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05章 头如雨(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5章 头如雨(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礼部尚书陈庆年是个四十岁的中年人,自从临安总投降之后,他体会到人生原来可以充满了新鲜。绝望、逃亡、茫然,如果不提这些情绪与感受的负面性,陈庆年尚书无疑感受到以前从未能感受到的新世界。现在,陈尚书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有充分的勇气去面对蒙古大使。对他这样的文官而言,如此勇气绝非常态。

    面对自己敢去面对的东西之时,文官不太会有平和的心态,他们往往用一种居高临下审视的态度去观察,去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当然,这是得在这些人还没有衰老到失去好奇心的情况下。

    “……大宋现在要杀的都是我们大元的官员,应该把这些人送还给我们大元!”大元大使乌里不花赤面对大宋礼部尚书陈庆年大声说道。最近从大都送来的命令中就包括绝不将宋国降将交给宋国的命令,理由是他们已经是大元的人,宋国没理由处决他们。大元的人还包括宋国西征时候俘虏的人员。

    陈庆年陈尚书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依然还有恐惧,‘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的确讲述出了文官们的心态。然而陈尚书此时终于可以初步摆脱这种恐惧,因为赵太尉让他们这些官员在鄂州战役的时候前去‘劳军’。亲眼见到鄂州城内被宋军杀的尸横遍地的蒙古军,见到那些如同惶恐羔羊般在走向战俘营的蒙古军,陈尚书发现他内心中有些东西被极大改变了。

    乌里不花赤大使要说的话并不长,在对方根本不为所动的时候,要挟带来的快感也会被极大削弱。看着宋国礼部尚书陈永年那种文官的软弱与傲慢的表情,乌里不花赤大使很想扑上去用拳头让对面的这家伙知道谁才是强者。然而乌里不花赤并没有敢动手。他不害怕陈庆年,但是他害怕礼部的护卫,一旦乌里不花赤先动手,那就肯定会被礼部护卫十倍百倍的殴打与折磨。大元大使觉得汉人有句话说的不错,好汉不吃眼前亏。

    等大元使者讲完了大元的看法,大宋礼部尚书问道:“除了此事之外,大使还有别的事情么?”

    “你们何时会给我们回复?”乌里不花赤问。

    陈庆年本想立刻告诉大元大使说,大宋绝不会理会大元的要求。不过陈尚书又觉得这未免太平淡无奇,他就问道:“若是我们要继续杀,你们除了表示不满之外,还准备干啥?”

    这个问题算是问住了乌里不花赤,他来此之前也思索了到底怎么才能威胁宋国。大都来的消息里面明确表示,不允许对宋国进行军事威胁,大汗忽必烈并不准备再此时与宋国再次开战。如果不能进行军事威胁的话,乌里不花赤也就不太能想得出还有啥办法可用。

    身为大元使者,乌里不花赤完全不相信大元和宋国有什么可以值得珍惜的友谊。汴梁条约大概就是双方善意的极限,而这个极限则是一纸为期三年的停战条约。哪怕只是三年的和平,大元那边都很担心宋国会不会真的履行。

    乌里不花赤说道:“你们不能言而无信。我听闻你们宋国讲理学,讲廉耻。言而无信,那是无耻。”

    “啊……”陈庆年呆住了,必须得说,乌里不花赤的话真的还很有些冲击力呢。至少让读书人陈庆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仁义礼智信,言而有信是最基本的道义所在。所以言而无信乃是无耻并没有说错。可陈庆年感受到强烈的违和感。

    开动起脑筋,陈庆年还是被纷乱的想法所困扰。在不知所措的反应下,陈庆年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昂扬。在他的人生中很少有种全新的感受,很少有这种挑战到他基本理念的同时,让他又想真正斗争到底的感受。

    “我们大蒙古素来讲究诚信,对长生天发誓之后就要做到……”既然不能动用武力,乌里不花赤依旧得向宋国表明大元的态度。当年金国与宋国议和之后,宋国要对秦桧鞭尸。剥夺了秦桧的王爵,谥号从‘忠献’改为‘谬丑’。那时候主战派当权,经过战争之后主降的史弥远杀了韩侂胄等主战的人员,积极奉行降金乞和政策,而金国的明确要求就是恢复秦桧的申王爵位及忠献谥号。

    即便乌里不花赤不知道这个历史,等那帮汉臣向乌里不花赤讲述了这段历史之后,他也对金国的举动深以为然。这不是秦桧个人的身后名望,而是不能让宋国得寸进尺。蒙古很擅长得寸进尺,所以他们可不愿意给别人这样的机会。

    听着乌里不花赤讲述着蒙古如何守信言,陈庆年突然眼睛一亮,他开口说道:“等等,我有话想说!”

    乌里不花赤立刻停下来。这不是因为他很想听陈庆年说什么,而是让他搜肠刮肚的讲述蒙古的道德水平,对乌里不花赤也真的是个折磨。

    “现在大宋与大元之间要维持的是《汴梁协议》对吧?”陈庆年经过方才的一番思索,终于理出了思路。说出这话之后,他心里面更加清亮起来。赵太尉之前对官员们进行的当下局面分析其实就是这么一个思路。

    虽然不知道陈庆年到底想说啥,乌里不花赤却从对面这个宋国文官身上感觉到一种让他感觉不舒服的气场。所以他迟疑之后才答道:“……是!”

    “大元会因为我们处决宋奸而撕毁《汴梁协议》么?”陈庆年继续追问。

    “这……”乌里不花赤发现他所担心的事情变成了现实,宋国官员直奔底线而去。如果是以前,蒙古总是利用底线去威胁别人,然而现在宋国官员已经开始用底线来威胁蒙古啦。

    看着大元大使吃瘪的表情,陈庆年心脏开始加速跳动起来。那是欢欣带来的心跳加速,而大宋礼部尚书陈庆年就这么欢喜的说道:“如果你们要因为我们处决宋奸而撕毁《汴梁协议》的话,那你就直说,我现在就派人去大都询问蒙古大汗。若是蒙古大汗也表示赞同,咱们就继续打仗吧!”

    这个说法实实在在的对乌里不花赤造成了威胁,蒙古非常重视使者,他们会因为蒙古使者在外国被杀害而发动凶猛的进攻,打败敌人之后也会实施残酷的屠城。不过这并不等于蒙古大汗会绕过那些没有按照规矩行事的使者。从大都来的消息里面明确要求乌里不花赤不得挑起战端,如果大宋的使者这的如此跑去大都质询,忽必烈大汗一定会否定,接着会乌里不花赤回到大都进行严惩。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宋国文官如此羞辱,乌里不花赤腾的站起身,恼怒的瞪着宋国礼部尚书陈庆年。

    陈庆年有点紧张的看着对面这个蒙古汉子凶恶的表情,他很是担心此人会失去理智扑上来。比肉搏的话,陈庆年对自己没啥信心。扭头一看旁边的礼部护卫们表情紧张,做好随时迎战的姿态。陈庆年又放心了,屋里就有四名护卫,门外打个招呼就能再叫进来更多人。这个乌里不花赤大概是赢不了的。

    而乌里不花赤最后也没有动手,他只是上前一步,带着恼羞成怒的愤恨对陈庆年说道:“等三年以后我们再打起仗来,你可要记好今日的事情。”

    身为文人,脑子自然灵光。陈庆年准确的判断出对面的大元大使此次已经不得不接受现实,于是陈庆年尚书抬起手臂,指着门口对大元大使乌里不花赤说了一个字,“滚!”

    就在礼部尚书欢喜的看着大元大使气冲冲离开之时,大宋刑部尚书司马考愁眉苦脸的看着一摞信件。有关刑部近期不接受任何人说项的告示贴出去之后,临安就震动起来。不少人原本只是听说要大规模审判宋奸,现在他们就更加确定审判即将开始。

    根据刑部人员提供的情况。那帮看热闹的是派人询问什么时候开始审判,有些更加无聊的甚至询问啥时候处决宋奸。而那些有亲人当了宋奸的已经忍耐不住前来套消息,试图说项。

    除了直接说项的,各种信件更是纷至沓来,通过想都想不到的渠道送到司马考面前。昨天刑部就开除了三名人员,原因是他们被抓到偷偷向刑部各个官员的办公室里塞信。司马考是硬起心肠,才完全无视那三名被开除的官员跪在地上放声大哭的可怜模样。如果不是如此敏感的问题,那三个人只是会被申捷,大概连降职都未必呢。

    即便如此,当他师叔户部尚书徐远志把这摞信放到司马考面前的时候,司马考也觉得无法应对。幸好徐远志只是叹道:“你完全可以不用看,若是我出主意的话,你不妨将这些书信集中起来公开烧掉。”

    师叔的建议真的很棒。司马考觉得自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可是一想到他书桌里面官员司马家族对司马考那个宋奸叔叔司马隆的求情信,司马考心情又低落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