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274章 截然相反的诊断结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4章 截然相反的诊断结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罗达佐在郑秀梅对面坐定,先从工作人员送上来的他的工具箱内拿出了一台便携式电子血压计,为郑秀梅测量了一下血压,发现郑秀梅的血压有些高,随即,他有拿出了脉枕,让郑秀梅把两只手腕轮流放在脉枕之上,然后他装模作样的闭上眼睛,似乎是在感受着郑秀梅的脉象。

    等过了一会儿之后,罗达佐睁开眼睛,笑着说道:“郑女士,您的头痛是因为平时工作量比较大、过分劳心劳力所致,再加上您的血压有些高,我认为,只要您平时控制好血压,保持好休息,我再给你开几服药,保证药到病除。”

    说话之间,罗达佐表现出了强烈的自信。

    “罗大师,那在您看来,我这病为什么去了很多大医院都治不好呢?血压药我也一直都在吃,血压控制得也还可以。”郑秀梅有些忧虑着问道。

    罗达佐笑着说道:“那么请问郑女士,您一年之中,有没有休息过3个月以上的时间?”

    “没有。”郑秀梅苦笑着摇摇头。

    作为一名厅级干部,她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时间去休息呢。能够保证每周末能够休息,已经是不错的了。有些时候,工作忙起来的时候,周末都要加班的。

    这就是身在官场,身不由己啊。

    罗达佐立刻笑着说道:“这不就是了吗?您的病情,其根源在于用脑过度,再过过分焦虑,进而引发神经紧张,最终会引起三叉神经痛以及血管神经性头疼,虽然服用去痛片、镇静药以及辛凉宣散之类的药剂可以稍微缓解,但是肯定无法根除。

    我这里呢,给您开几服药,前期以补血益气为主,先逐渐巩固您的先天之本,庵后再使用柴胡舒肝散,减轻焦虑影响,再经过两年的调养之后,您的头疼就会慢慢消失了。”

    罗达佐摆出了一副专家的姿态,说话的时候,语气显得十分笃定。

    郑秀梅听到罗达佐刚才的论述,深以为然,因为她以前的的确确服用过镇静药以及去痛片等药品,也服用过一些辛凉宣散的中药,但是最终的结果都不是很理想,只能缓解而不能根除。

    所以,当罗达佐说完之后,郑秀梅对罗达佐的诊断结论已经相信了七八分。

    这时,罗达佐拿出笔来,刷刷点点的在一张纸上写上了两服药的药方,然后分别在药方上写下了标号,一个标号为1,一个标号为2,等他写完之后,把两幅药方递给郑秀梅说道:“郑女士,你先吃这个标号为1的药方上的药,先吃上2个星期左右,主要目标是固本培元,补血益气,等到你把身体调养得差不多之后,再吃这标号为2的疏散药剂,吃上10天左右,吃完这两服药之后,再去我的中医研究院去找我,我再给您调整下一阶段的用药,我估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年之内,您的头疼就可以痊愈了。”

    听罗达佐这样说,郑秀梅心中有些激动起来。要知道,这个头痛病可是折腾了她好几年了,现在突然有一位顶级专家说可以保证两年之内治愈,她怎么能不兴奋呢。她连忙把两份药方十分郑重的放进了自己的手包之内,放好。然后笑着说道:“谢谢罗大师,吃完药之后,我会第一时间去您的中医研究院找您的。”

    罗达佐冲着郑秀梅笑了笑,迈着沉稳而自信的步伐再次返回擂台。

    这时,郑秀梅直接在评分板上写下了分数——100分!

    然而,这个时候,冰山美女徐雅莉却突然说道:“郑女士,我认为,现在还不到打分的环节。”

    郑秀梅不由得一愣:“哦?不到打分的环节?之前不都是这样的吗?”

    徐雅莉依然满脸冰冷的说道:“之前可以那样打分是因为之前都是一目了然,但是现在却不一样,因为现在比拼的是医术,比拼的是治疗效果,我认为,要想知道治疗效果如何,至少应该等您吃完药之后再确定,或者是请一些国内中医界的顶尖专家来鉴定一下双方药方水平的高低。只有这样才是最公平的。”

    郑秀梅一听,不由得一皱眉头。

    其实,郑秀梅认为,有罗达佐这样一位十分著名的中医专家给自己看病的话就已经足够了,李天逸一个小小的公务员不可能懂得医术的,即便是懂得一点医术,也肯定是三脚猫的功夫,怎么可能够资格给自己看病呢?

    不过徐雅莉这么一说,她就有些犹豫了。

    这时,梁洪忠也突然说道:“郑女士,我也赞同徐雅莉的意见,虽然从我的内心深处,我认为李天逸根本不可能懂得医术,甚至我认为李天逸这一局必输,但是,这毕竟是一场公平的比赛,我们必须要让李天逸完成他的比赛,如果一点机会都不给他,那么即便是现在就判定李天逸输了,李天逸也肯定不会服气的。您说呢?”

    梁洪忠这话直接一下子就说道点子上了。

    郑秀梅点点头:“嗯,梁先生的话有道理,那就请李天逸过来也给我看看吧。”

    郑秀梅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显得十分随意,根本就没有李天逸放在眼中。

    这时,有工作人员去了贵宾室,把李天逸请了出来。

    李天逸坐在郑秀梅的对面,笑着说道:“麻烦工作人员帮我准备一个脉枕,如果没有脉枕的话,帮我准备几本书。”

    让李天逸没有想到的是,工作人员竟然很快就给李天逸拿过来一个脉枕,放在桌面上。

    李天逸冲着郑秀梅微微一笑:“郑阿姨,请您把手腕放在脉枕上,我需要为您号脉。”

    郑秀梅眉头微皱,虽然把手腕放在了脉枕上,但是嘴里却说道:“李天逸,你还懂得中医?”

    李天逸微微一笑:“略懂一二。”

    “李天逸啊,我跟你说啊,这中医之术博大精深,不是谁都可以学会的,你以后千万不要像今天这样,略知一二就敢胡乱给别人看病,这是对病人的极度不负责任。”

    郑秀梅这话初听起来全都是为李天逸好,但实际上,她已经把她的态度表现得十分明确了,那就是她对李天逸根本没有任何的信任。

    李天逸对此并不以为意,只是静静的感受着郑秀梅的脉象,随后,又让郑秀梅换了另外一个手腕继续诊脉。然后,李天逸又看了郑秀梅的舌苔,眼睑等部位。

    李天逸诊脉花的时间比罗达佐要长出不少,弄得郑秀梅都已经不耐烦了。

    最关键的是,李天逸根本就没有去策略郑秀梅的血压,这让郑秀梅心中更不满意了,要知道,身为一名医生,病人到了医院之后,为病人测量血压是一个必须要做的环节,李天逸竟然连这个最基本的环节都没有去做,这说明李天逸是非常不专业的。

    “李天逸,我的脉象如何啊?”郑秀梅眯缝着眼睛看着李天逸,很明显,她是想要考验一下李天逸了。

    因为她之前也看过不少中医,对于自己的脉象,之前那些中医所说的那些她都已经烂熟于心了。

    李天逸微微一笑说道:“郑阿姨,您的脉象沉细而弦,舌苔薄而净,质偏紫,平时应该寝食如常,大小便无恙。不过如果要是有医生给您开那种搜风止痛类的中药,您吃了之后肯定没有任何反映,因为您的病症和风火头疼无关。如果我诊断不错的话,您的这种头疼应该多发生在凌晨十分,头疼的部位应该在头顶,头疼起来的时候,痛苦难当,不痛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样,不知道我说得可否正确?”

    李天逸说完,现场立刻想起了一阵阵的哄笑之声。

    李天逸这番话听在现场很多人的耳中,简直和笑话一样,他们没有人相信李天逸仅仅是通过望闻问切就可以判定出郑秀梅的头疼发生在凌晨,要知道,即便是之前的那位罗大师根本就没有提及这些。

    再加上现场这些人,有不少都是80后、90后甚至00后,他们对中医所知甚少,去医院往往看得也都是西医,李天逸所说的这些话听在他们的耳中,就犹如天方夜谭一般。

    “下去吧,别在这里忽悠人了。”

    “就是就是,李天逸啊,你真有当江湖郎中的天赋啊。”

    然而,此时此刻,郑秀梅心中却已经犹如被火烧了一天一夜的滚油一般,彻底沸腾起来。

    因为李天逸刚才所说的什么脉象之类的东西她虽然听不太懂,但是,李天逸所说的什么凌晨发作、头疼部位在头顶却说得十分精准,就好像是亲自看到了一般。

    不过震惊归震惊,她的脸色却如常,在她看来,自己的病情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儿张梦菡告诉李天逸的,所以,李天逸现在说出这些来她没有必要太过于意外。也不认为这是李天逸的功劳。

    “李天逸,那你认为我的病情应该怎么治疗?”郑秀梅显然把李天逸认为是一个江湖郎中了,认为他是在忽悠自己了。

    李天逸摆摆手说道:“郑阿姨,现在先不要着急做结论,我想要问您一句,您的头部之前是不是遭受过意外的打击,而且您对此事十分愤怒?您的头痛应该是在这次意外打击之后才开始发作起来的。”

    郑秀梅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狐疑起来。

    李天逸的这个问题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然而,当她仔细回想一下,赫然发现,李天逸所分析的一点都没有错,自己的头痛的的确确是在那次意外的遭受头部打击之后才开始发作起来的。不过那个时候,张梦菡还非常小,别说张梦菡了,就连老公都不知道。她也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及此事。难道自己的头痛真的和那次意外打击有关?难道这个李天逸真的懂得医术不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