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378章 李天逸的下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78章 李天逸的下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钟夫人正式对昌硕集团发起了进攻。

    范延达和昌硕集团的股东们有些慌神儿了。因为他们非常清楚,现在有人正在对他们进行野蛮收购,而这种做法是他们以前经常对别人使用的,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现在竟然有人要对他们采取这种手段。

    范延达和昌硕集团的所有股东们全都愤怒无比,纷纷要采取反制措施。

    当范延达通过各种手段得知了对他们采取野蛮收购的幕后人竟然是钟夫人的时候,范延达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没有想到,钟夫人这个老娘们竟然有如此气魄敢对我们下手,还真反了她了!这一次我们要让她清清楚楚的认识到她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她一个做会所生意的竟然想要跟我们这些做金融生意的人进行对抗,她简直是找死。想要跟我们玩资本战?那好,那我们就陪她好好的玩一玩。”

    范延达这边立刻组织金融资本和实体资本展开反击。尤其是在股市上,昌硕集团在进行野蛮并购的时候,具有丰富无比的经验,所以他们对野蛮并购的套路十分熟悉。他们很快就展开了有效的反击。

    范延达同时下令,这次一定要将钟夫人的所有资本全都留在股市和自己的企业里,他要让钟夫人血本无归。

    然而,范延达并没有想到,这一次,。负责帮钟夫人操盘的人乃是华恒的小儿子华子鸣。华子鸣那可是操盘过直接针对华尔街大佬的狙击战,拥有的十分丰富的金融战的经验。昌硕集成这边虽然有很多优秀的操盘手,但是在华子鸣这种顶尖操盘手面前,他们那些人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而范延达更没有想到的是,华恒得知钟夫人要对昌硕集团展开反击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说道,华子鸣,咱们华恒集团的资本你随便用,这一次一定要帮钟夫人好好的出一口气。

    有了华恒的这句话,昌硕集团的悲剧是注定的了!

    在随后短短的三天之内,昌硕集团的形势急转而下,原本还互有攻防,但在华子鸣加入之后,整个局势彻底改变了。昌硕集团奋力抵抗,但在华子鸣强大的攻势面前,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范延达很快就意识到,钟夫人那边有强力的操盘手和强大的资金介入。他很快就通过一些渠道得知了华子鸣已经介入整个局势的消息。范延达大吃一惊。

    随后,昌硕集团召开了董事会议。在董事会议上,很多股东都提出必须要和钟夫人进行和解。他们不怕钟夫人但是华恒集团这个庞然大物却是他们招惹不起的。

    范延达也意识到形势对昌硕集团十分危急,所以他也认可了股东的意见,亲自前往燕京市,希望能够与钟夫人见一面。

    然而,他在青萍会所的外面等了整整五个小时,钟夫人却根本都没有搭理他。到这个时候发现他才明白,双方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不过范延达非常纳闷,自己和钟夫人之间没有任何交集,为什么钟夫人一定要针对自己呢?还有华恒集团,对于这样的巨型财团,范延达更是不敢招惹。对方又怎么会找上自己呢?甚至华子鸣还要亲自出面操盘这个项目。

    范延达并不知道,所有一切的根源,就是他与东林帮之间的合作。尤其是他唆使东林帮绑架李天逸的这件事,让钟夫人直接确认李天逸的这次遭受伏击同样是因为东林帮受到了范延达的唆使。

    其实范延达真的是冤枉的。李天逸上次遭遇绑架的那件事的确是范延达雇佣东林帮干的。那一次双方之间也的确发生了资金的往来。而陈管家所查到的那笔资金往来就是那一次的资金往来。

    而这次李天逸遭受伏击。其根源是来自东林帮的老大,他认为如果不把李天逸杀人灭口,很有可能下一步李天逸会对东林帮动手,他是想来一个先下手为强。说白了,他也是为了自保。所以这件事和昌硕集团之间,和范延达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但问题是,钟夫人通过这次资金往来信息,确定了李天逸遭受打击和范延达有关,尤其是在李天逸生死未卜的情况下,钟夫人情绪已经失控了,她特别想要为自己的儿子李天逸报仇。所以,范延达和昌硕集团就悲剧了。

    而昌硕集团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把东林帮的老大给干掉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杀人灭口,防止李天逸被绑架的这件事被东林帮给说了出去!毕竟他们是一家上市公司,对这些东西还是比较重视的。一旦曝光出去,对他们的股价将会是致命的打击。

    昌硕集团在华恒集团和华子鸣介入之后一溃千里,而范延达也很快因为巨额商业贿赂和各种犯罪手段被警方逮捕了。

    自从李天逸跳入滔滔河水之中后,虽然各方力量在河水上下30公里内的范围展开了拉网式的排查,但一直都没有找到李天逸的下落。甚至连李天逸的尸体都没有找到。

    那么李天逸到底去哪里了呢?

    就在李天逸从桥上跃下进入河水的那一刹那,李天逸立刻施展了刚刚从皇普奇老师那里学到的闭气功,在进入河水之后,李天逸立刻整个人就如同假死了一般,对外界没有感知,呼吸也停止了。

    此刻,他整个人顺着水流,向着下游漂流,直到五分钟之后才浮上来,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顺着水流向下漂移了有四五百米的距离,岸上的人早已经注意不到了。

    差不多有十分钟之后,李天逸顺水漂流突然停止了。因为,他撞进了一个渔网里。而此刻,在下游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正驾驶着小船收网。当他把其中的一张渔网往上拉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渔网的压力很大。他立刻就高兴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么大的压力肯定是有大鱼呀,而且数量还不少,所以他拼命的往上拉,过了一会儿,鱼网拉了上来,然而,等他把渔网拉上来之后,他的脸色立刻大变,因为与网上挂着的赫然是一个男人!

    这个渔民把李天逸拉了上来之后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李天逸竟然还有着微弱的呼吸!

    此刻李天逸的闭气功已经结束了,但是由于他顺水流漂流的时候,撞到了一些山石,导致他受了内伤。所以现在李天逸一直昏迷不醒。

    渔民发现李天逸还有呼吸之后不敢怠慢,连忙把李天逸弄上自己的机动三轮车,拉着直奔村里的卫生院。

    他所在的村子距离河边有差不多十里左右的距离。到了村卫生院之后,他让村医给李天逸检查了一下身体。村医是一个二把刀医生。他看李天逸还有呼吸,便直接跟渔民说道:“老张啊,这小子没事儿,你带回家好好的让他休养两天就可以了。”

    渔民老张也有些无奈。只能带着李天逸回到了自己的家,为此他还被老婆臭骂了一顿,说他自找麻烦,光救治这个陌生人就要花不少钱,说他败家。

    不过老张是一个心地善良老实巴交的农民,既然此刻在李天逸昏迷不醒,他也不好意思把李天逸扔出去,所以李天逸就在老张家暂时安顿了下来。

    当天晚上,李天逸就发烧了,老张连忙把村医再次喊了过来,给李天逸输上液之后,过了一晚上,李天逸烧退了,但是整个人依然昏迷不醒。这种状况,持续了三天的时间,到了第三天早晨,李天逸终于醒了过来。

    此刻的李天逸身体十分虚弱,他缓缓睁开双眼,看到的是村民老张那张充满善良的和焦虑的眼睛。

    老张看到李天逸终于睁开了双眼,立刻兴奋起来,大声说道:“我的老天啊,你终于醒了,否则的话,我可害怕死了。”

    李天逸的眼珠转动着,还还打量着周边的环境,用十分虚弱的声音问道:“这是在哪里?”

    老张笑着说道:“我们这里是张家村,你是我收渔网的时候从渔网上把你救下来的。你小子真是命大啊,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落水的,挂到我的渔网上那么长时间竟然没有死。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小子将来肯定有出息。”

    李天逸听着老张前言不搭后语的言辞,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虽然他的身体虚弱,但是这些天,村医也给她输了一些盐水和葡萄糖,所以,当老张让他的媳妇给李天逸熬了一碗大米粥让李天逸吃完之后,李天逸感觉恢复了很多力气。

    随后李天逸和老张便聊了起来,当他得知自己已经昏迷了三天之后她自己也吓了一跳,不过随即他立刻反应过来,连忙请老张拿过他的手机,拨通了凌永智的电话。

    凌永智接到李天逸的电话之后,一开始根本都没有接,因为他并不认识这个电话号码,而他的这个手机号码只有有限的几个好朋友才知道,他以为这个电话号码是骚扰电话,不过这个电话号码十分顽固的,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

    凌永智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接通电话,十分愤怒的说道:“你们天天打骚扰电话不烦吗?你们不就是想要诈骗点钱吗?老子没时间伺候你们,再拨打我的电话的话,我直接举报你们。”

    李天逸听到凌永智那愤怒的声音之后,不由得苦笑起来,说道:“凌永智,我是李天逸!”

    听到李天逸的声音,凌永智如闻一般,他先是一愣,随后立刻十分激动的说道:“老大,你没死!”

    李天逸笑骂道:“你才死了呢,我要死了的话怎么能给你打电话呢。”

    “老大,你在哪里我立刻去接你。”凌永智连忙说道。

    李天逸立刻看向旁边的老张问道:“老张,咱们现在是在哪里?”

    老张连忙说道:“这里是白云省张家村。”

    听着老张和李天逸的对话,老张的媳妇有些不高兴的说道:“老张啊,还不赶快出去打鱼去?再这样天天在家里闲着,我们一家人都快要吃不上饭了。”

    老张是个妻管严,听老婆这样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李天逸一眼说道:“兄弟,你先休息一下,等我今天下午回来给你炖鱼吃。”

    老张媳妇立刻臭骂道:“炖鱼炖鱼,我嫁给你老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人家都往家里带金带银带钱,你可倒好,往家里带了个病秧子,不赚钱不说,还倒贴钱。”

    李天逸闻言不由得苦笑起来,他知道,自己这些天肯定给老张这一家带来很多的麻烦。

    李天逸笑着说道:“嫂子啊,不要着急让老张下河捕鱼了,过一会儿我朋友就过来接我了,到时候他们会把老张的误工费和治疗费用都加倍给你们的。”

    老张媳妇听李天逸这样说,立刻眼睛一亮,不过还是有些质疑的看了李天逸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李天逸点点头:“真的。”

    三个小时之后,让整个张家村十分震动的一幕发生了。因为此时此刻,张家村的外面来竟然来了浩浩荡荡几十辆汽车组成的车队。前面是警车开道。后面打头的是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

    这些车开进村之后,全部都在老张家门口停了下来。

    此时此刻,整个张家村全都轰动了。全村的男女老少全都跑了出来。

    他们哪里看到过这么豪华的车队这么强大的阵仗啊。

    最关键的是,前面还有警车在前面开道,这些人来张家村到底是做什么的?

    警车缓缓停下,车上,白云省公安厅副厅长廖方凯从车上跳了下来。

    随后,后面那辆加长版劳斯莱斯汽车上,钟夫人满脸泪痕的从车上跳了下来,满眼的焦虑之色。

    在后面的车上,凌永智、华恒、华子鸣纷纷从车上跳了下来。

    张家村的人自然不认识华恒、凌永智、华子鸣、钟夫人他们。

    如果要是懂行的人看了这个阵容之后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此刻,就连从警车上跳下来的公安厅副厅长在看到后面车上下来的众人之后也是大吃一惊。

    钟夫人廖方凯不认识,但是华恒他却认识的,凌永智他也认识,他可是知道的,这些人可是在华夏颇有影响力的人物。

    凌永智也就算了,他也算是从白云省这个项目崛起的,他和李天逸关系好是正常的,但是华恒这位华夏的商业巨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