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25章 大河向东流(十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5章 大河向东流(十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宋共和四年七月十四。

    刘宠下士站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整个人有点呆若木鸡的样子。和他差不多,在大堤上的人们基本都这个表情。从开始修建堤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所有在第一线的指战员们,包括赵太尉在内,都为了修建这条堤坝耗尽了几乎所有气力。

    工程到了最后,大概有一百米宽的堤坝上堆满了各种机械设备,还有大量的牲口提供动力。人力已经不是这里最主要的动力,但是人们却要持续不断的劳动劳动劳动。在这样的消耗下,刘宠觉得自己的精力已经被榨干。他的确还能走动,还能干活,整个人却如同行尸走肉般麻木。

    当然,此时大堤上的众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并非是因为大家因为麻木而尸变。所有其他工作都暂时停止,河面上游向着最后100米的缺口处开过来十几艘大船。

    因为只剩下100米宽的缺口,河水在这里无比湍急,并且发出牛吼般的声音。为了尝试水流的冲击力,比胳膊还粗的大缆绳系上装了石头的铁笼放进河里,缆绳都被拽断。这让河两边架起缆绳向河里放铁笼的计划失败了。几米长的铁笼装满石头扔下去就被冲走,而几米长装满石头的铁笼已经是现在能够推进河里的极限重量……

    现在驶过来的船只就是最后手段。这些船几乎都压到了吃水线,刘宠上去船上看过。就见船舱里面都是十米长的超大铁笼,铁笼当中装满了石头。这些船不是从现在才开始准备的,为了能把这些船装满,很早就开始在里面施工。

    只要稍微有些理解力的,至少理解力如刘宠这个水平,就能明白赵太尉要在最后的缺口通过沉船的方式来堵住河口。在工地上干了这么久的刘宠很支持这个手段,他真的想不出还有其他手段能够堵住如此凶猛的河水。

    以精妙的驾船术,加上两边缆绳的辅助,四艘都有七八米宽的船竟然能够并排进入100米的缺口。船只都下了船锚,结果令人惊讶,缆绳竟然在巨大的力量下面绷断啦。幸好两岸上拉起了绳索,船员不用越过船只,几声沉闷的爆炸声之后,他们抓住从横贯两岸的吊索上垂下来的绳索,算是逃出生天。

    刘宠就见船只先是左歪右倒,很快就屁股朝天的快速向水下沉去,片刻之后水面上就浮起了无数的碎片。不少人都为之惊叹,而从水军转来的连指导员咋舌道:“就是被十门五斤炮打,也不会碎的这么快吧!”

    被十门五斤炮打是个啥效果,刘宠也不知道。他看到的是这么大的船一旦被水卷入就跟纸糊的一样,还不等刘宠的想象力发酵,下面四艘船又在精妙的驾驶以及两岸的缆绳辅助下向着缺口开来。新一轮沉船填河的行动又开始了。

    虽然填口子的都是老船,赵太尉心中还是无比痛苦。这些船可都是能继续使用的船只,破船根本经不过这样的折腾。十几艘船沉下去,那就是一万多贯真真切切‘打了水漂’。当最后一艘船被快速流动的河水给撕碎之际,铁笼的一角却高高扬起,没有再沉下去。此时的黄河水已经不是流淌,而是因为下面被堵,向着半空开始抛射起七八米高的水浪。但不管河水怎么样的挣扎,沉船下游的水明显小了。横行武林之魔剑出世

    众人都忍不住欢呼起来。此时指挥官们发一声喊:“大伙加油干啊!”便带头操作起已经准备好的设备。几米长装满石头的铁笼如同下饺子般被推进水里,激起冲天的浑浊浪花。

    刘宠也在这个组里面,他虽然觉得双臂已经麻木,却还竭尽最后一分气力和大家一起推动那些绞盘。胳膊没力气就用肩膀扛,肩膀痛的扛不住,就用胸口顶。那些看着无比沉重的设备就这么被推动,缓慢却不停滞的不断运作。

    也不知道到底投放了几轮,指挥员挥动红旗喊道:“停!”这些运作机械的指战员都停了下来。接着就有大队人扛着装满了沙土的麻包冲过来向河里投掷。刘宠木然的想,铁笼都不行,麻包怎么能行?

    可让刘宠感到意外的是,麻包好像起到了作用,就见那些人不断向前,向前。牛吼般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连河风都变小了。就见红旗挥动之处,有人从另外一边浑身泥水的冲了过来。

    “通啦!通啦!”欢呼声在不太久之前还是缺口的地方响起。

    用尽最后的理解力,刘宠大概判断出整条大堤终于修成。此时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加入到欢乐的人群中去,然而浑身的疼痛却让刘宠突然悲从中来,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赵嘉仁此时终于从花了大钱的痛苦中解放出来。看着已经贯通的长堤,看着有人笑有人哭的工地现场,赵嘉仁也觉得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

    就在此时,天空中突然雷声隆隆,沉闷的声音震撼着整个黄河南北。接着豆大的雨珠开始砸落。冰凉的雨水和温热的眼泪混合在一起,让赵嘉仁再也顾不得感伤,他连忙大声命令道:“快!加紧加固大堤!”

    七月十七日大概是西历的九月初,黄河新河口下游三百多里的新河道旁,正在指挥渡河的阿术元帅先是发现河水开始上涨,水流变得湍急。看着要下雨的天空,阿术元帅觉得自己好不走运。

    自打黄河南流夺淮如海,整个黄河以北越来越干燥。之前阿术元帅准备按照旧地图进发,与大汗忽必烈汇合。没想到突然就遇到了新黄河。因为干燥的原因,黄河故道变成了无水的沙土荒滩,加上蒙古人肆虐,这里已经渺无人烟。没有人烟就意味着没有寻到船只的可能,于是元帅领着四万兵马在荒地上进退维谷。

    大汗的命令听着不错,羊皮筏子是蒙古渡河的工具。但是蒙古军根本没想到赵嘉仁居然搞出黄河北归的幺蛾子,他们连羊皮筏子也没带多少。这几天阿术元帅下令东进,在一处水流平稳宽阔的地方开始渡河。只过去一半人,这河水竟然上涨。魔道阴阳眼

    站在河边,阿术元帅感受自己仿佛回到了在扬州的日子。那时候他要面对江南沟渠纵横的田野,猛然看去那边也是一望无垠的田野,然而真的想两点之间走个直线,那就要过一条河再过一条河再过一条河再过一条河。简直是噩梦啊。

    正在想,阿术元帅就感觉一阵凉风吹过,冰凉的雨点打在他脸上。抬头看向天空,就觉得乌云越来越低的样子。就在此时,他的亲兵赶紧拉动阿术元帅的手臂,“元帅小心,水涨的好快。”

    阿术元帅低下头,果然见到河水已经涨到他脚下。连忙寻了高地走上去,却见河水仿佛追着他般往上涨。此时蒙古军都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河岸边的人赶紧向高处跑。

    在亲兵簇拥下,元帅一直上到河岸的高处才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看下去,阿术元帅大惊。昨天不过一里多宽的河道竟然在很短时间里面变成了了两里多宽。因为北岸比较低,河水向着北岸不断扩张。即便是较高的南岸上,浑浊的河水卷了大量枝叶杂草之类的东西打着漩涡向河岸边拍来,溅起老高的水花,甚至喷了阿术元帅一脸。

    此时原本渡河的那些人要么翻船,要么紧紧抓着船,被河水迅疾向下游冲走。那些岸边的士兵要是机灵的,早早跑到更高的岸边,还有个地方落脚。那些跑的不够高的士兵,后路较低的地方被水给淹没。虽然身处河北的平原中,这帮人却位于孤岛之上。

    就在此时,雨点越来越密,天地间开始出现哗哗的雨声。亲兵们赶紧给阿术元帅拿出雨披,打起伞来。元帅虽然身经百战,却被眼前从未见过的局面给弄懵了。眼前哪里是河北,明明就是江南啊。

    就在此时,阿术元帅的亲兵惊叫起来。元帅本来心情就很糟,听到这动静立马皱起了眉头。然后就听到亲兵高喊道:“元帅,不好啦!我们后面都是水啊!都是水!”

    阿术元帅抬头一看,却见那名亲兵站在这个高处的最高点。元帅身后被高坡给遮挡住,看不到什么。迈步也上了最高处,阿术元帅登时就呆住了。在他背后三十几丈远的地方,是一道不知道啥时候出现的数丈宽的急流。而且没一瞬,这条急流都在变宽,都在上涨。这下,阿术元帅彻底呆住了。他已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距离阿术元帅上游三百多里的地方,赵嘉仁赵太尉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他拦河筑坝成功的当天,就下起了雨。雨一气就先给下了三天,好在赵嘉仁是工业时代出来的人,用铁以及用剑麻麻袋方面毫不吝啬,有了这些就坚实的基础,加上全军拼死保护大堤,总算是扛住了这一波。

    此时天已经放晴,当时黄河水位依旧处在高位,新河道已经被冲到三里多宽,黄河水顺着河道滚滚而下。赵嘉仁心中非常庆幸。眼界见识这种东西必须得靠见识过,如果他按照宋代人的见识来堵黄河,除了失败之外大概真的没有别的可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