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104章 天逸戏棒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4章 天逸戏棒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雷鸣般的掌声逐渐落下,车前子貌似谦卑的向着鼓掌的媒体们鞠了一躬,随后满脸淡定自信的坐下。随即看向李天逸说道:“李天逸,我背完了,接下来是不是该你背诵了?如果你感觉自己无法代表白云省中医界的话,可以回去,换其他人过来也没有问题。”

    “是啊,李天逸,你实在是太年轻了,就算是你背不下来,也没有人会责怪和嘲笑你的,毕竟你还太年轻了,我们大家都理解的。”说完,朴太正看向谷国进说道:“谷教授,你们要不要换一个出赛?”

    谷国进满脸阴沉,看向老师李可可,却发现老师眼皮子翻了翻,根本没有任何表示,他只能咬着牙说道:“不换。”

    “好,李天逸,下面,就看你的了。年轻人嘛,随便表现一下亮亮相就可以了。”朴太正貌似十分体贴的说道。然而,他的字里行间却表现出了对李天逸强烈的鄙视。

    李天逸不动声色的看了朴太正一眼,冲着主席台上的李可可大声喊道:“李老,如果我要是背诵不下来的话,你可不能怪我,我是被赶鸭子上架。”

    李可可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哼,如果你小子这一局要是给我输了,就不要拜我为师了。”

    李天逸闻言,气得脸色铁青,咬着牙说道:“您能不能不用这个条件来威胁我,您这样做是不是天卑鄙了。”

    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李天逸却知道啊,如果自己不拜李老先生为师,那么就没有办法帮助胖子刘壮把他的头痛病彻底治好,胖子可是自己的好兄弟啊,兄弟有难,自己不出头谁出头?虽然明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李可可老先生给坑了,李天逸也只能认命了。”

    韩国人那边都傻眼了,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李可可和李天逸之间的对话怎么就那么诡异呢?

    李天逸看了车前子一眼,叹息一声说道:“车前子啊车前子,不是我想要跟你比,是我不和你比不行啊,我也只能献丑了。”

    “非常乐意和你这样年轻的俊才交流交流,你请吧。”车前子表现出了一副大度的样子。

    李天逸直接闭上了眼睛,然后便开始背了起来:“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生……”

    背到生字的时候,李天逸就好像录音机卡带了一般,嘴里一直喊着生字却一直过不去。

    看到这里,谷国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即便是让他出面,这个续篇他也是背诵得下来的,这个李天逸毕竟年轻而且还是业余的中医爱好者啊,他怎么可能把这么晦涩难懂的中医著作背诵下来呢?

    完了!这次恐怕是真的要完蛋了!白云省中医界要彻底丢人丢大发了。

    真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派李天逸这么一个门外汉去代表白云省参赛呢?

    其他白云省的中医专家们也全都急得满头大汗,有人恨不得直接提醒李天逸了。但是面对着现场这么多的媒体,他们却不敢。

    看到李天逸的表现,车前子很安逸的靠在椅子上,嘴角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风轻云淡,实际上,桌子底下,他已经翘起了二郎腿,一翘一翘的,那叫一个轻松写意,如果有人注意到的话,就会发现,此刻的车前子浑身上下流露出一丝狂傲的劲头,只不过他掩饰的很好,眼底深处看向李天逸的时候,那一抹浓浓的鄙视也是一闪而逝。

    主席台上,几个评委纷纷凑到李可可老先生面前,紧张的说道:“李老,这李天逸行不行啊?不会连《伤寒论》的序都背不下来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我们白云省中医界这次丢人可丢大发了。”

    李可可脸上的表情也是犹豫不定,他皱着眉头看着李天逸的表情,心中也有些打鼓:“难道我得到的消息有错吗?难道李天逸这小子我看走眼了?”

    这时,在“生”字上卡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李天逸突然一拍脑门,嘿嘿一笑:“想起来了,后面是——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

    听到李天逸继续往下背诵了下去,李可可、谷国进等一干白云省中医界的人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谷国进使劲的摸了摸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有些不满的瞪了李天逸一眼。这小子,实在是太令人操心了。

    李天逸卡了这么一下之后,竟然一口气把后面第一卷辨脉法和平脉法全都背诵了下来,虽然其中也有一些卡顿,但是卡顿的时间并不长,就全都通过了。

    等到李天逸背诵到第二卷的时候,不管是朴太正也好,车前子也好,全都傻眼了。

    本来,他们以为李天逸根本就是一个门外汉的菜鸟,尤其是李天逸卡顿在“生”字上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李天逸不行了。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李天逸竟然磕磕绊绊的开始背诵第二卷了。

    背诵第二卷的时候,李天逸依然时不时的卡顿一下,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之后,大家全都淡定了很多。果不其然,李天逸这家伙虽然时有卡顿,但依然自己慢慢的回忆着背诵了下来,实在想不起来了就直接忽略一小段,再继续往下背。

    直到李天逸背诵到第七卷辨霍乱病脉证并治第十三、辨阴阳易差后劳复病脉证并治第十四

    辨不可发汗病脉证并治第十五、辨可发汗病脉证并治第十六的时候,整个会议室内的气氛已经完全变了。

    此刻,谷国进等一干白云省的中医大家们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李天逸,有人紧握双拳,有人咬着后槽牙,全都在心中暗暗为李天逸鼓劲,因为他们看到了李天逸的过人之处,至少,李天逸能够背诵下来这么多,是他们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达不到的,就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李老的眼光。

    不过他们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车前子可是背诵下来了百分之八十五以上,李天逸这才背诵下来百分之七十左右。

    与之相应的,车前子那边也紧张了起来,二郎腿也不翘了,双目紧紧的盯着李天逸,心中暗暗祈祷着:忘了吧,全都忘了吧。”

    也许是车前子的祈祷起到了作用,当李天逸背诵到“伤寒头痛,翕翕发热,形象中风,常微汗出自呕者,下之益烦,心中——心中——”的时候,李天逸再次卡顿了。

    这次卡顿整整过去3分钟了。李天逸竟然还没有想起来。

    此刻,谷国进等人全都面若死灰,脸色惨白中带着一丝绝望和苦涩。

    他们知道,李天逸这样一个门外汉能够背诵下来这么多已经十分难得了,即便是输了,也不算丢人了。而且他们认为,卡顿了三分钟还记不起来,后面很难想起来了。

    原本有些紧张的车前子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二郎腿再次翘了起来,眼角眉梢都带着得意的微笑。

    就在这个时候,李天逸突然又拍了一下脑门:“我靠,原来是他啊,想起来了——心中懊憹如饥;发汗则致痉,身强,难以屈伸;熏之则发黄,不得小便;灸则发咳唾……”

    经过这次卡顿之后,李天逸犹如机关枪填满了子弹,以超高射速将后面的内容全部快速背诵了下来。

    和车前子不同,车前子是越往后背诵的准确度越低,李天逸恰恰相反,越往后,背诵的准确率越高。

    等李天逸背诵完之后,现场众人全都傻住了。

    看看时间,李天逸和车前子用时都差不多,甚至比车前子还少用了一分钟。但是轮到准确率上,李天逸的背诵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六!远远超过了车前子的百分之八十五。

    此刻,韩国领导朴太正眼睛都有些直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白云省方面派出一个非中医系统的年轻人竟然把他们韩医系统伤寒派最杰出的代表人物车前子给搞定了。

    这个时候,李可可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看向李天逸的时候,就好像灰太狼看着小绵羊一般亲切。

    这个时候,李可可已经弄明白了,李天逸之前之所以会出现所谓的卡顿,纯粹是在调戏这些韩国棒子啊,要知道,能够把后面背的那么顺畅的人,怎么可能把前面背的不顺畅呢?这绝对是故意的。

    不过通过这次出场,李可可知道,自己这次真的看对人了,李天逸这个年轻人的的确确是一个可造之材,只是非常可惜的是,他并不是中医系统的人,而是公务员,他唯有心在一声叹息,但即便是如此,他也下定决心一定要收李天逸为徒,好好的培养一下他。就冲着他那“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远大理想!他相信,李天逸一定可以将中医和中华文化发扬光大!

    “朴太正,第一局比完了,胜负结果如何?”谷国进此刻看向李天逸的目光那叫一个和蔼啊。在谷国进看来,这个李天逸怎么看怎么帅气。

    朴太正犹如嘴里塞了一只死耗子一般,说话那叫一个费劲啊:“这个……这个第一局嘛,嗯,是你们白云省中医界赢了。不过呢,我们第二场马上开始,我们这边由金哲峰出场,背诵李东恒的《脾胃论》,不过呢,我们必须要多一个规定,那就是任何人卡顿时间不能超过2分钟,超过两分钟如果想不起来就到此为止。”

    朴太正干脆针对李天逸玩起了厚黑学,设定了一个条条框框。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