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11章 头如雨(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1章 头如雨(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汴梁暂时不适合做首都。”赵太尉站起身从容说道。没人敢在此时说话,会议室里面只有赵太尉的声音在回响。

    工作人员见到赵太尉打了个手势,就连忙把地图架推到前面,并且揭开地图架上的布帘。这些动作总算是让屋里面有了点动静,让一众人等的紧张心情得到某种程度的纾解。

    赵太尉则指着地图继续说道:“打下汴梁的目的是为了调整边境。现在我们与蒙古之间的边界非常不利于停战。太多的地区没有天然的边界隔绝。特别是在河南地区,蒙古在黄河以南还有地盘。如果双方能够以黄河为界,有这么一个天然的隔绝,开启战争的困难程度大大增加,延续和平的几率同样会大大增加……”

    战略解释传入文天祥耳朵里,却没进入他的脑海里。汴梁是大宋的旧都,大宋南迁初期曾经与金国签订了以黄河为界,引发了金国内部强硬派的反弹。经过一系列的战争后,双方打不下去。在同意以淮河为界之后,双方就各自干掉本国的强硬派,总算是安定了几年。自此,汴梁一直被金国控制。如果赵太尉能够‘兴复汉室,还于旧都’,那将是无比巨大的功劳。

    大宋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在世的时候,后周的世宗柴荣也已经击败契丹,眼瞅着就要平定中原。赵匡胤只是柴荣手下大将而已,然而柴荣死后赵匡胤依旧黄袍加身……转头看了看学社的这帮人,文天祥很想知道这里面的哪些人已经准备要为赵嘉仁缝制黄袍了。

    “……此战并不容易。蒙古骑兵往来如风,我军又要在一个大平原上作战。很可能攻克汴梁,却不容易守得住。正是如此,就更不能让蒙古人掌握战场机动。”赵嘉仁也不管下面这帮人脑子里在想什么,他继续就这场战争做说明。

    作为心理医生,赵嘉仁认为人类会认为已经存在的就该是无条件的必然。大宋没有覆灭,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那就是大宋不该覆灭。有没有赵嘉仁,他们大概都会认为其实没什么不同。也就是说从从生理结构上讲,人类就是健忘与忘恩负义的。要是人民真的用脑子去思考问题的话,剥削制度早就该被推翻啦。

    既然如此,赵嘉仁就没把坐上至尊宝座的期待放到这次的军事行动上。他认为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自己登基的时机必然会成熟起来,所以就懒得花费宝贵的时间与经历去玩自作聪明的把戏。

    抱着工作优先的态度,赵嘉仁继续讲道:“此次与蒙古军作战,第一线要动用八个师,装备,粮饷都有预测。也不知道在蒙古使者来之前,我们能不能完成最初的预案。我现在就给大家分配任务……”

    不少干部出身的学社成员已经拿出了笔记本开始记录,心乱如麻的文天祥没有立刻做出反应,直到听赵嘉仁讲道:“文天祥文知州等开始就此次地方上服役的人员进行统计,如果战争规模再次扩大到蒙古军出动三十万的规模,我们的兵力就得增加到三十个师……”

    听到三十万蒙古军的数字,文天祥心中一震,发散的心思登时就收了回来。上次蒙古军派出二十万军队,此次战争规模若是达到三十万,那大宋就要再次面对灭国的可能。这种恐慌感轻松的将那些与权力有关的念头驱逐到一边。

    先发动起学社后的第三天,在扬州的军队各部门负责人也集结到临安来。原本赵嘉仁准备让部队成员进入枢密院,后来他还是没有足够的信心,此时就暂且作罢。枢密院就留了个空壳子,部队还是完全吃赵嘉仁管理的税收。

    对部队,赵嘉仁就讲述了战争的具体执行内容。深受PLa的影响,赵嘉仁对于打歼灭战情有独钟。深受赵嘉仁的影响,看到赵嘉仁提出的作战计划,部队指挥官们都来了精神。

    郑捷大声说道:“太尉,若是解决汴梁两万守军,蒙古想来就会知难而退吧。”

    赵嘉仁笑道:“哪里那么容易就能解决两万蒙古军。”

    郑捷立刻答道:“可蒙古军数次和我们作战,不都是主动迎敌么?”

    见到部下如此有战斗意志,赵嘉仁当然高兴,所以他带着笑意答道:“我当然希望蒙古人能够这么做,可蒙古人又不是傻子。他们也是颇为有勇气作战的。既然有勇气,他们就会想方设法寻求胜利的机会。既然有勇气,他们也会尝试各种作战手段。主动迎敌只是战争的一个手段,并不是战争的所有手段。”

    “譬如他们会切断我们的运输线么?”郑捷认真的答道。

    “没错。这就是个很好的战争手段。”赵嘉仁同样认真的答道。

    骑兵的机动能力是蒙古骑兵拥有的巨大优势,在长江流域作战的时候,蒙古骑兵的这种优势受到地形的很大限制。在河南这种地形作战,蒙古军的骑兵就有了很大的发挥空间。听了赵嘉仁对此毫不讳言,指挥员们的战争亢奋被冷酷的战争考量所取代。

    军队一直在做与蒙古作战的准备,赵太尉只和他们讲了一天,部队就已经通过了早就制定好的山东地区作战计划。这个作战计划很简单,就是沿着大路与运河向北,见城就攻,见蒙古军就战。以杀伤蒙古有生力量。

    计划一通过,山东地区留在扬州联络的第八师师长徐庆辉马上就前去山东军区。赵嘉仁把他送到码头,即将上船的徐庆辉向赵嘉仁敬礼:“太尉请放心。我只会在对我们有优势的地方作战,不会追着蒙古人屁股走。”

    赵嘉仁点头表示赞同,但还是忍不住担心自己的手下年轻气盛。在他们还对蒙古军有敬畏之心的时候,徐庆辉应该还能控制得住他的军队。但赵嘉仁对现在的宋军战斗力有充分的信心,也就是说他们成为骄兵并不需要特别久。即便知道那是必将付出的代价,赵嘉仁还是希望部队能够不要遭受那样的损失。

    见到赵嘉仁的表情,徐庆辉的刀条脸上露出了准备受教的表情。赵嘉仁却不想多说什么,因为该说的早就说完了。他只是伸出手来,徐庆辉连忙上前与赵嘉仁握手。紧紧握着徐庆辉的手,赵嘉仁嘱咐道:“山东作战主要是牵制蒙古军,让他们知道我们在那边不虚他们。让蒙古军能够把更多兵力投入到河南。仗不要打的太大。这个把握可就要你好好拿捏。”

    “明白!”徐庆辉语气坚定的答道。

    放开手,赵嘉仁目送徐庆辉上了北上的船只。根据约定,除非这次蒙古使者带来的并非是开战的消息。徐庆辉只要到达山东,就开始准备战争。这个年轻的师长登上船只的这一刻,战争其实就等于已经开始。

    新的大宋朝廷因为不用附庸,所以官吏人数大大增加。人多好办事,整个效率自然大大增加。然而人多了,消息走漏的机会也变大很多。至少在蒙古使者抵达临安之前,刘景文已经从户部的朋友那里听说大宋已经准备与蒙古作战的消息。

    听说要宋军竟然要北伐,长子刘宠当兵的刘景文就觉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忍不住回想起去年的科举考试里赵太尉出的那道引发巨大争论的议论题,题目内容是韩侂胄北伐失败,遭到史弥远和杨皇后两人合力谋杀,应该怎么评价此事。

    从事后看,凡是单纯为韩侂胄叫好的都没考上进士,凡是表示支持史弥远的更是没考上。那些考上进士在此题上的论证基本都是,韩侂胄的冒进不可取,谋杀韩侂胄的行为更应该受到惩罚。所以大宋的问题是要更好的运营制度,既不能让谋杀者逍遥法外,也不要让胡作非为者恣意妄为。

    刘景文当过官,当然知道这种持平之论是正确的。不过就因为正确,所以才是最难实现的,朝政的每一个派系都意味着巨大的资源。当年主和派与主战派的斗争,胜利一方就可以拿到朝廷的财政大权,那可是巨大的财富。巨大到足以让无数人可以完全无视道理乃至道义。

    现在赵太尉能宣传持平之论,并且拥有远超任何权相的实力。那是因为朝廷已经不具备提供税收的能力,掌权者拿不到任何好处。现在整个朝廷都是从赵太尉手里拿俸禄,如果不能夺走赵太尉手里的力量,而只是将赵太尉罢相。临安朝廷就会在下个月发薪水的时候崩溃。因为朝廷手里其实没有一文钱。

    但是赵太尉的权力基础并非是赵太尉一个人,包括刘景文的儿子刘宠在内的几十万人都在赵太尉的军中效力。所以刘景文现在无比希望赵太尉能够如他所讲的那样,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是一个能够领导部下获得胜利,而不是让部下去送死的丞相。

    看到刘景文的脸色,户部的朋友知道刘景文儿子的事情。他安慰着说道:“只要这次能打赢,大概就不怕蒙古了吧。”

    刘景文苦笑道:“怎么才叫打赢?打到哪里才算是打赢?”

    户部的朋友只是听说要打仗,却并不知道战争要打到何种地步。听了刘景文的质疑,他也一脸尴尬,闭上了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