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72章 西征后方的初级争权(中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2章 西征后方的初级争权(中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太尉返回临安后的大部分时间都不在临安,学社的骨干们也是如此。在江南集结了大部分学社骨干,他们都在为土改之类的工作忙碌,召集他们倒是很方便。有关太后临朝的事情得开会讨论才行。

    等这帮人集结在临安之时,一起前来的还有航海行会的干部。因为战乱的关系,大宋的税收制度基本停摆,赵太尉更是下令废除对船只课税。以前的时候长江水道上,海上,每一艘船是课税的主要对象。这种课税的结果是每个水道上都有各路‘税务大军’拦停船只,逼着船主交税。在赵嘉仁看来,这种野蛮的做法十分愚蠢。

    船主又不是傻瓜,他们缴纳的税务肯定要摊在消费者身上。物价变高,反倒是让整个社会流通变得更糟。取消这种税收,反倒能够促进消费。

    从结果上看,航海行会的船只现在就直接从南海行驶到长江口这边来。既然不用缴纳过路费,沿途还有海岸灯塔群做引导,大家当然愿意直接把商品运到目的地。

    没等赵嘉仁对自己政策的效果感到欣慰,航海行会的干部就前来抱怨,“太尉,俺们的日子要过不下去啦。”

    以前的时候,这种话还能稍微打动一下赵嘉仁。现在赵太尉见多识广,对这样的话完全免疫。他也不多话,只是让干部坐下,静静的等他说话。干部毕竟是男子汉,哭穷是一码事,真的让他一哭二闹三上吊,他做不出来,更不敢在赵嘉仁面前造次。

    瞅自己的开口毫无作用,干部就转到了下一步上。“太尉,咱们和南海各国做了十年买卖,这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啦!那些大食商人和天竺人原本是有什么要什么,现在也挑三拣四。而且我们听说他们现在还玩弄一个手段,那边天热,他们故意不买我们的东西,等我们的东西放了一阵之后开始有些变旧,这就往死里压低价格。太尉,太尉你要为我们做主!”

    赵嘉仁对这种商业上的事情没什么兴趣,他随口问道:“那你们觉得如何才好?”

    听赵嘉仁一问,航海行会的干部立刻回答道:“太尉,我们的东西在僧伽罗就卖的很好,因为我们在僧伽罗有自己的港口。在东南西北都有港口。商品运到港之后,自然有各种办法卖出去。可在天竺和大食却没有我们的港口,那边的国家只许我们在他们的港口做生意,有些什么都不让我们的船进港。进港就收我们的重税。太尉,我们现在需要在天竺和大食建起港口来!”

    从道理上,这番话非常在理。赵嘉仁第一反应觉得可以这么做。不过第二瞬,他就觉得这话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虽然在中国的历史上貌似没有出处,可就是这么的熟悉。

    航海行会的干部并没有注意到这点,他继续讲述着想法,“太尉,我们觉得要调用军船到那边作战。没有军船一直在那边游弋,我们的港口只怕保不住。太尉建造的军船,可否增加十二艘。”

    这么一提,赵嘉仁才想起他下令组建了纯粹的舰队,那种军舰至少有十七世纪全球最顶尖的战斗能力。十艘的话,配合港口,大概是能吊打印度洋。这下赵嘉仁有些恍然大悟,方才的那个逻辑和英国人的很像。怪不得听起来这么熟悉。

    “你等……”赵嘉仁找不出拒绝的理由。所以迟疑了一下。

    干部盯着赵嘉仁看,等着赵太尉讲述出看法来。

    “嗯,现在我们的商品在南海都有什么好卖的?”赵嘉仁问了这个问题。

    “丝绸,刺绣,纸张,蜡烛,硫磺药膏。这些在哪里都卖的很好。铁锅倒是在南海卖的不错,在大食也有人买。只是天竺那边也产铁,所以不是卖的很好。但是搪瓷缸和景泰蓝在天竺卖的极好。”干部立刻答道。

    赵嘉仁听了之后只是笑笑。搪瓷缸和景泰蓝别说在天竺卖的极好,在大宋和蒙古也卖的的极好。赵嘉仁上学的时候语文课本里面有一篇关于景泰蓝的说明文,把景泰蓝的制作工艺讲的非常清楚。也让他一位景泰蓝是北京的特产。

    到了大宋之后才知道,这玩意其实从唐朝就有了基本工艺,到了宋朝就演变到与景泰蓝相差无几的水平。这层窗户纸被捅破之后,特别是玻璃烧制行业发现在釉料中加入金属能够改变釉料的颜色,景泰蓝在十年内就问世了。

    这玩意就是用铜做成胎,上面有各种小块,釉料填充在小块里面烧结,最后组成美丽的图案。在铜胎露在外面的部分镀金或者镀银,这玩意立刻就珠光宝气,华丽无比。

    至于搪瓷缸,就是这种技术的延展。用熟铁冲压成型,焊上握把,将边缘打磨光滑。之后就可以涂上釉料,烧制。一支外表光滑的搪瓷缸就完成了。虽然技术上有很多细节,理论上就这么简单。福利品种,搪瓷缸是非常受欢迎的一类产品。

    但这些并非此次讨论的关键,赵嘉仁知道这次讨论的就是很血腥的内容。想把生意做大,就得有一个贸易网络,开辟贸易网络的过程从来不是和平的。21世纪中国扛起全球化的大旗,那是因为在中国之前已经有了世界性的贸易体系,各国都明白了贸易的重要。

    “僧伽罗国现在可靠么?”赵嘉仁终于狠下心来直接询问关键。

    航海行会的干部们对视了片刻,脸上就有了喜色。他们试探着问道:“不知太尉的意思是什么。”

    “我们在僧伽罗开辟的据点够我们维修船只么?”赵嘉仁继续狠着心说道。

    “请太尉放心。我们不会让僧伽罗人背后捅刀。不过现在兼并僧伽罗国还不是时候,他们对我们挺友善。”干部们两眼都要放出光来。

    “那么我们与天竺和大食开战,可是旷日持久。”赵嘉仁终于说出了关键的话。赵嘉仁完全没想到,自己说出殖民主义者的话,要面对如此强大的心理压力。

    “请太尉放心,我们不会莽撞行事。”干部们果断的答道。因为目的得逞,众人脸上都有了光彩,如同要放光一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