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103章 绝望的比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3章 绝望的比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现场的工作人员已经快速部署,将双方各自参赛选手按照分别汇聚在一起。意思是让双方五对五展开比赛。

    现场的记者们摄像机已经全部对准了参加比赛的各位选手们,把所有选手的面目表情全部摄入其中。

    就在这个时候,让现场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可可老先生突然站出来说道:“小谷子,你让其他参赛选手都回来吧,只留下李天逸一个人就可以了。”

    谷国进听完之后顿时眼睛都直了:“老师,这……这不太好吧,这个李天逸是一个公务员,我估计他把全部的心思全都放在官场上了,您让他一个人代表我们整个白云省中医界去出战,这是不是太儿戏了啊?”

    “是啊是啊,李老,这可使不得啊,虽然我们几个人年龄不小了,记忆力不行,但好歹还是可以把中医典籍的大意说出来的,让李天逸一个门外汉参赛,只会严重影响到我们白云省中医界的形象,这是绝对不行的。”立刻有人大声说道。

    李可可不为所动,表情十分坚定。

    这时,李天逸也郁闷了,立刻抬起头来看向李可可说道:“李老,您看您能不能换个人啊,我只是一个对中医感兴趣的门外汉而已,您让我迎战这不是给咱们白云省中医界丢人吗?”

    “是啊是啊,李老,您看李天逸自己都没有自信了,要不您还是换人吧。”

    李可可却不为所动。

    这时,朴太正也不爽了。在他看来,李天逸刚才的那番话根本不是客气,而是心虚,毕竟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年轻了,他的医学素养肯定非常低的。虽然他心中暗暗兴奋,但是为了他们韩国人的面子,他还是咬着牙说道:“李老,我虽然非常尊敬您,但是,我认为你们华夏中医界如果只派出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出战,这是对我们韩医、对我们韩国医学界的强烈蔑视,我们无法接受,我们要求你们一方必须五人出战!”

    李可可冷笑着说道:“朴太正,别说是你,就是你的老师在我的面前也不敢放肆,明白的告诉你,我李可可就是看不起你们韩国医学,你们韩医明明学习的是我们中华传统医学,你们先是改名为汉医,后来又改名为韩医,你们瞒天过海,自欺欺人,意图混淆视听,甚至还想要申遗,对于你们的卑鄙行径,我作为一名中医人,表示强烈的愤慨和鄙视。

    没错,我就是鄙视你们!如果你们想要证明你们的实力,想要让我派其他人出场,可以,没问题,只要你们能够赢得了李天逸,其他人会立刻出场的。但是,如果你们连李天逸都赢不了,那么以后就不要到我们白云省的地面上嚣张,虽然我们白云省距离你们韩国很近,虽然我们白云省的中医已经衰落了,但是,还轮不到你们韩国人到我们白云省的大地上耀武扬威!废话少说,赛场上论高低吧!”

    朴太正被李可可这番话说得一愣一愣的,气得肚子鼓鼓的,却偏偏不敢多说什么,因为李可可说得没错,即便是他朴太正的老师,对于李可可这位华夏中医界的泰斗级人物也充满了尊敬。在他的老师看来,李可可这位老先生是代表着华夏传统中医文化的巅峰人物,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把中医当成自己毕生事业去努力的人物,是一个真真正正为了中医的传承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物。”

    “好,比就比,车前子,你第一个出场。”

    车前子,是韩国著名韩医世家中当代名医车东根的独生子,车东根之所以给儿子取了一个中药的名字,就是希望他将来能够继承韩医的医学。

    车前子没有辜负车东根的期待,经过数年的努力,终于成为韩医界年轻的精英人物。他研究的领域就是中医《伤寒论》。”

    车前子今年看起来也就三十一二岁的年纪,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气质儒雅。

    车前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李天逸,笑着说道:“李天逸,在正式比赛之前,我想要问你一下,你知不知道你们中医界有几大流派?他们的代表人物和代表著作是什么?”

    李天逸微微一笑:“车前子,对于你们韩医我还真不了解,但是对于我们中医,我却了如指掌。我们中医一共有七大门派,第一个是伤寒派,代表人物是张仲景,代表作《伤寒论》,可以说不懂伤寒论,难以成名医。

    第二个门派是脾胃派。该派由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李东垣创立。脾胃派也叫作补土派。李东恒创立《脾胃论》学说,认为脾胃是水谷气血之海,后天之本,虚则百病丛生,主张疾病由补脾胃,从脾胃着手论治。

    第三大门派是滋阴派。由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创立。该派治疗以滋阴为主。他创立“阳常有余,阴常不足”的论点,强调保护阴气的得要性,确立“滋阴降火”的治则,为倡导滋阴学说,打下牢固的基础。朱丹溪的《局方发挥》一书,对杂病创气、血、痰、郁的辨证方面都有论述,大都从养阴出发,均对后世有深远的影响……”

    说道这里,李天逸笑了笑:“怎么着,车前子先生,还需要要我把后面刘完素的寒凉派,张景岳、薛己主导的温补阴阳派,叶天士为代表的温病学派,郑钦安为代表的火神派的详细情况再介绍给你听听吗?你难道认为,我们中医人连自己医学领域的代表人物和代表思想都不知道吗?你是不是也太看不起我们中医人了?”

    车前子本来想要出其不意的考验李天逸一番,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还真不是吃素的,看来李可可这个老家伙派李天逸出场还是有道理的。

    想到这里,车前子微微一笑,满脸的自信:“其他的就不必说了,我相信既然李可可老先生敢派你应战,你的医学素养基础肯定还是有的,不过年轻人啊,我认为你还是有些太过于高调了。好吧,那我作为第一个出场的韩医参赛选手,就和你比一比《伤寒论》的全文背诵吧,我的记忆力不是很好,但是十之七八还是可以背诵下来的。我先来,你稍后。”

    说完,车前子往那里一站,笑着面向那么多记者的镜头,毫不犹豫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背诵起《伤寒论》来。

    “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

    车前子从伤寒论的序开始背诵,朗朗上口,一直背诵到第八卷辨发汗后病脉证并治第十七的时候,都一直朗朗上口,都后面才因为记忆力减退开始磕磕绊绊起来,越到后面,记忆的越模糊,再到后来,只能凭借着理解说出剩下的内容。

    但是此时此刻,车前子的表现已经震惊四座。

    要知道,《伤寒论》虽然字数不多,但也还有五万字左右,而且其中的内容都是文言文,背诵起来十分艰难,他竟然能够凭借记忆背诵下来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如果没有下过苦功是绝对不可能的。

    此时此刻,不管是谷国进也好,李可可老先生也好,在场的其他白云省顶级专家也罢,他们全都脑门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这些韩国棒子的心思实在是太阴险了,他们精心策划了这么一个局面,专门派人去背诵这些中医典籍,这绝对是有预谋的要用中医典籍打中医界的脸啊。

    此刻,那些中医专家们全都脸色苍白,他们非常清楚,今天这第一场比赛,不管让他们谁让,全都得输了,而且是没有任何悬念的输了,因为他们虽然平时研究伤寒论比较多,但是,要说让他们背下来,那是不可能的,没有人傻到费那么多功夫去背诵伤寒论,毕竟,他们如果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拿起伤寒论的书去翻的,甚至拿起手机或者打开电脑都可以做到了。

    但是今天,这些韩国人却较真来了。

    任何事情,最怕的就是较真。

    此时此刻,这些中医专家们看着坐在车前子面前的李天逸,眼神中全都流露出无比沉重和绝望的神色。

    要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一个公务员,而且还是市长秘书,平时工作忙的脚不沾地,他有时间去研究中医?也不知道李可可老先生到底是抽什么疯了,竟然让他代表白云省中医界出战,这该不会是李老认为今天必输,与其让众人一起丢人不如派李天逸这么一个年轻人随便应付一下有体面的认输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李老为了白云省中医界也真是用心良苦啊。

    此刻,最为高兴和开心的要数韩国领队朴太正了。他非常清楚,车前子能够背诵下来这么多,绝对是没有任何悬念的稳赢了。因为在韩国韩医界,能够背诵如此多的伤寒论原文的,也只有车前子一人而已!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