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29章 不情愿的和平(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9章 不情愿的和平(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张弘范的大帐前面架起了烤架,上面是一只烤全羊。昨天来自北方的补给队赶着大量牛羊抵达滑县,之前在滑县附近放牧饲养的牲口也就分给众将。张弘范杀了只羊与众将一起打打牙祭。

    蒙古烤全羊做法不复杂,铁架子串羊,使用木炭炙烤。在全羊表面熟了之后就用刀切下烤熟的羊肉,并且经常旋转全羊,让不同的位置都能受热。所以羊肉不仅没有膻味,还十分鲜嫩。

    烤羊肉入口,大家都吃的开心,周围都是赞美之声。等肚子吃的稍饱,众人就开始说起些别的。万户刘垓有些迟疑的说道“元帅,你们说会不会是改年号改出来的不顺?”

    这话十分符合这时代的文化水平,凡是对年号有些概念的将领都是眼前一亮,甚至有人开始忍不住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历史上忽必烈是在1264年使用至元元年的年号,并且改蒙古为大元。因为赵嘉仁的出现,忽必烈并没有这么着急的让他统领的蒙古快速汉化。直到1275年,忽必烈才宣布改蒙古国号为大元,并且改元为至元元年。

    在21世纪,迁怒,胡乱攀扯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在1276年,这种事情更是多得很。譬如金国灭了北宋,就有宋人传说完颜阿骨打是赵匡胤转世,报复他弟弟赵光义夺走了皇位。如此谣言一出,有大量的宋人竟然相信。这等大事尚且如此,把最近的霉运给归咎于‘改了年号’再正常不过。

    而且大元在至元元年的确非常不顺。与宋军开战之后先是丢失了汴梁,接着阿术元帅去世,折兵上万。济南、青州等地派出来的信使告知宋军开始攻城。以时间来计算,那是宋军先攻克济南后,再挥军东向攻打青州。现在黄河北归,蒙古军已经无法援助黄河以南的地方。汴梁尚且两日就陷落,蒙古上层没人对济南与青州有幻想。宋军所到之处只留下汉人,大元只能眼睁睁的自己看着在山东的统治基础被连根拔起。

    当年张弘范参加过围攻青州李璮的战役,对此的感受更加深刻。而且说话万户刘垓身份比较敏感,他乃是刘整万户的儿子。刘家投奔了蒙古之后得到忽必烈大汗的器重,刘整自己是万户,他的四个儿子里面,刘垣、刘埏、刘垓都是万户。刘均乃是文官,奉命出使大宋,也是深得忽必烈大汗器重的官员。

    如此显赫的刘家却在于赵嘉仁军交战的时候损失惨重,刘整战败被俘后作为宋奸被杀,刘埏万户守汴梁,汴梁沦陷时也被杀。刘垣在大都,还没有与宋军交战的机会。现在刘垓万户正在大汗军前效力,与宋军敌对。现在蒙古军态势非常不利,也难怪刘垓万户提出这样的质疑。

    张弘范不想说些容易遭忌的话,他并没有应和此事,只是端起酒杯给众人让酒。酒不是北方酿的普通酒,而是从宋国运来的烈酒。以前的时候宋国有的商品蒙古基本都能自造,而且价格未必就比宋国货贵。从宋国运到蒙古的都是少数普通人买不起的昂贵商品。整体而言,蒙古商人每年都能从宋国赚到不少钱。

    这些年的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仅仅是宋国向蒙古输出的酒,就有烧刀子和甘蔗酒两种。朗姆酒味道甘甜清爽,气味芬芳,便是北方汉地最好的酒与之相比也大大逊色。价格是北方普通酒的五倍,照样有多少卖多少。富贵人家的长者在寿诞宴席上必饮此酒。

    烧刀子极烈,入口如火烧。若是吞咽的快,便感觉如同刀子般直插胃部。故此得名。除了入口如烧,在大都,酒家为了证明自己的酒是真货,就用南边生产的切肉钢质小刀上蘸了此酒,用火折去引燃。若是遇火即燃的就是真货。

    好酒的汉子们虽然也喜欢朗姆酒,平日所喝的却是价格是普通酒三倍的烧刀子。现在蒙古众将喝的就是这种烧刀子,几杯下肚,大家的嘴就开始不把门了。

    “那赵嘉仁大概是会妖法吧。不然他们怎么这么能打,又怎么能堵上黄河。几里宽的河,说堵上就堵上。我家在郭守敬大人修通惠河的时候出过丁,整个大都几十万人都出力才能修通……”

    “没错,河南才有几个人,便是将全汴梁的人都抓来才有几个。我问了那些被放回来的守汴梁守的兵。他们说南蛮子们并没有动用百姓,只是逼着他们这些身强体壮的挖沟……”

    “那帮南蛮子们的火枪为何如此厉害,我用过咱们仿造的火枪,比弓箭都慢。南蛮子们放枪却和咱们的射箭差不多……”

    众将边吃喝边说话,讲述的都是平日里不怎么敢说的话题,每一件都是蒙古不如

    宋军的事情。他们尝试着解释宋军种种强悍,最后总是得出宋军有妖术秘法之类的结论。某种意义上也不能说他们错了,在普罗大众被强制接受科学教育之前,知识与技术总是显得神秘莫测。

    这帮人最初是好奇,后来就变成了某种怯战。不少人建议是不是明年改个年号,或者大作一番法事。更有人觉得是不是那些被蒙古人屠的宋国百姓冤魂加持宋军,所以最好能几个宗教同时上阵做一番水陆道场。

    张弘范最后听不下去了,他喝道:“大伙都喝多了,别这么瞎说。”

    “我没喝多。”刘垓万户带着醉汉特有的那种拖着长音的强硬说道。此时他满脸通红,看着很是唬人。“我说,你们啊,你们比我强啊。宋军所到之处,汉人还是不杀的。可我这样的宋奸,他们绝不放过,满门抄斩。若是打了败仗,你们逃回家都能活……,活条命。我是只能往死里打。哈哈。”

    张弘范心中恼怒,他现在深刻体会到古代军中不许饮酒的禁令是多么重要。人一喝多就要胡咧咧,如果是汉地的酒,这么几杯顶多让气氛热闹起来。大宋的酒价比汉地的酒贵三倍,烈度比汉地的酒贵了五六倍都不止。

    饮酒……闹事啊!

    张弘范最后只能动用亲兵把这帮喝的醉醺醺的家伙都给押回住处,他自己无奈的看着残阳下只剩些骨架子的烤全羊。回想那帮人的丧气话,心中也颇为无奈。

    郭守敬精通水利,他告诉忽必烈黄河旧河道会在山东千乘入渤海。忽必烈大汗本想全军援助洛阳,在那边打宋军一个措手不及。得知宋军在山东北部肆虐的消息之后,又下不了决心啦。

    宋军的水军早就在渤海横行,现在黄河改道之后蒙古军无法渡过黄河。宋军就可以随心所欲的从山东出发进攻燕地。若是守住洛阳却丢了大都,那就是大大不划算。但是蒙古军此次战争从头到尾都被宋军玩弄于掌股之上,包括张弘范在内都觉得不甘心。

    难倒大汗会最后与宋军正面作战么?张弘范有些怀疑会如此。看着西斜的太阳,张弘范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是想撤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回到大都之后勤加操演,打造兵器,总是有机会能够报仇雪恨。

    想着想着,张弘范的手不自觉的摸向酒坛。在这样心情沉重的时候,酒是个好东西。

    端起酒杯,在大都的孛儿只斤·郝仁万户看着夕阳,长长的叹口气。大都对前线的消息也并非一无所知,更何况黄河北归这种大事也遮掩不住。山东出现一条大河的事情已经在大都疯传,各种说法都有。蒙古从来不禁止任何宗教,各个宗教在大都都有自己的总坛。神神叨叨的家伙们平日里就妖言惑众,现在发生了这般大事,自然数倍努力的宣传。

    那些郝仁万户听说过的,或者只限于听说过的小宗教,在街头疯狂的宣传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大家信教保平安。至于世界末日到底是啥样。有说洪水滔天的,有说血河临世的。有说流星火雨从天而降,摧毁世间的。

    孛儿只斤·郝仁现在已经是荀子的坚定门徒,荀子说过‘天行有常’,而且根据他得到的确切消息,黄河北归甚至连天意都不是。在郝仁印象中的那个一身普通衣服,满脚泥的赵嘉仁赵太尉领着宋军完成了这个伟业。想来赵太尉此次依旧是一身普通衣服,满脚泥水的与普通士兵们一起劳动才对。

    澄清透明的玻璃杯中是深褐色的朗姆酒,郝仁端起酒杯本想一饮而尽,最后只是轻轻啜饮一口。大都的乱象超出他的想象,郝仁本来不想插手,现在他却不得不考虑与自己的老师以及其他儒臣商议,是不是对大都那帮小宗教做点啥。

    与肆无忌惮的小宗教相比,那帮大宗教稍微好了一点。这一点就是说他们的教堂人满为患,香火鼎盛,所以他们没有足够人力投放在街头。那位在各个街道兜售十字架的教士,郝仁这几天只见到他两次,第一次是满把亮闪闪的东西没多久就销售一空,周围群众还要求他马上回去取货来卖。第二次,这位不再卖亮闪闪的玩意,而是拿着一沓玩意吆喝,“赎罪券!赎罪券!大牧首开光,凡是令你们心有愧疚的事情,买一张赎罪券放在家里。往生之后所有愧疚与罪孽一笔勾销!大牧首开光的赎罪券,真开光!”

    符、串、珠、链、带,种种被开过光或者据说开过光的玩意买的飞起。孛儿只斤·郝仁万户觉得,若是此时将大都的各种宗教全部抄家,抄出来的东西大概能抵得上大元一百年的税收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