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23章 大河向东流(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3章 大河向东流(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汗,我们不如渡过黄河,在黄河南岸也决开缺口。”阿里海牙恶狠狠的提出了建议。

    有宋军引黄河北归的珠玉在前,阿里海牙的建议很快就得到了不少认同。张弘范连连点头,大声应道:“就该如此!让那些南蛮知道厉害。”

    见到张弘范也支持自己,阿里海牙兴奋的说道:“我们就在汴梁以北决口,直接淹了汴梁城。”

    忽必烈听了这话,忍不住冷笑一声,“哼,你倒是能想得开。”

    阿里海牙连忙答道:“大汗,现在汴梁城里只剩下汉人了。以南蛮的做法,他们所到之处只留下汉人。既然汉人不肯效忠蒙古,就让汉人都死光吧。”

    说这话的时候阿里海牙情绪饱满,此次南下的一路之上他见识过宋军的处置,已经知道蒙古已经遇到了真正的对手。在汉地,汉人数量远高过蒙古人。若是蒙古与宋国就这么对着干,蒙古人肯定耗不过汉人。既然如此,依照依照蒙古文化的阿里海牙自然认为必须尽可能削弱汉人。

    张弘范听到这话,脸色登时就难看起来。无论如何,张弘范还是认为自己是汉人而不是蒙古人。如果阿里海牙的这种看法持续发酵,迟早会波及到张弘范这种燕地汉人身上。

    忽必烈完全能理解阿里海牙的看法,但是他也知道现在绝不能这么做,宋军只不过刚在黄河以北活动,蒙古还远没到狗急跳墙的地步呢。所以忽必烈呵斥道:“阿里海牙,你胡说什么!”

    阿里海牙低下了头,不是因为他认为自己的想法错了,而是他感受到忽必烈大汗是真心想让他闭嘴。就在局面处于尴尬之时,伯颜大帅开口说道:“大汗,此事已经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不如先派使者问问宋军,他到底想做什么。”

    这个建议实在是令人讶异,然而仔细想来却觉得未必没有道理。张弘范问道:“那我等在此时要做什么?准备渡河么?”

    伯颜大帅冷淡的答道:“渡河之后又能如何?便是要决堤,至少也先把郭守敬叫来吧。我等在岸边瞎挖,只怕是事倍功半。”

    郭守敬乃是蒙古的水利专家,便是蒙古贵人也觉得自己绝不如他,立刻就没人再说其他的。伯颜继续说道:“大汗,我以为当务之急乃是先与阿术元帅汇合。就他走的道路,只怕已经被隔绝在黄河以南啦。”

    即便伯颜大帅声音冷淡,众人也听出‘黄河以南’四字中有多么深刻的遗憾,便是连忽必烈都忍不住苦笑起来。

    蒙古军第二天黎明时分便派出使者前往宋军在黄河以北的营寨,宋军也没有难为蒙古使者,带着他上船绕过新河口,抵达了正在快速南岸化的黄河北岸。得知了使者来意,赵嘉仁写了封信让蒙古使者带回给忽必烈大汗。

    使者回到滑县,忽必烈拿过信看了起来。赵嘉仁在信里面告诉忽必烈,若是忽必烈想和平,双方就以黄河为界。若是忽必烈不想和平,赵嘉仁建议双方约定一个战场来次决战。宋军也就是十万人,忽必烈这边愿意用多少人,那就随他的便。就算是忽必烈能带出来百万大军,宋军也不在乎,就是用十万人迎战。

    看完这么小孩子气的信件,忽必烈先是冷笑着将信件狠狠拍在桌上,接着忍不住对空骂了几句。发泄完之后,忽必烈觉得心中恨意暂消,这才恶狠狠的问使者,“你确定是赵嘉仁在黄河以北么?”

    “……我也不认识赵嘉仁。不过宋军那边是这么讲的。”使者答道。

    忽必烈立刻答道:“那便找个认识赵嘉仁的前去见见赵嘉仁,就说我愿意谈谈以黄河为界的事情。”

    见过赵嘉仁的都是礼部的人,这帮人并没有投入到战争中。经过一番搜索,最后找出一个蒙古军中的宋奸来。作为蒙古使者,他们就再次前往宋军大营。这几天蒙古军也没有闲着,经过测量,蒙古军发现若是想渡过黄河,就必须从洛阳那边渡河才行。若是带上步军行军,估计渡过黄河之后再杀出来得一个月之后。一个月之后宋军只怕已经修完了河堤。

    就在这么折腾中,又过去了三四天。等宋奸在内的蒙古使团回到滑县,宋军在黄河两岸的大堤都修建了一里多地。这两条大堤是对着修建的,中间的直线距离已经只剩下三里多地,白天的时候两边修堤的人员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此时,宋军已经开始在大堤两端架起高杆,撑起了数道滑索。虽然还不能往来人员,却可以通过电线进行有线电报的传输。赵嘉仁送去的第一条命令就是小心蒙古骑兵偷袭。

    “确定是赵嘉仁么?”忽必烈大汗盯着蒙古使团中的宋奸。

    “回禀陛下,果然是赵嘉仁!”宋奸连忙战战兢兢的答道。

    “那你怕什么?”忽必烈问道。

    “回禀陛下,臣担心赵嘉仁杀臣。”宋奸直接说了实话。

    对这么一个胆小的家伙,忽必烈怒道:“哼!他哪里敢杀使者!”

    宋奸马上把头深深低下。不管是赵嘉仁或者忽必烈都非他能得罪的起,这两位要杀人,谁都挡不住。

    让宋奸下去,忽必烈问道:“你等觉得如何?”

    张弘范立刻答道:“臣以为马上派遣骑兵渡河,先打散宋军在河南的营地。接下来再根据当时局面而定。”

    听了主战派的看法,忽必烈也不想再问别人。搞不好那帮主战派还有人要傻乎乎的建议与宋军正面交战呢。根据最新查看新河道的探马回禀,新河道经过半个月的冲刷,已经扩展到快一里地宽,河水湍急,根本没办法渡过。在这种情况下与赵嘉仁作战,那就得冲营垒,或者约赵嘉仁正面野战。

    所以大汗就直接问伯颜大帅,“伯颜,你怎么看?”

    伯颜答道:“大汗,咱们还是先撤离此地吧。此地距离赵嘉仁太近,我军不好施展。”

    “撤军?”忽必烈觉得有些懵了。现在赵嘉仁已经快把黄河给堵上了,撤军只是给赵嘉仁时间,万一撤军的过程中赵嘉仁已经堵住了黄河,这就变成蒙古军在黄河以北,宋军在黄河以南。那还打个屁啊!

    “不行!”忽必烈立刻摇头反对。

    伯颜答道:“若是大汗执意要打,那就不妨先派骑兵渡过黄河,突袭汴梁。看看能否扰乱宋军。若是能扰乱,就让骑兵继续与宋军交战。若是不行,那就从洛阳撤回来。”

    “啧啧!”忽必烈忍不住咋舌。他十几年前就与赵嘉仁交过手,知道赵嘉仁这厮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若是看到局面不对,赵嘉仁宁可少有斩获也不会贸然行动。当然,要是赵嘉仁开始行动起来的话,也就没什么好讲的了。忽必烈对于十几年前鄂州之战时,赵嘉仁突破蒙古浮桥,对蒙古军大肆杀戮的行动记忆犹新。

    就在蒙古君臣对接下来该怎么作战迟疑不定之时,外面有人禀报,“大汗,阿术元帅的使者来了!”

    忽必烈大喜,连忙说道:“快让他进来。”

    得知好久没有联络的阿术元帅终于派来了使者,蒙古将领们也都露出笑容。使者进来之后就立刻回禀阿术元帅的动向。元帅带领了四万蒙古军西进,本来计划好的道路是走从山东进河南,走到黄河北岸之后沿着黄河西进,与忽必烈大汗汇合。

    万万没想到到了黄河北岸之后向北派遣的使者都被一条莫名其妙出现的大河给拦住了。询问当地人,当地人讲说也不知道是哪条河突然就决口,冲来了如此大的水。阿术元帅派遣了大量骑兵侦查,最后发现竟然是宋军掘了黄河北岸。他也不敢贸然进军,就在距离宋军一百多里外的‘黄河南岸’扎营,派来使者与忽必烈联络。

    对于阿术元帅的谨慎,忽必烈非常欣赏。他随即下令让使者马上回去告诉阿术,让他渡过黄河,与忽必烈汇合。

    蒙古军没有人提出两面夹击之类的傻话,阿术这四万人若是与宋军交战,宋军完全可以利用水军的优势封锁黄河,集中步军去打击阿术。看着像是两面夹击的局面,其实阿术完全是一支孤军。对于这些久经战阵的蒙古军将领,他们可不会犯傻。

    可即便能做出正确的应对,蒙古军将领们还是找不到能够战胜宋军的办法。在这样的窘境中,张弘范提出了新建议,“也许赵嘉仁浪得虚名,若是我军全部骑兵渡河南下,想来能把宋军搅得天翻地覆吧!”

    其实这想法在蒙古君臣心中都冒出来过。忽必烈发现连身经百战的自己都有些难以抵抗这样低估对手的诱惑。不过忽必烈还是强忍住这样的诱惑,因为他知道这是兵法上的邪路。虽然没学过‘唯物主义’,忽必烈却从蒙古丰富的战争经验中明白,若是不知道对方的厉害,那就派兵试探。凡是试探出来的结果,都要当做某种底线来面对。而且蒙古军与赵嘉仁的战斗证明了一件事,只要依托着江河湖海,赵嘉仁好像总是能展现出令人恐惧的战斗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