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4章 禅让的进程(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章 禅让的进程(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司马考在朝堂上公开表示支持赵太尉当天子,算是挑破了这个积累数年的问题。赵太尉的应变是沉默不语,只是宣布散会。

    禅让在中国属于小概率事件,上一次禅让还是赵嘉仁的祖先赵匡胤在960年干的。现在是1278年,过去了318年。中国历史悠久,便是这等小概率事件,也发生过好多次。基于文化积累,大家知道该是个什么流程。

    赵嘉仁在朝堂上宣布朝会散会,就是用符合禅让流程的方式表示禅让行动正式开始。他先到官署,下令接下给他家里以及出行警备增加戒备的兵力,并且要求在附近的两个师与在苏州的一个师前来临安附近。其他的就让事情继续发展。

    回到家,赵嘉仁先告诉家里的小娃娃们,“从今天起,你们现在家里待着不要出去。”

    安排完比较好安排的事情,赵嘉仁再把家里的成年人集结起来,告诉他们,“今日上朝,司马考劝进。”

    赵知拙当时就懵了。他当然早就考虑过这种可能,没想到那些想象竟然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变成了现实。

    “哼!哈哈!哈哈哈哈!”赵夫人突然就笑出声,声音中全部都是自豪。

    笑了片刻,赵夫人收起了笑声,满意的说道:“三郎,当年我对你爹教养孩子很看不上。等你出生,就带着你和你二姐回了泉州。现在看你终于成了英雄人物,我心里高兴。当年我没做错。”

    秦玉贞很喜欢自己的婆婆,首先是因为两人没有一起住过,便是现在一起住,也是婆婆作为客人搬到秦玉贞的家住,赵夫人的言行都表明她很清楚自己是这个家的客人。其次就是两人对世界看法颇为一致,秦玉贞觉得人得有担当,得有道义。

    现在听了婆婆讲述,秦玉贞算是明白了当年为何她婆婆要带着出生没太久的赵嘉仁跑回泉州去住。赵家老大赵嘉信性格像他母亲,却没有才气。赵家老二在秦玉贞看来,活脱脱就是没才气版的赵知拙。

    被自己的夫人如此嘲笑,赵知拙已经有些习惯了。他只是沉闷的答道:“便是有人劝进,却还只是劝进,离禅让远着呢。”

    “说得好!”赵夫人大声赞道。

    赵知拙没想到自己夫人竟然支持自己,其实他说这话的时候更多的是想打击一下儿子以及夫人的嚣张气焰。只是他知道直接打击并没有用处。

    中国做事情爱讲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方面,赵太尉权倾朝野,大权在握,对国家更有重建的大功。作为对手的蒙古又遭受重挫,并不敢与赵太尉作战。

    地利方面,临安完全控制在赵太尉手中,这里就是主场。

    人和方面,人心未必热情洋溢的支持赵太尉夺权,真心反对的也是少数。人民大概算是沉默的大多数。当然,此时需要的恰恰是大多数的沉默。

    在这些方面无法指摘赵嘉仁,那就只能用还没完成这一个理由。在被自家夫人称赞之前,赵知拙反倒是认为此事应该可以办成。

    赵嘉仁应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爹,娘,我不认为有什么是必然成功的。”

    “就该如此。”赵夫人点头称是,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正常的禅让程序,权臣表示自己有意要动手,下面的人们就要上劝进表。当天,司马考已经写了劝进表。第二天,一大票人就开始写劝进表。而学社里重要的成员刘猛、李鸿钧等人要求学社成员告知大家,各个部门,各个单位,以联名的方式上劝进表。不要独自上表以表明个人的忠心。

    这个说法以电报的形势传递到松江府,松江府的税务局局长吕万军搞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吕万军三十一岁,是个退役军人,出身一个普通家庭。如果不是投奔赵太尉,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今天的地位。对于赵太尉作天子,他是坚定的支持者。所以他很想以个人名义给赵太尉发出劝进表。只是他觉得自己人轻言微,担心劝进表没办法递到赵太尉面前。

    自打赵太尉执政之后,很多新名词,譬如‘单位’‘距离’‘社会’等等开始通过各种文书和学习来普及。一看到单位这个词,吕万军就知道这是指他们松江税务局。

    各单位集体上劝进表,虽然能让税务局的劝进表看着更有分量,然而名字居于众人之中,吕万军又觉得有些失落。所以吕万军就去找了松江府学社的重要干部文天祥文知府,希望能从文知州这里解开迷惑,并且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听了吕万军的问题,文天祥冷笑一声,“你以为刘猛和李鸿钧要人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想让太尉看到谁上了劝进表么?”

    “难道不是么?”吕万军不解的答道,接着就急切的问:“还请文知府给讲讲。”吕万军对文知府的才学气量是非常佩服的,每次学习学社发下来的东西,吕万军都是绞尽脑汁还觉得想不明白,文知府只要读几遍就能明白。

    文天祥先问道:“你觉得那些自行上劝进表的人,在大家集体弄出一份劝进表上,会不签名么?”

    “这……不知道。”吕万军实话实说。

    “如果是你,你会不会不签?”文天祥更简化了自己的问题。

    吕万军连忙说道:“当然会签!我当然会签名!”

    文天祥有些不屑的说道:“既然各地单位集体签名上劝进表,那单位里面谁没有签,那就一目了然。这刘猛可是真的能想办法,清除异己的手段高明着呢!”

    吕万军听说过刘猛,也在一些文件上见过这个名字。知道刘猛乃是赵太尉从龙之臣,绝对的心腹。听了文知府的说明,他也开始明白了刘猛的打算。得悉刘猛的‘阴谋’,并没有打消吕万军签名的热情。相反,吕万军倒是更要在单位的劝进表上签字,因为在这上面签字,一定会被仔细看到,认真对待。

    不过瞅文知府的意思,他是大有对刘猛不以为然的意思。这让吕万军担心的问道:“文知府,你不会不签名吧?”

    这个问题问得文天祥有些心烦,他没想到事情突然就走到这一步。杨太后竟然不知廉耻的想答应蒙古的和亲要求,文天祥其实是能理解的。当年大宋覆灭的危机给文天祥留下无比深刻的印象,大宋顷刻间就金瓯残破,江山倾倒。在这样的时候,只手擎天的赵太尉在文天祥心目中的形象那是无比高大,若是赵太尉之前已经自立为王,即便文天祥觉得赵太尉太过于功利,那倒也罢了。可现在赵太尉要夺权,文天祥觉得赵太尉那伟岸的形象就被个人功利心弄得黯淡不少。

    不过看着吕万军那善意的表情,文天祥苦笑道:“我怎么会不签名呢。倒是你赶紧去税务局准备一下,这种事情赶早不赶晚。”

    这种事情的确赶早不赶晚。首先这么上表的是军队。军队从来都是禅让里面最关键的力量,没有刻意强调军队就禅让成功的,中国历朝历代大概只有一个王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军队就站在王莽的对立面上。

    当下的宋军则是旗帜鲜明支持赵嘉仁赵太尉的。各个部队的指挥官基本上对太后、官家毫无概念,他们吃的是赵太尉发的军饷,退役之后做的是赵太尉给的官。且不论这种军队的缔造者就是赵太尉的香火,光是这种基本的关系就让大部分人都支持赵太尉。

    军中的各级指挥员更是赵太尉的学生,让他们捣老师的鸡毛,这帮人根本没如此想过。李云乃是李鸿钧的儿子,也是河南战区的司令。接到他爹来的电报,立刻就召集各部队指挥员。

    黄河之役让赵嘉仁对于汉军与宋军之间的战斗力差距有了非常明确的了解。在黄河战役中之所以没有能全歼这十五万蒙古军,完全是因为赵嘉仁的兵力不足。如果他当时有三十万部队,就一定可以让汉军全军覆没。所以在去年,赵太尉就下令要将陆军扩编到三十万。

    赵太尉麾下的宋军可不是杨太后,自打他们跟随赵太尉之后,面对蒙古军就没有吃过亏。赵太尉扩军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打仗。为了立功晋升,众人忙的热火朝天。

    得到消息,在河南的各部队指挥员就骑快马赶来。每隔三十里就有一个兵站,战时兵站存粮,提供休息用的热水与饭食。不打仗的时候这里就成了驿站。在河南战区的众人两天内就到齐。

    听了李云讲述要拥立赵太尉的事情,大部分军人当即欢呼。李云满意的告诉大家,“咱们河南战区所有部队,人人要签名!”

    指挥员们当即应道,“好!我马上就回去办!”“李司令,你可不要先自己写了劝进表送上去啊!”

    李云的目光落在少数几个露出愁眉苦脸表情的指挥员身上。这几个人有共通之处,他们都姓赵。都是赵家人。得知赵家权力发生更变的时候,这些人都茫然了。

    “你们怎么想啊?”李云带着有点责备的意思问这几位赵家人。

    赵家人们你看我,我看你,竟然没办法立刻回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