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91章 学社成员眼中的农民起义(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1章 学社成员眼中的农民起义(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文天祥等学社总社成员赶回临安,关于江西问题的会议终于正式召开。

    和自己家乡的事情相比,文天祥很明显对自己会议开始时候的最新大事通报更感兴趣,他听了负责今天读报的司马考念了一条消息后,讶异的问道:“蒙古真的改称呼为元了?”

    赵嘉仁上一世的时候,忽必烈在1271年改国号为‘大元’,取《易经》“大哉乾元”之意。然而上一世的情况与这次完全不同。上次忽必烈面对大宋的几乎是顺风顺水,鄂州之战即便没有大获全胜,也是进退从容。

    这一世的忽必烈日子就不那么好过,鄂州之战损失过万。之后赵嘉仁虽然没有给蒙古致命性打击,却也曾经攻下直沽寨,距离大都三百里。

    赵嘉仁并没有把这些事情讲出来,他只是确认道:“蒙古在临安的蒙古大使带着蒙古使者到了礼部,正式将此事告知。想来忽必烈也不至于无聊到在这等事情上撒谎。”

    “蒙古使者有没有说为何要改国号为元?”文天祥对此非常意外。

    “不是元。是大元。”司马考有些不屑的说道。

    “大元?”文天祥有些懵,“国号就是大元?”

    “对。”司马考点点头,“我刚才念的很清楚了。”

    学社成员中有一半是干部,他们对这个问题并不是很理解。然而另一半的官员们都露出了讶异乃至嘲讽的表情。大汉、大唐、大宋,这里面的‘大’字是尊称,这些朝代的国号是‘汉、唐、宋’。

    在一片鄙夷的气氛中,徐远志说道:“原本我以为蒙古听着就已经够蛮夷,没想到与大元一比,蒙古还显得雅致呢。”

    这番话在进士中引发了强烈的共鸣,就在众人猛点头之际,就听徐远志继续说道:“大元,大元。沐猴而冠!”

    噗!正在喝茶润喉咙的司马考一口茶直喷出来小半口。好在他反应够快,抬手就捂住口鼻,憋住气,总算是没有呛到自己。即便如此,司马考也觉得非常难受,只觉得茶水在沸腾的笑意逼迫下,即将从耳朵里面喷出来。

    其他没有喝水的进士们则是被逗得放声大笑。他们最初也被‘元’这个国号给唬的不轻,好好的国号加个‘大’,就如徐远志所讲,呈现出沐猴而冠的效果来。

    赵嘉仁跟着笑了几声,他觉得徐远志这话实在是够应景。然而赵嘉仁却没能开怀大笑,他也许把大宋从历史上的悲惨结局下给救了出来,但是这并不等于现状就能让赵嘉仁满意。

    大元派人来并非只是告知蒙古改了国号。宋军西征的时候干掉了两万多蒙古军,虽然杀了上万人,还是俘虏了一万多。大元希望与大宋交换俘虏。

    学社成员对这个消息的反应就颇为迟钝,至少没人敢出来说话。干部们来自南方,他们的亲朋故旧们都在新军里面。新军面对蒙古是每战必胜,还都是最终占领全部战场的胜利。即便有死伤,也都活能见人死能见尸。九重天机

    然而对于进士出身的家伙们,哪怕是福建出身的进士,在蒙古南侵的风暴中也难免有些亲朋故旧失陷或者失踪。不过进士们并没有说话,他们此时只是继续听。在这片沉默中,会议直奔主题。赵嘉仁让人简单介绍了一下最新的江西情况。介绍完情况,赵嘉仁问道:“却不知道大家的想法。”

    虽然赵嘉仁想看看大家的态度,学社的这帮人精们却不给赵嘉仁机会,司马考率直的问道:“太尉是准备剿还是抚?”

    赵嘉仁看着学社众人的目光,也只能表露态度,“对于百姓,我自然是想招抚。对于封建会道门,我可没有什么好感。”

    “太尉。明教在江南等地颇为兴旺。方腊是明教的,钟相杨幺是明教的。现在这个杜可用还是明教的。”熟知历史的文天祥说道。

    赵嘉仁在这方面也做了些功课。结合对后世的一些了解,赵嘉仁也有自己的看法。明教传入中华之后很快就完成了本土化,虽然后来明教这个称呼在明朝很快消失,可继承了明教许多理念的‘白莲教’却直到新中国建立前还一直存在。白莲教里面的某位女观音与佛教里头的观世音可大大不同,白莲教的女观音是要领导教众‘扫荡黑暗,建立光明乐土’。

    文天祥所讲的并没有超出赵嘉仁的认识,而文天祥最后给出了看法,“我觉得朝廷虽然不愿意多杀伤,可明教众人既然已经起兵,只怕还是得大战。”

    等文天祥说完,徐远志也要求发言。他讲述了一下大宋传统。按照大宋的规矩,对于造反的首恶是一定要剪除,只有那种实在铲除不掉的才会实施诏安,所以实施招安的案例很少。

    譬如钟相杨幺起义,虽然参与者的数量一度达到了40万,时间也持续了6年。最后还是被岳飞领军给镇压了。钟相杨幺被杀,起义军里面坚决不愿意投降的数万人也被杀。岳飞不仅镇压了起义,更是焚烧了洞庭湖畔的几十座水寨,让当地大量人民流离失所。

    赵嘉仁静静的听着,同时观看与会众人的反应。岳飞残酷镇压钟相杨幺起义,赵嘉仁在历史课本上学过。这可是被当做岳飞的历史污点来看待的,也让当时上初中的赵嘉仁看到了历史人物真实的多面性。

    现在看这帮学社的与会者,每一个都是很有力的人士,这个完全不受朝廷管辖的‘学社’拥有的能力不亚于现在有杨太后临朝的那个朝廷。这也是赵嘉仁自己拉起势力的努力成果。现在看到这帮人们对徐远志所讲述的强硬态度颇为认同的模样,这让赵嘉仁不得不心生遗憾。这些人的立场貌似并没有站在普通百姓那边。

    等徐远志说完,赵嘉仁忍不住发言了,“诸位,我现在觉得这帮人起义的时候并非是要反抗大宋,他们是要反抗蒙古。所以我还是希望官军到了,这些人能够认清形势,回家去。”大清模范夫妻

    “哈!”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即便赵嘉仁一直以‘虚怀若谷’来勉励自己,然而听到有人如此坦率的表示轻蔑的反对,赵嘉仁心里面依旧感觉很糟糕。

    笑了一声之后,那位也觉得这表达不合适,他连忙起身致歉,“太尉,你未免心太软。”

    赵嘉仁一看,原来是李伯玉。这位李伯玉在赵嘉仁上一世的时候因为支持宋度宗,宋度宗准备让李伯玉当执政,接着就莫名其妙的暴病而亡。在这一世,李伯玉当庆元府知府的时候与当了棉务的赵嘉仁合作的非常好,在大撤退的时候李伯玉也与赵嘉仁加强了合作。现在他是被认为完全的‘赵党’。即便如此,赵嘉仁其实还是担心过这家伙与杨太后他们勾结在一起。

    不管心是不是够软,赵嘉仁现在至少能够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他等着李伯玉继续向下讲。而李伯玉也不客气,或者说他方才既然做出了惊人之举,现在就得自己收场。

    “太尉。肯定有不少百姓是被蒙古人盘剥的很惨,所以才起来反抗蒙古。可一旦打下地盘,那些人的想法可就不同啦。他们所求的不再是打跑蒙古人之后好好在家耕种,他们是想要得到更多。若是不知道官军的厉害……,不,他们觉得官军打不过蒙古军,蒙古军又打不过他们,他们自然没理由害怕官军……”李伯玉侃侃而谈,学社成员们中不少人微微点头。

    当年贾似道召集百官议事,忽然厉声说道:“诸君非似道拔擢,安得至此!”官员们都沉默不语,没人敢应对贾似道的嚣张。只有李伯玉答道:“伯玉殿试第二人,平章不拔擢,伯玉地步亦可以至此。”

    敢这样做的人当然也得有两把刷子,即便赵嘉仁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李伯玉讲的内容很符合人类思维。

    中国古代大大小小的农民起义数以百计,尽管其中或多或少地包含了合理的起义理由,但最终都陷入夺取政权,掠夺财富,提高自身的等级地位,其终极目标都逃不出改朝换代,建立新的封建政权的循环。

    套用21世纪的网络用语,‘我凭本事xxxx,当然可以xxxxxx’。若是没见识到新军的强悍,这帮起义者们只怕还觉得赶来的官军不是他们对手呢。然而赵嘉仁最担心的也就在于此,新军现在拥有的力量远远超越这个时代,让起义军知道双方差距的代价实在是太大。

    等李伯玉说完,赵嘉仁叹道:“心软也罢,心硬也罢。都是大宋百姓,我实在是不想多杀伤。”

    大宋毕竟是一个文明的国家。赵嘉仁的心软会被嘲笑,他不希望多杀伤大宋百姓的看法并没有遭到丝毫嘲笑。不仅没人嘲笑,学社成员们也颇为认同。于是众人就开始讨论在确保镇压的情况下如何能减少杀伤。

    中午休会,议题自然结束。就在大家准备前去吃饭之时,就听有人说道:“太尉,与蒙古人交换战俘之事,可否让蒙古人给出一个名册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