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99章 登门拜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9章 登门拜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天逸没有再搭理老头,直接转身要走。

    这个时候,老头突然说道:“怎么着,李天逸,你也太不讲义气了,竟然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兄弟送死却什么都不做,哎,现在这年轻人啊,人心不古啊。”

    李天逸闻言一愣,站住脚步,冷冷的看向老头说道:“我说老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头笑呵呵的看向刘壮说道:“年轻人,把手伸过来,我给你号号脉。”

    刘壮把手腕伸了过去。

    老头仔细号脉了一会儿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严峻起来:“年轻人,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是不是经常头痛,而且头痛的时候偏向右侧,时轻时重?”

    刘壮和李天逸听完之后全都愣住了,因为刘壮的头痛问题在大学的时候李天逸就知道了,刘壮曾经看过很多医生,根本就看不好,当时西医诊断为神经性头痛,开了很多药,根本不管用。

    现在一旦疼起来只能靠镇痛药止痛,其痛苦不可言状。

    “老先生,最近两年来,我的头痛似乎有加重的迹象,每天上午9点左右开始疼痛加剧,下午3点左右疼痛逐渐消失,您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壮见这个老头似乎很有本事,抱着有病乱投医的想法,试探着问道。

    老头笑着说道:“好,既然你问我了,那我就跟你说道说道,你面色淡黄,脸上微微有些肿胀,食纳尚可,二便如常,这个没错吧?”

    刘壮点点头:“的确如此。”

    “看你舌头稍暗,舌苔薄白,脉象沉而缓,综合脉象和表征,我判断你的病症属于邪客太阳,从而造成阳气不足,属正虚邪实之疾。”说道这里,老者看向李天逸问道:“李天逸,听得懂我说的话吗?”

    李天逸点点头:“基本上差不多,您所说的正邪虚实是属于八纲辨证里的内容,八纲分别是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类证候。在中医里,各种疾病的表现尽管极其复杂,但基本都可以归纳于八纲之中,疾病总的类别,有阴证,阳证两大类;病位的深浅,可分在表在里;阴阳的偏颇,阳盛或阴虚则为热证,阳虚或阴盛则为寒证;邪正的盛衰,邪气盛的叫实证,正气衰的叫虚证。因此,八纲辨证就是把千变万化的疾病,按照表与里、寒与热、虚与实、阴与阳这种朴素的两点论来加以分析,使病变中各个矛盾充分揭露出来,从而抓住其在表在里、为寒为热、是虚是实,属阴属阳的矛盾。”

    “还有吗?”老头接着问道。

    李天逸点点头:“您刚才所说的邪客太阳,应该是来自《伤寒杂病论》里的辩太阳病症十三、十四、十五篇。这样说来,刘壮的病症应该是属于《伤寒杂病论》里面的太阳病症?”

    老头微微一笑:“具体是什么病症呢,我现在不会告诉你的,我现在呢,先给你的这个兄弟开一副药,你们回头去省中医药去抓药,吃完了再说。

    在开药之前呢,我先提点你一些东西。

    像你兄弟这种症状,因为他的脉象沉,所以不得专于发表,但他的病虽久但是里虚并不严重,因此,也不能专于温里,所以,可以效仿张仲景治“太少两感”之法,以麻黄附子甘草汤为基础进行加减开药。我的处方是:麻黄5g、附子10g、甘草10g、藁本10g、蔓荆子10g,你们先去抓两服药用水煎服。”

    说道这里,老头看了李天逸一眼,解释道:“之所以用麻黄附子甘草汤为基础,其本意是扶阳以祛微邪,补散兼施,考虑到他是头疼,根据“高颠之上,唯风可及”的理论,所以要加上藁本、蔓荆子等风药以上行之,辅助麻黄祛风寒而止痛。”

    说完,老头看向李天逸说道:“听明白了吗?”

    李天逸点点头:“明白。”

    李天逸还真是明白,因为他虽然是半吊子中医水平,但是平时自学的时候,他可以把《伤寒杂病论》全文倒背如流,而《伤寒杂病论》属于中医里一部最为神奇、最为基础的医书,在中医学流派里,有一个门派叫经方派,指的是以东汉著名医学家张仲景所著《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收载的200多首配方为基础来进行治病。由于在这两部中医著作中,对普通人常见的各种疾病归纳总结得非常到位,基本上除了外伤之外,很多内科病状都可以在其中找到对应的病症,只要配以中医望闻问切进行诊断,总能找到适合的药方。

    正因为李天逸平时研究得比较多,所以,老头这么一说,除了脉象上微微有些滞涩之外,其他的他都听得十分明白。

    老头高深莫测的笑了:“好了,药方记住了吗?如果记住了,你们回去吧,我也要忙去了。我的电话是138*****120,李天逸,你记住了,如果要想彻底治愈你兄弟的病症,后面的就要靠你自己了,想要知道怎么治疗,给我打电话拜师吧。”

    说完,老头转身走了。

    李天逸和刘壮并肩离开。

    一边走刘壮一边有些疑惑的说道:“老大,这老头你看靠谱不靠谱啊,怎么感觉有些夸张呢?我很纳闷,我们和他非亲非故,素不相识,为什么他非得要上赶着收你为徒呢?这个解释不通啊?”

    李天逸苦笑着说道:“这个我也想不通啊,他要想收徒的话,省医科大学那边多得是啊。”

    “那老头说的药咱们是抓还是不抓?”

    “当然要抓,如果老头分析的脉象没有问题的话,那么他所开的中药的的确确和你的病症非常对症,而中医讲究的就是对症下药,先试试看吧,我认为老头不会忽悠咱们。”

    随后,两人径直去了省中医院,按照老头所说的药方去抓了两服药回来。原本两个人想要喝酒的,但是既然要吃药,就只能日后再说了。

    吃完药的当天晚上,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等吃完第二服药之后,刘壮十分兴奋的给李天逸打来电话:“老大,这老头太神奇了,我的头痛已经明显有所减轻了。”

    “那这样吧,你再吃两服药试试。”李天逸沉吟片刻,建议道。

    “好勒,老大,希望你这个半吊子中医别坑我啊。”

    李天逸笑了笑,没有说话。

    又是两服药之后,刘壮直接上门找到李天逸,十分激动的说道:“老大,我……我感觉好多了。”

    李天逸看了看刘壮的面部,微肿已轻,这是明显有治愈的趋势啊。

    但是,到了这里,李天逸知道,要想治愈,必须要去找那个老头了。否则的话,就自己这半吊子的水平,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一想到老头离开时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李天逸就头大了,这老头明显是算到了最终自己还得为了治愈刘壮去找他,老头说了,要想治愈刘壮,必须得靠自己来啊,而自己要想为刘壮治病,必须得先拜师学习医术啊。

    坑啊,这老头果然最终还是要把自己带上他的贼船啊。

    李天逸叹息一声说道:“刘壮,走吧,咱们去找老家伙,看来,他的贼船我是不想上都不行了。”

    刘壮看得李天逸那种郁闷的样子说道:“老大,要不就算了吧,反正我现在头疼已经非常轻了,比起以前好了太多了,以前那么疼苦我都忍下来了,现在这种小疼对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了。”

    李天逸摇摇头:“既然有机会治愈,为什么要放弃呢,走吧,咱们哥俩该去拜访一下这位老先生了。”

    “老大,你今天不上班了吗?”刘壮问道。

    “靠,今天是周末好吧?”

    “嘿嘿,不好意思啊,我太兴奋了,把这事情给忘了,那正好,咱俩一起去拜访老头子。不过这位老头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刘壮问道。

    “我百度过了,这个老头名叫李可可,网上资料相当简单,只是说是著名医学专家谷国进的老师。

    不过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这次,我都掉坑里去了。”

    “老大,你真是太伟大了,真不愧是我刘壮的老大啊,你为了救我,心甘情愿献出自己……”刘壮一连串马屁拍了出来。

    李天逸一巴掌拍在刘壮后背上:“你少来,赶快走着。”

    上午9点半,李天逸拨通了老头李可可的电话。李天逸刚刚爆出自己的名字,便听到电话那头一阵爽朗的兴奋的笑声。

    “哈哈,是天逸啊,怎么样,你考虑清楚了吗?要不要拜我为师啊。”李可可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

    “我说老先生,咱能不能不这么直接啊。我得先问你一下,你能不能确保我拜你为师之后,能够治愈我兄弟的病啊。”李天逸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个没问题,而且我保证你当天就可以达到直接给你兄弟开药的水平,不过呢,我也有个条件啊。”

    李天逸立刻警惕起来:“什么条件,你先说说看。”

    “是这样的啊,韩国有个医学代表团到咱们白云省进行访问,他们口口声声说中医的起源是韩国的韩医,现在我们白云省中医系统和韩国韩医方面争论非常大,这次访问表面上是访问,实际上呢,就是韩国派出韩医前来挑战我们的中医。这次呢,由于是对方登门挑衅,所以,我们双方约定,挑战的题目由他们韩国人来出,我们白云省中医界则直接应战。我希望你能够作为我们白云省中医界代表团中的一员参加本次中韩医学挑战赛!”

    李天逸顿时就头大了。

    他知道,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这老头果然是一个大坑啊。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