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99章 鄱阳湖剿匪(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9章 鄱阳湖剿匪(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宋日报》上有关收复南昌的消息很快就传开。南昌收复之后,意味着蒙古攻克襄阳后失陷全部州府都重归大宋。这当然是一件值得宣传的事情。

    大宋的报纸都是公开发行,蒙古大使乌里不花赤的桌面上也有一摞报纸,居于首位的就是政事堂的机关报《大宋日报》。看了收复南昌的消息,蒙古大使脸上的表情与大宋爱国者的表情全然不同。

    反复读了几遍,蒙古大使放下报纸。大宋收复所有失地,意味着他们可以对外做些什么。大元就是例子,自从撤回南征的部队之后,大元就在紧锣密鼓的准备西征。如果不是为了西征,蒙古大汗忽必烈根本没有理由与宋国签署和平条约。

    心里面不安了一阵,大使决定赶紧把剩余新闻看完,接着就去拜访大宋工部官员。看看能否把炮车的事情给搞定。攻克临安之后,蒙古抄出一些一斤炮的制作资料。加上掳走的南宋工匠,大元仿造宋国的火炮初见成效,匠人已经可以比较熟练的浇筑一斤生铁炮。

    然而宋国炮车完全是赵嘉仁那边才能生产,模仿的尝试屡次失败。根据见过宋国火炮的蒙古军们绘制出来的炮车车身看上去颇为纤细。仿制的时候用木头造,怎么都做不到那么小的尺寸。用铁铸可以减小尺寸,然而生铁太脆,颠簸之后很容易断裂。熟铁的韧性比生铁好,然而熟铁的价钱让这帮人完全放弃使用熟铁的打算。

    《大宋日报》的内容主要就那么几类,除了收复江西之外,其他的都是与朝政有关的内容。和对外扩张有关的大概还有一直存在的在南海建设种植园的内容。最新的是宋国宣布从西牛贺洲获得了棕榈。原本从扶桑洲获得的棕榈榨取的棕榈油只适合做皮具护理油,从西牛贺洲获得的棕榈榨取的棕榈油适合使用。

    每次看到这些内容,乌里不花赤就觉得深深怀疑大宋到底是个什么国家。到了大宋之后,乌里不花赤第一次见到了世界地图。他也第一次知道所谓的方丈洲是一个遥远的大陆,只有大宋的强大船队才能抵达那里。有这样水上能力的大宋在军事上的表现让他觉得搭配不上。

    看到报纸上没有什么新内容,乌里不花赤就换上汉服,前往大宋工部。因为来过几次,工部的人员到也没有讶异。接待乌里不花赤的是一位工部官员,这位官员没等乌里不花赤开口,就直接说道:“大使,我等准备搬家。关于炮车的事情咱们得过一段再谈。”

    “过一段可不行。”乌里不花赤连忙说道。最近大汗又派来使者,希望能够尽快弄好此事。据来的使者私下将,蒙古在这方面的尝试遇到了巨大失败,只有沉重的大木车才能承担的了火炮的后坐力。然而那种大木车毫无机动性可言,宋军的火炮能够跟着军队一起走,这等机动性才是蒙古军所需要的。

    哪怕乌里不花赤的语气强硬,工部官员依旧不为所动,他带着官僚特有的那种无所谓的语气说道:“行不行那也得看我们。现在工部要大搬家,很多工作都得先停下。”

    “难倒你们什么都不干?”乌里不花赤弄不清楚大宋制度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

    “这次搬家要搬很多资料与公文,这些公文得先存档封存。等搬完家之后再给放开。折腾下来少说也得几个月。”工部官员答道。

    对于大宋为何要这么做,蒙古大使乌里不花赤无法理解。他能理解的是大宋现在不要和他谈判,他语气强硬的说道:“这不行!”

    工部官员面对这样的威胁会以恼怒的瞪视,“大使,行不行是我们说了算。你这么不懂规矩,以后别来找我们啦。”说完,工部官员起身就离开,把乌里不花赤丢在会客室里面。

    郁闷的做在会客室里,乌里不花赤心里面感叹宋国现在的强硬态度。在赵嘉仁执政前,宋国哪里敢这么对蒙古使者说话,更不用说把蒙古使者给撂在一边。于是大使起身离开工部衙门前往礼部。工部可以这么搞,然而礼部却不能。炮车如此难造,乌里不花赤能想象宋国不愿意销售的想法,想说服宋国还得从礼部开始。

    到了礼部,乌里不花赤率直的对礼部尚书陈庆年,“若是宋国肯卖炮车,很多事情都可以谈。”

    “我们要换些宋奸。”礼部尚书率直的提出了要求。其实此次工部的说法本来就是两边商量好的,收复了南昌意味着大宋国内已经恢复了基本稳定。此时需要的就是对之前的那些事情进行一次清算。此时留在宋国而被抓的基本都是没见识的小虾米,像是吕文焕、范文虎、夏贵等著名的南宋官员都已经逃去了蒙古那边。若是搞成窃钩者诛窃国者侯,那就让叛国者心怀侥幸。只有把他们弄回来杀掉,才能真正震慑那些叛国者。

    “名单给我。”乌里不花赤有些破罐破摔的答道。他知道之前赵嘉仁还向蒙古出售过一批火炮,那时候大宋狠狠换了一批牛犊。现在大宋市面上供应的牛肉大概能证明那些牛犊们繁衍的颇为不错呢。有这样的前例,炮车大概也是能换的,只要让赵嘉仁满意。

    给了名单之后,礼部尚书就前往赵嘉仁那边禀报此事。到了办公室门口,就见到隆兴府「南昌」知州李庭芝从办公室里面出来。大家都知道这位知州因为南昌没有收复,所以就暂时留在临安吃闲饭。现在应该是能够前往地方上赴任了。不过看着李庭芝的表情,礼部尚书陈庆年又觉得事情大概没有那么简单。

    进去之后,见到赵嘉仁看着不是很高兴的模样。陈庆年赶紧把最新的进度告诉了赵嘉仁。问完了之后陈庆年忍不住想再确定一下,“太尉,卖给蒙古炮车真的没事么?”

    “不知道你所指的没事具体是什么?”赵嘉仁反问。

    “就是说,蒙古得到了炮车之后完全不会对我们有影响。”陈庆年连忙解释道,说完之后又觉得不够准确,他沉吟了一下又补充道:“蒙古的那些炮车我们能够很轻松的对付。”

    “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赵嘉仁答道,“蒙古人又不傻,炮车若是华而不实,他们怎么会这么着急的要用。就如蒙古人费了那么大的气力,不也照样坚持要仿造我们的火炮。火炮和炮车本来就是一体的,有了炮车之后的火炮就能发挥出很强的战斗力。”

    听了这样的解释,陈庆年神色严肃起来了,他问道:“那太尉为何还要给他们。”

    赵嘉仁也严肃的答道:“因为我相信进步。”

    “进步?”陈庆年是听过这个词的,但是大宋对这个词的用法与之后不太一样,所以他也是费了点心思才把这个词与‘上进’联系在一起。

    赵嘉仁点点头,“进步!要是我们固步自封,只想着以现有的东西包打天下,卖炮车给蒙古就得不偿失。若是我们不断进步,不断造出更先进的武器,靠我们的力量扩大与蒙古之间的优势。蒙古有炮车也没任何用。”

    这道理非常容易理解,然而陈庆年也干过基层,他苦笑道:“想这样不断进步可是不容易。”

    每次听到这些话,赵嘉仁心中都对进士们会生出好感来。虽然他们经常满嘴胡咧咧,然而真的在这种根本性问题上,他们其实是有该有的基本素质的。是的,进步哪里那么容易,每一个进步都要有巨大的付出。在科学体系出现之前,进步更是要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而且即便科学进步了,思想上的进步更加困难。

    陈庆年并非是学社成员,赵嘉仁就懒得对他讲述这些东西,他只是平静的说道:“我身为太尉,就要带着大家一起进步。那些炮车现在也不会用在我们大宋这边,而且炮车也是有使用年限,三年之后这些炮车的寿命也差不多到头。我们那时候自然不会再卖给蒙古。”

    “他们难道不是仿造么?”陈庆年继续问。

    赵嘉仁本想解释一下铸铁车轮与生铁和熟铁的不同。但是陈庆年也不是学社成员,赵嘉仁觉得没必要让他理解这么深刻的科学知识。所以赵嘉仁讲道:“咱们的铁自有秘方,蒙古人无论如何都学不走的。”

    一听到秘方,陈庆年就露出了深以为然的表情。在这个时代,秘方就跟神灵一样是很具有说服力的解释。神仙本就是一种对世界的解释,变成坑蒙拐骗的工具还真不是最初创造这些概念的本意。

    打发走了礼部尚书陈庆年,赵嘉仁开始考虑把李庭芝送去南昌做知州是不是正确的选择。方才他和李庭芝谈了一番,李庭芝竟然表达了他鹰派的立场,对于江西的起义者要严厉镇压。

    赵嘉仁并不反对打击明教的那些首脑,但是他坚决反对镇压那些肯老老实实回家种地的起义者。所以之前与李庭芝的谈话弄得很不开心。加上情报显示,李庭芝本人与杨太后走的很近。这就更让赵嘉仁厌恶了。

    吏部要是能进化到组织部的水平就好了。赵嘉仁心头冒出一个幻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