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9章 向西征伐宋奸(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9章 向西征伐宋奸(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传送胜利消息的军船顺江而下,即便没达到千里江陵一日还的速度,至少比逆流而上的时候快了数倍。在梅雨天的阴雨当中,船只驶入临安,把收复安庆的喜讯带到临安。

    此时的赵太尉正在枢密院里面对枢密副使李庭芝。赵嘉仁对于李庭芝本人有敬意,任何一位在华夏危难之时都能够坚持战斗的人都应该被人尊敬。不过敬意不等于就要让李庭芝想干啥就干啥。既然这个人并不适合做枢密副使,赵嘉仁就率直的和李庭芝谈论起他对未来大宋的理想。

    “李副使,我觉得咱们大宋官员致仕的年龄应该在60岁。不知道你怎么看。”

    李庭芝听完之后颇为讶异,他今年56岁,按照赵太尉的说法,马上就该致仕了。然而赵太尉现在大权独握,李庭芝觉得自己应该再多听听赵嘉仁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李庭芝问道:“不知太尉这么想有何理念。大宋致仕不是70岁么。”

    “那是个潜规则,而不是真正的规矩。我是这么想的,虽然磨勘是三年一次,但大家没有任期,自然就没办法对致仕有仔细规定。我觉得现在需要有任期。包括丞相也是如此,譬如一任三年或者一任五年。”赵嘉仁就把任期和退休的思路给拿了出来。

    咱大宋是个非常文明的国家,虽然以农业国的本质强行营运工业国的制度让大宋出现了太多问题,可工业国的思路在大宋也更容易被理解。至少李庭芝并不本能的去反对这个思路,他现在最不能理解的就是赵太尉提出这个理念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改官制。”赵嘉仁最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此言一出,李庭芝立刻把嘴给闭紧。官制改革一直是皇帝的职权,李庭芝可不想掺乎到此事中来。因为赵太尉现在权势熏天,想挡他道的人大概都不会有啥好下场。

    赵嘉仁对于官制没有说太多,他只是问道:“李副使,我想让你出任暹罗府知府。”

    “……太尉,便是我任内枢密院有诸多宋奸,也不至于将我发配到暹罗吧。”李庭芝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赵嘉仁摆摆手,“这么多人到了暹罗都好好的,凭什么你就会出事。我可不会学司马迁,发配官员。我自己都到过交趾和占城打仗,暹罗就挨着占城。我还当了好几年的广州知州,不照样还活着么。”

    赵嘉仁这么说话,李庭芝也感觉没有反驳的理由。正如赵嘉仁所讲,他本人就在所谓瘴疠之地当了几年官。还不是坐在官邸里享福,而是在南方东奔西走。然而咱大宋官员对于到南方评价很低,这不是基于科学,而是基于偏见。所以李庭芝说道:“太尉,便是江西也比暹罗好。”

    “江西也行。只是再等等,收复江西还需要点时间。”赵嘉仁笑道。既然李庭芝这么识趣,赵嘉仁并没有非得让李庭芝到暹罗府做知府的打算。

    第二天,赵嘉仁就宣布李庭芝到江南西路做官的命令。此时隆兴府「南昌」还没光复,所以李庭芝就在临安先做隆兴府知州。

    接着赵太尉就接到了安庆光复的消息。在大宋日报上刊登了这个消息,并且写了《宋奸末日已经开始》的署名文章,赵太尉就继续他的军事改革,改革的第一步就是颁布《兵役法》。

    兵役法规定,大宋所有18到24周岁之间的国民都有服兵役的义务,国家可以根据《兵役法》征召大宋国民从军。兵役期三年,为义务役。如果义务役期结束之后愿意继续从军的,就转为志愿役。军官从军校中选拔,军校生来源为义务役报考军校,或者高中毕业后报考军校。

    刘宠下了课,立刻收拾书包离开教室。他在五天前持续寻找丁飞的时候,突然被人给带上黑头套后带走。等头套摘下,恐慌的他看到丁飞坐在屋子里的桌前。

    “你是叫刘宠吧?”丁飞问道。

    “是。这位哥哥,我一直在找你!”刘宠恐慌尽去,兴奋的说道。

    丁飞当然知道刘宠在找他。本来他以为这少年看到肃奸委员会抓人,一时兴起想加入,晾他一段就行了。没想到刘宠还不依不饶,每次放学之后就开始一条街一条街的去看,见到穿飞鱼服的就上去问。

    “你以后别找我们了。”丁飞劝道。

    “为何?”刘宠非常不理解。

    “因为我们招人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第一,你得有保人。像我们这种抓人的工作,没保人谁敢用你。出了事情怎么办。”丁飞不讨厌刘宠,所以说的很是上心。

    “我爹是进士。当过官,他就不能担保么?”刘宠连忙问。

    丁飞很想说,就是因为你爹当过官,成了不坚定份子,所以更不能给当保人。不过这话太残酷,曾经引发家庭悲剧,一个孩子真心很想加入肃奸委员会,忍不住和不合格的老爹起了冲突,结果被老爹失手打死。所以肃奸委员会的工作就加上一条,不许直接提出这种问题。

    “你爹不够资格当保人。”丁飞用了标准回答。如果这孩子要是为了保护父亲,所以起了对肃奸委员会的抵触情绪,很多麻烦就可以轻松摆脱。

    然后丁飞就听刘宠非常认真的说道:“哥哥,人说堤外损失堤内补,我别的条件能不能把这块给补上。”

    昨天,被丁飞给打发走的刘宠接到了丁飞的信,要刘宠放学之后来找他。刘宠兴冲冲的就按照地址跑来。在门外等了一阵,终于被带到丁飞面前。带刘宠的这位见到丁飞,忍不住笑道:“丁飞,你的小伙子看着都急坏了。”

    听了这话,刘宠心中一喜。看来他很有希望能被招收。

    丁飞让刘宠坐下,接着把一本小册子递给刘宠,“仔细读,读完了再和我说话。”

    刘宠接过来一看,小册子封皮上写着《兵役法》三个字,下面是‘大宋枢密院刊发’。自己竟然能读到枢密院的东西,刘宠登时就觉得受宠若惊。于是少年在读兵役法,丁飞在读文件。一时就安静下来。

    过了没多久,刘宠抬头说道:“哥哥,我读完了。”

    “你想找保人大概不行,不过我们这边也有规定,你这种情况要是当过兵,就可以要。”丁飞抬起头答道。

    “这……”刘宠一时无语,当兵对他来讲实在是太遥远的事情。

    “这是最新的当兵的待遇,你可以读读。”丁飞又给了刘宠一份文件。

    刘宠拿过来一看,红头文件,发布单位也是枢密院。这里面规定,凡是服兵役的军人,兵役期间家里减免税收。兵役之后国家安排工作,如果参加各种考试,还有减分优待。

    “哥哥,当兵可要三年。我等不及。”刘宠迟疑的说道。

    丁飞笑道:“哈!你若是能到我们这里工作,那就是干一辈子。三年时间算什么。另外你看到了没有,兵役期算是工作经验,你若是能分到我们这里的话,就算是已经在这里工作三年。不吃亏。”

    终于有了这样的结果,刘宠却发现过程和他想象的并不一样。之后只能拿了丁飞给他的这两份东西回到家。身为长子,刘宠和其他长子一样受老爹的器重。不过这种器重更多表现为被批评,被指责,被更多要求。所以到了第三天,已经做不出决定的刘宠才拿了两份东西给老爹刘景文看了。

    刘景文看到文件标注的出处之时,呼吸稍微加重了一些。但这并没有让这位前官员失态,他继续一字一句的读着文件。读完之后,刘景文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刘宠吞吞吐吐的把自己想去当兵的想法告诉了父亲。在讲述的时候,刘宠已经很紧张了,讲完之后他更紧张起来。然后刘景文开口了,“若是人家给你的东西不是说瞎话,我觉得你就跟着你的想法去做吧。”

    看着儿子又惊又喜的表情,刘景文心中叹气。在临安朝廷总投降之后,像刘景文这种士人的权威一落千丈。这些人既然是先帝朝廷中的官员,却无法阻止先帝投降,沦落到被人鄙视这是必然。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去了继续为官的机会。

    赵太尉执政之后对制科考试进行全面改造。简单的说,科举还按照以前的模式走,然而制科就会改造成之前的学校考试。大宋的官制也在发生变化,赵太尉全面取消以前的小吏,被制科录取的会成为事务官。事务官也有机会成为政务官。

    譬如这次抓人的肃奸委员会也浮出水面,展现在大家面前。如果按照以前的制度,这就是皇城司,归內侍省管。可改造之后,就变成了大宋的一个单位,本该归官家管,现在由赵太尉管理。

    以长子的性子,刘景文以自己的经验已经放弃了他考科举的幻想,而且家里面的生活压力也不足以供养三个读书的孩子考科举。以现在的从军制度,刘景文感觉到军人的地位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既然还有路可走,刘景文决定跟着朝廷的动向再走一步。

    “只要你不后悔,当兵也没什么不好的。”刘景文做出了身为父亲的建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