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6章 开始集结的反对者(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章 开始集结的反对者(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全副武装的元军排着还算整齐的队列经过衙门门口的时候,那帮接受枷刑的神棍们正跪在街口示众。听着脚步声与兵器碰撞的声音,神棍们就回想起被官军抓走支配的恐惧,一个个忍不住缩起了身体。

    神棍都比较敏感,从事这行得有足够敏锐的反应才能注意到被骗者的反应。他们感受到与眼前经过的官军身上的杀气相比,之前抓捕他们的官军完全可以说带着轻松娱乐的心情。所以神棍中不少人甚至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大元官军并没有搭理这帮被枷起的神棍,他们继续向前走,很快就走远了。三里桥。全副武装的元军在十字教的教堂门口稍加集结,就冲了进去。教堂里面随即响起了惊叫与叱骂的声音,接着就传出惨叫声。有惊慌失措的教士刚从小门冲出来,就被外面的元军直接打倒,然后绳捆索绑起来。

    不仅是三里桥,在五道口,在果子园,在御河桥,除了只针对蒙古贵人开的教堂之外,大都所有十字教的教堂都遭到了突袭。那些老老实实束手就擒的教士虽然被粗暴对待,却还算是好的,顶多被打得鼻青脸肿。元军对尝试逃跑的教士下了狠手,往往是当街格杀。

    元军很久没有在大都这么逞凶,这次当街杀人,那干净利落的动作让目睹的大都百姓们也想起了被支配的恐惧。甚至没人敢在公开场合讨论元军此次对付十字教的理由。普遍的看法是,十字教在世界末日宣传中太过份,彻底惹怒了忽必烈陛下。

    这帮人猜错了,忽必烈大汗本身也相信怪力乱神,世界末日宣传并没有激怒他。让大汗愤怒的根源是孛儿只斤·郝仁万户写来的一封信。

    郝仁万户是个具有一部分朴素唯物主义理念的荀子门徒,在成为具有一部分朴素唯物主义理念的荀子门徒之前,孛儿只斤·郝仁首先是个人类。人类对于威胁的容忍度很低,蒙古人对于威胁的容忍度更低。即便十字教的教士并没有敢袭击孛儿只斤·郝仁万户,而是袭击了他的侍卫。万户依旧写了一份用词非常严厉的信向大汗忽必烈介绍了十字教教士袭击他的事情。

    忽必烈大汗允许宗教自由,可不允许宗教拥有袭击孛儿只斤家万户的自由。看到了万户的信之后,大汗立刻就下令抓捕十字教的教士审问。

    对于十字教教士几乎全部被捕的事情,大都宗教界反应普遍比较谨慎。失去一个竞争者当然是好事,然而大家都很担心大汗是要对所有宗教人士出手。十字教的教堂遭到突袭的第三天,道教的明心道长前去拜访太子真金。

    见到太子之后,明心道长连忙行礼,“无量天尊,明心见过太子。”

    真金太子让道长起身,然后笑道:“前几日见到道长送来的《忍字歌》初本,觉得甚好。”

    明心道长一听,脸上立马就浮现出笑容来。不过他也不敢单纯的表示高兴,而是趁热打铁的问道:“这不过是我等道门对现下百姓的劝诫,还望太子能够斧正。”

    “哈哈。道长未免太小心了。”真金太子笑道:“佛教所讲的焚毁道藏之事,我前几日已经下令不许再提。只是这个清真的称号还需要些时间。”

    明心道长一听,连忙再次施礼,“太子的恩德,吾辈定然没齿难忘。”

    所谓的焚毁道藏之事,乃是二十年来的佛道斗争的结果。最关键的则是佛道大辩论里面,对于《老子化胡经》真伪的部分。

    《老子化胡经》,西晋惠帝时{公元290─306},天师道祭酒王浮每与沙门帛远争邪正,遂作《化胡经》一卷,记述老子入天竺变化为佛陀,教化胡人之事。后人陆续增广改编为10卷,成为道教徒攻击佛教的依据之一,借此提高道教地位于佛教之上。由此引起了道佛之间的激烈冲突,唐宋明等持承认态度,武则天还降下旨意。武则天于万岁通天元年六月十五日敕旨:“老君化胡,典诰攸著,岂容僧辈,妄请削除。......明知化胡是真,作佛非谬,道能方便设教,佛本因道而生。

    以《老子化胡经》真伪的官方论断,确立起来道家对佛教的优势地位。

    在蒙哥时代,藏传佛教开始在蒙古人当中盛行,佛教就在藏传佛教的引领下开始反击。蒙哥大汗在世的时候就强令道教的全真一派归还强夺的佛教寺院二百余所。

    随着藏传佛教的巴斯巴国师开始受命创造蒙古文字,藏传佛教拥有了压倒性的优势。释教乘势要求朝廷追究曾经蒙哥禁断、但尚流行于世的道教伪经。忽必烈就在至元元年年初命释门诸僧、翰林院文臣偕正一天师张宗演、全真掌教祁志诚、大道掌教李德和等人,会集长春宫,考证道藏诸经真伪。释道辩论达数十日之久,结果除《道德经》外,其余道教经典悉被判为伪经。

    释教敦促朝廷再次下令焚经,忽必烈说:“道家经文,传论踵谬非一日矣。若遽焚之,其徒未必心服。彼言水火不能焚溺,可姑以是端试之。俟其不验,焚之未晚也”。

    在此时上,忽必烈大汗倒是有点西门豹的风范,他命令道教诸派各推一人佩符入火,“自试其术”。张宗演等人惊慌失措,承认“此皆诞妄之说。臣等入火,必为灰烬,实不敢试,但乞焚去道藏”。

    忽必烈于是下令,除《道德经》外,其余道教诸经一概焚毁,并禁止醮祠,遣使晓谕诸路遵行。释教为了羞辱道教,将道教的‘清真’称号判给真神教。

    真金太子对道教比较喜欢,所以在执行的时候就让廉希宪等人息事宁人,暂且不要执行这么多。现在局面有所改变,明心真人自然是大为欢喜。又说了几句,明心真人就询问起大都怎么会突袭起十字教来。

    太子虽然也听说了些事情,却因为牵扯到孛儿只斤·郝仁万户的事情,他只是应道:“此事与道门无关。”

    想得到的消息已经有了,明心真人便告辞出来。回到教门后立刻向教门高层通告了消息,高层心情也放松下来。正一天师张宗演叹道:“只要朝廷不知道我等宣传战败之事就好。”

    听了这话,其他的一众道门高层都露出了有些鄙视的目光。宗教本身是个文化理念,然而宗教活动则是商业行为。搞商业行为的哪里有什么纯洁小白兔。至元元年初释教差点灭了道教,然而接下来至元元年大元与大宋之间爆发了激烈的战争。

    大元皇帝忽必烈御驾亲征,大宋太尉赵嘉仁亲自领兵。此时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两大强国,最具权势的两名权力者的大战在黄河两岸展开。

    投入会战的有三十万军队,会战的技术含量之高也前所未见。宋军甚至完成了堵住黄河南下河道,引黄河北归的壮举。包括大元皇帝忽必烈在内的大元人民都被这样的壮举给吓坏了。

    别的宗教宣传世界末日捞钱,道教则是宣传说释教试图灭道教,引发了天怒。大宋皇室素来信道教,所以得到天意加持。

    忽必烈陛下素来深受怪力乱神的影响,蒙古又百战百胜。突然遭到如此惨败,自然认为战前仁波切们的祝福一点鸟用都没有,甚至认为仁波切们完全没用。听闻了释教灭道教引发天怒的说法,忽必烈大汗下令,暂时不要焚毁道藏。

    道家高层对自家事情清楚的很,听正一天师张宗演竟然有趁机打退堂鼓的意思,全真掌教祁志诚怒道:“此时正需要继续尽力。释教的妖僧虽然受了打击,灭道之心却没有丝毫动摇。前几日巴斯巴还在提辩论之事。我等若是不用心,只怕覆灭还是早晚之间。”

    “可我等命人说书,会不会被大汗知道?大汗可是极聪明的人。”大道掌教李德和则是对具体操作有些迟疑。

    全真掌教祁志诚一脸的坚毅,“这就得看我等编写的能否切中肯綮。明心真人,你准备的如何?”

    明心真人吩咐了一下,没多久外面就进来一个儒生打扮的人,先给诸位道门首脑见礼,他接着支起木架,挂起了一张图,接着讲述起来。

    大宋皇室素来尊崇道门,然而靖康年间天子无道,路过女蜗神庙之时见到女娲大神极美,起了色心,就在墙上提了淫诗。女娲大神见了之后大怒,测算天数,见大宋气数衰微,便下令千年九尾狐再次出山。这九尾狐乃是女娲大神门下,曾经化作妲己、褒姒等祸国女妖……

    时间流转,转眼就到了南宋,彗星经天,数月不灭。本来赵氏衰微,然而释教大兴,欲灭道门。于是天运流转,有赵氏修士赵嘉仁降世。他自幼便有阴阳眼,可观气运,在海中见到霞光异彩,便下水去寻,竟然找到三个宝盒。

    打开之后,一个里面装了‘定海神针’,乃是当年大禹治水之时的宝贝,用来测量河道深浅。一个里面装了‘赶山鞭’,可驱赶山岳,使河道变平地。第三个里面则是当年姜子牙的宝贝‘先天五方旗’。持有此旗,雾不能迷,夜不能蔽,各军调动随心所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