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15章 大河向东流(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5章 大河向东流(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要去北方一趟,能早些回来的话自然会早些。不过战事从来不是我说了算的。”赵嘉仁对老婆秦玉贞说道。说话之时,他自己也已经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自己的衣服。

    看着丈夫这幅风风火火的模样,秦玉贞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赵嘉仁已经翻出几件随身衣物,秦玉贞去她的衣柜里面拿出了几个包袱皮。把包袱皮铺在床上,秦玉贞忍不住伤感的说道:“三郎,我们成亲之前,你已经因为鄂州之战名扬天下。然而我没想到名声之下竟然是离别之苦。”

    “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这是个战乱的时代,自然免不了生离死别。”赵嘉仁也心有所感,他把随身包裹起来的同时感叹的回答着妻子的问题。

    听了赵嘉仁颇为文艺范的回答,秦玉贞叹道:“难倒战乱永无止歇么?”

    赵嘉仁哈哈一笑,“要是以军人的角度来看,和平就是短暂的停战期。要是以吃货的角度来看,和平就是在白吉馍里面那薄薄的一层肉。”

    在前半截的厚重映衬下,后半截的吃货论就显得非常轻佻,秦玉贞啐道:“切!肉夹馍里面的肉可是挺厚的好不好。”

    赵嘉仁已经包好了衣服,他爽快的把包袱扛在肩头,同时笑道:“哼哼!你要是这么看,我也没办法。不过啊,我能向你保证,如果我可以掌权到55岁,我会努力达成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

    秦玉贞对自家丈夫的轻佻很有些无语,不过她并不讨厌赵嘉仁偶然为之的这种调调。而且在这份轻佻之下,她其实看到了更多东西。大宋局面到了此时,以秦玉贞读过的书,她也看到了许多不方便说出的内容。很多人都认为赵嘉仁终将有黄袍加身的一天,秦玉贞也这么认为。

    “那你何时能回来?”秦玉贞问。

    放下包袱,赵嘉仁握住住夫人的手,认真的答道:“那就得看蒙古人耐不耐打。要是蒙古人耐打,那得一年多,要是不耐打,三五个月就回来了。”

    “喂喂!这可是大白天!”秦玉贞对于军事没了解,不过丈夫脸上那个表情她可熟悉的很。

    赵嘉仁把老婆拉进怀里,笑道:“哼哼!这时候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太尉。徐尚书求见。”外面响起了警卫员的声音。

    “哈哈!”看着丈夫脸上的表情,秦玉贞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

    赵嘉仁倒是没有觉得尴尬,他笑道:“这外头的可不是破喉咙。”说完起身出门。

    秦玉贞思索了好几瞬才明白‘破喉咙’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大笑起来。可不知怎么的,秦玉贞同时感觉悲从中来,眼中有了泪花。赵嘉仁若是能黄袍加身,秦玉贞当然也能分享到其中的荣光。然而秦玉贞已经明白,作为赵嘉仁的妻子,她也得承担起别人想象不到的代价。其实在十几年前成亲之时,秦玉贞期待的生活很简单,那就是和赵嘉仁在一起渡过人生中的每一天。[综琼瑶]守护神虐nc

    “太尉。却不知你是否要弹劾陈庆年?”徐远志见到赵嘉仁之后开门见山的提问。

    “你觉得就该这么放过他?”赵嘉仁边给桌对面的徐远志倒茶,边提出他的问题。

    徐远志拿起茶杯答道:“这得看太尉的心思。若是太尉觉得无所谓,便放过他又何妨。”

    赵嘉仁也给自己到了杯茶,他叹道:“我想惩戒陈庆年倒不是因为他说的内容,若是我真的要黄袍加身,他说就让他说么。我想惩戒他的理由是因为他此时瞎咧咧,把所谓的忠心至于国家利益之上。”

    “呵呵!”徐远志干笑一声。在朝廷里面,徐远志被认为是赵嘉仁一派。徐远志也觉得自己比较倾向于赵嘉仁,不过徐远志依旧不乐见赵嘉仁‘篡位’。可徐远志也知道,现在的局面越来越不会有善了的结果。

    除非现在的小官家能够表现出超越赵嘉仁的能力,等小官家长大之后还能以强者的态度宽容赵嘉仁这个权相。然而赵嘉仁是十三岁在福建路这个无比激烈竞争的地方考上进士的妖孽,他的学问、能力、气量、成就在大宋无人能及。想超越这样的怪物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君弱臣强,赵嘉仁为了自保,除了黄袍加身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更何况,徐远志的师侄司马考等人早就期待将赵嘉仁推上皇帝的宝座。

    对这样不可避免的未来叹口气,徐远志说道:“太尉,既然如此,弹劾陈庆年之时就不要用构陷的说法吧。”

    “哦?”赵嘉仁应了一声。

    徐远志劝道:“太尉,现在有陈庆年想法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太尉若是弹劾陈庆年构陷,那反倒让那些人觉得太尉没有容人之量。直接用陈庆年扰乱北伐的理由,别有用心之人便是怎么想都无所谓。等太尉回到临安,自然是清者自清。”

    “哼!有道理。”赵嘉仁答道。他并没有现在就黄袍加身的意思,赵匡胤这么干并不等于赵嘉仁也要这么做。当年曹操自己生前就不敢篡位,理由很简答,他曹操归根结底还只是个地方诸侯而已。

    大宋和历代汉人的朝代不同,它并没有能够混一华夏。早期的时候有契丹,接着就有西夏,后来有金国,现在则是有蒙古。赵嘉仁想获得毫无质疑的权力,那就要完成混一华夏的功业。有了这样的功业,让小皇帝禅让就顺利成章。而且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小皇帝能不能活到那个时间还是个问题呢。如果小皇帝夭折了,赵嘉仁也能轻松继位。何必又此时做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那还请太尉给兰台下令。”徐远志见赵嘉仁如此开明,倒也很高兴,他连忙答道。阎门老大的杀手妻

    赵嘉仁嘲讽的答道:“再等几天。看看陈庆年会不会自己请辞。若是说出这样的话,还厚着脸皮待在朝廷里面,那时候再揭露这个沽名钓誉之辈的真面目!”

    事情的发展如赵嘉仁所料,陈庆年没有辞职。这个举动可让朝中群臣对陈庆年的看法发生了很大变化。指责赵太尉要黄袍加身,就是在指责赵太尉要造反。这话说出来,那就得负责。最好的负责方式莫过于陈庆年自己证明赵太尉要谋反,或者陈庆年自己辞职以明态度。

    结果陈庆年的做法只是在发表了一番屁话之后,就跟没事人一样继续上朝。如此反应让周围的人都大怒。支持赵嘉仁的当然觉得这厮无理取闹,不支持赵嘉仁的则是认为这厮哗众取宠。

    当赵嘉仁控制的兰台弹劾陈庆年扰乱军心之时,整个朝堂根本没有人出来替陈庆年说话。令群臣惊讶的是,赵太尉在弹劾陈庆年的第二天就宣布北上。这等无所顾忌也让群臣们大开眼界。

    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是走到陈桥驿,这就是陈桥兵变的由来。陈桥驿在汴梁东北四十里,如此类比的话,不少人都觉得赵太尉大概走到姑苏就会黄袍加身。然而赵太尉离开临安的第二天,没啥消息。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还是没有消息。半个月之后,新消息传来,赵太尉已经抵达许昌。此时宋军已经有五个师在许昌集结,还有两个师驻扎在汴梁。另外,赵太尉命令测量观天台那条那条本初子午线。

    经过兰台弹劾,礼部尚书陈庆年被罢官。接下来的新人选也出乎意料之外,熊裳被提名为新的礼部尚书。很多人都知道熊裳并非是赵太尉的亲信,如果以政治立场,熊裳与被罢官的陈庆年比较接近。更多人弄不清楚赵太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赵嘉仁这么做的理由其实很负面,他就是要把水搅浑。既然这么多人误解他,他也干脆就让这些人误解到底。提出熊裳这么一个礼部尚书,就能让无聊的家伙们兴奋半个月一个月。要是熊裳这厮再矫情一下,又能拖一阵。在此次战争结束之前,赵嘉仁根本不希望临安朝廷能够达成什么共识。仅此而已。

    共和四年五月初一,临安开始了梅雨季节。而在北方的汴梁则是艳阳高照,赵嘉仁带领骑兵抵达了这座名城。两百里地,两天就全部跑完。赵嘉仁对阿拉伯马的认识也加深了许多。

    马匹本来就是很娇气的生物,赵嘉仁觉得阿拉伯马这种超宅的生物应该更娇气才对。之所以说阿拉伯马超宅,是因为这种马喜欢住在室内。阿拉伯人非常珍视阿拉伯马,长久的培育期中将马匹放在帐篷里养着。对性格敏感的纯血阿拉伯马而言,出门奔驰与待在明亮的室内相比,它们更喜欢待在室内。

    然而这种马匹跑起路来可不含糊,头十里地还看不出阿拉伯马的不同,十里之后的阿拉伯马奔跑速度根本没有下降,在道路上跑完一百里,除了想进屋睡会儿之外,阿拉伯马一副稀松平常的表情。

    对此,赵嘉仁除了在心里赞一句‘好马’之外,竟然没有别的想法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