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17章 大河向东流(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7章 大河向东流(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黄河沿河南岸有一系列的重要城市与要塞。开封向西,是虎牢关,是洛阳,是陕县{三门峡},是潼关。只要突破了潼关,就可以进入陕西。距离潼关没多远的地方就是长安。

    孛儿只斤·郝仁的目光在地图上这些重要的城市上掠过,接着又回到了大都。大都到汴梁大概有1200里,对蒙古军来讲,这距离连远征都谈不上。抬起视线,郝仁对在主位上坐着的伯颜说道:“大帅,这仗大概会旷日持久吧。”

    伯颜没有立刻回答,他冷淡的目光看向张弘范,张弘范元帅马上答道:“大帅,我等大概不能与宋军在野外正面作战吧。”

    几年前,蒙古军与宋军在归德府城外和宋军来了一场正面作战。虽然宋军背后有城池,占了地利的便宜,不过四倍于宋军的蒙古军还是在野战中被正面击败。张弘范对此印象深刻。宋军占领了汴梁,蒙古军若是再和上次那样攻城,大概是讨不到好处的。

    见张弘范也是这个调调,伯颜叹道:“我大蒙古从来不以攻城为长。既然汴梁丢了,那就靠骑兵与宋军周旋。”

    郝仁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叹道:“可不管如何,最后还是要在城下激战。若是沿途抢掠,这河南还有什么好抢的?”

    河南在金国覆灭的时候被折腾的极惨,金国守汴梁,光是因为瘟疫就死了百万人,蒙古破城之后又搞起屠城的把戏。金国最后一个皇帝金哀宗之后又在河南跑来跑去,进行了许多战斗。依照蒙古的尿性,各地也被屠灭一番。之后河南在蒙古的设计里面是搞牧场,更没有恢复农业的打算。一个牧业地区完全没啥好抢的。

    听郝仁说的丧气,张弘范答道:“我们南下抢掠归德府和许昌。”

    郝仁没好气的答道:“且不说能不能抢到,姑且说抢到了,我们怎么撤回来?”

    抢掠成功就意味着大量的物资,运输大量物资就意味着大量护送的军队。这种规模的队伍没办法隐藏起来,到时候宋军堂堂正正发动进攻,蒙古军还是得面对野战的困境。

    张弘范对郝仁描述的场景没办法反驳,他很想问:我大蒙古啥时候变得这么弱啦。但是他怎么都讲不出来这话。迟疑了好一阵,张弘范才开口说道:“也许在归德府城外的宋军乃是宋军里面最强悍的,其他宋军不堪一击呢?”

    这话说完,张弘范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知道哪支宋军更弱,只能靠正面作战。但是碰上强悍的宋军,蒙古军也就只有损兵折将。任谁都不想自己的军队成为献祭的那一支。

    对着这群未战先怯的几个家伙,伯颜大帅冷淡的说道:“最近几天,大汗大概就要出兵。”

    伯颜大帅判断的没错,经过一个月左右的准备,蒙古军终于做好了出征的准备。五月初六,大汗忽必烈先命人诵读征讨宋国的檄文,刚念到檄文中对宋国杀戮大元官员表示愤慨的那部分,范文虎已经低声抽泣起来,群臣看着他泪流满面的样子,都不知道该说啥。

    等讨伐的檄文念完,范文虎先是一嗓子“陛下圣明!”接着就“呜呜呜~~~~”的跪伏在地哭泣起来。此次仪式还算挺大,不仅范文虎参加了,包括吕文焕、高达、夏贵等降将也参加了。瞅着范文虎这番表现,降将们心中感慨万千。他们知道赵太尉对于宋奸的态度,宋国消灭宋奸的行动遭到忽必烈的军事打击,降将的确觉得大元比之前的宋国有种多了。可范文虎的表现虽然应该,但是这种夸张激烈的行动让降将感到害臊。降将们甚至觉得忽必烈大汗也许会生气。

    抬头看大汗忽必烈,却见大汗忽必烈竟然露出了颇为感动的表情。这帮降将们立刻额头三条黑线,这也行么?就在降将为这种尴尬局面难堪之时,却见范文虎收起悲声,磕了三个头,站起身用衣袖擦了脸,用鼻子有点发堵的声音说道:“臣失礼了,还请陛下赎罪。”

    忽必烈大汗摆摆手示意没事,接着就起身宣布,“后日出兵!”

    到了出兵的日子,大都街头真的是旗幡招展绣带飘扬,大票骑兵集大都南门之外,百姓们都跑去城外看热闹。上万的军队与好几万拖家带口的百姓,让大都城外看着热闹非凡。远远看到簇拥着大汗忽必烈与太子真金的亲卫队出现,百姓们纷纷跪地行礼。从亲卫队中看到那几乎看不到边的伏地百姓,忽必烈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太子真金更是激动的脸通红。

    孛儿只斤·郝仁在距离大汗没多远的地方,他也被这样宏伟的场景所感动,但是郝仁是反对此次出战的,这种感动也因此大打折扣。因为出身水军这个技术兵种,郝仁对技术兵器在战争中的作用感受很深。什么样的个人勇武在密集射击的枪炮面前都显得那么脆弱。比起枪炮,蒙古军真不是宋军的对手。

    不过郝仁也知道此时根本不是该他反对的时候,此次战争本已经不可避免。跟着大汗的队伍向前走,郝仁目光看向此次出兵的行列。与上次南征相比,这些军人有不少都是熟悉的面孔。也就是说,几年前这些人参加了战争。几年过去了,蒙古军中还是这些人。郝仁无奈的想,老兵至少比较可靠。

    经过一番仪式之后,蒙古军就跟随大汗出兵。此次理论出动了十五万军队,其中十万走汴梁那一路,五万前往山东作战。去山东的那一路并没有从大都出发,他们由阿术元帅统领,已经进军山东。

    真正从大都城南出发的只有一万多人,其他部队都是在各个出发点集结,走的道路也不同。若是十万人行军的时候走同样的道路,能把这条路给踩成深沟。

    看着大队人马的背影,留守大都的孛儿只斤·郝仁心中很是有些不安。他之所以不支持此次出兵,就是因为感觉此次出兵肯定讨不到好处。可他此时也完全没办法。

    回头之时,就见到空旷的广场上还有些旗帜,这些旗帜里面很多都是各个宗教的旗子。那个十字教的旗帜居然变了样式。那是长边窄底的等边三角形最下面抠掉一块短边宽底的三角形,留下来的是仿佛箭头一样的的形状。红色的旗子上,四个这种形状都是白色,尖头向中心,上下左右的拼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像是十字的图案。

    这种十字与之前那种带金刚杵的十字架完全不同,更像是一种挺醒目的漂亮图案。郝仁觉得这图案比之前的看着轻盈灵动许多。

    催马往回走,经过街口的时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又见到那个卖十字架的教士。郝仁这次也没有下马,他招手让手下把那个教士叫过来。教士手里拿着一把闪亮亮的东西,神色谦恭的听了郝仁随从的命令之后,立刻一路小跑的到了郝仁面前。先是躬身行礼,教士接着说道:“殿下,不知道尊贵的您有什么吩咐。”

    郝仁正想询问,就见到了教士手中那大把亮闪闪的玩意中竟然也有这样的家伙,他指着问道:“这个红色十字架是怎么回事?”

    教士连忙说道:“哦!殿下,这是马耳他十字。医院骑士团的标志。大汗陛下的母亲教堂里面就用的这种十字,大汗就下令用这个标志当做他军中十字教的标志。”

    马耳他十字,医院骑士团,这些用词都是郝仁没听说过的。看着郝仁好奇的眼神,教士立刻继续说道:“殿下。您看。这个马耳他十字架珐琅的。紫铜镀金的。不带链子,带的是别扣。可以扣在衣服上,还有缎带,可以扣在领口上。殿下,这可是大汗陛下母亲看重的样式。”边说,教士边举着一个马耳他十字架对着郝仁晃动。

    郝仁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说动了,还真花两贯买了一个。不得不说,这玩意做的非常精美。有压手的感觉。背面镀金应该是真的,两贯钱并不算亏。拿着精美的艺术品,郝仁心里面也比较满意。不过转念一想,宋国对蒙古的情况了解,以及在这种小物件上展现出的精湛工艺。他对战争的感觉就更加不安起来。

    忽必烈大汗对宋军的了解并不比郝仁少,然而大汗没有丝毫的畏惧。当然,这也许是因为大汗不用冒着枪林弹雨带头冲锋。出兵之后,行军倒是颇为顺利。然而走出去三天,大汗就接到禀报。宋军有几万人居然渡过黄河,在黄河边与汴梁相对的位置上安营扎寨。

    “再探!”忽必烈大汗命道。说完之后他又追加了一句,“仔细查看宋军到底在搞什么鬼!”

    到过长江之后,忽必烈大汗充分感受到黄河并不像长江那样适于行船。然而以黄河的宽度,渡河又非常困难。几万人的宋军渡过黄河,就变成了孤军。宋军是以步兵为主的军队,这么几万人的步兵渡过黄河列阵,是准备与蒙古骑兵进行决战么?

    虽然没有小看赵嘉仁的意思,然而忽必烈大汗实在是不理解赵嘉仁到底是怎么想出这样举动的。想歼灭步兵,骑兵有无数的手段,骑兵们是不会犯傻冲阵的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