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邪剑诸天 > 第五十八章 扑朔迷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八章 扑朔迷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五十八章扑朔迷离

    此时,巍巍洛阳城,在那些精通各式各样观运玄术的高手心底,却是无一不心头凌然,看着洛阳城,各方势力的高层,却是都收到了玄术高手的通告,知晓了杨广陨落的消息。

    而战场之中,大隋一方,虽然没有什么玄术高人为他们指点迷津,但是在那一声震天巨响过后,无数正在死守洛阳的大隋士兵,只觉得心头狂震,好似自己心底的一个支柱坍塌了,而最为明显的就是,军方高手一个个都如失了主心骨,比之之前的气势而言,却是如一头凶兽,被抽去了脊柱一般,失了大半的凶戾与威势!

    而作为进攻的各方势力,感知就更加深刻了,军阵之前,大战之中,任何一分之差,那怕只是气势的强弱,亦是胜负的关键,一增一减,可谓是天壤之别!

    正如此,古往今来,天下争龙之局当中,才会有那么多的局外之招,盘外之招,人人皆用,屡试不爽。

    杨广的陨落,对于这场战役的胜负而言,不亚于是天平倾斜,可谓是分外重要,甚至对守城的大隋士兵而言,更是天塌了一般的灾难。

    “毕其功于一役,今日便是这大隋破灭之日!”

    少帅军当中,一道道军令如流水一般从寇仲口中发出,而后传出营帐,与之大同小异的,各方势力的高层,亦是一个个牟足了劲,那原本就已经是绞肉机一样的洛阳战场,此刻,更是惨烈到了极点!

    但是诡异的是,原本一直坐镇指挥的大隋太师宇文拓,却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消失不见了,同时,若是有心人仔细观察,便不难发现,这一次大战当中,竟然没有宇文阀参与其中。

    而在洛阳行宫地底,林东来就端坐在一座巫、道、佛、魔四种符文绘制,庄严,大气的祭坛之上,一柄其上显露宝光,且有雷影翻滚,外露锋芒的不朽剑,正横卧在他的膝上,在林东来呼吸之间,不朽剑与祭坛遥相呼应。

    同时,那借给晦明用来替劫的神秘剑尖,此刻,亦是回到了林东来手中,在不朽剑与神秘剑尖的合力之下,在借助当初杨广册封林东来为大隋国师的圣旨,林东来却是配合自身后天土行道胎之力,将此地的地脉牢牢的封锁住了!

    祭坛之上,林东来双眼轻闭形如假寐,但是却是以自身为桥梁,沟通了不朽剑之中的力量,来熔炼神秘剑尖,在以祭坛所固化的地脉之力,以自身土行道胎之力,化作大地熔炉,二者相辅相成,却是要将那坚不可摧的神秘剑尖熔炼进不朽剑当中。

    假寐之中,在林东来自身土行道胎的振幅之下,林东来清晰的感知到了那神秘剑尖之中,一道完全就是被掩藏在深邃黑暗之中的眼神,正寸刻不离的看着他,时时刻刻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剑尖才是邪帝舍利的本体,那外侧的晶体状物体,反而是一种封印,魔门与杨广却是空守宝山而不自知,买椟怀珠不外如是。”林东来看着那被自己以不朽剑,大地地脉,万星剑界之力镇压的神秘剑尖,却是不禁感叹一句。

    这一截剑尖,却是当初,杨广将原始天魔的秘闻传递给林东来之后,林东来心有所感,向杨广索求已经耗尽能量的邪帝舍利,而得到邪帝舍利之后,林东来却是借助万星剑界的世界之力,将外侧的晶体磨灭,却是得到了这一截剑尖。

    “哎!这到底是我的实力太低了,如果我现在就有地仙境以上的实力的话,就可以借助福地之力,直接磨灭了这剑尖之内的意志,那还需要这般大费周章。”

    祭坛之上,林东来睁开双眸,膝间不朽剑不断地炸开雷鸣之声,林东来手握不朽剑,轻轻的旋转了几下,便压下了神秘剑尖的反抗。

    “这神秘剑尖当中,绝对还有那原始天魔记忆碎片的后半截,而那才是此方世界最大的宝藏,便是《战神图录》,我也可以舍弃不要。”林东来心底有着一个直觉,这一截剑尖当中,绝对有着惊天的秘密,为此,林东来才会舍弃了杨广,甚至还暗中相助道门,就是为了借助天谴的雷劫,来消磨剑尖的力量。

    “现在祭坛与地脉气机相连,我坐镇祭坛,以万星剑界之力镇压,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这一截剑尖之内的意志有所动作,必然会落下破绽漏洞,那么便是我的机会了。”

    动念之间,林东来又重新将不朽剑放下,双眼一闭,口诵道家真言,与不朽剑、地脉相勾连,努力的维持祭坛四周的大阵不出现漏洞!

    但是,就在这时,林东来只感得大地一晃,原本稳如泰山,坚如磐石的大地气脉,竟然在这时被一种邪意至极的力量所吞噬殆尽!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我不是已经和那晦明说过了,留下这一条地脉支脉不要斩断吗?怎么这就断了?”

    还未等林东来将这句话骂出口,却是感觉到了洛阳内城一种混杂着魔气,佛光,地脉,龙气,简直就如一锅大杂烩的玩意儿,就好似一个炸弹一般,整个的就崩散开来,一下子就干扰了这一方空间的天道气数,以及地脉走势。

    而这一下,林东来强拘的地脉算是真的报废了!

    刚才就说了,现在林东来所主持的大阵,乃是三者交汇,不可动摇,缺一不可,也只有这样才成将剑尖之内的意志磨灭,而现在三缺一,林东来这一番布置,却是算是失效了。

    “那群秃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连被气运反噬的杨广都无法摆平。”

    林东来心中一下哀叹,却是直接就将手中不朽剑,倒映着万星剑界的神雷之天意,奋力向他刚刚所感知的地方用力砸去!

    不朽剑化为道道雷光,瞬间就把那里覆盖!

    雷光轰鸣之间,晃晃如天威降世。

    但是林东来只听着那远处传来的时断时续的满是魔幻的笑声,林东来的脸色就漆黑如炭,很显然,林东来这一下算是彻底砸锅里了,没有砸对地方啊。

    “该死。”林东来不经苦笑连连,因为,在这一刻,林东来知晓自己是玩大发了,只见,地底深处一股魔念喷涌而出。

    “这剑尖之内的意志本体,竟然不在剑尖本身之内,而是在地底深处,当真是坑爹啊!”

    这是林东来最后的一个念头,而后那股魔念便将林东来整个人笼罩在内,化作了一个漆黑的魔茧。

    “轰!!!”

    黑暗笼罩林东来神魂之后,一股无法形容的庞大信息洪流却是冲击而至,而洪流之中,林东来化身为了原始天魔,但是无法操控自身躯体。

    ……

    原始天魔身高万丈,身影充斥着整片星空,他身上闪动着纯粹到极致的黑色神光,神光浩然,好似映照三千世界,日月都无法与其争辉。

    原始天魔虽然有着“魔”字,但是其身上却没有丝毫魔头该有的邪戾之气,他的气息就好似天空之中的煌煌大日,浩瀚伟大,精纯如一。

    “所谓物极必反,阳极生阴,那么阴极生阳,亦是不无不可,魔道修行到了原始天魔这等程度,反而会褪去曾经的邪戾之气,魔道从来就不是那些旁门左道,邪术凶法就可以概括的。”

    虽然林东来无法操控这一躯体,但是林东来神魂如今身处其内,却是能细细的感应着原始天魔身上的气息,如此,林东来对于魔道又有了新的见解,以及更加深远的体会。

    这个大隋的世界佛道当道,道门隐退,而魔门更是被逼退到了阴暗之中,为此,林东来对于佛门的了解是最深的,道门次之,魔门再次之。

    而且林东来自身亦是有着佛门传承,为此,对于佛门的体会更加深刻,佛门修的是无,或者说修的是虚空,讲究的是收心止念,成就大觉,大觉悟,一朝顿悟,便立地成佛。

    而道门修的是有,借假修真,讲究的顺应天时,道法自然。

    而魔门之法,原本在林东来看来,是讲究速成,随心所欲,掠夺天地造化成就己身,此魔道法门虽然修行极快,但是也后患无穷,若是无法明悟本心,必定会被欲望所迷,就会心魔丛生,被心魔取代自己。

    而且此心魔是因修炼者自身的杂念而生,与他们本就是一体,修行之人不知不觉间就会被取代,这也是魔道中所谓的入魔,而此方世界当中,最为典型的便是邪王石之轩。

    “佛就是魔,魔也是佛,而道家修行却是介于二者之间,属于中庸之道,没有佛与魔那么极端!”此时,林东来思如涌泉,一个又一个的想法在心头浮现。

    “佛门之道,乃是以心灵斩灭自己的杂念,以此磨砺心灵,魔门则是放纵杂念,以借其磨砺心灵,而道门却是于斩灭与放纵之间,磨砺心灵,三者究本溯源,这一方世界的修行本质,竟然都是修心,皆是要明悟自我,掌控自我,竟然都是心灵之道的分支,根本就不是正统的佛道魔。”

    林东来心底不禁有着一种错愕,同时,也有着一个困惑:“这一方世界的武道源头,到底是何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