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7章 开始集结的反对者(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7章 开始集结的反对者(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都城的天牢中,十字教教士遭受刑法之时的惨叫相当的凄厉。受刑的痛苦,用刑的也很疲惫。然而大汗有令,一定要查出敢袭击郝仁万户的十字教教士到底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

    经过了三四天的拷问,元军连夜突袭了城内一处蒙古人的宅子。然而宅子里面竟然人去院空。经过检索,发现了一些线索。于是负责的军官赶紧给大汗忽必烈呈上最新的消息。

    头两天,大汗忽必烈得到的消息是,那个十字教教士兼职走私贩子,从大宋进口许多珐琅十字架,赚了些钱。即便此事违法,那厮害怕官府,却也不至于让他有胆量袭击孛儿只斤家的万户。最新的消息让皇帝忽必烈有点明白了那厮的理由。

    原来那厮竟然来自窝阔台汗国,与窝阔台汗国的首领海都貌似颇有关系。根据情报大胆推测的话,这个教士乃是窝阔台汗国在大都的探子。

    忽必烈大汗乃是个聪明人,把情报一综合,他就有了自己的判断。孛儿只斤·郝仁万户在信里面指责十字教教士已经嚣张到因为担心被官府揭发走私,所以袭击万户。而最大的可能则是这个十字教教士是跑去黄河以南联络宋国。回到黄河北岸之后被官军围住,又见到孛儿只斤的万户,以为自己的使命被揭穿,这才铤而走险的发动袭击。

    如果这个判断是正确的,忽必烈感觉事情绝非简单的结束。窝阔台汗国的首领海都此时正在进攻蒙古的首都和林,如果忽必烈带领大军北上讨伐,宋国就有可能越过黄河对大元发动进攻。大元的战略局面有可能顷刻就发生巨变。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忽必烈大汗感到的是愤怒。知道发生了什么,忽必烈大汗感到的是惊怒。内敌通外鬼的时候,国家的日子就更加艰难了。想到这里,忽必烈大汗心中生出一个想法,他让郝经等儒臣前来。

    等儒臣到了,大汗也没有讲述海都的事情,他问道:“我听闻汉朝时候以和亲求安宁,却不知道我大元与宋国和亲能够如何。”

    “和亲?”头发已经花白的郝经重复了一遍,他觉得自己有点听错了。忽必烈大汗对高丽和亲,这个倒是能理解。与高丽和亲之后等于得了一个援助。可这个招数放到宋国只怕是没用的。以儒家的观念,和亲只是一种友好的表示,在国家利益面前,和亲毫无约束力。

    头发已经全白的姚枢颤巍巍的开口了,“陛下,却不知陛下想将公主嫁给宋国的哪位。”

    忽必烈说道:“听闻宋国小官家完全为赵嘉仁玩弄于股掌之间,与他和亲,他便有了大元作为强援,想来他的母亲应该是会乐见吧。”

    “……那小皇帝可是称赵嘉仁为祖的。”姚枢非常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赵嘉仁的辈分是宋国小皇帝的爷爷,忽必烈若是当了小皇帝的岳父,那么大元的皇帝就比大宋矮了一辈。忽必烈比赵嘉仁大了25岁,按照这个岁数,忽必烈应该比赵嘉仁高一辈才合适呢。

    “陛下是担心讨伐海都的时候,宋国背后出兵么?”郝经问道。

    被这么讲,忽必烈有些郁闷的承认了现实,“嗯。的确如此。”

    “那就不妨给陛下的孙女提亲,毕竟陛下与宋理宗同辈。”郝经说道。

    “不可。”姚枢痢疾反对。他乃是谋臣,并不会反对和亲这个手段,然而他认为现在和亲只会让宋国看破大元的虚弱。

    听姚枢讲完了他的看法,忽必烈暂时沉默,他也有这种顾虑。郝经则说道:“正因宋国上下知道大元不好与宋国开战,所以他们才不会怀疑大元的诚意。若是大元公主成了宋国皇后,宋国国内不愿打仗之人才有反战的理由。便是此事不成,只要我等能广加宣传,宋国也能知道大元不愿与宋国为敌。”

    忽必烈觉得郝经讲的有道理,便决定下来。大元立刻派遣使者赶往杭州,将大元皇帝的建议告知大宋。而提前一步,那个十字教的教士也抵达了杭州。

    正如忽必烈所料,这名教士的确是窝阔台汗国派来的间谍。当然,教士本人也是正牌教士,并非是冒充的假货。所以才能在大都十字教里面得到认同。他之前渡过黄河就是到了济南,求见大宋的济南府知府。而济南府知府根本没办法判断这么一个从未谋面的色目人说的是真是假。更进一步讲,宋军所到之地只余下汉人,济南府知府也没有与色目人打交道的经验。所以不冷不热的就把他给打发走了。

    教士北归,在河边暴漏身份,他不得不再次返回济南,把自己的身份做了一个全面的说明。济南府知府倒是在每个官员定期进行的学习会上听过蒙古和大元的区别。知道有这么一个窝阔台汗国。便将教师送去临安,交给肃奸委员会审问。

    论知识,肃奸委员会里面的人等还真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一加审问就确定教师所说的内容合理,只是没办法确定教士的身份是不是真的。报告递交到了赵嘉仁这边,赵嘉仁的秘书觉得可以给赵太尉看看。于是赵太尉就让礼部处理此事。

    礼部上下都懵了。他们的确负责外交事务,然而这个外交也未免太‘外’,外到从地图上根本找不出一条抵达窝阔台汗国的安全路线。

    要是从21世纪的角度来看,窝阔台汗国的疆域包括原蒙古乃蛮部落的广阔土地和西辽国的部分领土,即额尔齐斯河上游和巴尔喀什湖以东地区。建都也迷里。也就是说,在新疆西部那一带。是个比较苦寒的地区。

    除非大宋的船队能够进入只有赵太尉讲过,而从来没人抵达过的北冰洋,才能‘直接抵达’。否则的话就得穿越大元的地盘,或者经过走天竺洋,在伊尔汗国登陆之后的地盘前往。

    经过礼部官员们的询问,他们开始有些明白为何赵太尉把此人交给了礼部来处理。虽然这位所谓窝阔台汗国的代表所讲都是与战争有关的内容。从理论上,两国可以对大元进行夹击。可这种玩意只存在于理论之上,现实中完全不存在实现的可能。以赵太尉对战争的热衷程度,凡是有可能实现的战争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没等礼部做出判断,来自大元的使者就抵达了大宋。礼部当然要去迎接,本来礼部官员还以为大元是针对这厮而来,没想到双方一接洽,大元的目的居然是和亲。

    必须得说,这个建议还是让礼部那帮进士出身的官员感到了一些震动。被北方国家压着打了上百年,赵氏女子被北方国家掳走不少。现在北方以和亲方式来表达善意,让这帮人感受到了一种安全感。

    宋公明这个干部出身的官员对着那些长吁短叹的进士官员说道:“和亲从西汉开始,就是中原王朝对于有武力威胁的蛮夷国家的求和手段。那不仅仅是嫁女儿,嫁女儿还要给一大笔陪嫁。这作为安定蛮夷国家君主的贪欲,让他们短期内不要生出进攻中原王朝的心思。”

    熊裳尚书听的微微点头,心里面则是颇为感慨。赵太尉搞的制科教育就是直接把结论灌输给学生。对于那些读书考试的,须得用自己的认识得到考官认可的进士们来讲,这种人毫无才气可言。

    可即便如此,赵太尉教给他们的结论却是没错的。对于结论的评价也颇有可取之处。所谓名师出高徒,即便徒弟水平未必如何,但是老师的水平却非常有可取之处。这个正确的评论拿出来,熊裳尚书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于是熊尚书问道:“那你觉得大元所图是什么?”

    宋公明果断答道:“他们想拖住我们,让我们不要和他们开战。甚至是想分化我大宋。”

    熊尚书不吭声了,因为他不太想让宋公明继续说下去。最近朝廷里面反对赵太尉的人是越来越多。这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赵太尉的权势大到几乎可以逼着小官家禅让,没人愿意在现在的局面下蹦出来当忠臣。十几万蒙古军尚且被打得大败,赵太尉要杀人,谁能挡得住。

    现在大家不爽的是,若是赵太尉想当皇帝,好歹收买大家一下吧。可赵太尉现在一副根本不在乎的样子,丝毫没有要给大家好处,让众人上劝进表的意思。所以包括熊裳在内的好多人是非常不满意的。

    当然,也有些人是很早就不满意的。譬如现在做南昌知州,江南西路安抚使的李庭芝。赵太尉下令江南四路要实施土地国有政策,江南西路就在其中。而李庭芝坚决反对,大有绝不妥协的模样。

    当年贾似道搞公田改革的时候,李庭芝可是坚定拥护。为公田改革大唱赞歌。正常的进士都能理解李庭芝要反对的不是政策,而是赵太尉。

    所以熊裳想等着看局面发展,而不是现在就撕破脸。所以大宋的礼部尚书在属下说出‘大元想分化大宋’的分析之前说道:“此事请太尉与太后商议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