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32章 不情愿的和平(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2章 不情愿的和平(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就是函谷关么?

    程铁牛抬头看着面前的这道关口。在江南没办法见到的黄土坡上树木郁郁葱葱,有那么一道狭小的通道进入幽深的土山中。宋军的目的地就在此地。

    “铁牛,你们赶紧回去禀报太尉,就说我们已经到了函谷关。”骑兵连长对程铁牛命道。

    “连长,这里真的是函谷关么?看着并没有关口的样子。”程铁牛有些担心的问。

    宋军的文化教育那是时时刻刻。行军的时候有相关的地名识字,休息的时候有相应的地形讲述。程铁牛还记得学习委员讲述洛阳的时候说过,洛阳有三川八关之险。三川是指洛河、伊河、黄河,而整个洛阳盆地就是这三川冲击出来的小平原。至于八关里面最著名的就有宋军已经经过的虎牢关与眼前据说是函谷关的关口。

    “让你去你就去。”骑兵连连长没好气的说道,不过听得出他的语气中也缺乏信心。

    见连长还是坚持,程铁牛答道:“连长,把公文给我。我现在就出发。”

    不久之后,程铁牛等骑兵班就直奔洛阳而去。出发前的时候,程铁牛还有诸多想法,到了出发之时,他与战友们的神经都绷紧起来。根据最新的情报,蒙古军并没有从洛阳盆地撤出,而是留在这里。哪怕亲眼见过宋军步兵大队轻松击败蒙古骑兵,宋军骑兵队也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的狂妄来。比骑射的精准,宋军骑兵有信心。比数量,宋军骑兵完全没有信心。

    “靠黄河走。”程铁牛出发没多久就下了命令。骑兵班就转向河边方向。想避免与蒙古军接战,部队进行的军事教育就有了效果。程铁牛知道洛阳盆地是个小平原,黄河从中穿过。最平坦的地方就是黄河南岸。如果蒙古骑兵出现的话,宋军能够尽早发现。

    这一路上并没有看到蒙古骑兵的踪迹,倒是在经过孟津的时候见到宋军工程队正在黄河上架桥。黄河上的桥梁被称为‘河桥’,《唐六典》记载,天下有三处河桥。孟津处于黄河从山区与平原的边缘地带,这里曾经有一座。据说在北宋时代还有。

    现在孟津河桥早就荡然无存,宋军正在孟津搭建浮桥。程铁牛等人也让马停下来喘口气,他们自己则坐在马背上观看着这座河桥。

    孟津的黄河中间有个河洲,宋军与古人一样充分利用这个河洲,将浮桥分为两段。堵黄河的时候,宋军带了大量铁链。此次进军洛阳也带了不少。众多木船在河中下锚,用好几条粗大的铁链串起来,上面铺设木板。工程虽然还没有全部完工,大体的基础已经做完。

    有筑堤截断黄河的经验之后,程铁牛等骑兵并没对这样的工程量有啥感叹。所谓人心不足,骑兵甚至还谈起另外的问题,“就这一条浮桥,几万人得多久才能走完?”

    有精于战例的则说起以前的故事,“听说当年忽必烈在长江上还架设了三条浮桥,走了几天之后还是被太尉半路突袭,死伤了万余人马。”

    虽然嘴上说的都不是很支持的话,看大家的表情,还是很想牵着马过去走走这座浮桥。不过他们毕竟是军人,知道此时有任务在身。勒马观看,还能以让马匹歇歇为借口,牵马过浮桥就没有解释的可能。更何况现在修桥的工地外面还明明白白的写了‘禁止入内’的招牌,巡逻部队在外围往来查看,凑上去会被叫住询问的。

    离开孟津,程铁牛继续赶路。到了傍晚时分就抵达洛阳城。把公文送上去,又在洛阳城内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原路返回。再到孟津,就见浮桥桥面已经基本铺好,桥头外围开始设置兵站,建设望台,将桥头保护起来。眺望整条浮桥,就见宋军在河洲上也开始垒兵站。

    “太尉还真是谨慎。”程铁牛赞道。有河中间的兵站,即便浮桥两端被人夺走,也不至于丢失浮桥。

    没看太久,程铁牛等人赶回函谷关,就见到从函谷关出发向洛阳方向三十里的道路旁边竟然已经开始用草袋装了土垒起营垒。程铁牛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是跟着部队从海州那边过来的。宋军从归德府产粮地开始,到开封,每三十里一个这种路边兵站。进军洛阳的时候,路边也是每三十里一个这种兵站。函谷关乃是宋军此时沿着黄河最靠西的据点,连此处都设有兵站的话,以后行军可就舒服太多。

    之后几天,程铁牛这些骑兵们就往来于兵站之间。虽然新建成的兵站住宿条件基本为零。但是好歹能够在这里吃口热饭,喝口热水。其他部队的骑兵们也在这里歇息,大家能交流一下最新的军事情报。

    情报是战场上极为重要的事情,经过交流,甚至不用从上头得到命令,程铁牛等骑兵也就看清楚了局面。赵太尉并没有让军队傻乎乎的追着蒙古军的屁股后面吃土,他先命令各部队抢占了各个关口,确定蒙古军没有从洛阳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跑掉。接着就让各部队沿道路向洛阳修建兵站,撒开一张大网。

    “这几位兄弟,你们觉得蒙古军在哪里?”程铁牛这些年在西边的兵站里面到处跑,暂时还没看到蒙古军的动向。

    “我觉得他们可能在东边吧?我们在东边远远见过蒙古骑兵,不过有军令不要我们去追,所以也就远远见到。”一位来自东边的骑兵说道。

    “我们这边一直没见到过蒙古军。”程铁牛有些羡慕的说道。他也未必就是真的想打仗,但是别人有的经历他没有,就忍不住觉得自己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若是如此的话,我倒是觉得蒙古军有可能在西南边。”一名年轻军人说道。就见他撇着腿坐,看样子应该是骑马的时候大腿内侧有些伤到了,大宋骑兵都有这个经历。程铁牛仔细打量了这位年轻军人一下,他有些不解怎么现阶段突然把这等菜鸟给派出来。就算是练兵,也不能在战场上练啊。

    “这位兄长,我是搞测绘的。不是骑兵。”那名年轻军人对程铁牛说道。

    “你……”程铁牛心中讶异,他可什么都没说,对面的年轻军人竟然就知道程铁牛在想什么。难倒这厮听得到别人心声么?

    而这名年轻军人却没解释这个,他继续方才的话题,“蒙古骑兵最讲出其不意,现在我们只是刚开始撒网,所有兵站都在路边,若是用网来比,我们的网现在只有几根纲绳。和我们一比,蒙古军就是地头蛇,想避开我们应该能办到。他们若是在东边露了几面,大概会把兵力集中到西边吧。”

    “你这说的就跟能掐会算一样。”程铁牛忍不住笑道,“只是因为他们在东边露脸,就能确定蒙古骑兵把主力放到西边么?”

    遭到这样的反驳,年轻军人并没有任何气馁,反倒是有些意气风发。他说道:“洛阳以东是巩县,现在我军在那关口有好几个营。以蒙古军手中的武器,他们一万人都冲不破我军一千人把守的关口。几位哥哥,蒙古军若是不知道他们手中的武器和我们差距太大,他们早就该扑上来和我们打仗,怎么会东躲西藏。”

    程铁牛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他便问道:“便是如此,那和他们在西边有什么关系?”

    “既然蒙古军不是傻瓜,他们躲在东边就等于是跳进了网里,只要主力被发现就死定了。而西边不同,只要逃出去就是陕西。我听说现在通往西边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函谷关,另外一条则是沿着黄河的河滩。蒙古军也是人,他们也怕死。若是蒙古军无法确定退路,他们怎么能安心的在洛阳打仗?可听几位哥哥所讲,我军已经封死了所有出口。那蒙古军就必须得先找个逃命的出口才行。我觉得太尉正是想明白了这些,才命令我们先专心修建兵站。只要有兵站里头有五百兵,五千蒙古军都攻不破。等兵站铺开,蒙古军就只有死路一条!”

    年轻军人侃侃而谈,有些部分程铁牛能听懂,有些部分他暂时听不懂。不过人家能说出这么多东西,程铁牛已经对这个年轻军人刮目相看。

    此时也已经歇的差不多了。包括年轻军人在内的测量人员都起身去操作那些程铁牛看不明白的设备,程铁牛也准备离开。他走出去几步,又跑回来问那个年轻军人,“这位兄弟,请问贵姓,怎么称呼。”

    年轻军人答道:“这个哥哥,我叫刘宠。”

    “刘宠。刘宠。”程铁牛重复了两遍,突然想起自己还没自报家名,连忙说道:“这位刘兄,我叫程铁牛。”

    “原来是程大哥。”刘宠主动伸出手与程铁牛握手。

    从兵站离开,程铁牛路上想着刘宠讲述的东西,越想越觉得有点道理。此时已经走到了路标处。宋军在距离兵站十里的地方都钉上路标。让大家知道走出来的距离。

    一想到刘宠预言蒙古军主力在西边,程铁牛也觉得心里不爽,他说道:“按照规定,看看两边的旗号。”

    话音刚落,负责信号的观察的人员就声音急促的说道:“班长,咱们的来路上的兵站升起报警信号啦!”

    刘宠抬头向西边看去,果然见到两道狼烟从西边兵站的位置升起。这个信号只代表一个意思,兵站遭到了数量超过五百的敌人进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