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329章 2亿资金缺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29章 2亿资金缺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朱小川这样说,祝国华轻轻点点头:“嗯,朱小川同志第一个方案我认为不可行,倒是第二个方案有一定的可取之处。

    现在整个钢铁行业都不太景气的大背景下,通过资产资产并购等形式,吸引资金进入钢铁集团,有资金进驻,就能够盘活眼前的局面,尤其是解决职工工资问题。尤其是当资金足够的时候,通过产业升级和资产重组,也许可以让钢铁集团重新焕发生机,到那个时候,职工们的春天也就来了。”

    祝国华说完,王冠鹏却突然说道:“资产并购的方案的确有其可行性,不过呢,我们也必须要注意一点,那就是没有一个资本集团是慈善家,他们所采取的所有资产并购行为的根本目的就是利润,所以,我们可以和他们进行接触,不过呢,我们必须要谨防对方采取蛇吞象的方式来通过资产并购、重组等方式来套取利润,最终甩开所有的包袱,将我们宝义县玩弄于鼓掌之间。”

    王冠鹏的这番话听在李天逸的耳中颇为舒服,他心中暗暗点头,这个王冠鹏不愧是辽西市市委书记看重的人选,他的眼界、他的战略目光都是相当有前瞻性的。

    这时,其他人也纷纷畅所欲言,有的说可以找银行再好好的谈一谈,有的说可以采纳朱小川的方案,还有的提议将县国资委持有的宝义钢铁集团的股份全部转卖出去,彻底和钢铁集团脱离关系,然后把那些宝义钢铁集团的职工推向社会,该下岗的下岗。

    各种方案纷纷出炉,李天逸只是静静的听着,默默的思考着。

    而自始至终,马天岭都没有说话,他也在默默的观察着。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现在正是宝义县最为艰难的时候,李天逸能否协调好整个县委班子,来解决这次的职工生存危机呢?

    等众人把自己的意见都纷纷表态完之后,李天逸轻轻点点头:“好的,到现在为止,我们今天一共讨论了多种方案,其中具备可操作性的方案主要用三种,一种是向银行贷款,一种是和金融资本合作,出售部分或者全部的股权,一种是直接将我们宝义县国资委持有的钢铁集团的股份卖出去,彻底和宝义钢铁集团划清界限。

    下面呢,我就这三种操作方案,发表一下我的个人观点,然后咱们再进行集中讨论。”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

    李天逸便继续说道:“对于第一种方案,向银行贷款,我认为这条路我们必须要试一试,毕竟,我们是县一级政权,以我们县委县政府的信誉作为担保,从银行贷款出来先解决一下钢铁集团职工们的生存问题,这是一个最优的解决途径。

    至于第二种和资本合作,这种方案有其优势的地方,那就是一方面可以获得资金,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获得新的发展契机,但是这种方案也有弊端,这个弊端之前王冠鹏同志也已经提到过了,那就是其中蕴含的系统性风险,如何能够确保我们在达到目的的同时防范风险的产生,这个是我们县委班子需要考虑的。

    第三种方案虽然可以将我们宝义县县委县政府从宝义钢铁集团里剥离出去,但是我认为,这种方案并不可取,因为即便是我们抽身而退了,但是钢铁集团的那些职工们生存问题依然无法解决,而我们作为宝义县的领导干部,不能只想着自己,必须要考虑到我们宝义县老百姓的生存状况,必须要想办法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所以,这个方案虽然具有可操作性,却绝对不能选择。”

    分析到这里,李天逸说道:“综上所述,我认为,第一种和第二种方案我们可以一起操作,同步进行,看看有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资金问题。根据目前保守估计,这次我们要解决的资金缺口至少在两三个亿左右。”

    李天逸说完,祝国华皱着眉头说道:“李书记,据我的了解,目前钢铁集团仅仅是拖欠的职工工资就达到了两三个亿,但是他们还拖欠着很多上下游厂商的货款等,这笔钱至少有六七个亿之多,如果我们县委县政府要是介入这次的危机的话,这些货款和债务,我们要不要考虑?”

    李天逸摇摇头:“我们县委县政府不是慈善家,我们不具体参与钢铁集团的决策,我们只负责牵线搭桥,负责先解决职工们的生存问题,至于钢铁集团自己的事情,还是需要他们自己来解决。”

    祝国华听李天逸这样说,立刻唱起了高调:“李书记,那可不成啊,我们怎么能只管职工不管企业呢?企业如果黄了,职工们可就没有地方就业去了,所以啊,我建议还是企业职工都要统筹兼顾,这是相辅相成的。”

    李天逸反问道:“不知道祝国华同志你的意思是我们如何统筹兼顾?是多从银行贷款出来还是多从金融财团那边多要钱一些资金出来?”

    祝国华道:“我认为这两个都需要考虑,因为如果仅仅是解决了职工们的问题而不解决企业的问题,那么企业依然面临倒闭的危机。所以,我们应该把资金预算从两三个亿提高到四五个亿,这样可以多腾出一些资金来交给宝义钢铁集团方面去进行产业升级改造,为他们的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祝国华说完,王冠鹏突然说道:“祝国华同志,你的意见的确有可取之处,李书记,在兼顾企业方面,我赞同祝国华同志的意见,但是,对于如何救活企业,我的观点却和祝国华同志不同。”

    李天逸笑着看向王冠鹏点点头:“你接着说。”

    王冠鹏道:“我最近研究了一下宝义钢铁集团的相关人事安排,我发现,虽然宝义钢铁集团名义上是一家股份制上市公司,而县国资委只占40%的股份,但是,宝义钢铁集团的几任董事长都是由县委县政府直接指派人过去负责的,所以,从本质上讲,宝义钢铁集团只是一家披着股份制企业外壳的国有企业。

    而宝义钢铁集团前任厂长之所以被双规,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腐败问题。

    那么我的疑问是,即便是我们真的找到了资金,我们可以继续放心的把这些资金交给宝义集团现在的领导班子吗?据我所知,宝义钢铁集团现任厂长之前也曾经担任工厂的领导职务,也是钢铁集团的董事,我还查了一些资料,发现在过去的五年中,宝义钢铁集团共从各大银行贷款达到了10个亿,但是,有了这10个亿之后,宝义钢铁集团的业务却并没有任何提升,所以,我对现在宝义钢铁集团的领导班子的能力产生了严重的质疑。

    所以,我认为,如果要想改变宝义钢铁集团眼前的困局,光靠现在的领导班子是肯定不成的。我们必须要对宝义钢铁集团的领导班子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调整。”

    祝国华立刻反对道:“我认为现在的钢铁集团不适合调整,因为现在正是钢铁集团人心浮动的时候,有那些钢铁集团的老人在,他们可以震慑得主那些工人们,可以确保不会出什么大事。”

    王冠鹏反问道:“那么请问,祝国华同志,如果钢铁集团的领导真的那么给力的话,为什么这次钢铁集团职工围堵县委县政府大门的事情他们没有提前给出任何的信息,没有做出任何的安排?这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现任的宝义钢铁集团的厂领导同样的庸碌无能,所以,我建议对宝义钢铁集团的领导班子要进行一次大的调整。要把有能力、有魄力的人放在那个位置之上。”

    “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很有必要……”

    随后,祝国华和王冠鹏两人围绕着要不要调整钢铁集团现任领导班子的事情展开了激烈的博弈。

    到最后,两人谁也无法说服谁。

    无奈之下,两人只能看向李天逸,等待李天逸这个一把手做出最终的裁决。

    李天逸却是微微一笑:“王冠鹏同志和祝国华同志的两个观点都各有其利弊,但是呢,我认为,现在我们连资金都还没有一点头绪呢,现在就讨论资金如何处理的问题有些过早了,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集中精力去寻找资金,先想办法解决职工的生存问题。这个是当前的第一要务,直接关系到我们宝义县的维稳大局。

    现在主要有两个资金渠道,一方面是向银行贷款,一方面是和金融资本集团谈判,祝国华同志,你有没有把握和你之前所宣称的金融资本集团去谈一谈,从他们那里融资?还有王冠鹏同志,你之前是市财政局的局长,我相信你和市里的银行方面关系应该不错,不知道你能不能通过你的关系网,向银行方面贷款一两个亿,来解决眼前的危机?”

    李天逸说完,笑着看向两人。

    其他的常委们也看向两人。

    马天岭却笑吟吟的看向了李天逸。

    此时此刻,马天岭心中对李天逸这个年轻人彻底重视起来了。

    因为从一开始到现在,李天逸自始至终都淡定从容,将整个大局牢牢掌控在手中,尤其是现在,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将王冠鹏和祝国华给套了进去。这明显是给两人一个相互攀比的机会。不管谁输谁赢,对李天逸来说,他都能完成之前对老百姓的承诺。

    这就是城府和心机啊。这就是卓越的平衡能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