,拨通了老师李可可的电话,把自己的情况向老师通报了一番。

    李可可都听完之后,有些诧异的问道:“李天逸,那天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听说你掉进河里之后,有四五分钟的时间都没有漂浮上来,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是怎么逃脱的?”

    李天逸充满感激的说道:“老师,要提到逃脱这件事,我还真得要感谢您和皇普奇老师,如果不是您推荐我去和皇普奇老师学习,我就不可能学到闭气功。如果不是学了闭气功,我就不可能从河中逃脱。不过如果皇普奇老师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一定会狠狠的臭骂我一顿的。因为我的闭气功还没有学到家,否则的话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么多事情了,我就可以直接从河底逃走了。”

    李可可听李天逸说皇普奇教了他闭气功,当时就瞪大了眼睛说道:“李天逸,皇普奇那老家伙竟然把闭气功也交给你啦。”

    李天逸点点头说道:“是啊,皇普奇老师说闭气功和内家拳可以一起练习,他们是相辅相成的,可以将针灸的效果发挥到极致。”

    李可可有些感叹的说道:“李天逸呀,看来这次皇普奇是真的看上你了,他是把你当成自己的亲传徒弟来教啊。”

    李天逸顿时一愣,老师,您的意思是闭气功这门学问很珍贵吗?”

    李可可点点头说道:“当然珍贵啦,闭气功是皇普奇家族的家传绝学,除了他们的嫡系子孙之外,只有亲传徒弟才会教的,而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听说哪个徒弟从皇普奇那里学到了闭气功。而闭气功与内家拳的确是相辅相成的,如果你把这两个全都练好的话,那么你在针灸的时候,不管遇到多么难治的病,你都可以保证自己的心态稳定,下针稳定,从而保证治疗的效果。我曾经想拿我的家传绝学和皇普奇换闭气功,他根本都不换。所以你小子现在是捡到宝了。

    哦对了,再通知你一件事儿,韩国棒子那边又搞出了一个幺蛾子,原本原定于于三个月之后才会展开的中日韩对抗大赛被韩国棒子提前到了七天之后举行,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相关的赴韩手续我已经正在安排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