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73章 西征后方的初级争权(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3章 西征后方的初级争权(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和开辟天竺港口的会谈相比,有关太后临朝的讨论就显得阴暗许多。

    “太尉,太后临朝,那些撺掇的人该怎么处置?”

    “太尉,太后若是倒行逆施,我等要如何应对?”

    “太尉,军中又该如何?”

    ……

    所有看法完全围绕着现有秩序的稳定,所有看法都要保证现在权力的稳固。赵嘉仁的干部们是这个态度,学社的官员也是这个态度。

    对付杨太后的办法很多,赵嘉仁可以轻松的想出十几种干掉杨太后的手段。现在允许太后临朝的原因之一就是赵嘉仁不希望他当皇帝的时候,手下还是一个‘福建帮的朝廷’。因为历史因素,赵嘉仁手下有太多太多福建人,需要大大稀释一番才行。

    双手下压,终止这种讨论,赵嘉仁说道:“这等事就看大家对学社是不是忠诚。我来给大家讲几个本朝的故事。”

    学社众人都知道赵嘉仁的能力,便都安静下来听赵嘉仁讲述。赵嘉仁讲的是北宋的事情,北宋时代就能准确预测日食和月食,因为司天监已经完全清楚大地是个圆球,月亮绕着地球转。可即便是知道了日食月食是自然天文现象,当时北宋那边的大臣还是要坚称日食属于上天对君主失德的警告。

    其中理由很简单,如果士大夫们要是没有日食月食这种‘天相’理论来制约君主,他们就只能在对君主的无条件服从或者揭竿而起之间选择一个。

    听完了这个分析,刘猛忍不住问道:“太尉,我听说有直学士们说书,你这就算是说书吧?”

    众人一听,不少都哄笑起来。刘猛这个比方非常好,根据赵嘉仁在学社内部学习中所讲,中华的政权在汉代以前是各个诸侯都有自己的史官,史书给自家人看,所以都写实话。孔子写春秋,搞为尊者讳的谣言倒逼真相,之后就有各个学士给君主们讲述历史,讲述真相。

    而这种历史真相的讲述,都是在极小范围内展开的。赵嘉仁听了这话之后哈哈一笑,“学社里面都是志同道合的同志,当然要讲实话。这是我们学社本该的做法和气氛,我希望每个人都要做到。”

    众人听别人讲实话的时候都很认同,所以纷纷点头。赵嘉仁接着说道:“为什么我反对太后临朝,因为杨太后就不是我们的同志。如果是同志之间,身在同一个组织之间,讲的是权利和义务。我们吃这个组织的,喝这个组织的,这些都不是白来的。杨太后觉得她享有权力,我们对她有义务……”

    赵嘉仁有感而发,讲的率直。学社的众人攸关利益,听的也颇为认真。权力和义务之间的关系反倒是讲明白了。会议最后,众人确定了敌我关系。杨太后若是以她个人利益为核心来干预朝政,她就是敌人,需要认真应对,甚至是很强硬的应对。

    达成一致共识,赵嘉仁也觉得松了口气。杨太后本人很容易对付,难对付的是那些试图利用杨太后的人。最难对付的则是内部的家伙,开这次会议的目的就是要在内部统一思想。统一思想之后还有人肆意妄为,那就只能清理了。

    赵嘉仁开会讨论,张世杰也找上了李庭芝。听了陆秀夫前来提出的要求,李庭芝登时就怒道:“陆秀夫怎么敢如此?!”

    张世杰也连连点头。赵嘉仁接管皇城的要求某种意义上几乎能说是公开造反。大宋是赵家的,所以大家要忠于赵家。背叛赵家的就是奸贼,人人可以得而诛之。而赵嘉仁要求的基础是‘太后没有权力诛杀她认为的叛逆’。这不就变成了赵太尉当家作主了么。

    李庭芝嘴上骂骂咧咧,发泄了一番情绪之后,李庭芝暂时沉默下来。张世杰等了一阵之后问道:“李副使,却不知你怎么看。”

    “若是太后想临朝,只怕还得暂时妥协……”李庭芝慢慢的给出了他的看法。

    连如此支持太后临朝的李庭芝都这么讲,张世杰完全说不出什么来,他本以为李庭芝是要为要全力反对赵嘉仁的无理要求。

    “事有轻重缓急,我觉得当下还是太后临朝更重要。”李庭芝给了他的看法。

    张世杰尝试着说道:“难道不能让朝廷上下知道赵太尉的跋扈么?”

    李庭芝苦笑起来,“呵呵。知道太尉如此跋扈之后,那些人要做什么。敢怒不敢言?还是干脆就投奔赵太尉?”

    张世杰低下了头。他害怕自己脸上此时的愤怒表情被李庭芝看到。赵嘉仁的部下忠于赵嘉仁,张世杰虽然不喜欢,却能理解。但是文人们因为看到无法胜利而追随强者,那些人与宋奸又有什么分别?难倒从追随官家变成追随赵家人,就可以改变叛徒的本质不成!

    此时,李庭芝已经有了决断,他认真说道:“张统领,当下的局面就得先让太后临朝。若是太后不能临朝,又怎么能让忠义之士集结在太后旗下。而且赵嘉仁还敢在皇城谋害太后不成,若是他敢这么做,那必为天下唾骂。”

    李庭芝态度明确,张世杰就站起身告辞。走之前他实在是忍不住,撂下一句话,“史弥远杀了韩侂胄,不照样当了那么多年权相。”

    看着张世杰的背影,李庭芝心里面翻腾。和贾似道合作的人中没几个有好下场的,赵嘉仁是罕见的能够平步青云的个案。现在李庭芝感受到赵太尉的城府,那道‘史弥远勾结杨皇后谋杀韩侂胄’的科举题目,就是绝佳的政治宣传。

    杨太后没有立刻答应放弃皇城的守卫权,赵太尉就继续在皇城外面办公。此时西征已经有了新进展。后续的三个师陆续抵达安庆,经过甄别,普通的小兵和军官分开,赵嘉仁下令对这帮军官进行审判。关押上万人的消耗可不少。既然不准备都杀了,还是赶紧把事情往下面推进。

    赵太尉的命令抵达安庆是五月二十五日的事情。这在于大宋已经是空前的高速,此时作为先锋的完毕归已经让部队完成修整,准备继续出发。后续赶来的部队师长却希望完毕归能够多留几日。

    “完营长,这新式火枪到底和旧式的火枪使用起来有多大不同?”大家对火帽枪很是在意。

    对于一敲击就能直接发火的装置,完毕归也觉得非常神奇。只是用的久了已经开始习惯,他才能用不大惊小怪的语气说道:“射速能到以前的两倍还多。靠上了刺刀的步枪就能抵达任何短兵冲锋。这种火枪最大的优势就在雨天。”

    “雨天?”师长们懵了。在雨天还能发挥战斗力的基本都是长枪之类的兵器,各种远程武器在雨天里面都会大大受限。

    “是的。在雨天里面,新式火枪完全能够击发。而敌人的军队行动速度会受限,我军的优势大到难以形容。就跟打靶一样。”完毕归描述着他的经验。攻克安庆的战斗就是如此,城头的‘蒙古军’所有远程武器都遭到巨大影响。对于三十步之外的宋军没了多大威胁。

    而雨水影响‘蒙古军’的行动,他们溃逃出城的时候根本没有携带远程武器,宋军干脆脱掉纸甲,轻装追击。至少有一半俘虏都是追击中抓获的。在泥泞的道路上,只携带步枪的宋军拥有极大的行动优势。

    虽然介绍的详细,完毕归营长并没有多留在安庆。他接受的命令是继续进攻,就和友军部队约定出发。由安庆沿长江而上,下一个要点就是九江。占领九江口,就堵住鄱阳湖的入口。蒙古军并没有进攻江西南部的山岭,大宋并没有收复的只是鄱阳湖平原地区。

    九江没什么像样的守军,矮小的城池被轻易攻克。完毕归没有停歇,继续沿江而上。下一个目标,或者说最重要的目标就是鄂州以及鄂州对面的汉阳。

    鄂州的重要不仅是因为鄂州是长江上重要的城市,它重要在于位于长江与汉水的交汇处。蒙古军花费巨大的兵力去攻克襄阳,是因为襄阳是汉水的重要城市,是大宋的大门。大宋要是想夺回大门,就得先夺回鄂州。

    蒙古人明显知道鄂州的战略意义,之前从鄂州逃出来的安庆败兵已经把宋军反攻的消息带到这里。鄂州守将是戈尔滕万户,由蒙古万户而不是汉臣来把守鄂州,足以证明忽必烈很清楚鄂州的战略意义。

    戈尔滕万户曾经败给过宋军,是最早知道宋军除了火炮之外还有厉害火器的蒙古将领。此次见宋军迅猛的攻克黄州,他就觉得事情不妙。万户开始觉得自己驻扎在长江以南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不管是大宋或者蒙古,都知道赵嘉仁的水军非常厉害。刘整被认为是蒙古水军第一人,与赵嘉仁的水军作战,照样被打得落花流水。可是戈尔滕万户却不想离开,他到了鄂州之后将当地一万户作为他的私户,建立了官吏管理这些人,他们缴纳的东西都归戈尔滕万户所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