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294章 一记压一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94章 一记压一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虽然心中充满了担心,但是王正宵和高德坤却不敢放肆,更不敢在这个时候撒谎,连忙用手一指李天逸说道:“朱省长,李天逸在那边的挖掘机上呢。”

    朱云成顺着王正宵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辆挖掘机正在娴熟的运用机械臂将一铲一铲的土石方挖掘起来,然后来到远处的另外一处土堆放下,然后继续挖掘。整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潇洒至极。

    朱云成也有些惊呆了。他知道李天逸有才,这小子可以搞经济是一把好手,做纪委工作也是一把好手,现在竟然开挖掘机也是一把好手。

    朱云成真的有些无语了。李天逸啊,要不要这么妖孽啊。

    “把李天逸喊过来吧。”朱云成说道。

    高德坤连忙跑过去把李天逸从车上喊了下来。

    李天逸摘下安全帽,一边用力的扇着,一边快步走了过来。

    看到朱云成之后,李天逸看了看自己的手,苦笑着说道:“朱省长,我就不和您握手了,我的手有些脏。”

    朱云成却笑着伸出手来说道:“怎么着,我这个堂堂的副省长大人要和你握手,你还敢不给面子?”

    李天逸嘿嘿一笑:“只要您老人家不娴我脏就成。”说着,李天逸伸出手来和朱云成握了握。

    此刻,旁边的王正宵和高德坤全都看傻眼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李天逸和朱云成副省长说话的时候竟然如此轻松随意,要知道,此刻的他们连大气都不敢高声的喘一下,因为朱云成副省长所带来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此刻,从车队后面一直跟随着过来、正在快步跑过来的市委书记贾连庆也有些傻眼了,他虽然没有听清楚李天逸和朱云成所说的话,但是现在,朱云成副省长到了之后,竟然先让人把李天逸给喊了过来,还亲切与他握手的场面他可是看到了。

    这李天逸和朱云成副省长之间难道还有什么亲戚关系不成?要不然的话,这个朱副省长怎么这么看重李天逸啊。

    气喘吁吁的跑到朱云成近前,贾连庆主动伸出手来说道:“朱省长您好,我来晚了,请您见谅啊。”

    朱云成伸出手来展示给贾连庆说道:“贾连庆同志啊,我就不和你握手了,你看,我的手都已经被李天逸给弄脏了。你来了就好,今天啊,我们都听听李天逸关于这一次矿难事件的调查汇报。”

    贾连庆连忙点点头,有些尴尬的站在朱云成的身边,目光有些紧张的望着李天逸。

    李天逸沉声说道:“朱省长,昨天晚上,矿区组织了数十台挖掘机深夜对山体滑坡土石方进行了清理,从滑坡土石方下面挖出了十多具尸体和挖掘机,现在,我怀疑这土石方下面还埋藏着更多的挖掘机司机和工人,我希望朱省长能够批准对现场继续挖掘,查明真相。”

    朱云成听完之后,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冷冷的看向贾连庆说道:“贾连庆,可有此事?”

    贾连庆心头一沉,暗道情况不妙啊,不过他也是个聪明人,听李天逸的意思,似乎证据确凿,在说话的时候,他就注意了几分,立刻说道:“朱省长,昨天晚上的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是从我接到的顺河县的同志们反映的情况来看,昨天晚上的的确确有挖掘机司机在进行清理作业,但似乎并没有发生李天逸同志所说的那些事情。”

    朱云成看向王正宵和高德坤问道:“你们顺河县的同志们怎么说?”

    王正宵连忙说道:“朱省长,根据马矿长跟我汇报的情况来看,的的确确没有发生李天逸同志所说的那些事情。”

    高德坤也连忙附和点头。

    很显然,现在他和王正宵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只能福祸相依。

    朱云成问道:“马矿长呢?”

    “他没有在这边。”王正宵连忙说道。

    刚才他吩咐马矿长去准备迎接省委领导的东西去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省委领导下来的这么快,根本没有马矿长准备的机会。不过现在王正宵也在暗暗庆幸,幸好马矿长不在现场,否则的话,看朱省长的意思,似乎是想要刨根问底啊。

    然而,王正宵的这个念头刚刚想起,便看到马矿长气喘吁吁的从办公楼那边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声说道:“王书记,高县长,省委领导们什么时候过来啊,我这边已经全都安排好了,保证让省委领导眼前一亮……不给咱们顺河县丢人……”

    马矿长本来是想要在王正宵和高德坤面前表功的,但是当他跑到附近之后,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等他跑过来的时候,王正宵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啊。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马矿长这个草包竟然没有看出省委领导已经来了,更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还当着省委领导的面表功,这简直是嘬死啊!

    朱云成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马矿长,问道:“这位是?”

    “朱省长,这位就是马矿长。”王正宵只能实话实说。

    朱云成点点头,等马矿长走进之后,王正宵连忙对马矿长说道:“*荣同志,这位是咱们白云省的常务副省长朱云成同志,现在朱省长有话问你,你要据实回答。”

    这种情况下,王正宵不敢肆意妄为,只能用最后一句据实回答来暗示马矿长一番。

    马矿长虽然平时有些小糊涂,但是有些时候还是有些头脑的,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做到如今这个位置。

    马矿长立刻点头哈腰的伸出手来说道:“朱省长您好。”

    他想要和朱云成握手,朱云成却根本没有鸟他,他只能讪讪收回手。

    朱云成盯着马矿长的眼睛十分严肃的问道:“马矿长,据李天逸同志讲,昨天晚上,你们矿区出动了十多台挖掘机连夜对山体滑坡路段进行清理,挖掘出了很多的尸体和挖掘机,可有此事?为什么现场没有看到这些呢?”

    马矿长闻言吓了一跳,他很怀疑李天逸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不过此刻,面对朱省长的质问,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朱省长,我们矿区实在是太冤枉了,我们这次山体滑坡之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员和机械伤亡,朱省长,您可要为我们矿区做主啊,李组长绝对是在抹黑我们啊。”

    听完马矿长的回答之后,脸色阴沉着看向李天逸说道:“李天逸同志,贾连庆同志和顺河县的干部们、矿区的矿长都矢口否认矿区这边有人员伤亡,你怎么解释,你要知道,我们说话做事是要讲究证据的。”

    李天逸没有说话,而是从手中拿出自己的手机,从里面调出了一系列的图片照片递给朱云成说道:“朱省长,您看,这是我昨天想尽一切办法,从所入住的酒店逃离出来,历经坎坷之后赶到了矿上,冒充了一名挖掘机司机,在挖掘行动中所拍摄的现场画面和视频。”

    朱云成接过李天逸的手机一张张图片的翻看,最后又看了一下李天逸所拍摄的视频,看完之后,朱云成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把手机直接递给贾连庆声音冰冷的说道:“贾连庆同志,你自己看看吧。”

    贾连庆接过李天逸的手机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有些发抖,因为李天逸这第一张照片拍摄的就是一名挖掘机司机被从一辆埋在土石方下面的挖掘机里面挖出来的场景,再后面,则是一系列的照片,有的是挖掘机被拉出来的照片,有的是地上摆放着的尸体的照片,由于现场灯火通明,所以照片拍得还是比较清楚的。

    看完这些照片之后,贾连庆心中已经开始狠狠的打鼓了,大脑已经开始飞快的转动起来,他知道,这次的矿难瞒报事件的定性恐怕危险了。

    意识到这种情况,贾连庆眼睛微微眯缝了起来,愤怒的把李天逸的手机拍给王正宵说道:“王正宵同志,你们顺河县不是口口声声说矿区没有人员伤亡吗?那么李天逸同志手机上的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你们顺河县为什么要对矿难事故隐瞒不报?这就是你们顺河县的县委领导的做事态度吗?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组织性和纪律性吗?”

    这下子,轮到王正宵和高德坤两人傻眼了。

    要知道,他们之所以敢瞒报这次事件,一方面是因为这次事件实在是太严重了,他们担心真的直接报上去会导致他们直接丢官罢职,二来,他们也十分隐晦的向贾连庆暗示,这次事故太严重了,想要听听贾连庆的意见。

    贾连庆也没有明说,但是却已经暗示他们,要将此事大而化之,意思就是让他们想办法瞒报,上面他来负责做工作。

    正是因为有了贾连庆这边的支持,他们才敢明目张胆的进行瞒报的,否则的话,再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如此瞒报。

    但是,现在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事情要穿帮了,贾连庆第一个就把责任推给了他们,将他自己摘了出来。

    这两人见状,立刻明白贾连庆的意思了。

    所以,他们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干。

    王正宵连忙说道:“贾书记,非常对不起啊,我们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也是听矿区那边是这样上报上来的,马矿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