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86章 赵太尉开始折腾临安(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6章 赵太尉开始折腾临安(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宋共和四年是1276年,结束战争状态的临安城在元旦期间完全热闹起来。

    在这个万众欢乐的时间里,所有警察全体不休息,大家正常上街巡逻,消防局也时刻准备有可能出现的火警。

    元旦,秦玉贞自己带着孩子们前往赵知拙家。此时赵家其他两兄弟已经带着家人到达,老头子家里面挤满了人。赵知拙随口问道:“三郎去参加朝贺了么?”

    按照规矩,在京城的官员在大年初一是要给官家朝贺拜年,官家也给大家拜年。秦玉贞应道:“今年没有朝贺。三郎去给临安城里的警察们拜年去了。”

    “给差役拜年?”赵知拙大惑不解。

    秦玉贞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而赵嘉仁这么做,她当然也不敢阻拦。就在此时,赵嘉礼的儿子跑到秦玉贞面前问道:“三叔母,明年能不能到三叔家过年。”

    秦玉贞一愣。她能感觉到赵家三兄弟之间的关系。老大赵嘉信稳重可靠,老三赵嘉仁才气纵横。老二赵嘉礼无论是人品或者才气都显得存在感不强。而赵嘉礼又与赵嘉仁非常不亲近。

    更重要的是,赵家长辈还在。去赵嘉仁那里过年得赵知拙答应才行,轮不到小家伙说了算,也轮不到赵嘉仁或者秦玉贞说了算。想到这里,秦玉贞笑道:“过年就要到爷爷家来过年。不能去其他地方。”

    “可是三叔母,我听说三叔家好大好大。”小孩子率直的说道。

    赵嘉仁现在住的是以前贾似道的‘后乐园’。那宅子坐落在西湖边,的确不小。但是秦玉贞可不敢在这里张扬,她笑道:“可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大。”

    正说话间,旁边的赵夫人就插话进来,“咱们大家在临安这么久,还真没到过三郎那里过年。不如今年就去吧。”

    赵知拙听自己夫人就这么突然说起来,就想起自家老婆早就说过几次想去住在赵嘉仁那里,现在的这套大房子就换了二儿子赵嘉礼的那套小房子。赵知拙其实也知道赵嘉礼和赵嘉仁兄弟之间比较冷淡的关系,所以他觉得这么做好像不太对劲。

    但家里的事情还是女主人说了算。最重要的是赵嘉仁并不缺东西,他怎么都不至于到了要和兄弟抢老爹手里产业的地步。于是赵知拙凑趣的说道:“便去住住。”

    秦玉贞没想到她来给公公婆婆拜年,竟然变成了不得不请公公婆婆到自家的局面。但是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她连忙说道:“那我先回去准备一下。”

    “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好准备的。我们带床被褥就好,若是没有正屋,和仆人住在一起也行。”赵夫人爽快的说道。

    听到老太太竟然有搬去后乐园住的打算,秦玉贞感觉懵了。必须得说,秦玉贞并不讨厌公公婆婆。可不讨厌并不等于她就欢迎。这么多年了,秦玉贞很享受成亲之后只与赵嘉仁一起生活的环境。不管是在福州、泉州、广州或者临安,不管房子住多久,房子大或者小。那都是她与赵嘉仁的家。她并不习惯和别人分享她的家。

    突然间就变成了这般局面,秦玉贞也完全没了办法。她只能做最后的抵抗,“此事是不是先告诉三郎一声。”

    “我去他那里住,还需要先告诉他?哈!”赵夫人随便摆了个婆婆的姿态,就轻松压倒了秦玉贞。

    于是赵知拙这边也不吃饭了,叫上仆役随便带了些东西就向赵嘉仁的‘后乐园’而去。

    等赵嘉仁慰问了警察和消防人员回到自己家,一进门就见到原本还算清静的院子里鸡飞狗跳,被小家伙们折腾的几乎要沸腾起来。就在他感到讶异之时,小家伙们就冲了过来。嘴里还喊着:“三叔,你回来啦!”

    赵嘉仁抬眼看向自家夫人,却见她一脸无奈。招呼完小东西们,赵嘉仁私下一问,这才知道自家爹妈要搬过来住一段,赵嘉仁登时也觉得有些紧张。和秦玉贞一样,赵嘉仁婚后也没有在家里住进亲属的经验。在21世纪的时候,赵嘉仁自己还是个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单身狗。

    但是赵嘉仁也完全找不到反对的理由,最后他只能安慰妻子,“没事。若是我们都顶不住,便搬出去住。让爹妈在这里住就好。”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起饭,赵嘉礼的儿子就大赞赵嘉仁的家真的好大。赵嘉仁笑道:“要不了太久,你也能住大房子啦。”

    “能有三叔你这里大么?”小家伙兴奋的问道。

    赵嘉仁抬头看了看二哥,就见二哥挤出不那么发自内心的笑容。收回目光,赵嘉仁对着自己的侄子说道:“那个没办法比较。那会是三层小楼。”

    听了这话,众人都是一愣。赵嘉仁和赵嘉礼的关系好不好,那是兄弟两人的私事。然而大家都知道赵嘉仁是个不打诳语的家伙。他既然敢说有这种三层小楼,那就应该是真的有。

    赵夫人立刻问道:“可是马尾那种三层小楼?”听到这个问题,赵家的成年人都眼睛发亮。

    “正是那种小楼。想在临安上下水系统,以现在的城区根本办不到。既然如此,那就干脆新建城区,建成一个新区,就把一个老区的人迁走。就这么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拆迁。总是能让临安好起来。同一条河里有人倒马桶,有人大水做饭……呃……想起来就恶心!”说到后来,赵嘉仁还用挺夸大的动作手捂胸口做干呕状。

    听了赵嘉仁最后这句,秦玉贞也忍不住觉得一阵恶心。赵嘉仁本就非常注意卫生,秦玉贞对福州马尾的房子本身评价也就那样。她其实对上下楼梯也未必就有那么高的兴趣。然而社区里面的水渠供水是秦玉贞极为欣赏的对象。

    每天能够使用那种清冽的饮用水,真的是绝大享受。至于赵嘉仁描述的那种‘临安风情’,秦玉贞见过之后就绝不想再去见第二次。

    赵家人都在福州待过,提起那种三层小楼,赵嘉礼的眼睛就亮了。然而赵嘉信却忍不住问道:“三郎,若是在临安搞这种东西,只怕是要花不少钱吧。”

    赵嘉仁对大哥笑道:“有些时候,花钱也未必就是坏事。”

    对这么高深的说辞,赵家的成年人们竟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